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烈事迹】陈修文:用生命保住了国家和军队的大量秘密,粉碎了潜逃分子的阴谋

献身国防工业的开国上将,抗美援朝困难时期被毛泽东点将临危受命,被林彪点名含冤去世

文/于继增 1952年,赵尔陆由华中军区参谋长出任共和国第二机械工业部首任部长。从此,我国国防工业现代化进程便与赵尔陆的名字紧密相连。他深入实际,虚心学习,狠抓“两弹一星”的研制工作,并取得辉煌战果。毛泽东为此称赞他是“导弹内行”。然而,赵尔陆却

陈修文,1937年出生于安徽省太和县新陈寨一个贫农家庭。他只读过3年小学,1955年加入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1956年3月应征入伍,被分配在炮兵团,1959年被选送到第一航空准备学校学习。他的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勤学苦读,终以优异的成就从第一航空准备学校结业,转到东北某航校正式学习航行。他刻苦钻研,攻克了航行中的种种难关,完成了高级训练机和轰炸机训练机的训练义务,于1964年4月以优异的成就通过结业考试,成为一名全天候航行员。1969年,在珍宝岛自卫反击战中,陈修文精彩地完成了航运义务。

1971年9月13日破晓零时30分,林彪带着妻子叶群、儿子林立果等爬上256号三叉戟飞机,仓皇出逃。

就在林彪出逃不久,林彪死党周宇驰等3人,慌忙带着他们窃取的党和国家的主要秘密文件和大量美钞,偷偷潜入北京沙河机场,妄图挟制一架直升飞机,继续追随林彪叛国。1971年9月13日破晓2时40分,时任航行大队三中队中队长、3685号直升飞机机长的陈修文,正在航行员值班室睡觉。历久追随周宇驰的副大队长陈玉印来到他床前,要他马上起床执行“紧要义务”。陈修文是个手艺对照周全的优异航行员,深夜被叫醒去执行紧要义务的事已往是有过的。听到通知,他迅速穿好衣服,走出宿舍。早就在汽车上期待的周宇驰,拿出林彪的亲笔“手令”,在陈修文眼前晃了一下,偷偷摸摸地说:“义务紧要,要保密,对谁也不能讲。”

陈修文来到停机坪,像往常一样,认真举行航行前的种种准备。他跨进座舱,坐在左座正驾驶的位置上。良久没有航行这这种型号直升飞机的陈玉印,坐在右座驾驶的位置。周宇驰也快快当当挤进驾驶舱,紧坐在右座后边。林彪团体另两个死党于新野、李伟信爬进了与驾驶舱离隔的后舱。

陈修文根据正常航行的要求准备腾飞。他打开电台,刚要和机场调度室联络,周宇驰阻止说:“要保密,不要联络!”

陈修文打开夜航灯,周宇驰慌忙伸手关掉。

陈修文开车加温。按划定,必须等滑油温度上升到40度,才可以接通航行旋翼。可是,刚到30度,陈玉印就在周宇驰的指使下,岌岌可危地扳动开关,接通旋翼。于是,3点15分,飞机就腾飞了。

飞机升向灰蒙蒙的夜空,周宇驰告诉陈修文,航向320度。陈修文根据指定的航向,驾驶飞机往西北偏向飞去。

夜色茫茫,云雾沉浮,银色的河流,闪耀着灯火的村镇,在飞机身下掠过。突然,耳机里传来地面机场的呼叫:“3685、3685,我是××,你听到没有?请回覆。”

陈修文刚要回覆,周宇驰慌忙阻止说:“义务保密,不要回覆。”

飞机邻近张家口上空,机场上的灯光已在荧荧在望。根据已往情形,飞这条航线的直升飞机,必须在这里下降。然则,周宇驰却拿出一张早已准备好的北京-乌兰巴托-伊尔库次克航线图,下令陈修文:飞乌兰巴托。

飞乌兰巴托?!这个出人意料的“下令”强烈震撼了陈修文。

陈修文按了机关送话按钮,提高了声音说:“油料不够,要下去加油。”张家口机场调度室的值班员清晰地听到了陈修文的呼叫,并作了纪录,得到了他发来的这个讯号。周宇驰听到这句话,就像被火燎着一样,马上凶相毕露,拔出手枪,瞄准陈修文,威胁说:“你要落地,我就打死你!”

现在,陈修文心里终于明了了:他们要劫机叛国!

面临周宇驰的枪口,陈修文面无惧色,毅然掉转机头返航!他以迅速、熟练的动作,把组合罗盘上预定航向指针倒拨180度,使飞机已经往南飞了,而指针仍停留在往北飞的位置上。周宇驰从另一个罗盘上发现了航向的转变,诘责陈修文是怎么回事,陈修文回覆:“谁人罗盘坏了,以组合罗盘为准。”

周宇驰为其反革命阴谋的需要,曾经学过驾驶另一种直升飞机。他虽然不懂组合罗盘,但从感受上察觉到直升飞机在转弯,便恶狠狠地问陈修文:“飞机怎么拐弯了?”陈修文回覆:“有飞机阻挡,作灵活航行。”

这时,受命执行阻挡义务的歼击机,在直升飞机上方咆哮掠过。与此同时,耳机里传来地面机场的呼叫。这给陈修文以伟大的鼓舞与支持。

时间一分一秒地已往,陈修文驾驶着飞机划过夜空,以最大的速率飞向原来腾飞的机场。当飞到八达岭上空时,前方一眼望不尽的灯火炬东方的天空照得通亮。

灯光,北京的灯光,有多少个夜晚,陈修文和战友们就是以它作为地标,驾驶飞机胜利返航的。

可是,北京的灯光恰似无数把利剑,直刺林彪死党的心脏,周宇驰恐慌地狂叫:“怎么又回来了?……你骗了我们,我要枪毙你!”

