解密1935年陈云为何在长征路上神秘“失踪”?

朱德与邓小平:同为四川老乡,同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同为第一代领导集体成员

文/宋毅军 1976年中国的政治天空,巨星陨落,日月同悲。继1月份78岁的周恩来逝世以后,7月6日下午,90岁的“中国红军之父”朱德逝世。世界各国和地区的领导人纷纷发来唁电、唁函,高度评价朱是“本世纪最伟大的民族领袖之一”“为争取中国人民解放而奋斗的传

  编者按:陈云从商务印书馆伙计走上革命道路,组织工农武装暴乱,担任中央特科总负责人。他受命为苏区经济事情奠基,又在长征路上“神秘失踪”。人民日报出书社出书的《传奇陈云》(余玮著)一书曾记述陈云为何在长征路上“失踪”,摘编如下。

/wp-content/uploads/2020/7/eQryYr.jpeg插图

  陈云(资料图)

  由于陈云在红军长征中的一次次精彩显示,他在中央红军中的威望越来越高。1935年6月上旬,红军主力渡过金沙江之后不久,长征队伍中突然不见了陈云,连与陈云最亲近的人也不知道他到哪里去了。军队中泛起了种种传说,有的说陈云已经牺牲了,更多的人说陈云失踪了。

  原来,红军长征最先后,蒋介石一方面召集军队对红军主力举行围追堵截,另一方面疯狂损坏白区党的组织,致使上海的党组织遭到严重损坏。那时,苏区中央与共产国际的联系,大都是通过上海国际的联系。红军唯一一台100瓦的大功率电台已在湘江之战中被毁,因此无法与共产国际确立直接的联系。渡过湘江之后,中央为了重新确立与共产国际的联系,曾派一名地下事情者到上海与地下党联系,未能乐成。遵义会议后,中央以为有必要将长征和遵义会议的有关情形实时转达共产国际,同时也必须恢复白区党的组织,以配合红军主力作战。于是,中央决议再次派代表到上海去完成这一使命。这是一项极为艰难的义务,派谁去呢?中央经由再三思量,以为陈云和潘汉年对上海的情形对照熟悉,而且有着厚实的地下事情经验,是担负这一使命的最合适的人选。

  这一决议是中央的焦点秘密,只有少数几小我私家知道。二渡赤水后,潘汉年即受命先行脱离长征队伍,准备到上海后与陈云齐集。

  遵义会议后,陈云并没有马上脱离长征队伍。红军主力渡过金沙江到达四川的天全县后,陈云才脱离长征队伍,赶赴上海。

  为了能使陈云从几十万敌军的层层包围中顺遂穿插出去,党中央采取了极其严密的保密措施。陈云的出走,只有极少数焦点领导人知道。陈云本人也未把出走的缘故原由告诉任何人,他只是在临行前委托那时任中央纵队秘书长的刘英,将随身携带的机要文件交给组织处置,把一条蚊帐留给密友张闻天,其他行李衣服托刘英转给他的支属。

  此时此刻,陈云的心情是庞大的。与战友们离开,他确实舍不得。人人自从脱离江西,患难与共、一起拼杀血战到现在,一道跨过了若干山、涉过了若干河?已经记不清了,现在却要在千里之外的川西告别了!

  陈云抑制住小我私家心里的情绪,毅然脱下戎衣,换上了一套当地老百姓的衣服。

  如果说长征中时刻有生命危险的话,陈云接受这一使命,其阴险水平丝毫也不比长征逊色。单就脱离四川来说就是一项严重的磨练。在四川,陈云人地生疏,又满口上海话,很容易被人辨认出来。而此时,蒋介石正坐镇四川成都指挥“围剿”红军,四川境内军警特务各处皆是,稍有不慎即可能落入敌人之手。

  为了确保陈云的平安,在四川天全的灵关殿,党组织专程放置了熟悉四川情形又机智勇敢的当地地下党员席懋昭(公然身份是天全县灵关村小学校长)护送他出川。同时,还为他平安出川做了一项特殊的放置。

