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身国防工业的开国上将,抗美援朝难题时期被毛泽东点将临危受命,被林彪点名含冤去世

鬼子逼问抗日干部,用刺刀撬嘴,灌水踩肚子,最后点火将他活活烧死

1941年6月25日天刚放亮,鬼子突然闯进了邢台南宫刘邱村,抓住了自卫队长刘春来,把他推进了一户人家的北屋里,问他谁是共产党和村干部。刘春来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鬼子在刘春来话音落后即将他暴打一顿,然后又问刚才问话的内容。刘春来依旧坚贞不屈

/wp-content/uploads/2020/7/eEBBvm.jpeg插图

文/于继增

1952年,赵尔陆由华中军区顾问长出任共和国第二机械工业部首任部长。今后,我国国防工业现代化历程便与赵尔陆的名字慎密相连。他深入现实,虚心学习,狠抓“两弹一星”的研制事情,并取得绚烂战果。毛泽东为此赞美他是“导弹内行”。然而,赵尔陆却历久遭受来自“左”的批判,“文革”中更是雪上加霜。这位在战场上永不言败的将军,无怨无悔坚守着阵地,最后在办公室里猝然倒下……

共和国第一任军工部长

赵尔陆1905年6月4日生于山西崞县(今原平县)北三泉村。早年在太原念书时,曾努力加入反帝爱国学生运动。1926年加入西北革命同志同盟会。1927年头怀揣革命理想来到武汉,经董必武先容入国民革命军第20军教训团。不久,随军队加入南昌起义。同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28年随朱德、陈毅到井冈山。他从红4军一个连的党代表干起,直到团长、军需处处长、第1军团供应部部长。曾行使缴获的国民党军器械装备组织军工生产,有效地粉碎了敌军对中央苏区的“围剿”。1934年10月赵尔陆加入长征。衣着单薄的红军指战员,要翻越人迹罕至的夹金大雪山是异常难题的。军队急需弥补棉衣,却买不到布和棉花。赵尔陆发现当地生产羊毛,就组织供应职员买了一批羊毛,发动人人捻毛线,织毛衣、毛裤、毛袜、毛帽。毛泽东喜悦地说,这下可解决大问题了。

/wp-content/uploads/2020/7/BRvYri.jpeg插图(1)

◆1936年在陕北保安红军大学与加入井冈山斗争的部门同志合影。前排左起:罗荣桓、谭希林、陈光、杨立三、陈士榘、宋裕和、林彪。后排:赵尔陆(左1)、毛泽东(右3)。

抗日战争发作后,赵尔陆任八路军总供应部副部长,曾赴太原等地筹集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为八路军各军队作战提供了较足够的后勤供应。1937年11月任晋察冀军区第2分区司令员兼政治委员和中共地委书记,创建了以五台为中央的晋东北抗日游击区。1944年任冀晋军区司令员。次年8月率军区军队加入对日军的大反扑,解放多座县城,并一度攻入石家庄,大大扩展了冀晋凭据地。抗战胜利后,赵尔陆任冀晋纵队司令员兼冀晋军区司令员。此间为祛除胡宗南部,毛泽东1945年10月30日为中央军委起草了一封电报:“赵尔陆,并告聂萧,刘邓:三十、四十、新八等军被我刘邓笼罩于邯郸区域,正鏖战中,胡宗南石家庄十六军三个师所有南援。我为坚决扑灭被围之敌然后扑灭援敌之目的,改变对赵部部署,赵尔陆同志接电后,即率六个主力团兼程向南,进至高邑西南临城四周接受刘邓下令……”赵尔陆介入指挥解放华北的多次战争,并周全卖力组织清风店、石家庄、太原等战争的后勤保障事情。后任第四野战军暨华中军区(中南军区)顾问长,介入指挥湘、桂、粤的剿匪作战,为中南区域的周全解放和新生政权的牢固做出了孝敬。

/wp-content/uploads/2020/7/2Qbm6f.jpeg插图(2)