面临大发雷霆的敌人,陈修文镇静自若,他不理睬敌人的狂叫,头也不回,从容地驾驶着飞机,向机场继续下滑航行。

机场上,解放军指战员早已部署停当,准备捉拿叛徒。飞机徐徐下降,跑道灯也打开了。就在这时,一场猛烈的争取又在飞机上睁开,只见正要落地的直升飞机,在离地面百米时,又拉了起来,绕过机场上空,向东北偏向飞去。

原来,周宇驰眼看飞机下降,自己和同伙将成为瓮中之鳖,便歇斯底里地威胁:“飞向山区!”贪生怕死的陈玉印,根据周宇驰的旨意,猛一蹬舵,强行操作飞机飞往山区。

陈修文看到东方已经破晓,盘算一下,飞机上的油量已经不多,不管飞到那里,周宇驰这伙叛徒是一定逃不脱人民的手掌了。

飞机飞过群山,来到怀柔县沙峪公社上空。沙峪,是陈修文和战友们举行战备训练来过多次的地方。这里,群山怀抱,村子棋布……陈修文沉着地驾驶飞机在沙峪上空盘旋,寻找着着陆场。

在一条河滩上空,陈修文操作飞机徐徐下降,100米,80米,60米,飞机每下降一米,周宇驰就增添一分重要、一分恐惧。当飞机下降到离地面二三十米的高度时,陈修文稳住操作杆,用林彪死党不易察觉的熟练动作,将座椅旁的纵火开关猛地提起,切断了油路。用这种切断油路的方式关车,不只可以防止飞机着陆时起火,而且在没有地面装备的情形下,飞机就不能重新腾飞。这样做,就能保留飞机,生擒叛徒。

飞机在空中紧要停车,时为6时47分。

就在统一瞬间,赤手空拳的陈修文突然转身向周宇驰猛扑已往。

周宇驰吓呆了,躲在机舱角落里,惊叫着,瞄准陈修文连开4枪。子弹穿过陈修文的胸膛,从机舱左侧玻璃上飞了下去。陈修文怒视着周宇驰,逐步倒了下去,鲜血染红了飞机的驾驶舱……

就在这同时,失去动力和操作的直升飞机,摇晃着下降在河滩上。

在陈修文与叛徒格斗的时刻,正准备下地劳动的沙峪民兵和社员群众,听到枪声,马上行动起来,有的提起枪,有的拿着铁铲,有的随手抓起镰刀,从四面八方敏捷向飞机坠落的河滩奔去。人人赶到时,陈修文因流血过多,已经光荣牺牲。周宇驰等一伙叛徒慌忙跳出机舱,在玉米地里东奔西窜贪图逃命。民兵们封锁路口,抢占山头,布下天罗地网。周宇驰撕毁了林彪的“八九手令”和写给黄永胜的亲笔信,绝望地说:“看样子走不了了,今天我们要死在这里了。”他对同伙们说:“有两个死法,你们怕的话,我先把你们打死,我后自己死;你们不怕的话,我们都自己死。”他们就地躺倒,听周宇驰喊:“一、二、三!”李伟信向空中放了一枪留下了一条命,被当地军民抓获归案;周宇驰与其同伙自毙。就在林彪破晓2时30分左右折戟沉沙,摔死在蒙古温都尔汗之后不到5个小时,这几个林彪死党也落入了人民的法网,飞机回到了人民手中,党和国家的主要秘密保全了。陈修文义士以自己的青春生命,血洒长空,谱写了一曲赤心卫国的壮丽赞歌。

1978年12月,中央军委授予陈修文义士“忠诚战士”光荣称号。

温馨提醒: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微信民众号:中华英烈网(ID:zhonghuayingliewang)

投稿须知:投稿请将作品以附件形式(建议将邮件主题命名为“作品形式+题目+投稿人姓名/单元/地址/联系方式(手机/QQ/微信)”)发送至邮箱yingliewang@vip.sina.com,详情请点击“中华英烈网”官方微信平台投稿须知 查看。

鬼子逼问抗日干部,用刺刀撬嘴,灌水踩肚子,最后点火将他活活烧死

1941年6月25日天刚放亮,鬼子突然闯进了邢台南宫刘邱村,抓住了自卫队长刘春来,把他推进了一户人家的北屋里,问他谁是共产党和村干部。刘春来回答只有三个字:“不知道!” 鬼子在刘春来话音落后即将他暴打一顿,然后又问刚才问话的内容。刘春来依旧坚贞不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