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上海十万雄师睡马路,红色中国的第一张“上海公报”

解密1935年陈云为何在长征路上神秘“失踪”?

  编者按:陈云从商务印书馆店员走上革命道路,组织工农武装暴动,担任中央特科总负责人。他受命为苏区经济工作奠基,又在长征路上“神秘失踪”。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传奇陈云》(余玮著)一书曾记述陈云为何在长征路上“失踪”,摘编如下。   陈云(

71年前的今天,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中国最大的都会上海,红旗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22年后再次并永远在上海滩飘扬。上海市解放,成为中央直辖市。1949年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建立。1950年5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决议把5月27日定为上海解放纪念日。

/wp-content/uploads/2020/7/2A3QNn.jpeg插图

  荣华的南京路,是旧上外洋国冒险家的乐园中最显著的地标。上图是1949年5月27日夜里攻入上海的解放雄师夜宿南京路陌头的情景,这是人人所熟悉的,也是新中国建立时期著名的经典照片之一。新中国建立前夕的这张照片对海内外读者都发生了极大的视觉冲击力与心灵震撼力。

  人民解放军接受大都会,是中共农村包围都会胜利的标志,也是一场新的磨练与挑战。毛泽东在西柏坡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时代说过,进入上海,中国革命要过一大难关。陈毅雄师夜宿上海南京路广为人知,但其缘起则鲜有详述,本文将讲述一段解放军军队涉美“入宅”事宜。

/wp-content/uploads/2020/7/iAJRVv.jpeg插图(1)

解放上海,陈毅

  1949年1月31日,四野第四十一军先头军队在军政委莫文骅将军率领下,深夜里从西直门、德胜门开入北平城里,正逢酷寒下雪天。军队没有惊动国民,官兵们和衣睡在街两旁屋檐下、过道里。越日,住民开门发现解放军入城在雪地露宿,秋毫无犯,极为感动。不久,毛泽东进北平听叶剑英市长讲后,甚为动情,专程委托朱老总去探望这支军队。

  数月之后,4月21日夜里,解放军百万雄师渡江战争最先。23日破晓,三野第三十五军先头军队渡江攻入国民党老巢南京城。

/wp-content/uploads/2020/7/N367n2.jpeg插图(2)

解放南京

  25日下昼起,美国之音、英国BBC等西方传媒大加渲染地报道了“攻入南京城的中共军队搜查美国驻华大使馆,严词盘问美国大使,引发争执”云云。由于南京是旧政权首都,诸多外国机构与外侨云集,毛泽东接到新华社的有关讲述后,十分震惊!中央军委已经有针对性地发出关于南京解放后外交事情八条指示,怎么就发生了三十五军为号屋子“号”到司徒雷登大使屋里去了?

  按原来中央批准的设计,接受南京的义务是由陈赓四兵团的老红军军队担任的,由于敌军撤得比预料的快得多,南京已临解放,陈赓军队尚在安徽望江至江西湖口地段,需半个月后才气抵达南京。于是,总前委就确定由三野八兵团派两个军进驻。

  攻入南京的是吴化文将军率领的三十五军,是1948年秋天济南战争起义军队,为冯玉祥旧部国民党第九十六军改编的,经短期整训就投入战斗,要建树起我军革命传统,尚需时日。经由认真彻查,事情经由是:

  4月25 日早晨,第三十五军一○三师三○七团的一营营长谢宝云带人为军队放置食宿时,误入西康路美国驻华大使馆,与刚起床的司徒雷登大使发生口角,争吵起来。谢营长没有学习军委颁布的外事纪律,竟然称“(使馆)屋子及屋子里的所有东两都是属于人民的”。

  此事使滞留南京的西方各国外交官听闻后心惊肉跳,担忧平安没有保障。可是过了数天,不只没再发生武士突入外国使馆之事,而且看到南京陌头解放军纪律严明,对人态度和善,不拿老国民器械,还为住民做好事,这一涉外风浪才逐渐平息。即使是当事者司徒雷登这个“中国通”也不得不在其回忆录《在华五十年》中认可,中共军队“纪律严明,士气高涨”,“对民众秋毫无犯,虽然随处借器械,但总是如数归还或照价赔偿”。

