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刘少奇所谓“叛徒”罪名的真相

站在毛主席身边的金童玉女12年后结为夫妻

“毛主席戴上了红领巾,少先队里高大的人,笑的风要把人身撼动,纸面上仿佛听出声音……”这是我国著名诗人臧克家的题照诗《毛主席戴上了红领巾》。被诗人称为“纸面上仿佛听出声音”的照片,是毛泽东1959年回到阔别32年的故乡后,与韶山学校师生的珍贵合影。

/wp-content/uploads/2020/7/nAjYBb.jpeg插图

被捕

1929年7月14日,一辆通俗客车徐徐驶进奉天(即沈阳)火车站。两位衣着整齐的游客,夹杂在熙熙攘攘的人流中,急忙走出车站,随后又雇车到一家旅馆,住了下来。他们即是刘少奇同妻子何宝珍。

那时东北三省统称满洲,正处在日本帝国主义和中国军阀的统治之下,白色恐怖十分严重。刘少奇这次是受中共中央的派遣,担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在此之前,已有三届满洲省委机关遭到敌人的损坏,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最严重的一次是1928年12月,满洲省委在举行扩大集会时,被敌人笼罩。省委委员除团省委书记一人逃出外,省委书记陈为人和所有常委以及几名外埠负责人共1 3人被捕。由于省委机关遭到严重损坏,党的事情和群众运动靠近瘫痪。党在东北的事情正处在极为艰难的时刻。

刘少奇来到奉天后,经由一段时间艰辛仔细的事情,满洲党的组织很快得到了恢复。面上的事情部署完毕,刘少奇准备抓一抓奉天的工人斗争。分管奉天市事情的是省委常委孟坚(孟用潜)。他向刘少奇讲述,奉天纱厂正在酝酿歇工,准备事情已经差不多了。刘少奇决议与孟坚一起加入纱厂支部集会,进一步领会情形,以便更好地指导歇工。

纱厂坐落在偏僻的郊区,厂周围是一片坟地和小树林,显得有些冷落。1929年8月22日下昼6时许,一位教书先生容貌的人出现在小树林里,他就是孟坚。过了一会儿,一身工人服装的刘少奇也来了。按约定,他们要与纱厂党支部书记常宝玉在这里碰头。

又过了一会,下班的汽笛响了,厂门却紧闭着,不见有下班的工人走出厂门来。工厂的大门口,只有几个厂警在转来转去,征采着什么。刘少奇凭着历久地下事情的厚实履历,觉察情形有异,马上决议迅速转移。然而,已经来不及了。一队厂警发现了他们,持枪冲上来将他们捉住。原来几天前,工人党员崔凤翥叛变。他向厂方告了密,常宝玉已在两天前被捕。

厂方警员将刘少奇、孟坚看成怂恿工潮的嫌疑分子,最先审问。审讯中,刘少奇只承认是武汉来的失业工人,到奉天来找事情。

主审的厂警问:“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做工的工人。”刘少奇平静地答。

厂警中的一个头儿瞪着眼睛上下打量着刘少奇,突然吼道:“把手伸出来!”

那人看了看刘少奇的手,嘿嘿笑了两声,说:“工人?你骗不了老子!看你细皮嫩肉的,连个茧子都没有,还敢冒充工人?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刘少奇镇静地说:“我就是工人,排字工人。若你们这儿有排字的活儿,我可以做给你们看。”

他们挑不出偏差,相互嘀咕了几句,又突然喝道:“你为什么要来怂恿工潮?”

“什么工潮,我基本不知道。”

厂警见问不出什么名堂,大失所望,拉起刘少奇的手打了一阵板子,又把常宝玉押来对质。常宝玉从未见过刘少奇,看了半天后说:“不熟悉这小我私家。”

厂方没有捉住把柄,第二天就将他们押解到奉天警员局商埠二分局,关押在暂且看守所。8月26日,警员局又将刘少奇、孟坚、常宝玉三人一起押解到奉天高等法院检察处看守所。看守所里,刘少奇行使放风机遇,对孟坚说:“现在是奉天纱厂把我们送到牢狱的,只有人证,没有物证,要说服谁人工人(指常宝玉)否认怂恿工潮,我们的案子就对照容易解决。”孟坚凭据刘少奇的指示,对常宝玉进行了耐心的事情,终于将其说服。常宝玉再审问时,所有否认了在纱厂审讯时的口供。