◆年轻时的赵尔陆。

1952年,抗美援朝战争正在主要猛烈地举行,中国人民志愿军武器装备的保障迫切而繁重,海内军工生产、维修能力,远不能适应前线需求。这年6月,赵尔陆应召赶到北京,加入毛泽东主持召开的中央集会。集会时代,毛泽东同他谈话,让他卖力组建第二机械工业部,统一向导原来涣散治理的军事工业,迅速组织职员开创国防工业,生产并修复抗美援朝前线急需的弹药和武器装备。

赵尔陆清楚地知道,那时新中国险些没有像样的军事工业,只有战争年代建设起来的一些装备简陋的兵工厂和国民党留下来的受到严重损坏的军工烂摊子,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生长国防工业谈何容易!但他照样绝不犹豫地遵守了组织决议,成为共和国第一任军工部长兼党组书记。1955年赵尔陆授上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自力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当选为第二、三届全国人大代表,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

1956年,赵尔陆随中国代表团赴苏联接见。通过到兵工厂观光,使赵尔陆弄清了中国军队正在装备和工厂正在生产的苏式武器,早被苏军镌汰。赵尔陆还提出要观光航空工厂和研究所,被苏方拒绝。这些事实使他真切地感应,苏联在军品手艺上对中国的援助是有保留的,卖给中国的武器装备不少已落伍过时,甚至提供的手艺资料也不完整,并不是他们口口声声地说的“无私援助”。

从苏联回国后,赵尔陆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他坚定地以为要改变中国国防工业的落伍面貌,只能走自力更生、生长科研的门路。

在这以前,中国的军工行业主要是仿制生产,仅有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小型研究所,也侧重于实验、判定的研究事情,而没有产物的设计能力。为此,赵尔陆主张科研设计要与生产实践结合起来,把科研单元和大专院校、军队与工厂拧成一股绳,生长应用研究和新产物设计事情。赵尔陆组织了我国第一代制式武器的定型与生产。尔后又努力筹建电真空、光学、航空工艺和特种质料等专业科研机构。1958年2月,第二机械工业部与第一机械工业部合并,称第一机械工业部,由赵尔陆任部长兼党组书记,主管国防工业与民用机械工业。

/wp-content/uploads/2020/7/2aiiMj.jpeg插图(3)

◆1958年,宋世穷(左起)、李富春、余秋里、张霖之、赵尔陆、王鹤寿、彭涛在广东。

1959年国庆十周年举行盛大阅兵典礼时,受阅军队所有用国产的制式武器装备。在受阅军队方队里,不仅有中国自行生产的冲锋枪、轻机枪、重机枪、迫击炮、100高射炮、122榴弹炮、152加农炮和战车防御炮,另有国产的飞机和坦克同时泛起在阅兵场上。这标志着军队武器装备生长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那时,在“大跃进”影响下,人们热衷于产值和产量,产物质量严重下降,赵尔陆心里十分焦虑,他说:“若是军工产物质量欠好,即是辅助了敌人,就是犯罪!”他率先在机械工业最先大抓机械产物特别是军工产物的质量问题。1959年5月和6月,赵尔陆以部长名义延续给本部司局长,省、市、自治区机械厅局长,直属厂厂长、党委书记写了两封严肃而又老实的信,指出了产物质量的严重问题,要求他们“当机立断,立刻着手”,组织事情组辅助重点企业整理产物质量。他在信里写道:“机械产物是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的需要生产手段。‘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装备的质量欠好,会给使用部门以致整个国家带来很大损失”。 “产物质量欠好的缘故原由许多,最主要的照样头脑上的片面性,注重了多和快,而忽略了好和省。”

