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晚年七次书信毛泽东示意反感“文革”

周总理去世后宋庆龄勃然大怒,难道他们关系不一般?

周总理去世后宋庆龄勃然大怒,难道他们关系不一般? 中国五千年的文明古国,在浩瀚历史长河中经历过血与火的熔炼,凝聚着华夏儿女的无穷智慧。在960万平方里土地上展现给世人的是绚丽多姿的人文风情与风格恫异的宗教仰不断碰撞交融演变后的一部历史巨卷,中国

/wp-content/uploads/2020/6/aaYbMj.jpeg插图

晚年宋庆龄

1948年12月25日,中共以“陕北权威人士”的名义,提出了43 人的“头等战争罪犯”名单,蒋介石位居第一,孔祥熙名列第九,宋子文排在第十,孙科排名第十三,宋美龄跻身第二十三。中共称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等头等战争罪犯“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杀”。宋庆龄险些所有的亲人,即弟弟、妹妹、姐夫、妹夫和大她两岁的孙科,都被列入名单。

多位血亲被中共列为战犯,上海寓所遭到骚扰,北平又是中山先生病逝之所、宋庆龄的伤心之地。虽然身为国民党左派,面临中共的北上约请,宋庆龄会准许吗?

“倾共”色彩

宋庆龄的政治立场是“倾共”而不是“亲共”。这从她1946年7月22日揭晓的《关于促成组织联合政府并呼吁美国人民阻止他们的政府在军事上援助国民党的声明》,可以一探事实。宋庆龄在这份解放战争时期公然揭晓有关内战问题的唯一声明中指出,现在的危急不是国共之间谁胜谁败的问题,而是中国人民以及他们的团结解放和生计的问题,因此要解决的不是党派的权力,而是人民的权力。若是国民党为了党派权争而发动内战,就会给中国人民带来“杂乱饥饿与损坏”,就会“见到都会和农民被阻隔”,农民就会“拥护给他们土地和减低租税的共产党”,国民党的都会就会得不到质料和粮食,从而发生“已经吞灭了许多都会的通货膨胀,将千百倍恐怖于今日”。因而,“国民党不能在这样的战争中取得胜利”。(《孙夫人对现在时势主张》,《人民日报》1946年8月5日。)不难看出,这一声明有着强烈的“倾共”色彩。

“倾共”不代表一定要身体力行,宋庆龄久未谋政。针对1949年元旦前后“宋庆龄要出山了”,“孙夫人将在国民政府中就职”的听说,1949年1月10日,宋庆龄签发《中国福利基金会的声明》称:“孙中山夫人今天宣布: 关于她将在政府中就职或担任职责的一些传说,是毫无凭据的。孙夫人进一步声明,她正在以所有时间和精神致力于中国福利基金会的拯救事情。她是这个中国福利机构的首创人和主席。”(《孙夫人招待影界商冬赈募款事宜否认将在政府任职》,《申报》1949 年1 月11 日。)

上海是宋庆龄的出生之处、眷恋之地,家族和国民党要人多番劝其脱离上海,前往台湾或香港,但都无功而返。孙科对宋庆龄不愿离沪注释说:她恋栈上海,我看事出有因,那里有她祖先的坟茔,又是她生涯熟悉的地方,更是国父昔时革命起事的源头。至于她去了共产党那里,至多指斥一下党国的政策,未必能有什么惊天之举。再说,她究竟身份特殊,资望隆高,万一有什么差池,我们不是自找被动吗?

然则,善于头脑政治事情的中共,通过多方起劲,不仅请动了宋庆龄,而且让其成为开国大典上的第四号人物。中共专心之恒、审时之准、度势之精,都是国民党方面无法比拟的。中共乐成力邀宋庆龄北上,不仅以“国母”的影响力聚拢了一批彷徨者的人心,而且让民主人士云集的开国大典上有了最耀眼的“一颗星”。

/wp-content/uploads/2020/6/bmUnI3.jpeg插图(1)

宋庆龄和毛泽东,他们都出生于1893年。(资料图)

婉拒与犹豫

1949年2月20日、6月25日,宋美龄两拒毛、周函邀。

从1948 年8 月最先,民主人士陆续应邀北上协商召开新政协,共商开国大业。失业上海的宋庆龄进入中共视野。

1949年1月19日,中共中央致电在香港的方方、潘汉年、刘晓:“兹发去毛周致宋电,望由梦醒译成英文并附信,派孙夫人最信托而又最可靠的人如金仲华送去,并劈面致意。万一金不能去,能否调现在上海与孙夫人联络的人来港面商。”

