遵义会议上谁投了最为要害的一票

1982年,邓小平点将66岁的刘华清出任海军司令员:“你还是回海军工作 海军的问题不少,要整顿!”

海军司令员刘华清 1979年8月2日,邓小平登临中国自行研制的第一艘现代化导弹驱逐舰出海巡航。75岁高龄的邓小平身着米黄色风衣,手持望远镜极目远眺辽阔的海疆,信心满怀地对围聚在他身边的海军官兵说:“有这样的驱逐舰,就可以走向太平洋。我们在太平洋应该

泉源:《湘潮》杂志作者:吴义国

/wp-content/uploads/2020/7/nqmYza.jpeg插图

遵义集会会址

1934年10月,由于博古、李德等人推行“左”倾冒险主义,排挤毛泽东的准确向导,使中央革命凭据地军民第五次反“围剿”斗争遭到失败,中央红军被迫举行战略大转移。

这时,王稼祥因被敌机炸伤,还在休养时代。红军队伍即将开拔时,他才获得日夜盼望着的通知,军委给他派来了几个担架员和专门照顾他的医护职员,还送来了马匹,准备用马和担架交替带着他行军。厥后知道,博古他们研究转移职员的放置时,曾想把王稼祥作为重伤员留在老百姓家养伤,把毛泽东也作为身体欠好者而留下。许多同志为他们力争,说毛泽东是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主席,绝对不能留下。毛泽东等得知王稼祥也要被留下,马上为他争辩,说王稼祥是军委副主席和总政治部主任,重任在身,必须随军行动,坚持要他一起行动。博古这才赞成他们一道随军转移。领会到这些情形的王稼祥,既为自己终于能加入长征而庆幸,又为毛泽东等在要害时刻这样关切和辅助自己而深深感谢。10月11日,中革军委发布命令,将毛泽东、周恩来、朱德、张闻天、王稼祥等编在一纵队所属的中央队,举行长征。

王稼祥感动地对毛泽东说:“我们是不能脱离党组织、脱离军队的。”

毛泽东坚定地回道:“是啊!革命还需要我们这些忠心耿耿的党员来努力争取胜利呀!”

这一天,天黑了,红军队伍在一个山村里停下来。前面传下口令:原地休息,待命继续前进。

一间没有门的柴草屋空着,黑洞洞的,警卫员在里头铺了些干草,让王稼祥和另外几个同志进去躺着休息。

过了一会,又有几小我私家朝草屋偏向走来,为首的是毛泽东,他死后的人抬了一副空担架。一个警卫员容貌的小战士,跑到柴草屋门口朝里问道:

“同志,里头另有空地方吗?”

毛泽东忙走上前拽住他,轻声说道:“莫喊叫,影响人家休息,我们就在外头吧!”

王稼祥一听声音,忙仰面朝外问道:“是毛泽东同志吗?快请进来。”

毛泽东喜悦地说:“哦,是稼祥同志呀!”

王稼祥说:“请进来休息吧,另有地方,外头太冷了!”

“好,多谢你!就和你在这‘广厦’一间,作个户外‘寒士’吧!”毛泽东诙谐地边说边跨进门来,王稼祥已为他腾开地方。

毛泽东在王稼祥旁边坐下来,关心地问道:“你的身体若何?伤口有否发炎?”

王稼祥也问他道:“你呢?你的病怎样了?可要保重啊!”毛泽东患恶性疟疾刚治愈不久,体质还很虚弱。

毛泽东说:“尚好,倒是你的伤要多加小心!”说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两支烟,递给王稼祥一支。

王稼祥一面抬手盖住,一面说:“谢谢,现在不能抽。我们身在柴草屋,一旦失火就要成为嫌疑犯了!”

原来就在几天以前,敌人为了挑拨我军与沿途群众的关系,派人冒充我军职员放火烧民房,厥后被我们捉住几个纵火犯公审处决了。

毛泽东一听忙说:“对对,‘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这草房之内,也不能吸烟,你我只能战胜一下了!”

他捏着烟卷,凑到鼻前嗅着烟味。过了一会,毛泽东似乎随意地对王稼祥说:“烟瘾好过,生病也能挺,可打败仗的心病难治啊!”

王稼祥听言正点着自己久积心头的大事,索性坐起来问道:“泽东同志,正好讨教你一下,你对当前事态怎么看?”

毛泽东停了一会,却反问他道:“你呢?你是何等看法?”

“我吗?”王稼祥慢慢地说:“一句话,再让李德他们这样指挥下去,可不得了!”

毛泽东紧接着说:“那么依你之见,该若何脱节面临的逆境呢?”