/wp-content/uploads/2020/7/MRVZFr.jpeg插图(3)

司徒雷登

  4月27日破晓4时,就三十五军擅入司徒雷登住宅一事,毛泽东为军委起草致总前委电报写道:“三十五军到南京第二天擅入司徒雷登住宅一事,必须引起注重,否则可能引出大乱子。”

  正在进发途中的邓小平与陈毅接阅毛泽东的电报,邓小平对陈毅说:“主席生气了。”陈毅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赶到南京亲自检查军队违反外事纪律的情形。

  按原定设计,军委批准一星期之后就解放接受上海。经在南京调研,陈毅以为七天七夜之后就攻占上海,都会可以攻陷,然则吸收准备事情伟大,一星期太短,否则真会如毛泽东说的“可能引出大乱子”。陈毅经与邓小平商议之后,总前委研究再三,于4月30日向中央军委提出:尽可能推迟半个月到一个月为好。毛泽东经由3天思量,批准了该讲述,推迟攻占上海。

  这就发生了上海战争之前,邓小平、陈毅在相近上海的江苏丹阳10万雄师入上海前的整训,总前委制订的《入城守则》中,最重要有两条:一是市区不使用重武器,二是不入民宅。对不入民宅,有的干部想不通,问:“遇到下雨,有伤病员怎么办?”陈毅坚持说:“无条件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入,天王老子也不行!”毛泽东看到情形讲述,喜悦地说了4个“很好”。

/wp-content/uploads/2020/7/UNJRNr.jpeg插图(4)

解放上海

/wp-content/uploads/2020/7/F7nQba.jpeg插图(5)

1949年5月,解放军进入南京路。

/wp-content/uploads/2020/7/BJfM3a.jpeg插图(6)

解放上海.解放军不入民宅

/wp-content/uploads/2020/7/3QRVZn.jpeg插图(7)

1949年8月1日,上海工商界举行慰问战斗英雄晚会。

  这就是发生本文主题照片的靠山。当三野主力九兵团第二十七军、二十三军及二十军5月27日夜里攻入上海市城区,十万雄师所有露宿陌头,使海内广大人民及外洋各国对正确认识即将降生的人民共和国,不能不另眼相看。

/wp-content/uploads/2020/7/vEBn6v.jpeg插图(8)

  笔者为研究中美关系,访问过与费正清齐名的美国的中国问题专家鲍大可(A.DoakBarnett),他系美国在华传教士的后裔,1921年生在上海。他笑着对我说:“我与中共同年降生于上海,因此我体贴中共,也体贴上海。”谈及解放军睡南京路这张照片时他说:“我以为这是红色中国的第一张‘上海公报’。”

  年轻的民族资本家荣毅仁那时正准备从上海迁往香港,亲眼目睹雄师睡马路,遂改变决议留下来加入新中国建设,厥后做出了许多孝敬,晚年成为中国国家向导人。

  英军名帅蒙哥马利看了照片后,感伤地说:“我这才明了了你们这支军队为什么能够打败经美国武装起来的蒋介石数百万雄师。”

  “入宅”事宜的另一位当事人司徒雷登,曾先后任燕京大学首任校长及美国驻华大使。2008年11月17日上午,司徒雷登先生的骨灰安放仪式在其出生地杭州的半山安贤园举行,杭州市向导及美驻华大使雷德福等出席,其葬于中国的遗愿终于得以实现。

泉源:异常历史

朱德与邓小平:同为四川老乡,同在莫斯科东方大学学习,同为第一代领导集体成员

文/宋毅军 1976年中国的政治天空,巨星陨落,日月同悲。继1月份78岁的周恩来逝世以后,7月6日下午,90岁的“中国红军之父”朱德逝世。世界各国和地区的领导人纷纷发来唁电、唁函,高度评价朱是“本世纪最伟大的民族领袖之一”“为争取中国人民解放而奋斗的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