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志明乔装打扮步行17天来到中国,目的何在?刘少奇若何接待?

解放上海十万大军睡马路,红色中国的第一张“上海公报”

71年前的今天,1949年5月27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攻占中国最大的城市上海,红旗在上海工人第三次武装起义22年后再次并永远在上海滩飘扬。上海市解放,成为中央直辖市。1949年5月28日,上海市人民政府正式成立。1950年5月,上海市人民政府决定把5月27日定为上海解

/wp-content/uploads/2020/7/ZZbIzq.jpeg插图

▲1949年12月6日,毛泽东脱离北京前往苏联。刘少奇、周恩来等到北京西直门火车站为毛泽东送行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确立,开拓了中华民族五千年文明史的新纪元。今后,共产党向导全国各族人民,最先了建设新中国的征程。

这时,刘少奇是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在1949年10月19日举行的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三次集会上,刘少奇又被任命为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副主席。

开国伊始,百废待兴。担任着党、政、军主要向导职务的刘少奇,事情十分忙碌。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确立,举世瞩目,一时成为全球议论的热门。全天下刮起一股中国旋风:不少国家纷纷示意要同新中国建交,一些国际集会要在北京召开,斯大林正式约请毛泽东接见苏联……

国际要事络绎不绝,一个接一个地摆到了刘少奇的眼前。

/wp-content/uploads/2020/7/mmUBju.jpeg插图(1)

▲1951年12月,刘少奇视察南昌舰时,为该舰指挥员题词。

开国大典的第二天,苏联政府第一个宣布认可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共中央随即决议了两件事:一是毛泽东接见苏联;二是确立中苏友好协会,由刘少奇出任总会会长。

刘少奇以最快的速率组建中苏友好协会。开国大典后仅五天,10月5日,中苏友好协会的确立大会就在北京召开了。刘少奇向大会作了讲述,提出了中苏友协的义务和事情目标。今后,中苏两大国之间通过友好协会这个渠道,开展了大量的经济文化交流相助事情。这对新中国的经济恢复和建设起步,是一个有力的辅助。

11月25日,中共中央召开了一次政治局集会。集会决议:毛泽东于12月初启程接见苏联,在毛泽东出访时代,由刘少奇署理中共中央主席、中央人民政府主席。这是刘少奇1945年在毛泽东赴重庆同蒋介石谈判时代署理中共中央主席以来,再一次署理中共中央主席。只是这次署理的职务又多了一项:中央人民政府主席。

经由一番联络准备,毛泽东访苏终于成行,1949年12月6日乘火车脱离北京前往莫斯科。一个月后,为谈判签署《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周恩来也去了莫斯科。他们二人一直到1950年3月4日才回到北京。这时代,刘少奇在海内主持党、政、军周全事情。

签署《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是一件大事。毛泽东、周恩来不停将中苏谈判情形和条约内容用电报发给刘少奇,刘少奇就在海内做事情配合他们谈判。他多次组织党内外各界人士对条约草案举行讨论,又把征询来的意见汇总起来,反馈给毛泽东、周恩来。1950年2月14日,《中苏友好同盟相助条约》正式签署。

中国革命的胜利,令全天下民主进步力量大受鼓舞。两个国际性集会决议在北京举行:一个是亚洲、澳洲工会集会,一个是亚洲妇女代表集会。

刘少奇详细指导了这两个集会的筹备和召开。这是中国共产党执政后第一次作为东道主举行国际性集会,关乎新中国的国际形象,其主要性不言而喻。开国大典后不多久,筹备事情便在北京紧锣密鼓地举行。从提出集会目标、同有关国际组织和人士商讨集会开法、起草文件到会务放置,刘少奇都逐一悉心指导。

1949年11月,天下工会联合会主席、法国共产党中央委员路易·赛扬和三十一个国家的一百多位工会向导人搜集北京。11月16日,亚洲、澳洲工会集会正式开幕。刘少奇作为天下工联副主席、中华全国总工会名誉主席被推选为集会主席,致开幕词。但在集会举行中心却发生了风浪。一些苏联、欧洲的代表自认为是工人运动的正统和固然首脑,摆出一副架子,到处指手划脚,什么事都想按他们的意旨办,根本不尊重东方国家的代表。会上泛起了争执。中国工会的代表从来没有碰到过更没有处置过这种贫苦局势,一时一筹莫展。

/wp-content/uploads/2020/7/amaUNf.jpeg插图(2)

▲1949年11月26日至12月1日,亚洲、澳洲工会代表集会在北京召开。刘少奇被推选为集会主席。图为刘少奇在集会开幕式上谈话。

刘少奇获得汇报,立刻接纳措施。他不慌不忙,把相关人士请来,不卑不亢地说了一番话,晓以维护工人阶级利益、求同存异的大义,同时提出对议程和集会文件作适当修改。这样一来,人人都感应满足,一场风浪随即平息。路易·赛扬也口服心服,赞美中国共产党在天下工人运动中的作用和处置国际事务的能力。在告辞宴会上,他碰杯走到刘少奇眼前,热情地翘起大拇指向刘少奇祝酒,说:“伟大,中国共产党!伟大,中国工人运动久经考验的首脑!请你一定干杯,亲爱的刘少奇同志!”