王稼祥说:“我正在思量,这样败下去是不行的,以是要讨教你。”

毛泽东稍一思量后,凑近他身边笑道:“那么我就先谈谈自己的看法吧,然后再听听你的卓识。”说着就从现在我军的行动偏向、转移门路,谈到第五次反“围剿”的失利和前几次反“围剿”的获胜,指出了两种军事思想和指挥目标的分歧,以及第五次反“围剿”失败的根本原因。

两人正极有兴味地谈着,外头却响起了继续前进的军号声。王稼祥忙和毛泽东起身出门,毛泽东一面拍打着身上的草屑,一面临王稼祥说:“你我边走边谈吧!”

于是,两人就一起谈了下去,路宽时一左一右谈,路窄时一前一后谈,走上大路,就两副担架并列前进躺着谈。他们行军谈,休息谈,宿营时住在一起谈,一个认真谛听,一个舒怀泛论,听者虚心讨教,说者引经据典。

这时的毛泽东,虽然身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暂且中央政府主席,却只有空名一个;虽然照样政治局委员,却不得过问军事大事,在中央毫无谈话权,空有准确主张却无法执行。

在进入湖南西部疆域的通道县以前,毛泽东和王稼祥两人更深入地谈起若何脱节当前逆境的问题。

毛泽东对王稼祥说:“蒋介石已经部署好了一个大口袋,引诱着我们去钻,可是我们的发号施令者,就是看不见这危险,或者是看见了,却无法改变,非要钻进去不能,你说他傻不傻?”

毛泽东停了停,接着说:“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敌人在湘西布下口袋阵,我们就另辟生路。”他抬手一指西去山路,对王稼祥小声说:“我们从已获得的情报中获悉,贵州偏向敌人军力不多,更没有碉堡工事和设防系统,我们满可以浑水摸鱼,改变门路,不去湘西,折向贵州,让蒋介石白白操劳扑个空。”

王稼祥颔首说道:“这情报我也知道了,真是的,博古原本就不会带兵,李德虽有厚实的军事学识,却对现在形势,置若罔闻,进入苏区以来尽瞎指挥!”

毛泽东深思地说:“问题正在于此。李德那些军事学识从何而来?是本本上来的,是西洋外国来的,是从一样平常战争以至帝国主义战争中来的。而我们的战争,是在中国,是在革命凭据地,是在敌强我弱情形下举行的反‘围剿’战争,环境差别,条件差别,战争性子更差别。他拿十万八千里以外的和几十年甚至年以前的战例战法来硬套,焉有不败之理?”

王稼祥赞许地说:“苏联国内战争和我国的情形大不一样:第一次世界大战和拿破仑战争,与我们这里更不一样,机械搬用是错误的。”

毛泽东接着说:“我国古代军事家孙子曰:‘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这位洋照料是既不知彼,又不知己。”

王稼祥道:“我完全赞成你的看法。”

毛泽东自嘲地说:“惋惜,我现在处于毫无谈话权的职位。”

王稼祥道:“未必,我看现在许多同志都市赞许你的意见。”

“你看哪些人会赞许我?”

“我看政治局内一定有同志赞许你的意见。”

“你最近同他们攀谈过吗?”

王稼祥点颔首。

“好,我们可以再找些同志交流交流看法。”

“我一定把你的意见转告给他们。”

王稼祥先找了张闻天,详细谈了毛泽东和他自己的看法。张闻天听了,明确示意赞成。他还来到王稼祥和毛泽东身边,行使行军和休息时继续攀谈,并嘱咐保卫职员和供应,卫生职员一定要维护好毛泽东的平安和休息。这样,三人逐渐形成了对照一致的看法,以为必须改变红军的前进偏向和门路,不能让博古和李德再这样指挥下去。

与此同时,毛泽东同周恩来、朱德也举行了谈话,获得了他们的支持。

这时一军团政委聂荣臻脚底受伤化脓,也坐担架随中央纵队行动。他与王稼祥相互异常信托和领会。王稼祥直截了当地对他说,凭据当前情形,必须撤掉博古和李德的军事指挥权,改组向导,最好由毛泽东同志重新出来统帅军队。

聂荣臻听罢爽快地说:“完全赞成,我也早就有这个想法了。”