为搞好综合平衡、数目、品种与质量的统一,赵尔陆作了大量观察研究和深度思索,并于1959年5月26日写了《关于重工业生产建设方面的几个问题的意见》,递交给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及毛泽东。毛泽东看了异常喜悦,5月30日指挥:“此件好,有相当的说服力,是一个工业界有了改善的文件,可以一读。”并指斥某个其他部门的文件“没有内部联系,没有合理论证,已经证实毫无用处。”6月17日又指挥:“此件写得很好。除已发政治局、书记处各同志外,加发中央各经济部门党组和各省、市、区党委。”毛泽东在统一份文件上延续两次指挥的情形异常罕有,足见对赵尔陆事情的一定与奖励。

遗憾的是,正当许多军工厂最先质量整理时,由于受到庐山集会反右倾政治斗争的影响,产物质量问题未能获得解决,赵尔陆对此心里十分繁重。

庐山集会上作检验

1959年7月,赵尔陆上将以中共第八届中央委员身份,上庐山加入了中央政治局扩大集会和随后召开的八届八中全会。会前,他得知集会的主要议题是讨论纠正“大跃进”以来“左”倾冒进的错误,心里寄予很大希望。从自己主管的机械工业事情现实出发,他深感这次集会的实时和需要。

集会前期,为纠正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运动中的错误,就毛泽东提出的形势和义务、综合平衡、体制、公共食堂、三定政策等19个问题,举行了讨论。7月15日彭德怀给毛泽东写了一封信,陈述自己的意见。7月16日破晓,毛泽东在这封信上加了一个题目《彭德怀同志的意见书》,并要求“人人谈论谈论这封信的性子”。

7月21日,集会分组讨论,赵尔陆与彭德怀都分在第四组。赵尔陆在谈话时,一定了彭德怀的信,并联系自己头脑现实,说:“已往一个短时期内经济生活上的脱节征象,不能不说已使中共中央和毛泽东的威信受到些微的影响,造成一定的被动。我作为高级干部,由于自己缺乏履历,头脑发热,也向中央反映了一些不正确的情形和资料,感应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从这种心情出发,对彭总的信表示同情,彭总的精神值得学习。需要斟酌的是有个体问题的提法,剖析不够,容易引起误会。”随后,集会发生的急剧转变令赵尔陆等始料未及。

/wp-content/uploads/2020/7/zIRfe2.jpeg插图(4)

◆赵尔陆陪同毛泽东主席观光防空武器。

7月23日,毛泽东在大会上说,现在党内外夹攻我们,有党外右派,也有党内那么一批人。“已经反了九个月的‘左’倾,现在是反右的问题了。”集会由“反左”转向“反右”,集中批判所谓“彭德怀为首的右倾机遇主义反党集团”。随着集会的转向,还没等赵尔陆把机械工业存在的问题讲出来,就被平地而起的批判压制住了。

面临突如其来的政治浪潮,赵尔陆的嘴上一下子起满了水泡。他不明白,毛主席为何听不得差别意见。他清楚地记得1958年11月21日晚,自己曾当面向毛泽东提意见,那时他从谏如流。那次中央在武昌召开八届六中全会,一项主要议程是制订1959年国民经济的“跃进”指标。毛泽东提出,1959年钢的年产量要比1958年“翻两番”,即到达3000万吨!他会后找人领会对于这个指标的意见。赵尔陆对毛泽东说了真话:“照我看,若是完成1600万吨,就算很了不起了!”赵尔陆是做现实事情的。他的话,使毛泽东不能不加以思量。毛泽东厥后就退了一步,他在11月23日集会上说:“明年老老实实就是翻一番。今年搞到1100万吨,明年翻一番,是2200万吨。有没有掌握?前天晚上,富春、一波、王鹤寿、赵尔陆他们已经睡着了,我从被窝里头把这几位同志拖起来,就是讲,不是什么3000万吨有无掌握的问题,而是1800万吨有无掌握的问题。昨天晚上我跟大区和中央几个同志吹了一下,事实1800万吨有无掌握。”毛泽东又说,“我在这里反冒进。早年别人反我的冒进,现在我反人家的冒进。”

/wp-content/uploads/2020/7/biyQBn.jpeg插图(5)