据称,周恩来在审改电稿时加上:“总之,第一必须隐秘而且不能冒失。第二必须孙夫人完全赞成,不能稍涉委曲。若有危险,宁肯不动。”〔转引自《宋庆龄在上海(之一)(1946—1949)》,《人民日报》1990年1月29日〕

此时,上海尚未成为中共地皮。中共中央设计先把宋庆龄接到香港,然后同何香凝一起北上。于是,方方、潘汉年、刘晓派具有厚实地下事情经验的华克之携带信件隐秘去上海放置此行。据华克之回忆:“对于完成这一义务的细节与可能遇到的问题,潘汉年都予以设计,详细先容,频频交待,要求保证宋庆龄的绝对平安。”华克之到达上海后,通过柳亚子之女、宋庆龄秘书柳无垢将信件转交到宋庆龄手中——

庆龄先生:

中国革命的形势已使反动派濒临殒命的末日,沪上环境若何,至所系念。新的政治协商集会将在华北召开,中国人民革命历经艰辛,中山先生遗志迄今始告实现,至祈先生命驾北来,加入此一人民历史伟大的事业,并对于若何建设新中国予以指导。至于若何由沪北上,已告梦醒与汉年、仲华切商,总期以平安为第一。谨电致意,伫盼回音。

毛泽东 周恩来

(《宋庆龄书信选集》下,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 )

然则,华克之此行并没有乐成,他拿着宋庆龄复周恩来的英文手书悻悻然回港复命。

在2月20日复函毛泽东、刘少奇、朱德、周恩来的信中,宋庆龄推却道:“请接受我对你们极友善的来信之深挚的谢谢。我异常负疚,由于有炎症及血压高,正在诊治中,不克即时成行。”“但我的精神是永远随着你们的事业。我笃信,在你们英勇、智慧的领导下,这一章历史——那是早已最先了,不幸于二十三年前被阻——将于最近未来名誉的完成。”(《宋庆龄书信选集》下)因而,宋庆龄“经长时间思量,确认一动不如一静” “将在上海迎接解放,和诸公碰头”,对中共的北上约请予以婉拒。

甫时,宋庆龄对中共照样持张望态度,对政治身份并无期望,而对在上海的中国福利基金会事情则全身投入。她对中共的某些政策不领会,在1949 年1月致王安娜的信中稀奇提到: 毛泽东无线电广播中“要求杜月笙维护上海的清闲”,“要求吴国桢留在他的岗位上”。(《宋庆龄书信集》续编)

5月27 日,上海解放,新政协筹备集会召开在即,各民主党派人士李济深、沈钧儒、章伯钧、黄炎培、张东荪、周新民等人也纷纷恳请宋北上。6月4 日,宋庆龄复电“自当竭尽驽钝,为国效力。只以病躯急需疗养,暂缓北上,尚冀谅察”。 (《宋庆龄书信选集》下)

第一轮约请无功而返之后,中共派出了党内职位和社会声望都匹配的邓颖超,持毛泽东和周恩来亲笔信南下上海。毛泽东在6月19日的亲笔信中写道——

庆龄先生:

重庆违教,忽近四年。瞻仰之诚,与日俱积。兹者天下革命胜利在即,建设大计,亟待商筹,特派邓颖超同志趋前致候,专诚迎接先生北上。敬希命驾莅平,以便就近讨教。至祈勿却为盼!专此敬颂

大安

毛泽东

一九四九年六月十九日

(《上海宋庆龄故宅纪念馆馆藏宋庆龄往来书信选集》)

实在,宋庆龄与毛泽东同岁,她1893年1月27日出生于上海,1949年正值56岁,比生于1893年12月26日的毛泽东只大11个月。

周恩来在6月21日函中说:——

庆龄先生:

沪滨告辞,瞬近三年。每当蒋贼肆虐之际,辄以先生平安为念。今幸解放迅速,先生往后永脱险境,诚人民之大喜,私心亦为之大慰。现天下胜利在即,新中国建设有待于先生指教者正多,敢藉颖超专程迎迓之便,谨陈盼望先生北上之情。敬希早日命驾,实为至幸。上。敬颂

大安

周恩来

一九四九年六月二十一日

(《开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1册,中央文献出版社2008 年版)

6月25日,在曾历久担任宋庆龄的英文秘书、深得宋庆龄信托的廖梦醒陪同下,邓颖超参见宋庆龄。然则,邓颖超也没能劝动宋庆龄。宋庆龄说:“这事容我再仔细想一想”,“希望能到苏联疗病,并在外洋事情一时期。”

宋庆龄正受荨麻疹折磨,这是宋家的家族遗传病,她每遇过分重要或过分劳累,此病便会猛烈发作。1949 年上半年,宋庆龄病患缠身,重感冒、神经痛、高血压频频或连续困扰,她卧床休息并放弃所有事情和流动,有时病得只能抱着热水袋呆在床上,自觉“很想尽快治好,这样才好出去见同伙!”