红军一进通道县,毛泽东就向中央提出,建议放弃与二、六军团会师的设计,军队立刻改向贵州前进。1931年12月12日,举行了中央卖力人的紧急集会,讨论毛泽东的建议。由于这一建议有周恩来、朱德、王稼祥和张闻天等同志的支持,因而集会接受了毛泽东提出的方案。几天后,中央又在黎平召开了政治局集会,结果在会上发生了猛烈的争论。毛泽东等李主避开正面敌人,转兵改道向西,争取到川黔疆域去另建革命凭据地。李德等人尽力否决。然则由于毛泽东的主张获得王稼祥和张闻天等多数同志的赞成,加之主持这次集会并详细卖力作战指挥的周恩来

也明确示意赞成,集会便决议采取毛泽东提出的新的行动目标。李德由于争论失败,气得大发雷霆,却又无计可施。红军坚决地挥戈西指,一举突破天险乌江,进而占领黔北名城遵义,使敌人在湘西围歼我军的设计所有落空。

1935年1月15日,一个扭转党和红军甚至中国革命历史运气的中央政治局扩大集会即遵义集会,准期召开。到会的20小我私家中,除了与中央红军一起行动的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其他的一半人正好就是毛泽东所说的“各路诸侯”--红军总部和各军团的主要卖力人。

根据会前的决议,先由博古作关于第五次反‘围剿’战争的总结讲述。不出王稼祥所料,博古在总结讲述中对第五次反“围剿”,仅仅一样平常地认可没有打好。在谈到详细问题特别是探讨造成失败的原因时,他却把责任所有推到客观方面,对自己“左”倾机会主义错误,现实上并无熟悉。

接着,周恩来、张闻天作了否决“左”倾军事门路的讲述,毛泽东紧接着作主要谈话。他用前四次反“围剿”获胜的无可辩驳的事实,对王明的“左”倾冒险主义和教条主义错误,作了透彻的周全的剖析与有力的批判。他指出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是军事指挥上和战略战术上的错误,是进攻中的冒险主义,防守时的保守主义,退却时的逃跑主义。这样,在会场上就泛起了两种完全对立的思想看法和目标门路。一场严肃而深刻的党内斗争,就完全摆到桌面上来了!会场阒寂无声,情绪重要。

在这要害时刻,王稼祥马上站起来,旗帜鲜明地示意,他完全赞成并坚决支持毛泽东同志的意见。又严肃地指斥了李德和博古军事上的错误,指出第五次反“围剿”之以是失败,其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李德等一再地拒绝毛泽东等同志的准确意见,否认了他们和广大群众在长期斗争中共同缔造并行之有效的现实履历,少数人甚至个别人执行脱离现实的瞎指挥。说到这里他仰面看了一眼李德,正好李德也在仰面看他,而且对他投来了很不满足的眼光。

王稼祥对此不予剖析,进一步揭发说,李德进入苏区后,军委的一切工作都由他小我私家所经办,博古只听他一小我私家的,集体向导已经不存在了。他们还生长了一种惩治主义,对下执行压制,对自己却不作丝毫的自我指斥,又听不进别人一再提出的准确意见。这种恶劣的向导方式,带来了极为严重的结果。

王稼祥结论似地指出:事实证明,中国的红军和中国的革命战争,应该也必须由毛泽东这样的有现实履历的中国革命家来向导才气取得胜利。他郑重建议:立刻改组中央军事指挥机构,作废李德和博古的军事指挥权,由毛泽东介入军事指挥。他一口气发完言,感应心胸马上舒展酣畅。紧接着,朱德、彭德怀、刘少奇、陈云、李富春等也在会上发了言,指斥“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明确示意拥护毛泽东的向导。

集会的最后一天,凭据多数同志的意见,作出了几项决议:增选毛泽东为中央政治局常委,作废三人团(指博古、李德、周恩来三人组成的党中央关于军事指挥的决策机构),作废博古、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决议仍由中央军委主要卖力人朱德、周恩来指挥军事,周恩来为党内委托的对于指挥军事下最后刻意的卖力者。会后中央常委分工,毛泽东为周恩来在军事指挥上的辅助者。遵义集会竣事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新的中央的向导,在最危急的关头,挽救了党,挽救了红军,并为胜利完成长征奠基了基础。今后,党向导红军爬雪山、过草地、渡天险,战胜种种难题,使中国革命进入新的热潮。

毛泽东厥后常对人说:“王稼祥是最早就支持我的,遵义集会上没有他不行,他投了要害的一票。”

毛泽东痛下决心对印自卫反击,打印度,同时也是打给美国和苏联看的

文/胡新民 中印两国是搬不走的邻居,有悠久的交往历史。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和中国政府一直把建立和发展与印度的友好合作关系作为睦邻政策的重点。 但是,深受英国殖民统治影响的印度当局,却于1951年至1953年,乘新中国成立不久和进行抗美援朝战争之机,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