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通俗而伟大的母亲的故事——毛泽东“国之贤母”题词委曲

石小庆讲述:毛主席关怀老红军战士、马夫老侯的故事

《毛主席身边工作人员系列座谈会》(第七场)会场情景。 石小庆在座谈会上演讲。 中国萧军研究会常务副会长、中华老子研究会会长萧鸣在座谈会上发言。 原总政办公厅编研局局长梁德武大校在座谈会上。

/wp-content/uploads/2020/6/rIBfmi.jpeg插图

在北京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珍藏的革命文物中,有一幅红底黑字寿幛:红缎正中横书“国之贤母”4个大字。这是1938年7月毛泽东在延安为时任八路军卫生部部长姜齐贤的母亲姜刘氏七十寿诞所赠。

姜母是湖南娄底老街一位通俗民妇,毛泽东昔时为何对她普通的人生之旅予以云云之高的赞赏呢 ?

寒门女杰 爱憎分明

娄底老街上,姜刘氏故宅现为娄底中央城区历史风貌珍爱单元。这是一处宅基不足300平方米的分栋相衔的街衢式晚清民居,是姜刘氏自食其力在她37岁那年竞购的旧铺屋,姜刘氏在这里居住了44年。现为姜家后人家宅。

姜刘氏清末同治七年(1868年)七月出生于古镇娄底东北郊清浪潭一刘姓穷苦农家,从小有姓无名。8岁嫁给穷苦船工的儿子姜锦春做童养媳,15岁学会驾木风帆,21岁转业上岸在娄底镇街上蒸酒打豆腐30余年,年过半百转型小本谋划南货零售20余年,晚年店肆倒闭,艰难度日。她不识字,但天资聪颖,记性好,悟性高,会做人、会持家、会谋划、会创业,克勤克俭振兴家道,使家境由贫困而一度小康。在与丈夫姜锦春为建立家业而踔厉拼搏的同时,她始终注重家教,修养淳朴家风,殚精竭虑培育和激励后人成才,4个儿子都为人忠实、诚信、讲孝道、务正业,各有所为,小儿子姜齐贤成为共和国开国将军。

姜刘氏崇德向善,心胸开阔,气质血性,爱憎分明。20世纪20年代中期以来,受姻亲李振翩等提高人士的影响,年近花甲的姜刘氏头脑日渐顺应时代生长潮水,积极支持在湘雅医学院学医有成的姜齐贤加入国民革命军,加入北伐。大革命失败,长沙发生“马日事情”,血与泪的现实使善良正直的姜刘氏对屠杀工农的国民党极端愤慨和反感,她凭着自己的知己和直觉判断:共产党是真正为宽大劳苦大众谋利益的,因而心向共产党,信心始终坚定不移、忠贞不渝。

井冈山,毛泽东与姜齐贤共话母子情

姜刘氏心口如一,自有了准确头脑倾向,即见诸行动。她要满媳妇李紫生写信,敦促姜齐贤一定要走正道,脱离国民党军队。姜齐贤接信后,头脑上受到强烈震惊,坚定了弃暗投明的信心和刻意,他以军医身份作掩护暂隐敌营以待时机。在红军第三次反“围剿”的胜利中,1931年9月8日姜齐贤趁介入“围剿”的国民党第九师惨败溃逃之机,毅然带着所在的卫生队所有职员和医疗器材、药品投奔红军,时年26岁。

1933年春,经军政部部长李卓然先容,毛泽东会见了姜齐贤。两人相见如故,各抒己见。对母亲的回忆是毛泽东与姜齐贤攀谈中的主要话题之一。毛泽东以为姜齐贤话音耳熟,问他是哪里人,姜齐贤说是湘乡神童镇(娄底镇原名)人。毛泽东笑着说,我们照样半个同乡哩,又回忆说:“我念书时游学到过那里,上过茶园山,进过天籁岩,是个好地方。”

毛泽东的爽朗熏染了姜齐贤,他说:“见到你我很激动,早在10年前我就想见你。可我内堂兄说你去了上海。”毛泽东问:“你内堂兄是谁?”“李振翩呀,他昔时是湘雅医学专门学校的学生。”毛泽东一听说:“啊!这个李振翩,在湖南驱张运动中,我与他只差冒穿一条裤子了。”姜齐贤问:“听说你是湘潭韶山人,怎么说和我是同乡呢?”毛泽东答:“我母亲是隧道的湘乡人,你说我们是不是同乡呀!”姜齐贤名顿开。

