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倾向反蒋到一锤定音:蒋介石到底给张学良开了多大价码?

1951年,因为石家庄的一起间谍案,让一位老革命受到了降职处分

纵谈古今,深挖您所不知道的河北历史,大家好,我是“青史君”,欢迎关注“青史观”,每天为您带来新鲜、有趣、干货满满的历史故事。 今天,我们为您聊的是河北博野籍老革命王长江的故事。 王长江 和很多开国将领不同,河北博野人王长江受过完整且良好的军事

1930年头的中原逐鹿形势,是一盘多方博弈的大棋局。作为博弈方之一的蒋介石,实际上不占什么优势。

以编遣集会时的军队数目看,蒋的第一集团军虽号称拥兵50余万,但冯玉祥的第二集团军也有42万人,阎锡山的第三集团军则有30万人。若从质量上看,蒋的黄埔学生军虽比阎锡山的晋军强些,但较之冯玉祥久经战阵的西北军劲旅,却又颇有不如。

故若冯、阎协力,则蒋将立处于下风。

1929年头的编遣集会,是冯、阎与蒋破碎的发端。但冯、阎在编遣集会上小心郑重,会后又一直隐忍不发,并非冯对蒋这个把兄弟有什么香火情分,着实忌惮的是蒋桂同盟。

冯、阎与蒋、桂,正好形成一对均势气力。

/wp-content/uploads/2020/7/iuYz2a.jpeg插图

20世纪20年代,北伐战争时代的桂系军队

但1929年春夏蒋桂开战,桂系一败涂地。蒋介石虽漂亮地翦除了桂系,但南方整体的军事气力也大为削弱——历史的逐鹿场上,因此突然闪过一个短暂的北强南弱窗口期。

野心勃勃的枭雄们,敏锐地嗅到了鲜血的味道。

庙算多者胜。

南京和太原,都在频频掂量自己的筹码——冯、阎协力,蒋、桂破碎,使北方在军事上暂时居于优势职位。但蒋垄断着南京中央法统,经济上多财善贾,又在一定程度上兑消了北方的军事优势,使之不能成为一目了然的胜势。

/wp-content/uploads/2020/7/V3Ubqq.jpeg插图(1)

1929年7月31日,阎锡山(左)与蒋介石(右)在北平会晤,脱离北平饭馆时合影

蒋需要迅速找到新的盟友,而冯、阎则需要在自己的军事优势上再增添一点砝码以压趴对手。在这一靠山下,一年前照样人人群殴工具的奉军,瞬间变成了各方争相笼络的目的。

奉系和冯阎的渊源及过节

奉系军阀源出东北绿林。最初由张作霖以胡匪起身,继而转为地方团练,再招安为巡防营。民国之后,张作霖虽然挤进北洋军事系统,但却又一直被北洋嫡系所歧视,两次直奉战争实质就是北洋的嫡庶之争。第二次直奉战争获胜后,张作霖短暂攫取了北洋政府的法统,但旋即被北伐军驱逐出关,并在“皇姑屯事宜”中被炸身亡。其子张学良承继了奉系领导权。

/wp-content/uploads/2020/7/jMZvqm.jpeg插图(2)

电视剧《少帅》截图中的张学良

1928年12月29日,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南京国民政府始在名义上完成天下统一。虽然在1929年下半年的“中东路事宜”中,东北军为收回路权而与苏联交恶,边防军队遭到苏军沉重打击,但至中原大战发作前,东北军仍保有约30万雄师的强雄师事气力。

/wp-content/uploads/2020/7/zeymAf.jpeg插图(3)

1929年,东北军士兵在中东铁路某隧道口守卫

在经济上奉系得天独厚,有海港、国际铁路,有厚实的矿产、木料和农产资源,自给自足,赡军有余。在工业上奉系的成就亦相当可观,奉天兵工厂可以自产包罗重炮、机枪、步枪及配套弹药在内的各种武器。在财政和武备两个方面,奉系都不怕别人卡脖子,闭关即能自守,以是也不必急着与人结盟。

从历史关系看,奉系与冯、阎既有很深的渊源,又有很深的过节。

谈友谊吧,那真是源远流长。冯玉祥清末在新军20镇当管带时,同地驻防的巡防营统领就是张作霖。第二次直奉大战中,又正是冯玉祥临阵倒戈,才让奉张荣幸捡得一场胜利。

说过节吧,那也是杠杠的。张作霖靠冯玉祥倒戈获胜后,非但不兑现给冯的准许,反而帮冯的死对头吴佩孚打冯,在南口重挫冯军(然后阎锡山又乘隙腰击冯军于天镇,把冯打得差点崩盘)。