宋庆龄的犹豫还包罗,她对南京中山陵、上海孙中山故宅以及对弟弟宋子安的上海财富珍爱都不甚知足。而中国民主同盟华东执行部主任史良与宋庆龄关系亲近,宋庆龄心中对中共的芥蒂幸被其较早获悉。

原来,中共军队接受上海时,一支入城军队提出征用宋庆龄位于林森中路1803 号(今淮海中路1843 号)的住宅。据中共华东局6月1日向中共中央的汇报和中国人民解放军三野二十军军政治部姜宿回忆:那天,六○师一七八团一个营进驻淮海中路,警戒线延伸到龙华机场四周。连长指定武康大楼劈面一所宽敞屋子,要排长带一排人去宿营。门房立即拒绝:“这里不能住。”这名排长很反感:“连长下令我们住这里,为什么不能住?……若是下昼四时前不把屋子腾空,将派兵来搬走器械。”宋庆龄亲自下楼:“我是宋庆龄。这里是我的公馆,你们军队不能住。”陈毅知道这件事后,打电话向宋庆龄示意歉意,随即又与潘汉年一起亲赴宋庆龄寓所。5月31日,在陈毅、史良、吴克坚的陪同下,中共中央华东局第一书记邓小平和第二书记饶漱石,亲自登门造访致歉,并派卫兵在宋庆龄住宅警卫。

史良还见告中共华东局,宋庆龄在经济上遇到了难题。中共华东局放置潘汉年送来一百万人民票。史良还提及,孙中山故宅中一个老仆役曾被拘留,宋庆龄颇为惊奇。后经邓颖超领会:“孙中山故宅仆役曾于当日被拘,旋即释放,所发生误会已向宋庆龄注释。”

史良得知,宋庆龄提出对宋子安应“加以区别”,由于宋子安听从她的劝告留美未追随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子安因此留美未归。现上海爱棠路一百九十号为宋子安私产,已为人民政府吸收,孙意对宋子安应与对蒋、宋(子文、子良、霭龄、美龄)、孔等加以区别,方使子安以为听孙话果有出路。”为此中央致电上海市委:“请你们查明该号房产如属宋子安,可交与孙夫人代管,俟宋子安未来回国时再行解决。”(《开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1册)

此外,宋庆龄曾在1949年6月去过南京中山陵,称“中山陵一带环境对照杂乱”。她还对自己是以特邀代表、民革代表照样妇联代表身份出席新政协集会,心存疑问。(张皓、叶维维《北上: 新中国确立前宋庆龄的心路历程》,《党的文献》2011 年第5 期)

史良劝慰宋庆龄,纵然因体力不支不能天天到会,也应当加入开幕式。宋庆龄“为之动容”,请史良从北平回上海后再商议决议。史良据此估量,“邓亲往劝驾必成”(《开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1册)

“劝驾必成”

解密:年龄差高达27岁,宋庆龄为什么毅然决然地嫁给孙中山?

很多年以后,宋庆龄向埃德加·斯诺谈到她与孙中山的婚姻时,用风趣和幽默的口吻表达了她,当时的感情:“我当时并不是爱上他, 走出于少女罗曼蒂克的念头!但这是一个好念头。 我想为拯救中国出力,而孙博士是一位能够拯救中国的人,所以我想帮助他。” 云端

7月1日,周恩来代中央拟电,嘱邓颖超再次劝说宋庆龄: “请其加入新政协,至于加入政府事……到平后再说”;“为之解说各种情形和我党政策”,并对上述误会“予以注释和致歉”。同时,她所体贴的一系列问题也获得中共方面的妥善解决。

周恩来再次向史良领会情形,史良以为孙夫人加入新政协是可以做到的,而孙夫人最怕热,如七月中旬北上正好避暑,纵然八月初南返,八月中仍可由史良陪同其北上。

经多方起劲,宋庆龄赞成7月10日后北上,但“只拟在北平住半月到一个月”,由于“须在8月6日前赶回上海为其姨母祝寿”。虽然中共中央已将10月确立新中国的设计先行相同,然则宋庆龄只愿加入新政协集会,并不计划加入中央人民政府。

