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克清没有亲生的孩子,但她把朱老总和前妻的孩子看作比自己亲生的还要亲

朱德之孙:“爷爷说不把这些问题搞清楚,干什么工作都干不好!”

环环跑两会 今儿个北京真是春光明媚,就是风不太正经,好在环环扛着大包小包,要不然可能就被=͟͟͞͞吹=͟͟͞͞跑=͟͟͞͞了…… 这几天,环环一直致力于到处“堵”人,已练就火眼金睛和眼疾手快的本领。看到一位身着空军少将军装的政协委员从会场里出来,环环立马以

/wp-content/uploads/2020/7/QZrmuy.jpeg插图

文/罗元生

朱德一生有过4次婚姻,但只有一子一女。康克清虽然没有亲生的孩子, 却把朱德与前妻生的孩子看作比自己亲生的孩子还要亲。

老儿子朱琦1916年出生,出生时朱德发现他耳际有一根细细的“拴马柱”,便给他取名叫“保柱”。朱德一直把朱琦放在四川老家抚育。红军到达陕北后,朱德十分想念儿子,周恩来得知后,亲自派人把朱琦接到延安。这时,朱琦已经是20岁的小伙子了。

1944年,朱琦与同在抗大七分校事情的赵力平相识并相爱。康克清听说朱琦谈了女朋友,非常喜悦,多次托人促成两个年轻人的婚姻。

1946年3月,朱琦和赵力平喜结连理,红娘是彭绍辉将军。康克清专程请来了喜欢成人之美的贺龙元帅当了他们的证婚人。1948年,朱琦被调往石家庄铁路局当机车司炉,一干就是3年。妻子赵力平在银行事情。厥后,朱琦配偶双双调往天津。1950年,赵力平有身回北京休假,康克清喜悦地跑前跑后,上街为孙儿挑选衣服和生活用品,多次嘱咐赵力平:“要注意营养,卧床要侧卧,眼睛一定不可以直接看太阳。”第二年元月,孩子降生了,朱德给孙子取名叫“援朝”。

/wp-content/uploads/2020/7/I7NNvi.jpeg插图(1)

◆上世纪五十年代,朱德、康克清与孙子和平在香山。

五一节就要来了,在朱德和康克清的一再敦促下,朱琦把 3 个多月大的援朝从天津带到了北京。援朝的到来,使得家里像过节一样热闹。康克清一把接过孙儿,越看越爱。

一年后,朱琦配偶的第二个孩子出生了,朱德又给孙子取了个名字叫“和平”。和平刚满8个月,又被爷爷、奶奶接进了中南海。没多久,朱德把四川老家几个兄弟姐妹的孩子也接到了北京。孩子中,最大的十多岁,小的才五六岁。孩子们一来,原本很平静的家马上变得热闹起来。她安放好这些孩子的食宿之后,又为他们逐一联系了入读的学校。

康克清天天都要到全国妇联机关上班,下班回家,她的第一件事就是探望几个孩子。她经常亲自给孩子们沐浴、换衣服,往往累得一身大汗。

几年后,女儿朱敏的孩子健健、沃沃陆续出生了,朱老总和康克清把外孙也接到了中南海。这样一来,家里的孙子、外孙、侄孙们聚在一起竟有十五六人之多,每次用饭得开两桌,家里简直成了一座“儿童大乐园”。

/wp-content/uploads/2020/7/ARZ77z.jpeg插图(2)

◆康克清与朱德女儿朱敏抱着小外孙刘建。

共和国最牛“军三代”,爷爷是开国元帅,孙子空军少将军衔

朱德元帅有一个儿子朱琦,一个女儿朱敏。四个孙子朱援朝、朱和平、朱全华、朱国华;孙女朱新华。 朱和平,朱德元帅之孙,朱琦次子,1952年10月出生。 1953年6月起,8个月大的朱和平被抱进中南海后,就一直与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相伴二老生活了近40年。参军,是

康克清虽然疼爱孩子,但对他们的要求却很严酷。

孩子们上小学的时刻,朱德就要求他们学洗衣服,在生活上要能自理。爷爷下达了指示,奶奶便组织实行。星期天早上,康克清叫上孩子们,在自来水龙头下学洗自己的小手绢、小袜子。最先,几个孩子听说让他们学洗衣服,劲头很大。可是洗着洗着,就不想干了,随随便便,把小手绢在水里一打湿,就说洗清洁了。康克清瞥见孩子们偷懒,便定了一条礼貌:“以后若是我再发现有谁的小手绢洗不清洁,就打谁的手心。”

援朝、和平上小学的时刻,喜欢上了画画。为了激励孩子持之以恒,学好绘画,康克清对兄弟俩说:“学画画,是件好事,也是件苦事。希望你们一定要认真学。若是未来你们的画能够入选学校的画展,我给你们一人买一件玩具。”

一件玩具,对援朝与和平来说,太具诱惑力了。兄弟俩狠下功夫学画,绘画的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双双入选学校举行的画展,而且还得了奖。那天,从学校回来,一进门俩兄弟就抢着向康克清报喜:“奶奶,奶奶,我们的画在学校的画展上都获了奖!”“奶奶,奶奶,您快去给我们买玩具!”

/wp-content/uploads/2020/7/NjAbMr.jpeg插图(3)

◆朱德、康克清一家。

听说孙子获了奖,康克清又喜又愁。喜悦之情自不必言说,愁的却是买玩具这事欠好兑现。康克清想,若是只给两个孩子买玩具,另有那么多侄孙怎么办?他们会不会以为奶奶偏心?要是给每个孩子买一件,一件玩具最少也要十多元钱。十多个孩子,可不是个小数字。她左思右想,最后便采取了妥协的设施,给援朝、和平一人买了一本日记本,作为纪念。

可是在孩子心中,日记本不能替换玩具,图画看完了,他们又来找奶奶扯皮,说本子不是玩具,只能写字,不能玩。

康克清被孙子缠得实在是想不出好设施了。正在这时,朱德出来解围了。他问明了事情的原委,对两个小孙子说:“这样吧,我给你们俩的本子上写几个字好欠好?”

援朝、和平看到最有权威的爷爷也不说买玩具的事,知道再扯也没用,只好拿出日记本。朱德把两个孩子带进办公室,取出毛笔,在他们的日记本上写下了“好好学习,天天向上”8 个大字。

一场买玩具的“风浪”,这才被朱德化解了。事后,康克清笑着对朱德说:“这两个小孙孙啊,可把我为难死了。”

朱德的后人今何在?

朱德与萧菊芳的儿子:朱琦,生于1916年,青少年时期在延安学习、工作。1948年从部队转业到石家庄铁路局机务段当练习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在石家庄铁路局担任火车司机。1974年因病去世。 朱琦之子:朱援朝(1951—2013),中国人民解放军原总司令朱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