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政府为什么这么穷?岁币、冗兵、冗官、冗费为什么解决不了?

朝鲜战场著名的“三八线”,竟是他在30分钟内用红铅笔在地图上随手一划决定的

三八线哨所 1945年8月9日0时,中苏边境线上,成千上万颗信号弹一起飞上天空,两万六千门火炮齐声怒吼,苏联红军由十一个合成集团军、一个坦克集团军、三个空军集团军、一个战役集群编组成的三个方面军以排山倒海之势向盘踞中国东北40年之久的日本皇军之花——

在上一篇文章中,咱们揭穿了网络“宋粉”经常吹嘘的两个神话——“宋朝GDP占天下80%”和“宋朝年财政收入过亿两白银”,这一篇,咱们再来继续聊聊宋朝的财政状况,看看宋朝是不是真的称得上“富”。

宋朝的积贫积弱是史学界公认的特点

/wp-content/uploads/2020/7/7JR3Yf.jpeg插图

说到宋朝,我们最熟悉的一个词就是“积贫积弱”,所谓“积弱”,指的就是宋朝的军事实力一直对照弱,而所谓“积贫”,指的就是宋朝的财政状况一直对照拮据,财力穷困。固然,“宋粉”对这两者都是坚决否认的。他们以为,“宋军对外战争胜率70%,历代第一”,以是“积弱”是不存在的,而“宋朝财政收入远远跨越之前历代王朝”,以是“积贫”也是不存在的。宋朝的财政收入是不是远超之前历代王朝呢?这话确实没错,单从绝对数看,宋朝的财政收入照样相当可观的,然则若是我们再连系一下宋朝的财政支出情形,那生怕问题就没有那么简朴了。

辽代墓葬壁画,描绘了宋朝使者到辽国缴纳岁币的场景

/wp-content/uploads/2020/7/MjI7za.jpeg插图(1)

宋朝初期财政康健

宋朝的财政状况,在宋太祖、宋太宗执政时期照样对照康健优越的。宋太祖有鉴于晚唐五代地方节度使拥有财权,造成中央财力匮乏的教训,从开国伊始就注重将地方财权收归中央, “令诸州旧属公使钱物尽数系省,毋得妄支经费”。同时,宋太祖每灭掉一个南方款式政权,就把获得的财物所有收归开封的国库所有。这样做的效果,就是宋朝中央财政迅速获得改善,财力大为宽裕。到了宋太宗祛除北汉,基本统一了中原之后,国家年财政收入已经达到了一千六百万贯,“两倍唐室矣”。到此时为止,宋朝的财政收支大体上是平衡的,而且还能略有结余。宋太祖为了收复燕云准备的“封桩库”,到宋太宗时已经积累了六千万贯以上的钱财。

/wp-content/uploads/2020/7/uEbmmi.jpeg插图(2)

然而好景不长,从宋真宗最先,宋朝的财政状况就最先走下坡路了。宋真宗时期,宋和辽缔结“澶渊之盟”,宋每年要向辽缴纳二十万匹绢和十万两银子的“岁币”。厥后到了宋仁宗时期,辽国又借西夏与宋开战的机遇威胁宋朝,将“岁币”增添到了每年三十万匹绢和二十万两银子。除了向辽缴纳“岁币”,宋仁宗时,宋朝又以“犒赏”的名义,每年再给西夏十五万匹绢和七万两银子。云云巨额的“岁币”,成了宋朝财政的一个沉重肩负。

/wp-content/uploads/2020/7/fuEJNj.jpeg插图(3)

岁币严重拖累财政

说到这里,咱们就要说说网络上盛行的一种说法了。网上有人说,宋朝给岁币其实是大赚的。由于一年岁币才给二十七万两银子,折合铜钱是二十七万贯,而宋朝财政收入一年上亿贯,这点钱简直不值一提。反过来宋朝通过双边商业可以赚回若干倍于岁币的钱。大伊万以为,这种说法可谓是无知加无耻。

宋与辽夏的商业基本不像某些人说得那样赚钱

/wp-content/uploads/2020/7/AJRbMv.jpeg插图(4)

咱们上一篇已经剖析过了,宋朝财政收入基本没有一亿贯,而且那时的一两白银基本不能等价于一向钱。宋朝的白银产量其实是相当低的,宋仁宗宋神宗时期,白银年产量高的时刻也不外四十万两,低的时刻只有二十万两,而岁币雷打不动就要二十七万两,以是宋朝每年辛辛苦苦挖出来的白银,绝大部分甚至所有都要交给辽和西夏,即是宋朝矿工们拿自己的血汗为辽和西夏挖银子。

宋朝的银锭

/wp-content/uploads/2020/7/vUzqam.jpeg插图(5)