7月9日,周恩来代中央起草了致华东局、上海市委并邓颖超的电文,希望将行期推至8月6号以后。接中央电报后,邓颖超于7月11日造访宋庆龄,向她转达了中央9日来电的内容。宋庆龄示意“在短期内往返北平、上海两次,病体很难支持。为了能出席新政治协商集会,赴北平行期以八月为宜。”当邓颖超告诉她自己将留在上海陪同她北上时,“她很喜悦”。

然则,新政协集会会期先推迟至8月下旬后又推迟至9月上旬。因此,周恩来8月6日致电邓颖超:“请与史良(已去沪)划分推动,仍以能到期加入新政协集会为好,但可说明为削减疲劳,可不必天天到会。”思量到宋庆龄的现实情形,中共中央以为:“新政协须九月上旬始能开会,孙夫人以迟至八月下旬或九月五日以前来平为好。”(《开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1册 )

宋庆龄则示意,八月尾有事,必须赶回上海。邓颖超推测:“我观其意,是她不愿在北平多留。她曾说过,在北平容易引起她的悲痛,由于孙中山先生死于北平。”(《开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1册。)

往后,留在上海的邓颖超、廖梦醒一直与宋庆龄保持较为频密的接触,她们陪同宋庆龄北上的日期最终确定在8月中旬以后。凭据中央这一指示精神和宋庆龄的现实情形,其北上日期最终确定为8月尾。

为说服宋庆龄欣然北上,周恩来对其诉求全力知足。早在6月27日,邓颖超思量到宋庆龄的病痛,在给毛泽东的电报中说:“据其病情,乘火车赴平确不无难题。”周恩来迅速给出解决方案:“嘱上海铁路管理局备头等卧车。”

宋庆龄在北平的寓所周恩来也亲自过问,目的锁定为西式洋房。周恩来放置在中华天下民主妇女联合会事情的叶剑英夫人曾宪植等在北平寻找住宅,最终选定位于方巾巷的一栋二层楼房。8月3日,周恩来告诉邓颖超:“屋子已准备好……最好上海能带一可靠厨子来。”

随着启程日期的邻近,宋庆龄于8月3日致函在上海的邓颖超,就她到北平后的流动提出三点要求:“一、不要举行迎接会。二、愿接见张治中小我私家,向留北平的南京政府和谈代表致敬。三、事先不要通知任何人,也不要有人到车站迎接。”

邓颖超遂电告周恩来,她的意见是:“第一、第二件事可以尊重她的意见,第三件事,她的一些知己同伙如你和何香凝等,一定要到车站迎接。”

周恩来于8月6日致电邓颖超:“孙所提三事,照你来电解决,惟到车站接的人选望你来电见告,以便不太唐突。”(《开国以来周恩来文稿》第1册)事实上,宋庆龄抵达北平后,不仅受到热烈迎接,当晚,毛泽东还稀奇为宋庆龄举行了迎接宴会。

8月26日,宋庆龄在邓颖超、廖梦醒、上海市军管会外交处处长管易文等人的陪同下乘火车脱离上海。

“我已经看到了新中国”

8月28日,毛泽东一吃过午饭,就换上了那套平时不大穿,只有迎接知名人士时才穿的浅色中山装。15时45分,毛泽东乘着一辆玄色吉斯防弹轿车来到车站站台上。

16时15分,北平前门火车站,上海驶往北平的专列徐徐进站。在毛泽东的陪同下,宋庆龄与排队迎候的朱德、周恩来、林伯渠、董必武、李济深、何香凝、沈钧儒、郭沫若、柳亚子、蔡畅等50余人挥手致意。

宋庆龄为何能命驾莅平?