而奉系与南方的蒋介石则素无来往,与国民党也仅仅是在孙中山时代因否决直系而有过一些浅层接触。对于国民党的政治理论,奉系也谈不上有若干认同。

/wp-content/uploads/2020/7/bMviii.jpeg插图(4)

从左到右依次:冯玉祥、蒋介石、阎锡山

以是在奉系眼中,冯、阎是自小打架一块长大的叔伯兄弟;蒋介石则是个不明内情的陌生人。

张学良最初倾向于反蒋

跟谁做同伙,看起来是一个很烧脑的问题。幸亏奉系并不需要急着做决议。在奉系内部,有三种意见。

第一种是不跟任何一方互助,自守关外为王。以奉系元老张作相、参谋长熙洽为代表,其论调是“我们吃高粱米的,哪能斗得起南蛮子,最好离他们远远的”“东北若与蒋介石互助,简直拱手让人”。张景惠、汤玉麟、汲金纯等也支持这种主张。这一派,主要是持重的老派人物和军事实力派。

第二种是赞成与蒋介石互助。以王树翰、莫德惠、刘哲、刘尚清、沈鸿烈、鲍文樾为代表。以抓经济、搞政治的官员为主。

第三种是舵派,少帅说咋办咱就咋办。以万福麟、于学忠、王树常、臧式毅、荣臻为代表,全是主干军头。

其中偏偏没有帮冯、阎的论调。

/wp-content/uploads/2020/7/JJJRvy.jpeg插图(5)

在东北考察的美军将领康奈尔(Connell)等人与张学良合影,约摄于1929年。他们此行是替蒋介石做说客,显示蒋受到美国军方支持,以支持张学良在东北匹敌来自苏、日两国的压力。不外,“中东路事宜”中蒋介石虽然通电天下要求抵制到底,却无力向东北军提供任何实质支援

一方面讲,固然是因军事上冯阎强而蒋弱,两不相帮即即是帮冯、阎。且东北军也难以越过阎锡山的河北、平、津地皮南下打蒋。故无单独提出的需要。但另一方面,则是由于冯、阎太不会做人。

张学良最初一度倾向于和冯、阎结盟反蒋。阎锡山已经将拟好的反蒋电稿拍发沈阳,请张联署后从沈阳发出(交投名状)。恰于此时,阎派驻在南京担任国民政府监察院长的赵戴文(字次陇)闻讯赶回,痛骂阎不应造反。赵与阎锡山亦师亦兄,对阎影响力很大。经赵这一番骂阻,阎锡山居然转变主意,急电沈阳暂缓发反蒋通电。搞得张学良不知阎葫芦里卖的啥药,派其秘书长王树翰赴太原觐阎询问。

阎锡山首尾两端,答王曰:“前电以是暂行缓发,系因赵次陇由南京返太原,劝我稳重行事,不得不略加思量;但我反蒋已具刻意,必须照前举行,仍请汉卿支持。”

/wp-content/uploads/2020/7/bIjMza.jpeg插图(6)

身着便装手持蒲扇的阎锡山,约摄于1930年

张因此以为阎锡山千变万化,频频无常,不足以共事。而阎厥后再发反蒋通电,亦已不好再请张联署首发。

吴铁城和张群有钱任性

深忧奉系支持冯、阎的蒋介石,也派出代表至沈阳各样流动。

1930年2月初,蒋即派何成浚与方本仁到东北游说,但此时张尚倾向于冯、阎,故游说并无效果。到3月中旬,鹿钟麟品级二、三、四集团军将领团体发出反蒋通电后,事态更趋重要化,蒋又派吴铁城和萧同兹前往沈阳——1928年游说东北易帜的就是吴铁城,让他去正是轻车熟路。

/wp-content/uploads/2020/7/eqyY7r.jpeg插图(7)

吴铁城,祖籍广东香山(今中山)

吴铁城抵奉后,即经常找张学良身边的顾维钧、汤尔和等人赌钱,输赢常在数千元。身为麻将妙手的吴常是赢家,但他赢的钱除留500元作为酒宴开支之外,其余全数退还苦主。倘若输了,吴则老老实实掏腰包结账。某次举行宴会招待东北要员,开了十几桌。饭后打麻将,吴就在每张桌子的四个抽屉里各放2万元,给玩者做赌资,不计输赢——据东北军饷章,上将月薪才1000元,中将才800元。蒋为之肯下血本,由此可见一斑。

6月,张群又持国民政府任命张学良为陆海空军副司令的任命状到沈阳。他险些每夜都要同张学良等人打8圈麻将,关系极为融洽。牌桌子上无话不谈,张学良虽然不明确亮相,但经常把冯、阎代表在沈阳的流动告诉张群。