  那天细雨濛濛,天色幽暗。陈云和席懋昭化妆后脱离长征队伍,最后一次转头看看死后军队的宿营地,准备绕道荥经县,经雅安奔成都、重庆。为了避开追击红军的敌人,他们由小道向荥经县进发。没走多久,从后面跑上来一小我私家,只见他满身是泥,慌慌张张,跑得上气不接下气。原来,这是中央为了确保陈云的平安,事先做出的一个放置。此人原是荥经的一个田主,那时任国民党天全县教育局局长,在准备逃往荥经时被红军抓获。中央决议派陈云去上海后,以为可以行使这个教育局长帮陈云他们平安经由荥经。于是,红军便把他押往灵关殿,待陈云与席懋昭脱离灵关殿后,有意让他逃跑。见这个教育局长已遇上前来,席懋昭就自动与他搭话,说他和陈云是为了逃避红军而逃的,这个教育局长信以为真,便讲了自己的真相。于是他们3个“决议”结伴偕行去荥经。

  从灵关殿至荥经,全是山路,他们翻山越岭,多次避开了敌人的追击军队。这个教育局长同这一起上的民团很熟,因此,有他偕行,所到之处,民团都很客客气气地放行。第二天,他们便顺遂到达荥经。

  到达荥经后,这位教育局长把陈云和席懋昭视为“患难之交”,一定要盛情款待他们,并邀请他们在自己家里住上一夜。陈云和席懋昭怕不承“情”引起嫌疑,同时也为了稍事休息,领会一下情形,便应下了这个“顺水人情”。这个教育局长做梦也没有想到他款待的是共产党中央的政治局常委。

  一天,陈云和席懋昭翻过一个陡坡来到坪中一个不知名的小镇上,刚到街口就见那里呼啦啦一队队国民党士兵迎面跑了过来。席懋昭不禁心头一紧,看了身边的陈云一眼。陈云微一皱眉,决断地低声说:“继续走,今晚咱们就住这儿!”席懋昭乍一听,有些受惊,但很快就明了了陈云的意图。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他不禁深深为陈云关键时刻大智大勇、冷静果敢的素养所折服,三步并作两步遇上了陈云。进了镇中找一客店安放好,然后到四周找一个茶室坐下,边品茗边探问。原来是追击红军西去的一股川军。第二天,敌人开走,陈云和席懋昭也继续朝相反的偏向迈开了措施。

  之后,陈云化妆成江浙商人。他对商人这个行当对照熟悉,满口行话,加上他有着厚实的地下事情经验,外人很难看出他的真实身份。席懋昭是本地人,对当地情形对照领会,人又异常机智,因此,他们二人很快顺遂地通过了雅安,几天后,又平安地到达了成都。

  成都,富裕的川西坝子上一座历史悠久的名城,眼下却是蒋介石指挥各路军队“围剿”正穿梭于川西大山之中的红军的大本营,昔日平和、平静的气氛代之以一片白色恐怖,警员特务遍布大街小巷,囚车不时咆哮着穿城而过。那时坐镇成都的蒋介石怎么也想不到,他曾多次通缉的共产党要人陈云会来到自己的眼皮底下。

  在成都,陈云拿着刘伯承的一封亲笔信,来到了刘伯承的密友、美丰银行董事胡公著家里。胡公著十分惊讶,他一方面临陈云的勇气感应信服,同时也为陈云的平安感应担忧。他告诉陈云,这里风声甚紧,不宜久留。对于胡先生的难处,陈云是明白的。那时,蒋介石唯恐红军进入四川要地流动,在成都一带布下了重兵,增加了岗哨,整个成都戒备森严,过往行人都要受到严密的盘问,警员也经常在夜间突入住民家中检验户口。在这种情形下,稍有不慎,即可能招来杀身之祸。陈云看到成都未便久留,于是在胡公著家逗留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便脱离成都,前往重庆。

  只管在成都这个自古以来就有许多优美传说的都会待的时间很短,更无心明白府南河宜人的风景、鉴赏杜甫草堂“诗圣”的遗迹、观光武侯祠诸葛孔明的前后《出师表》,但陈云并没有遗忘托人在成都《新新新闻》报上刊出一则《廖家骏启事》。不几日,报上极不惹眼处全文刊发了这则遗失启事:“家骏此次来省,路上遗失牙质钤记1个,文为‘廖家骏印’,特此登报,声明作废。”