至于说什么“宋朝可以通过双边商业赚回几倍的钱”,那就更是纯属拍脑门的意淫了。在宋和辽、西夏的商业中,现实上宋的优势基本没有某些人想象的那么大。辽和西夏自己人口不多,消费市场也有限,对宋朝的商品需求量并不是稀奇大。而宋朝每年又白送四十五万匹绢,对辽和西夏来说,不只丝织品需求完全知足了,还剩余许多,最后以低价卖回给宋朝商人,又赚一笔钱。而辽和西夏自己也有不少宋人急需的商品,例如宋人最爱吃的羊肉,以游牧立国的辽国正可以敞开供应。西夏则生产优质的青白盐,通过走私商业向宋朝大量出口,把宋朝价高质次的官盐打得屁滚尿流。

西夏青白盐

/wp-content/uploads/2020/7/Mv6JNn.jpeg插图(6)

最后的效果,是宋朝的铜钱滔滔外流,原本就让宋朝头疼的“钱荒”问题被进一步加剧,逼得宋朝政府不得不大印纸币,效果又进一步加剧通货膨胀。以是,宣扬“宋朝送岁币其实是大赚”的人,是不是无知加无耻呢?

北宋军队数目极端膨胀,军费开支激增

/wp-content/uploads/2020/7/naqYFn.jpeg插图(7)

宋朝冗兵、冗官、冗费

除了岁币这个肩负,宋朝财政另有一个更大的肩负,这就是著名的“三冗”问题。所谓“三冗”,就是指“冗兵”、“冗官”和“冗费”:

北宋《台端卤簿图书》中的 弓弩军队

/wp-content/uploads/2020/7/EfANzu.jpeg插图(8)

先说“冗兵”。咱们之前在宋代军事制度的文章中曾讲过,在澶渊之盟以后,宋辽进入和平状态,可是宋军规模不只没有缩小,反而越发膨胀。宋真宗时期,宋朝禁军数目达到了四十三万,宋仁宗时期,禁军数目膨胀到了八十二万。加上四十三万不从事战斗的厢军,宋军总军力达到了危言耸听的一百二十五万人!军队人多了,开销自然就大了。宋朝的禁军和厢兵都属于招募来的志愿兵,都是需要付人为的。按宋朝的薪酬尺度,禁军士兵一人一年人为是五十贯钱,厢兵一人一年人为是三十贯钱。由此盘算,光士兵人为就要五千四百万贯。此外另有武器装备生产、维护的用度、训练的用度、四序置装费、士兵退役一次性补助、逢年过节的例行犒赏等等。全口径盘算起来,宋朝的军费开支是一个极其恐怖的数字。按宋人自己的说法,是“一岁所用养兵之数,常居六七,国用无几矣”,“养兵之费,在天下十之七八”,“八分是养兵,其他用度只在二分之中”。可见,宋朝一年的财政收入,基本上百分之七八十都要花在军队开支上。由此也可见,某些人所谓的“交岁币可以节约军费”的说法是何其荒唐,“岁币”交了,军费却没省下来,反而花得更多了。

网络上撒播的北宋军力转变(数据略有误差)

/wp-content/uploads/2020/7/nYvmM3.jpeg插图(9)

再说“冗官”。宋朝统治者从开国初期就接纳广开科举蹊径的政策,将知识分子尽可能地都搜罗到体制内来,以防他们对政权构成为威胁。这样一来,宋朝的官员数目就不停膨胀起来。宋初的时刻,所有有品级的文武官员人数约莫三千人,到了宋仁宗时就暴涨到二万四千多人,此外另有没有品级的各级小吏数十万人。这些人都要由国家财政发人为,财政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这其中,有相当多的官员基本没有担任现实职务,但照样享受高额的俸禄,这种人就被称为“冗官”。

宋朝官制简表

/wp-content/uploads/2020/7/rYZfYf.jpeg插图(10)

除了“冗兵”和“冗官”,宋朝统治者还热衷祭祀,宫廷开销和种种犒赏也是不停增添,这些没用在国计民生上的浪费和军饷、官员俸禄一起,就构成了“冗费”。到了宋仁宗的儿子宋英宗末期,宋朝的财政已经到了相当恶化的境界。每年都是入不敷出的赤字状态,日子异常忧伤。

号称“清平盛世”的宋仁宗时期,冗官数目激增

/wp-content/uploads/2020/7/vIRzaq.jpeg插图(11)

王安石变法卓有成效

宋英宗的儿子宋神宗继位以后,感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于是宋朝最先了著名的“王安石变法”。王安石搞变法,焦点的内容就是两个字:“搞钱”。怎么搞钱呢?固然是“开源”“节省”双管齐下了。

/wp-content/uploads/2020/7/QJfIji.jpeg插图(12)