营救

再说省委机关的同志,一连几天都没有见到刘少奇与孟坚,也没有听到他们的任何新闻,十分着急,忧郁他们的平安。省委马上派杨一辰去探问新闻。

杨一辰是省委组织部的组织做事,他找到纱厂的团支部书记,从他那里知道出了事,刘少奇与孟坚一起被纱厂的警员捉住了。省委凭据这个情形,决议派杨一辰到敌人的牢狱里再探问探问,看看刘少奇与孟坚是不是被送到那里了,由于根据老例,纱厂的警员所扣押人是不能太久的。

正巧,有一个叫周世昌的党员尚关在狱中。周是在法国入党的老党员,被捕后显示得很顽强,没有泄露党的隐秘。他刑期快满了,敌人对他看守也对照松,让他在牢狱门口卖牢狱自产的酱油。那儿有一个小柜台,窗口安有铁栅栏,人出不来,只能从铁条的间隙中接递瓶子。杨一辰便装着买酱油的样子,把瓶子递进去,顺便递进一张纸条,上面写着,想法弄清新近有没有被捕的党员,叫什么名字。

周世昌看罢,低声说:“现在酱油只剩下基础了,欠好,隔两三天再来吧!”

杨一辰明了其中的寄义,点点头就回来了。

根据预定的时间,杨一辰又来找老周。老周把装满酱油的瓶子递给了他,同时还夹带一张纸条。走到无人处,杨打开纸条,知道老周通过狱中的另一个党员老张(即杨靖宇),证实最近是关押了两小我私家,其中一个叫成秉真。杨一辰剖析,刘少奇一定被捕了,成秉真就是他在狱中的假名,于是连忙向省委汇报。

省委一面向中央讲述,一面想法营救,并派杨一辰去探监。

杨一辰提着一些水果、点心来到了牢狱,在牢狱的接见处等着与“成秉真”碰头。一会儿,人被带来了,果然是刘少奇。

这个与囚犯碰头的场所,中心有个铁栏杆,相互隔着一段距离,可望而不可即,要握个手都不行。双方都有狱卒看着,总是不停地敦促:“快点,快点,时间到了,不能谈了。”在这样的场所,固然不能详谈。

杨一辰问:“怎么样?”

“没关系,估量过几天就可以出去了,请不用惦念。”刘少奇答。

杨一辰知道情形并不严重,便转而问:“还需要什么器械?”

“用不着,只要存上点钱。”

杨说:“我可以找个铺保作保人。”

刘少奇点点头。

告辞出来,杨在狱警那儿存了240元奉票,相当于20大洋,供刘少奇出狱打点时开销,并找到一个店肆做保人。

几天后,党组织还放置何宝珍去牢狱探望了一次。

出狱

一个星期后,法院开庭审讯了。主审法官是刚从日本留学回来的洋学生,穿着法官大礼服,气派十足地坐在审讯桌前。他审问过孟坚之后,接着审问刘少奇:“你叫什么名字?”

“成秉真。”

法官又问了几个问题,刘少奇的回覆同前两次不差分毫。

接着,法官把常宝玉叫上来。常推翻了原供,否认熟悉孟坚,并坚持说以前的口供是厂警刑讯逼出来的。

不到一个小时,法庭调查竣事。法官见案卷中基本没有物证,只有常宝玉一个前后矛盾的口供,显然不足为凭。

过了几天,奉天高等法院对这一“怂恿工潮”案的讯断书下来了。对刘少奇、孟坚的讯断结果是:“证据不足,不予起诉,取保释放。”

常宝玉因和纱厂有直接关系,判罚40天拘役。

由于事先放置好了保人,刘少奇由法警带到一个叫宝兴店的小旅馆释放了。刘少奇出狱后,特意交待孟坚派人去探望常宝玉,并送他一些器械。

满洲省委的同志见刘少奇与孟坚都平安脱险,自然十分高兴,立即把这一情形讲述了中央。随后,中央回电,由刘少奇继续任中共满洲省委书记,兼任宣传部长。这样,刘少奇又重新挑起向导党在东北事情的重担。

——摘自《党史博采》2009年第三期

为什么邓小平与元帅军衔擦肩而过,而陈毅却位列其中?

1955年2月8日,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中国人民解放军军官服役条例》,其中规定:对创建和领导人民武装力量或领导战役军团作战、立有卓越功勋的高级将领,授予中华人民共和国元帅军衔。据宋任穷回忆:“在初步方案中,毛泽东为大元帅,周恩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