作为东北之主,张学良固然不会在乎牌桌上那点输赢,于是吴铁城就找奉方谈军器生意。日本原产的三八式步枪每支仅售25元,而奉天兵工厂产的山寨三八枪开价居然比日货还高一倍以上。即便是这样的杀猪价,吴铁城仍启齿就订购5万支,后又续购5万支——即是直接送给张学良250万元。

/wp-content/uploads/2020/7/jqquAj.jpeg插图(8)

1928年7月,张群、罗家伦、袁同礼、陈布雷、陈绍宽(从左至右)在北平游览时合影。张群、陈布雷等人此行是作为知己幕僚,陪同蒋介石在北平与张学良代表商讨东北易帜事宜。凭借此关系,中原大战时张群再度前往东北,与吴铁城一起说服张学良支持蒋介石

蒋方代表在沈阳各样张罗、挥金如土之际,冯、阎方面的代表又在干嘛呢?

我们不妨先看看冯、阎的代表兜里有若干现大洋。

许多年以后,曾为吴佩孚办外交的易克臬,在回忆里写阎锡山只给他的使奉代表贾景德2000元,打抱不平地说这点钱连张学良的门房都进不去。

为冯玉祥办外交的薛笃弼赶忙纠正说:

你记错了,1930年8月那次是我和贾景德一块去的。贾景德代表阎锡山,我代表冯玉祥——阎锡山对照有钱,给贾景德发了1000元;而冯玉祥手头紧,只给我发了500元。

以是,我们两加起来一共有1500元。

张学良的门房我们倒是进去了,他家客厅谁人富丽堂皇,陈设豪华啊,我是一生所未见。但少帅懒得跟我们空话,让我们找他的秘书长王树翰联系。王树翰就更不像话了,拉着我们就上麻将桌,搞得我们差点下不来台。

薛笃弼数十年后回忆,还捏一把冷汗:“幸而尚未大输。”

问题是不有意输钱,那谁还肯帮你语言?以是奉系朝堂上,自然不会有人帮冯、阎说好话。但不管怎么收买奉系军政要员,要害还得看张学良怎么拍板。

日本人的态度

中原逐鹿,首先决于战事进退。

如冯、阎能够充分行使军事优势,迅速击溃蒋军,则大局定矣,不忧其他。但如战局僵持,双方拉锯不下,则张学良的态度就成为左右输赢的要害。

而要影响张学良的态度,除了奉系各军政要员的身边话外,另有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力,那就是日本。

张作霖早从日俄战争起,就与日本人互助得亲密无间,在军阀混战中,又多次作为日本的代理人脱手,这是人尽皆知的。但有一点却往往被忽略了,即到张作霖后期及张学良执政前后,奉系最先实验转身——行使日本海内经济危机和大正民主作育的政治裂缝,摇身一变成为日本政党之争中的幕后金主,最先实验以金元影响其国家政策,这就深触少壮派武士之气忿了。以是厌恶政党政治的少壮派武士,才岌岌可危地要行刺张作霖,再厥后又发动“九一八”吞并东北。

/wp-content/uploads/2020/7/JvUBRv.jpeg插图(9)

电视剧《少帅》截图,张作霖被炸

若从日本的利益角度看,它更希望张学良支持哪一方呢?

显而易见,对日本而言,一个盘据的中国要比统一的中国更好。

若是张学良支持蒋,那么冯、阎即不敢妄动,这仗就打不起来。蒋即可通过经济和政治手段,先解决冯玉祥,次抑制和削弱阎锡山,最后逐步完成事实上的国家统一。

生平郑重小心的阎锡山,竟敢于挑头发动中原大战,固然是对张学良的态度有了相当掌握。

/wp-content/uploads/2020/7/ARjM7r.jpeg插图(10)

1927年9月,蒋介石第一次下野,由宁波抵上海准备东渡日本,行前在龙华接见日本记者,右一为张群

阎锡山系日本士官学校六期身世,与土肥原贤二、冈村宁次等人都是前后期同过学的老熟人。他既有现成的人脉渠道,就不可能不事先找奉系的幕后老板探好底牌——事实上,他的外交秘书陈觉生,就是土肥原派驻太原的代表。

以是可以想获得的是,日本人一定在事前对阎锡山放出了某种有力的信号,担保奉系会支持冯、阎,或至少保持中立。

封官许愿给地皮

张学良一动不动,就是变相地支持冯、阎。蒋介石不能不着急。

1930年4月间,奉系在沈阳追悼“中东路事宜”中阵亡的东北边防军将士,蒋、冯、阎均派代表参祭。6月3日,张学良30岁生日,蒋又特派国民党元老李石曾到奉祝寿。21日,再派张群送副司令委任状,然后天天找张学良打8圈麻将。

/wp-content/uploads/2020/7/iYBB7f.jpeg插图(11)