“开源”方面,王安石搞了好几项改造,其中青苗法和免役法搞的钱最多。所谓青苗法,说白了就是官府以比印子钱商人低的利息放贷款给青黄不接时刻的农民,把印子钱商人的赢利抓到官府手里来。通过青苗法,王安石每年能给朝廷搞来三百万贯的收入。所谓免役法,就是原来国民要负担的徭役,现在改为国民出钱给官府,由官府雇人干活。通过免役法,王安石每年能搞来一千多万贯的收入,刨除雇人的支出,还能剩下三百万贯到四百万贯的盈余。青苗法加免役法,一年能给朝廷增添六七百万贯的收入。

/wp-content/uploads/2020/7/FvA3Ab.jpeg插图(13)

而在“节省”方面,王安石把重点放在了裁撤冗兵上。经由几年起劲,宋朝禁军数目被淘汰到了五十六万人,厢兵数目被淘汰到了二十二万人,合计不到八十万人,比一百二十五万人的最高峰减少了三分之一以上,这样一年能节约下近两千万贯军饷支出。经由王安石这一番折腾,宋朝的财政总算有了好转,财政收入创了新高,终于不再年年赤字了,而且还逐步攒下了一大笔钱。

王安石变法,焦点就是为了替朝廷搞钱

/wp-content/uploads/2020/7/bmqQ32.jpeg插图(14)

王安石变法操作失败

可是,宋朝财政的大幅增进,并不是建立在社会经济发展的基础上的,而是建立在加大对民间搜索力度的基础上。王安石变法的初衷原本就是为了增添国家的收入,而对国民的痛苦并不太关注。各级仕宦在执行新法过程中又巧立名目,挖空心思榨取老国民的钱财。

/wp-content/uploads/2020/7/7RnyUf.jpeg插图(15)

好比青苗法,仕宦接纳“一刀切”,不管国民需不需要,一律强制放贷。而放贷给国民的时刻,又种种大斗进小斗出,效果算下来老国民的肩负比之前更重。而免役法呢,盘剥得就更厉害了。原本按宋朝执法,家里田少或没田的穷人是免徭役的,效果官府为了多收免役钱,穷人也得交免役钱,甚至就连没有男丁的人家也得照交免役钱。更要命的是,官府一律只收铜钱,老国民手上一时没有现钱的,还得再找印子钱商人去乞贷,效果受两头压榨。

王安石变法搞得国民家破人亡,各处流民,

宋神宗只好终止变法

/wp-content/uploads/2020/7/aUb6Z3.jpeg插图(16)

几年搞下来,老国民被逼得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宋神宗一看这样下去大宋药丸,再加上朝廷内否决变法的声音也越来越强,最后只得让王安石下台,终止变法。

蔡京政策杀鸡取卵

王安石倒了,可是宋朝的财政危机照样没解决。宋神宗之后,宋哲宗、宋徽宗感受王安石的那一套理(sou)财(gua)设施照样很好用的,于是又把这一套做法拾了起来。这一次,由于打西夏需要巨额军费,天子又异常奢侈浪费,财政压力太大,以是朝廷玩得更绝、更彻底,不只继续搞青苗法和免役法,而且把手又伸向了商人。

蔡京的政策无异于杀鸡取卵

/wp-content/uploads/2020/7/UJnyIv.jpeg插图(17)

宋徽宗的宠臣蔡京主持搞所谓“盐法改造”,由朝廷刊行盐钞,让商人出钱购置盐钞,再到产盐地凭钞买盐。可是商人们一旦拿钱买了盐钞,很快朝廷就刊行新钞,商人们不得再补钱拿旧钞换新钞。好不容易换完新钞,没两天朝廷又发新钞,又得贴钱再换钞。蔡京就靠这种坑爹的方式,从商人手上一年搜索来了四千万贯之多的财富,从而被宋徽宗视为理财能手。

宋代盐场解盐场景,商人拿着买来的朝廷盐钞到盐场提盐

/wp-content/uploads/2020/7/7NFjei.jpeg插图(18)

可是,这种杀鸡取卵式的搜索终究无法恒久。商人们被朝廷坑到停业,农民也被盘剥到无法生计,社会经济一塌糊涂,四处都是揭竿而起的造反者。到最后无处搜索了,蔡京又主持滥发纸币,搞得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云云敲骨吸髓的搞钱,宋朝的财政危机不只不可能真正好转,反而加倍每况愈下了。最后效果就是《清明上河图》里的所谓太平盛世,没过几年就变成了“靖康耻”的灾难。由此可见,就财政而言,基本就没有什么“富宋”,而只有“穷宋”。

参考文献:《宋史》、《宋会要》、《文献通考》、《续资治通鉴》、《宋代经济史》、《两宋财政史》

二战传奇女狙击手!半年击杀309名德军,却被苏联禁止再上战场

《兵临城下》中的男主人公的原型,是二战时期苏联的传奇狙击手瓦西里·扎伊采夫,他在战争期间消灭了400名轴心国士兵。在世界十大狙击手中,战绩排名第四。实际上前十名狙击手中,苏联占了相当大一部分,其中还有一位被称作“狙击女王”的美女杀手,她就是柳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