12月1日,亚洲、澳洲工会集会在通过了《关于确立天下工联亚洲联络局的决议》和《告亚洲各国工人和一切劳动者书》等文件之后终结。

接着,亚洲妇女代表集会也于12月10日至16日在北京顺遂举行,通过了《致亚洲各国妇女姊妹书》《关于争取妇女权力的决议》等文件。刘少奇还和苏联、法国、捷克斯洛伐克、印度、越南等国的妇女代表亲热座谈,向她们先容中国革命的履历,回覆了她们提出的问题。

两个集会还没有开完,越南也来人了。越南共产党的向导人胡志明派李碧山、阮德瑞送来一封他给中共中央的信,要求中国共产党提供经济、军事援助,派人到越南辅助事情。这时,中共中央的机构很不健全,还没有设立中央对外联络部,因而这些涉及外国党的问题只得由刘少奇亲自处置。

但中国到越南的铁路、公路都没有,交通和通讯极为不畅,情形一点儿也不清楚。刘少奇决议先派人作为中共的联络代表,带事情人员赴越南,相同两党联系。

派谁去呢?经由一番研究,刘少奇选调了中央军委办公厅主任罗贵波。他把罗贵波叫到中南海万字廊办公室,劈面交待义务。

刘少奇首先正式通知罗贵波:“中央经由仔细思量并讲述了毛主席,都赞成让你完成一项特殊义务,担任我党的联络代表,去越南事情。”?他接着向罗贵波简朴先容了越南的形势:现在国际上还没有一个国家认可越南民主共和国,更没有一个国家对越共提供援助,越南人民的革命斗争正处于敌强我弱、孤立无援的田地;中央认为,已经获得革命胜利的人民,应该援助正在争取解放的人民的正义斗争,援助越南人民的抗法斗争是我们义不容辞的国际主义义务。他要求罗贵波到越南后完成好这样几个义务:卖力向越共中央转达中共中央的意见,同时把越共中央的意见带回来;对越南的政治、经济、军事等方面的情形举行调查研究,提出意见供中共中央参考;告诉越共中央,援助越南的目标中共是定了的,但有些事情现在还做不到,公路、铁路都没有,靠人背是不行的,要先想法流通门路。刘少奇还特意要罗贵波向越共中央示意,谢谢他们在抗日战争时代对我们两广一支军队的照顾。

1950年1月16日,罗贵波带着刘少奇写给越共中央的亲笔先容信和八名事情人员、电台,出发去越南赴任。1月17日,刘少奇给越共中央发电报,通知他们中共联络代表罗贵波已启程赴越。第二天,他又正式通告越共中央:中国决议同越南民主共和国确立外交关系。

谁知,罗贵波刚走,刘少奇获得广西军队讲述,胡志明已经隐秘抵达中国境内。刘少奇立刻指示当地卖力同志迅速派人护送胡志明平安来北京。他还通知罗贵波返回北京同胡志明碰头,可由于通讯泛起差错,罗贵波竟没有收到通知,径自去了越南。

1月30日,胡志明化装成一位老先生容貌,乘火车隐秘到达北京。刘少奇热情设宴为胡志明接风。原来他们两人早就熟悉。刘少奇1925年至1927年在广州中华全国总工会担任副委员长,向导工人运动。正好胡志明1925年也在广州组织“越南革命青年同志会”,开办培训越南革命青年的“稀奇政治训练班”。那时刘少奇已经是著名的中国工人运动首脑,胡志明便约请刘少奇去给训练班授课,两人就这样相识了。不外,那时胡志明还没用“胡志明”这个名字,而叫阮爱国。这次,相隔了二十多年之后又在北京碰头,两人自是感慨万端,欣喜不已。

胡志明比刘少奇年长八岁。他告诉刘少奇:越南共产党面临的斗争义务十分艰巨,难题很大,迫切希望获得兄弟的中国共产党的辅助。这次他为了来中国,隐秘脱离驻地已有一个月,光脚步行十七天才进入中国地界。他脱离越南来中国,只告诉了两个人。胡志明要求不要公然他来中国的新闻,希望在北京停留数天后去莫斯科,会见斯大林和在那里接见的毛泽东、周恩来。

刘少奇向胡志明先容了中国的形势,告诉他中共中央已派罗贵波去了越南,卖力两党联络事情。对胡志明提出的援助要求,刘少奇要朱德、聂荣臻、李维汉、廖承志等组成一个委员会,详细研究解决。

刘少奇一面把胡志明隐秘来访的情形打电报讲述毛泽东,一面放置他去苏联。2月3日晚九时,胡志明脱离北京前往苏联。

今后,处置同越南有关的问题,就成了刘少奇事情的一部分。1950年8月,刘少奇以中共中央名义正式通知罗贵波组成援越顾问团,任命罗贵波为团长。厥后,他又陆续加派了陈赓、韦国清、乔晓光等一批干部赴越南,辅助越共中央训练军队、指挥战争和开展土改。这方面的大大小小事情一直由刘少奇亲自处置。直到1951年3月确立了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一些详细事情才交由中联部解决。(摘自《风雨历程:晚年刘少奇》,黄峥著,人民文学出书社出书)泉源:文汇网

解密1935年陈云为何在长征路上神秘“失踪”?

  编者按:陈云从商务印书馆店员走上革命道路,组织工农武装暴动,担任中央特科总负责人。他受命为苏区经济工作奠基,又在长征路上“神秘失踪”。人民日报出版社出版的《传奇陈云》(余玮著)一书曾记述陈云为何在长征路上“失踪”,摘编如下。   陈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