毛泽东情不自禁谈了自己母亲的许多事,显示出对母亲特有的崇敬与忖量。姜齐贤曾多次听李振翩说过毛泽东与他母亲的往事,现在听毛泽东亲说,备受感动。姜齐贤也忍不住谈起自己的母亲,谈母亲8岁来姜家木风帆上做童养媳、自食其力创业的不容易;谈大革命失败后母亲头脑倾向的转变;谈4年前探亲离家时母亲尽力阻止他返回国民党军队,嘱咐他万万不能介入“围剿”红军“这种没有良心的事”……他慨然兴叹,母亲已64岁了,不知何日重逢?

姜齐贤像遇久别重逢的亲人话家常,毛泽东听得很仔细,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哲嗣医疗称能手 首脑题词寿贤母

因战事频仍,关山远阻,姜刘氏对姜齐贤加入红军的情形一无所知。姜齐贤没有辜负怙恃的嘱咐,以自己的精湛医术和高尚医德,为井冈山红色凭据地的医疗卫生事情作出了特殊孝敬,被红军指战员称誉为“神医”。中央红军长征,姜齐贤担任红一军团卫生部部长,转战万水千山,出色完成战地救护、治疗和中央首长的保健义务,到达陕北后全身心地投入抗日凭据地野战卫生勤务实行和边区医药卫生事情,功勋卓著。

毛主席与长江的故事

有一种精神, 穿越历史的云烟,日久弥新。 有一种怀念, 历经时代的风雨,更臻醇厚。 今天, 毛泽东同志诞辰125周年纪念日 让我们以一种特别的方式 缅怀这位伟人! 毛主席与我们的长江 又有着怎样的故事? 1953年2月19日 共和国主席毛泽东在长江重镇武汉 登上

1936年12月西安事情和平解决,国共实现第二次互助。1938年4月,姜齐贤以八路军卫生部部长身份,应邀到武汉出席国民政府召开的天下军队卫生事情会议。自1929年秋与家人一别,姜齐贤已经9年与家人音讯阻隔,思乡心切。然而公务紧要,不能在武汉滞留,更不能回湘省亲,于是按脱离延安时组织的决议,姜齐贤含泪写了一封简短家信向双亲大人致意、问候全家人,简要见告自己的情形,委婉而恳切地提出,如李紫生愿意,希望她带着后代来延安团圆。

“烽火连三月,家信抵万金”。姜齐贤武汉来信令姜家人兴高采烈。姜刘氏家国情怀高尚,深明大义,国难当头之际,她为姜齐贤随着共产党抗日救国而倍感自满与自豪。暌违9载,望眼欲穿,齐贤身至武汉却未能回家相见,姜刘氏虽深以为憾,但亦能放眼思量,释然于心。在姜刘氏激励和支持下,李紫生义无反顾带着15岁的女儿姜平和9岁的儿子钧寰克日启程,千里迢迢抵达延安。

据姜平日后凭据父亲回忆写的文稿记述:

1938年7月的一天,姜齐贤向毛泽东、朱德、林伯渠汇报完事情,毛泽东有趣地问:“齐贤同志,听说你和你的家族胜利会师了?”“胜利会师了,谢谢组织的体贴。”姜齐贤喜悦地回覆。

在井冈山、在长征路上、在延安,姜齐贤经常同毛泽东谈到母亲,毛泽东对姜母印象深刻,关切地问道:“你母亲她老人家身体还好吗?”“母亲身体还好,快满七十了,很想念我。她来信殷殷激励我努力事情,为抗日救国竭忠尽智,一定要将日本侵略者赶出中国。”姜刘氏高尚的爱国情怀与慈母之爱令人为之动容。

林伯渠听后感慨系之,建议道:“齐贤同志母亲七十大寿在即,我们是不是向她老人家示意生日的祝贺?”此言正合人人心意。于是决议献两幅寿幛,一幅由毛泽东题词,一幅由朱德题诗,并随赠毛泽东、朱德各自单照一帧。事情职员拿来两块各长1.5米、宽1米的红缎子,磨好墨,润好笔。因林伯渠的正楷字礼貌,故毛泽东请他代庖,林伯渠提笔按毛泽东说述,在红缎正中横书“国之贤母”4个大字,并尊称“姜母刘太夫人”。毛泽东接着欣然提笔题名落款:“毛泽东敬祝”。朱德则诗兴大发,亲自挥毫在红缎子上直书七言绝句一首:“人生七十古来稀,孟母贤劳说断机。哲嗣医疗称能手,楼兰未斩尚戌衣。”