  这则再也通俗不外的启事通报的却是极不通俗的信息。登启事的那位“廖家骏”即是陈云,这则启事的内容是陈云出发之前与周恩来商议好的,启事内容是事先约好的记号,以此示意自己已冲出重围,平安到达成都。

  在重庆,陈云又拿着刘伯承的亲笔信敲开了刘伯承弟弟家的大门,刘伯承的弟弟自己开了一家药铺,经常有人来往,流动对照利便,陈云就在这里住了下来,并托人购置到上海的船票,准备前往上海。

  几天后,陈云告别了刘伯承的弟弟和几十天来一直护送自己的战友席懋昭。上船前,陈云牢牢握着席懋昭的双手说:“懋昭同志,太谢谢你了。这次路上太慌忙,等革命乐成后,我要再回到成都来,找你一起去看杜甫草堂!”席懋昭也笑着说:“好,我到时候一定在成都恭候!一起上请多多保重!”互道珍重,依依惜别之后,陈云踏上了新的征程。

  席懋昭完成了护送陈云的义务后,返回雅安。但这时,敌人已获知了他的身份和行踪,正在捉拿他。席懋昭闻讯后马上折回成都,寻找党的组织,但未能找到。厥后,在前往仪陇老家的途中被国民党别动队逮捕。面临敌人的严刑拷打,席懋昭对护送陈云出川一事守口如瓶,敌人也拿他毫无办法。西安事变后,经人保释,席懋昭才脱离虎口。

  天下解放后,陈云曾多次托人探问席懋昭的着落,但一直没有新闻。直到1983年,陈云才得悉席懋昭在解放前夕因举行革命事情而不幸再被捕,并被押往重庆渣滓洞,与200多名难友被国民党特务枪杀;牺牲后3天,重庆解放。这时,陈云百感交集,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在重庆与席懋昭分手后,陈云坐上了前往上海的汽船,几天之后,到达上海。此时的上海与以前已大不相同,白色恐怖加倍严重。陈云一时没有与地下党组织取得联系,加上他仅从报纸声明的叛徒名单中就发现有70多人熟悉自己,因此他只好先去找老朋友、时任上海浙江实业银行副总经理的章乃器。

  安放下来之后,陈云最先着手恢复上海地下党组织的事情。一方面,他通过章乃器的弟弟、昔时商务印书馆的老同事、地下党员章秋阳找到了上海暂且中央局的负责人浦化人等同志,领会上海党组织被损坏的情形;一方面他通过潘汉年的表弟潘渭年告诉在香港的潘汉年立刻来沪。为了能尽快与白区党组织取得联系,红军在二渡赤水之后,张闻天曾代表党中央通知潘汉年,要他先行一步,同陈云到上海恢复党组织。再说,潘汉年从遵义出发后,一起经贵阳,绕道广州、香港抵达上海。但厥后由于种种缘故原由,潘汉年此行没有到达目的。最后,潘汉年又从上海转到香港,守候与陈云联系。

  不意,事情刚有希望,中共上海局和中共江苏省委又一次遭到大损坏。7月22日,浦化人及上海暂且中央局的其他几位同志被捕。两天后,共青团中央局也遭损坏,书记文德、组织部长张信达等8人被捕,文德叛变。

  这时,陈云又通过章秋阳找到了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和何叔衡的女儿何实嗣,并通过她俩与共产国际驻上海的联络员取得了联系。在苏联莫斯科的中共驻共产国际代表团领会到上海地下党又一次遭到损坏的情形后,电示让陈云和由香港前来与陈云齐集的潘汉年,尽快脱离上海赴莫斯科加入共产国际第七次代表大会。陈云经由思量,以为在上海完成中央交接的义务的情形下,亲自去苏联,与共产国际确立直接的联系,也不失为一种好的选择。泉源:人民网

杜月笙为什么至死不敢回家?曾棒打活埋这位共产党人欠下血债

杜月笙与孟小冬。 1926年7月,国民革命军誓师北伐。一路向北,一路向东南。在全国劳苦大众的支持下,节节胜利。受北伐胜利的影响,上海工人举行三次武装起义,终于取得成功。在1927年3月22日组建了以中国共产党人为主的临时政府,这件事震惊世界,引起了帝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