电视剧《少帅》截图,张学良在打麻将

7月间,张学良赴葫芦岛。蒋介石又派代表刘有光送以东北军将领于学忠为平津卫戍司令、王树常为河北省主席的任命状——即准许将平津、河北地皮交予奉系。但张学良扣下任命状不发,仍不亮相。

眼见张学良纹丝不动,蒋介石只好走迂回门路,另谋收买奉系将领。先是通过留日士官同砚、临绥驻军参谋长陈贯群给于学忠带亲笔信,准许只要于能够举兵西向,希望在华北获得什么职位均可应允。于学忠把信上交张学良,并修书复蒋,示意自己惟张学良之命是从。蒋拉于未成,又派何成浚以现洋300万元收买于手下旅长马廷福等人。被张、于察觉,将马廷福等扣押,照样不成。

至7、8月,中原战局逐渐陷入僵局。

/wp-content/uploads/2020/7/auAr2q.jpeg插图(12)

电视剧《少帅》截图中的张学良、宋美龄、蒋介石

尤其是8月初冯、阎孤注一掷提议的陇海线总攻击,因连日滂沱大雨而受阻之后,冯、阎的数目与质量优势已经难以施展,而财力微弱后勤不继的弱点却逐渐露出。长时间的消耗战,显然对财力雄厚,又可以合法政府名义执行海外军购的蒋介石更为有利。

在蒋方派驻东北的代表张群、吴铁城的不停敦促下,张学良终于作出了口头准许:若蒋军攻克济南,东北即可发兵。同时,张学良又将此默契准许转告给了阎锡山代表贾景德——你们可万万得守住济南啊!

但主打山东方面的晋军却着实不争气。两个总指挥傅作义与张荫梧闹意气,各打一起,互不配合。效果被蒋军击败,于8月15日丢了济南,退回黄河北岸。

眼见冯、阎败局已定,奉系再无动作就摘不到桃子了。张学良乃于8月20日自避暑地北戴河返回沈阳,与奉系军政高层商议发兵事宜,并向蒋开价。

蒋准许给发兵费500万元,后又拨给东北军1000万元用以整理奉票及偿付铁路外债。再厥后,又允许东北军入关之后,驻平津军队的薪饷由中央肩负。

/wp-content/uploads/2020/7/U73iyi.jpeg插图(13)

电视剧《少帅》截图中的蒋介石

至于封官许愿给地皮,更是题中应有之意。从中央的内政部、参谋部两部长,到地方的平津卫戍司令、河北省主席、平津两市长等军政要职,平绥、平汉、正太、沧石等铁路局长等肥差,一切给予奉系人物。“北方诸事”“黄河北岸军事”,悉交张学良处置。

而阎锡山非但舍不得掏钱,就连封官许愿的空头支票都小气——只准许张学良任“陆海空军副司令”和“国民政府委员”,其他奉系军政人物几无提及,更只字不提东北军的势力范围应若何扩张。

云云形势之下,云云重酬之下,东北军要再不出关简直都对不起良心了。

9月3日,张学良正式转达冯、阎:东北军即将入关,执行武装调停。但冯、阎及汪精卫仍乐观判断张只是虚张声势,不敢真的入关。

9月18日,张学良发出“和平息争”的“巧”电,并宣布就任国民革命军海陆空副司令。9月20日,东北军两个军入关,一枪不发从晋军手里接管了平津河北。

/wp-content/uploads/2020/7/BFRb6f.jpeg插图(14)

1930年12月,张学良和蒋介石第一次在南京会晤时的合影。从左到右依次为张学良、宋霭 龄、于凤至、宋美龄、蒋介石。由于张学良率东北军“武装调停”,使得蒋介石在中原大战中打垮来势汹汹的阎锡山和冯玉祥,因而此时两人关系极为亲切,甚至成为通家之好

历时近五个月,各方投入军力百万之众的中原大战,至此已无悬念。冯玉祥与阎锡山在石家庄举行集会。冯还想将军队撤至黄河以北继续作战,但阎锡山忧郁冯军借机侵袭山西,予以否决。最终两人决议携手下野,冯玉祥宣布入山念书,阎锡山则离晋暂时避居日本人控制的大连。

民国以来军阀纷争的局势,至此告一段落。

泉源: 国家人文历史

声明:本文已注明转载出处,若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联系邮箱:news@ersanli.cn

八国联军侵略中国时令人发指的残暴行径

编者按:八国联军占领北京以后大肆屠杀,被捕的义和团成员威武不屈,视死如归。八国联军随便指着北京普通百姓说是义和团成员,不由分说加以杀害。侵略军把西四北太平仓胡同的庄亲王府放火烧光,当场烧死1800人。德国侵略军奉命在作战中,只要碰着中国人,无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