◆赵尔陆

毛泽东这些话,赵尔陆言犹在耳。他陷入沉思。

庐山集会上人人都要亮相,赵尔陆由于在会上说过“彭老总的意见专心是好的,彭总敢讲真话”,不得不作了检验。从庐山一直检验到北京,从1959年检验到1960年。那段时间,他的心情很欠好,对秘书说,“我怎么检验也过不了关了。”1960年冬,在国防工业三级干部集会上,赵尔陆被错误地定性为“彭黄漏网分子”,受到不公正的批判,并上报中央:“打消党内外一切职务”。但这个决议始终没有获得中央的批复。最后照样周恩来和邓小平站出来为赵尔陆语言,才使他没有像其他的“漏网分子”和“追随者”那样受到严肃核办。但照样改任国家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脱离他心爱的国防工业战线。

从那时起,赵尔陆患了心脏病,嗓子突然失音。聂荣臻元帅去看他,让他赶忙住院检查。重病的赵尔陆还接到了陈毅元帅和李富春副总理的电话:“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让他放心养病,使他感应被信托的温暖。虽然横遭袭击,身处逆境,赵尔陆却没有消沉。当他身体稍好一些时,他就陪同新任部长孙志远去工厂视察,辅助熟悉情形。在那为期几个月的观察中,他们还走访了许多偏僻、穷困的区域,包罗延安等一些老区,为他们在以后的事情中体察民情、实事求是地制订事情目标奠基了基础,也表现出赵尔陆的宽大胸怀和对国防工业的执著追求。

重新出山狠抓“两弹一星”

1958年6月,毛泽东在中央军委扩大集会上提出了研制、试验核武器的义务。他说:“原子弹就是这么大的器械,没有那器械,人家就说你不算数,那么好吧,我们就搞一点吧,搞一点原子弹、氢弹,我看有10年功夫完全可能。”

昔时,导弹试验基地靶场在大西北的巴丹吉林沙漠要地最先动工。1959年,核武器试验基地在新疆罗布泊区域最先建设。但苏联政府于1960年7月片面决议撤回所有在华专家,撕毁所有条约和手艺合作项目,而且带走了主要的图纸资料。赫鲁晓夫扬言,没有苏联的辅助,中国再过二十年也搞不出原子弹。鉴于中苏公然盘据,国际环境恶化,中共中央和中央军委确定,中国科技气力包罗财力、物力主要集中用在攻克战略武器等军事尖端手艺上;我们必须在既无外助而基础又很微弱的条件下,发愤图强,举行“两弹一星”的研制。

对于这个生长尖端武器的目标,赵尔陆铭记在心。只管他那时因庐山集会上受到指斥,心情很繁重,又改在非军工部门任职,可他无怨无悔,不计小我私家恩怨得失,从大局出发,团结同志,努力事情。他思索着国防工业若何自力更生走出逆境的问题。面临紧迫的海内形势和国际压力,赵尔陆对生长中国的导弹和原子弹很有信心,仍想在国防工业建设中施展自己的才气。他深知,国防工业贯彻执行中央自力更生为主的目标,已经培育出了一批自己的科技人才,另有从外洋返回的钱学森、钱三强、王淦昌等著名科学家,中国的导弹和原子弹一定能横空出世。为此,他要争取重新从事国防工业事情的机遇。

那时,一些军工企业泛起了片面追求产值、数目,忽视产物的质量和工程建设质量的倾向。1959年9月后,中央军委忧郁国防工业的状态影响军队建设,多次召开常委集会,讨论国防工业建设和加强对国防工业向导的问题。

/wp-content/uploads/2020/7/22me6v.jpeg插图(6)