1949年9月7日的《人民日报》上刊发了一篇《宋庆龄讲话》,可以看出眉目: “24年前,孙中山先生把他衷心的愿望遗下给我们,要我们和中国唯一的友人苏联亲密互助。我们一定都记得,他曾怎样欢愉地迎接十月革命,热烈地主张和中国共产党互助。24 年后的今天,他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我们现在可以展望未来,从事建设与中兴的事情,确立一小我私家民文化与社会进步的新世界,和我们伟大的盟友苏联人民作为同志,携手并进。”

爱泼斯坦与宋庆龄有着历久来往的履历,宋庆龄将作传之事授权于他。爱泼斯坦对宋庆龄的北上评价说: “不止是她小我私家的事情,而是反映了中国革命中两条洪流的汇合——一条是由孙中山所提议并在晚年改变了导向的,另一条则是由共产党领导的,它代表了革命的继续高涨并走向胜利和社会主义新阶段。”(伊斯雷尔?爱泼斯坦: 《宋庆龄———二十世纪的伟大女性》,沈苏儒译,人民出版社1992 年版)

宋庆龄最初希望自己仅列席集会,但中共中央以为她应当作为正式代表出席集会。对此,宋庆龄的最初意见是:一、仍以旁听者身份列席。二、对与张治中、邵力子等列名,没有什么意见。三、对担任妇联代表颇挂念,如不会语言,不能反映整体意见,不能经常加入整体的事情等。

从邓颖超电文的内容推断,最初中央很可能以为宋庆龄作为妇女界的代表是当之无愧的。不外宋庆龄小我私家并不希望久居北平,以为无法开展妇女事情。这样,到8月13日为止,宋庆龄担任新政协集会代表的身份问题尚未最后确定。

然则,宋庆龄既抵北平也就身不由己了,社会流动络绎不绝——

9月1日,出席冯玉祥逝世一周年追悼大会。

9月2日,中华天下民主妇女联合会第九次常务委员会通过决议,“敦请孙夫人宋庆龄先生为该会名誉主席”(《人民日报》1949年9月3日。)

9月6日,出席中苏友好协会总会筹备委员会全体集会。

9月21日至30日,她作为无党派人士,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当选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集会第一届全体集会主席团成员和主席团常务委员会委员、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集会天下委员会委员、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

自此,宋庆龄以一种全新的角色泛起在民众视野中。

10月1日,天安门城楼的古砖道上,宋庆龄紧随毛泽东、朱德、刘少奇之后,泛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开国大典上。

10月17日,宋庆龄在罗叔章和邹韬奋夫人沈粹缜等人陪同下,返抵上海。宋庆龄每年均定期赴京“上班”。

11月9日,作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的宋庆龄,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揭晓讲话,当谈到加入开国大典的感受时她说:“这是一个异常庄重的仪式。然则我的心里,却有一种难以抑制的欢欣。回忆像潮水般在我心里涌起来,我想起许多同志们牺牲自己的生命换得了今日的名誉。连年的伟大奋斗和艰辛的事迹,又在我眼前泛起。然则另一个念头紧捉住我的心,我知道,这一次不会再转头了,不会再倒退了。这一次,孙中山的起劲终于结了果实,而且这果实显得这样优美。”

“我已经看到了新中国———它的长度和高度,它的降生和生命的最先。”(《宋副主席在沪广播演说,泛论华北之行所得印象》,《人民日报》1949 年11 月10 日)

晚年怅惘

据何方先生撰文披露,1994年11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审查通过了党史编委会整理的关于宋庆龄开国后32年履历的质料。邓小平指挥:“照样要去伪存真,敢于修正不实之处。”而陈云的指挥则是:“宋庆龄的品质尊贵,在于信仰始终如一, 爱国、爱民、爱和平。不做违心事,不讲违心话。要尊重她这一点。”

宋庆龄先后两次提出要求加入中国共产党。1950年3月,宋庆龄给中共中央写信首次提出,1952年10月再次给毛泽东写信提出同样要求。毛泽东对宋庆龄说:“你在政治上完全够格,在革命战争的岁月,现实已是党的优异领导者之一。往后另有许多事情需要你做。有些事我们做欠好,你做合适。我在党内说了:党的高级干部还要向你学习,学习你的革命坚定性,对新中国革命的孝敬,你的作用比李济深、沈老还要大。以是照样留在党外好。”

1955年11月,宋庆龄给毛泽东写信:“我很不明白提出对工商业的革新,共产党曾向工商界许下历久共存、珍爱工商业者利益的信誉。这样一来,不是酿成自食其言了吗?资本家已经对共产党的政策发生了嫌疑和恐惧,不少人悔恨和埋怨。”

1957年,宋庆龄又写信给中共中央:“党中央招呼大鸣大放,怎么又收了?共产党不怕国民党八百万雄师,不怕美帝国主义,怎么会忧郁人民推翻党的领导和人民政府?共产党要敢于接受各界人士的指斥,指斥人士大多是爱国爱党的,一些民主党派人士为新中国的解放,作出了家庭、小我私家名利的牺牲,一些二三十岁的青年知识分子怎么可能一天就酿成反党反社会主义分子?我很不明白这个运动,我想了两个多月,照样想不通,有这么多党内党外纯粹的人会站在共产党和人民政府的对立面?要推翻共产党?”