古镇起春雷 忠心报党恩

1938年8月23日(阴历七月廿八),是姜刘氏七十大寿的日子,姜家收到来自延安的包裹。打开一看,内有盖着红色印鉴的毛泽东主席、朱德总司令的两帧照片,另有两幅大红缎子寿幛,是毛泽东主席亲笔签名的“国之贤母”题词和朱德总司令手书的祝寿诗。姜家喜从天降、满屋生辉。

新闻很快在娄底一带传开。人们纷纷前来旁观。姜刘氏见人人争先恐后,人多拥挤,爽性叫儿孙把照片和寿幛悬挂出来以供观瞻,让人一饱眼福,大开眼界。

历久以来,国民党把朱毛称为“共匪”,丑化成凶神恶煞。现在娄底人一睹尊容,才知毛泽东和朱德云云雍容大度、仁慈睿智、和善可亲,竟看得起一个通俗的劳动妇女,亲自为她祝寿,尊称她为“国之贤母”,令人震惊、感悟与称颂,进而在社会上产生了普遍的积极影响,进一步激发了人人的抗日救国热忱。

老寿星姜刘氏深感自己受之有愧,不住地唠叨:“我这老太婆有何德何能,竟惊动了毛主席、朱总司令。他们都是了不起的大人物,我没为国家做什么孝敬,这么大的声誉我若何担当得起呀……”姜刘氏是个忠实真诚的人。她把对毛主席、共产党的感谢和恋慕变为自己更好地提高的动力,在厥后十多年人生里,偏向更明确,态度更坚定。在持久抗战的艰难岁月,她寄出家信无数,激励齐贤奋发有为,驱逐日寇,救我中华。她把母子团圆的希望寄托在抗战胜利的日子,谁知抗战胜利后内战发作,姜家母与子又是长达4年的音讯阻隔,仍然只能梦里重逢,甚至母子诀别竟达20年,她老人家临终仍未能与齐贤一见。

娄底重又陷入白色恐怖之中,镇公所大门前那块已摘下七八年的“湘乡县第九区剿共义勇队”的大黑牌果然又挂出来了,姜家被列入黑名单,特务盯梢。姜刘氏再接再厉,忠贞之心坚如金石,心系延安,漫漫长夜盼天明。她不惧任何威逼利诱,始终坚守自己的信心与尊严。1948年,娄底黎明前灼烁与漆黑的格斗进入决战。姜刘氏因历久积劳成疾,身体健康状况大不如前。为防意外,她叫儿媳将珍藏了10年的毛主席和朱总司令赠的寿幛和相片取来,作为传家之宝,亲手授予身边的两个儿子好好保留,一再嘱咐姜家后人要世世代代不忘毛主席、朱总司令的膏泽,永远随着共产党走。

姜刘氏人生的最后几个月痼疾多发卧病在床,极为体贴时势转变和社会动向,坚信灼烁必将战胜漆黑。她听到家人见告长沙和平解放、第九区人民政府在娄底建立,特别是1949年10月1日毛泽东主席在北京天安门城楼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建立,欣喜若狂。她执拗着要儿孙们扶着她起床,坐在靠背椅上在家门前旁观街上的庆祝游行。她看到眉飞色舞的人民群众敲锣打鼓,高举五星红旗和毛泽东、朱德画像走过,激动得热泪双流,她为自己有生之年见证了新中国的降生而倍感欣慰与自豪。

1949年10月28日姜母刘太夫人终因久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享年82岁。毛泽东主席11月4日据报马上亲笔指挥:“准假十天,并致悼意”,让姜齐贤返湘为母治丧。

姜母刘太夫人灵柩归葬娄底市东南郊今珠山公园南麓原姜氏家族墓园一隅,其墓今系公园着名景观。几十年来,每逢春节、清明节、三八妇女节和母亲节等节日和纪念日,前来“国之贤母墓”拜祭的各界人士络绎不绝。

毛泽东为何多次提到“雷击事件”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也是最好的清醒剂。延安时期的群众工作,体现了我们党的根本宗旨和优良作风,是延安精神的重要内容,也是我们党克敌制胜的法宝。 延安地区 资料图 新华社供图 雷声、骂声与民生 打雷是天象,雷打死人是天灾,借雷打死人诅咒执政党的领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