◆1959年,贺龙在安徽留影。

中央军委决议由副主席贺龙主管国防工业方面的事情。凭据他的建议:在中央军委向导下建立国防工业委员会(简称国防工委),卖力向导和统筹放置、周全计划国防工业事情。1961年1月23日,赵尔陆任国防工业委员会副主任。同年11月,中共中央决议建立国务院国防工业办公室(简称国防工办),国务院副总理、总顾问长罗瑞卿兼任国防工办主任,赵尔陆任常务副主任,协助罗瑞卿治理国防工业。至此,赵尔陆重新走上了国防工业的向导岗位。罗瑞卿厥后说:“国防工办的一样平常事情主要是赵尔陆同志在搞,他有履历。”

国防工办建立后,经由认真讨论,于1962年9月11日制定了《关于自力更生建设原子能事业情形的讲述》,提出了争取在1964年,最迟在1965年上半年爆炸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两年计划。为此,中共中央建立了包罗周恩来、聂荣臻、赵尔陆等在内的中央十五人专门委员会。中央专委建立后,周总理实时提出“先抓原子弹”这个战略重点,让人人把精神集中到研制第一颗原子弹这个重点课题上来。周总理抓的第一件大事,就是让赵尔陆率领事情组到研制第一颗原子弹的各研究、加工、装配和试验现场,举行周全仔细的检查,掌握中国的原子弹研制试验的希望情形和面临的主要问题。

为此,赵尔陆带事情组奔忙于北京、甘肃和青海的核武器研制单元。那时,大量的课题研究都是在极其简陋艰辛的条件下开展的。在北京,由于研究室衡宇有限,科学家们在楼道、走廊里也摆满了仪器、装备,有的搭起了布制工棚;没有废物库,就用茅厕改作。科学家们使用手摇盘算器,盘算原子弹大量庞大的数据。1964年6月,赵尔陆得知青海核研制基地正在主要研制、组装第一颗原子弹时,决议出差西北,亲自领会情形。据那时追随前往的中央专委顾问回忆,最后一站,他们到了青海,那里海拔高度近3000米,那时,赵尔陆因患有肺气肿和哮喘病,显著感受呼吸难题,出不来气,但他仍坚持察看现场、听取汇报、领会情形,忙碌到晚上,他终于支持不住了,一连吸了几回氧,也缓解不了,一夜只能躺一个多小时。可他从不谈自己的病,仍然坚持事情,虚心学习,以顽强的毅力克服了凡人难以想象的难题,在研究试验现场风餐露宿,辅助科研职员解决问题。

经由多方考察,赵尔陆对第一颗原子弹试验能爆炸乐成,已经心里有底了,他交待中央专委办公室副秘书长刘柏罗给周总理写一份简要书面讲述,汇报抓原子弹研制所做的事情和第一颗原子弹试爆的准备情形,以及试验能够乐成的理由。赵尔陆把讲述迅速交给周总理,那时周总理正要启程出访亚非国家,看到这份讲述心里异常喜悦,立刻将讲述转呈毛泽东,毛泽东很快就圈阅赞成了。

/wp-content/uploads/2020/7/IJVJVb.jpeg插图(7)

随后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了原子弹爆炸的时间。1964年10月16日15时,在中国大西北的罗布泊上蘑菇云腾空而起,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乐成。今后中国有了自己的核盾牌。 厥后,毛泽东在看这次爆炸乐成的资料片时,不时向身旁的赵尔陆提出一些手艺问题,他都作了对照准确的回覆,毛泽东赞扬说:“你现在也是导弹内行了!”赵尔陆汇报说:“下一个爆炸的将是氢弹。”毛泽东喜悦地说“好啊!”

