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太监与首辅的政治联盟

明朝最后的中兴局面除了要感谢首辅张居正,还要感谢一位公公。

1572年7月19日(隆庆六年六月初十),明朝太监冯保在万历皇帝的即位大典上宣布了先皇遗旨,令太子即位,任命高拱、张居正、高仪和自己为新皇的顾命大臣。

太监与内阁一同担任顾命大臣,在大明朝的历史上还是头一回。

同样地,像冯保与张居正这样,宦官与首辅结成政治联盟共同推进改革、实现中兴局面也是头一回。

冯、张联盟可以说是明朝宦官与内阁联盟的典范,也成为反映明代宦官政治的一个典型事件。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f84fb0d7f8a70001be9174.jpg插图
明神宗上朝,身后为司礼监宦官,身前为内阁大学士

明朝权阉林立,被称为中国第三次宦官时代。第一次为东汉末年宦官专政,标志是汉灵帝时的十常侍之乱,第二次则是安史之乱后,唐朝宦官因护主有功而干政。其中王守澄、仇士良等人甚至可以随意废立皇帝。

冯保开了越俎代庖批览奏折的先例。同时,张居正为了争夺权力不惜吹捧冯保的行为,也引发了文官向太监妥协的风气。

首先,冯保如何成为顾命大臣?

明穆宗对宦官非常依赖。他才能平庸,鲜有问及军政大事,召内阁开会的次数也屈指可数,全靠司礼监的太监们转达奏章。当时冯保、陈洪和孟冲就是穆宗得心应手的秘书。

尤其是冯保,他以书法受到嘉靖帝赏识,曾被派去侍奉当时还是太子的穆宗。穆宗登基后,冯保掌朱批票拟之权,兼提督东厂和御马监。穆宗为了让冯保办事方便,还授予其在大内骑马的待遇。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f8557ea4188f0001a948e0.jpg插图(1)
冯保为《清明上河图》题跋

后来,万历做了太子。冯保为万历刻印学习教材,日夜监督读书,深得万历生母李贵妃的信任。

冯保政务通达又尽心辅佐太子,做顾命大臣也算在情理之中。

司礼监比内阁更得皇帝青睐是公开的秘密。不过,高拱却斥责冯保假传圣旨,伪造了顾命的身份。

如果冯保要假传圣旨,还能让高拱位列首辅吗?实际上,这不过是高首辅打击异己的借口罢了,他自己都贿赂陈洪、孟冲来邀宠穆宗。

高拱其人非常自负,难以容人,之前就接连驱逐过张居正的老师及其他四位内阁大臣。现在顾命大臣中,高仪是高拱门生,驱逐了冯保,下一个就是张居正。

冯、张原本有一起教导万历皇帝的同事之谊,加上都面临高拱的打压,于是二人决定联手反击。

那么,冯、张是如何联盟的,又如何一步步把持了朱家朝堂?

首先,冯、张进谗言、做假案,成功扳倒了高拱。

高拱得势靠的是与先皇的师生情谊,但此时的掌权者已经是做了太后的李贵妃。高拱只知鼓动百官上谏,却忽略了自己结交的陈、孟之流曾为先皇进献美女,得罪李贵妃。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f859eba4188f0001a948f3.jpg插图(2)
高拱在嘉靖朝一度受到冷落,是张居正奏请复起他,两人却在万历朝反目。

张居正一面假意答应弹劾冯保,令高拱放松警惕,一面将其 “十岁太子,如何治天下?”的言论透露给冯保,让他转述李太后。太后和万历闻之心下大骇,当即脸色大变,决定驱逐高拱。

在万历即位的第六天,高拱便以“专权擅政”之罪被遣回老家,结束了自己的首辅生涯。当时,他弹劾冯保的联名折子还滞留在司礼监。

张居正为了避嫌,和万历皇帝说,若是非要罢黜高拱,就把我们都辞了吧。然而论资排辈,高拱落马之后,张居正势必继任首辅,他如何舍得辞官呢。

张居正不仅不辞官,还要把高拱要置于死地,以绝后患。

于是,冯、张再生一计。

一天,万历上朝被刺,禁军搜查出凶手衣中藏有刀剑。凶手被送至冯保提督的东厂进一步审理,招供称是高拱指使行刺皇帝。

但此案证据不足、疑点颇多,引得朝野议论纷纷。冯、张二人难以坐实高拱的谋反罪名,最终不了了之。

但万历经此一事,绝不会再用有刺杀嫌疑的高拱了。

其次,冯、张互相让步,实现内外联合。

第一,冯保虽是宦官,但在维护明王朝根本利益问题上很识大体。他向李太后举报万历皇帝不得体言行的同时,也加强了对内廷太监的管束,裁撤了纵容皇帝玩闹的太监。就连张居正向万历进献玩物,也被冯保劝退,可以说用心良苦。

后来,张居正父亲去世,按律应离职守丧三年。彼时张居正改革初见成效,于是冯保撺掇太后留张居正在朝中守孝,同时授意吏部尚书声援。当时有大批官员反对,冯保又引导万历廷杖他们,这样张居正才做到稳居首辅之位十年不动摇。

第二,张居正这边,虽贵为首辅,却给足了冯保面子。冯保要在家乡立牌坊,张居正就命当地巡抚出钱。冯保过生日,张居正专门写《冯公寿藏记》来为他祝寿。宫内太监侮辱言官,造成群臣激愤,张居正反而罢免带头抗议的官员,保全冯保的颜面。

张居正明白司礼监的位置难以动摇,没有冯保也会有张保。他利用一个宦官的虚荣心就能换回大明十年的兴旺和千万两白银,这笔买卖,对张居正来讲,非常划算。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f85b4ca4188f0001a948fc.jpg插图(3)
冯保在衡水老家斥巨资建造的双林寺

那么,冯张联盟对明朝宦官专政,产生了什么影响?

一方面,冯、张联盟是明朝宦官与内阁联盟的典范,另一方面却又加剧了宦官干政的局面,使司礼监权力空前膨胀并开始凌驾内阁之上。

明代内阁的票拟,要通过司礼监上传给皇帝。太监决定了奏折传达的效果,所以内阁无论从制度或内容上都受制于司礼监,结交宦官是明代阁臣之间的默契。

嘉靖帝任用强力首辅严嵩,稍稍遏制了宦官及其势力。而冯、张联盟却为宦官干政形成助力。冯保代皇帝看奏章就罢了,还带亲信进宫替自己代班,逾越至极。

万历相继打倒冯、张后,又放任太监张鲸、张诚为自己敛财。言官交相弹劾,却落得廷杖被贬。

残酷的政治现实,导致外朝官员从直言力谏,到缄默隐忍,最后委身投靠,奠定了明末宦官横行而内阁无力的政治格局,历史再次验证了越接近最高权力就越拥有实权的规律。

另外,冯张联盟合力驱逐首辅高拱也体现了弱者抱团取暖,才能对强者形成牵制,以至于最终取代强者的规律。若是他们任何一人选择依附高拱,恐怕都难以见到张居正改革带来的中兴局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