在原子弹、氢弹、导弹有了重大希望和阶段性功效,“三线”建设已经睁开时,中国的人造地球卫星工程也最先上马。赵尔陆向周总理建议,加速睁开人造卫星的周全研制事情。

1966年3月,在赵尔陆主持召开的中央专委办公集会上,赞成批准由中国科学院卖力卫星地面观察系统的计划、设计、建设和治理。同年5月,中国科学院建立了人造卫星地面观察系统治理局,代号为“701”工程处,意思是1970年发射第一颗人造卫星。作为详细的组织向导者,赵尔陆为即将“临盆”的氢弹和人造卫星这两个“娇儿”倍加呵护。他说,这是关系到我国航天事业举足轻重的大事,也必将发生重大的国际影响。他不停深入工程研制第一线,协调解决种种问题,日以继夜地忙碌着。

严于律己的通俗一兵

赵尔陆有一个友善的家庭,他和妻子郭志瑞情深意笃,娶亲几十年从未红过脸。郭志瑞从小在清贫的家庭中长大,十四岁就加入革命,当过县妇女部长,厥后又加入陕北红军。抗战时代一直在军队任电台队长,做报务事情。开国后,郭志瑞在邮电部电信检查处任处长。他们配偶在1938年曾育有一个男孩,那时抗日战争无法带孩子行军接触,就寄放在老百姓家里抚育,不久就病死了。1940年,郭志瑞即将临产,阵痛不止。医生说她是难产,有生命危险。那时正与日军作战,身为指挥员的赵尔陆不得不告辞疼得死去活来的妻子,对留守职员交接说:“你们放置一下,给她准备后事吧。”说完洒泪上马,奔赴前线。当他从战场归来时,孩子已经死了,妻子还在病痛中,而且再也不能生育了。

多少年来,这对恩爱夫妻一直希望身边能有个孩子。于是收养了一个女孩,取名赵珈珈。赵尔陆异常疼爱这个养女,可是对她也决不溺爱。六十年代初,国家正逢三年难题时期,他们家的餐桌上也险些断了肉,每顿只有一个素菜:砂锅烩萝卜片。有一次,年幼的赵珈珈嘴里嚷着:“我不喜欢吃萝卜。”赵尔陆重重地把筷子拍在桌上,严肃地说:“你不知道国家现在难题吗?毛主席和周总理天天都吃一顿粗粮。你到乡下看看,我们吃的是人家农民的年饭。像你这样只知自己享受,又这么任性,你哭鼻子的日子还在后头呢!”。事后,赵尔陆把女儿叫到身边,逐字逐句地为她讲文天祥的《正气歌》,他让女儿把这首诗抄在白纸上,压在写字台的玻璃板下,天天默诵一遍。

/wp-content/uploads/2020/7/A3eumu.jpeg插图(8)

◆赵尔陆上将和夫人、女儿。

五十年代,他抚育的侄儿、侄女、外甥、外甥女共有六七个之多。无论住校照样走读,小点的挤公共汽车,大点的骑自行车,从不许用自己的专车接送搞特殊。厥后,当这些孩子一个个走出校门、踏上事情岗位的时刻,赵尔陆总是对他们每一小我私家重复着一句话:“我的义务已经完成了。至于到什么地方事情,要由组织去分配,我不能给你们放置。无论分到哪儿都要遵守,而且要努力事情。以后的路就要靠自己了。”他的侄儿赵拴龙高中毕业后当了兵,由于政治头脑好,军事手艺精,很快就在军队提干了。当他成为军队一名基层干部后,赵尔陆语重心长地对他说:“你要记着你是通俗人,你要做好自己的本职事情,不能搞特殊化,要当好通俗一兵。”果真,赵拴龙切记叔叔的教训,从战士干起,直到厥后担任了甘肃省军区司令员,成了将军。

赵尔陆异常珍惜党和人民交给他的权力,秉公行事,不徇私情。1958年,他的家乡山西原平县委书记在他年老的陪同下到北京来找他,想请他为县里批几台汽车和拖拉机。这种事对一个部长来说是很容易办到的,但他一台也没给。他设家宴热情招待来自家乡的客人。饭桌上,赵尔陆和善地对他们说:“我的权力确实不小,然则我不能用这个权力给自己的家乡开后门。要是人人都这么干,那就乱套了,共产党就不是共产党了。我劝你们回去,把你们的情形和要求写个质料,报到专区和省工业厅,根据组织系统来办。”几十年来,原平县人虽然为他们的家乡出了一位解放军上将、中央委员而感应自豪,可是却没有从这位当大官的老乡手里获得过一点“实惠”。

生命的最后篇章

“文革”初期,兼任国防工办主任的罗瑞卿被逼跳楼,主持常务事情的副主任赵尔陆便成了“替罪羊”。林彪曾发话:“对赵尔陆的错误要狠狠地批”,于是,“彭黄漏网分子”、“损坏国防工业”的大帽子压在赵尔陆头上,造反派高喊打垮的口号声天天在高音喇叭里震耳欲聋。

一天深夜,他对妻子和女儿说:“我从南昌起义到现在快四十年,自信对党和毛泽东是忠诚的,没半点私心,可现在,怎么到了没鬼也怕鬼的水平……”年逾花甲的将军流下了两行热泪。赵尔陆的身体每况愈下,肺气肿使他险些不能成眠,心脏病不停发作。可是,在强制之下,还不得不背着氧气袋看大字报,加入批斗会。

/wp-content/uploads/2020/7/NbaENj.jpeg插图(9)

◆赵尔陆

赵尔陆被周恩来放置在西山“疗养”。脱离了事情,他郁郁寡欢,度日如年,经常与几位老帅联系,请求自己能早日回到机关事情,尽全力抓好国防工业。1967年1月22日晚,聂荣臻和叶剑英终于赞成赵尔陆回去抓事情,他神采奕奕地对前来探望的妻子和女儿说:“两位老帅让我因势利导,作好群众事情,争取早点取得群众体谅。”他还嘱咐女儿珈珈:“你回家后要努力到学校去,不上课了还可以学习毛泽东著作嘛。一寸光阴一寸金,不要总是晃来晃去。”全家愉快地聚在一起吃了一顿晚餐。他目送自己的妻女踏上返城的汽车。然而谁曾想到,这竟是一家人的最后诀别!

这天深夜,赵尔陆从西山乘吉普车悄悄地回到办公大楼。当他得知除了氢弹研制和极少数项目还在运转外,大部门国防工业的研究和生产险些处于瘫痪,他心急如焚,夜不能眠。但心脏病和哮喘病一起折磨着他。现实上,历久以来赵尔陆就受到精神和病痛的双重折磨。此时已到了难以支持的边缘。

生命的最后篇章在顽强拼搏中书写着。

1967年2月2日上午8时,周恩来办公室打来的电话:周总理让赵尔陆立刻去中南海休息——这是周恩来对赵尔陆的又一次珍爱。可是,当事情职员推开他办公室的门,受惊地发现,赵尔陆坐在平时加班用的小床上,已经住手了呼吸!曾经驰骋疆场的骁将,就这样悄无声息地远去了。而有些人却说他是自杀,是叛徒,要打垮他。周总理立刻下令尸检,确定赵尔陆因心脏病突发死于破晓2点,澄清了对这位殉职将军的污蔑。周恩来对造反派代表们说:“赵尔陆同志死了,有人还要打垮他。说句公道话,这个同志一直在后勤战线事情,勤勤恳恳。活的要保,死的也要保。”毛泽东从女儿李敏口中得知赵尔陆的死讯,生气地说:“赵尔陆是个好同志,是上过井冈山的人。为什么要整他?”

赵尔陆逝世4个月后,1967年6月17日,中国第一颗氢弹在西北区域爆炸乐成,这是继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乐成后核试验生长的又一次飞跃。那腾飞的火焰,冲天的蘑菇云,闪烁着国防工业战线上科技职员的欢笑,也凝聚着为之倾注毕生心血的一代名将赵尔陆的汗水与泪水。

本文为《党史博采》原创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侵权必究

维权支持:河北冀能律师事务所

他生于江西,1948年牺牲于香河,年仅31岁,今天保定还有他的纪念碑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江西上犹籍烈士黄甫俊的故事。 黄甫俊烈士 江西有不少县都走出了开国将军,对于上犹县来说也不例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