从1958年起,宋庆龄曾推病拒绝加入人大常委会。中共中央委派刘少奇、周恩来、董必武去做事情, 宋庆龄只得继续加入。

1959年4月,宋庆龄在天下人大被推举为国家副主席。她先后两次谢绝:“我是落伍了,头脑跟不上,才挂个名,作个样子,对国家晦气。”她提议由李富春或乌兰夫担任。

据何方先生统计,宋庆龄在“文革”时代先后给毛泽东和中共中央写了七封信,表达了她对“文革”的不明白、反感、失望。1967年8月、1969 年11月、1976 年6月,宋庆龄曾三次发生厌世头脑,在信中以及对来探望她的领导人的谈话中流露出对自己所选择的门路感应怅惘和说不出的苦闷。信中说:“我不懂文化,说小说都是政治,而且都是毒草,我糊涂了……一些和我一起事情的同事都酿成了走资派、反党集团、野心家、牛鬼蛇神。中央要我学习批判揭发刘少奇,我不会作的,刘少奇主席在党中央事情了三四十年,今天会是叛徒、内奸! 我不相信,一个叛徒内奸当了七年的国家主席……怎么可以乱抓人、乱斗人、逼死人?党中央要出来讲话。这种无法无天的情形,自己危险自己的同志、人民,是罪行。我们的优异干部从与国民党的战斗中走过来,却死在自己的队伍中,这是什么原因?”

1980年11月,宋庆龄给中共中央写了她一生中最后一封信:“一、国家要振兴,恢复元气,这是一次大好时机。二、要总结开国以来政治运动对国家对人民造成的创伤。三、请不要把我和国父放在一起,我不够格的。”

1981年5月,胡耀邦、李先念到医院探望病重的宋庆龄。胡、李问她另有什么要求,她提了两点:“我死后照样回到上海安息;我有些储蓄,办个福利基金。”

再未能相聚的宋氏兄妹

1981年5月14日晚,宋庆龄因冠心病及慢性淋巴细菌性白血病,病况恶化,体温高达40多度。5月16日,第五届人大常委会通过决议,授予宋庆龄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称呼。

5月29日20时18分,宋庆龄在她的住所溘然长逝,终年90岁。宋庆龄病重时,支属发电报希望宋美龄能回到中国大陆,在姐姐去世之前再见一面。宋美龄回复电报:“把姐姐送到纽约治病。家。”她没有签上自己的姓名。治丧委员会向在台湾和外洋的包罗宋美龄在内的支属发出约请,迎接他们来大陆加入丧礼。5月30日,宋美龄致函蒋经国:“月前廖承志……托陈香梅函报孙夫人病危,廖得彼方最高层赞成请余赴北平,陈并告令侃希得以一复音,余听后置之度外。”

宋庆龄和宋美龄虽然都寿至现代,但由于政治境遇分道扬镳,即便晚年忖量也因政治缘故无法相见。1969年2月,宋子安因脑溢血去世,宋家兄弟姐妹全数加入旧金山,独缺与子安情绪最深的庆龄。1971年4月25日,宋子文去世,宋氏三姐妹也未能聚首纽约。

宋庆龄遗体火葬后的第二天,骨灰就运往上海,安葬在万国公墓的宋氏墓园(现为宋氏陵园)。

命驾北上的宋庆龄,最终照样选择南归。这位早年的起义少女、青年的丧夫国母、中年的异见分子、晚年的国之瑰宝……自孙中山去世后“便不想见到阳光了”。沉静伶仃的宋庆龄,终于可以告辞政治分歧的骚动,告辞晚年的伶仃和落寞。

北京西城区后海北沿46号,宋庆龄同志故宅——这个两万多平方米的寓所,从1963年到1981年,一个“独处”的老太太与几十只鸽子和一群事情人员,度过了漫长的18年“北上”生涯。这里门前水波涟漪、杨柳轻扬,院内湖水围绕、山石嶙峋,原是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之父醇亲王载沣的府邸花园。晚年的宋庆龄曾向友人函诉:“我确实享受‘皇家的’待遇,只管我并不快乐……”本文原载于《同舟共进》2014年第10期 泉源:人民网

宋庆龄墓旁另有一完全相同墓碑,非亲非故贫家女为何享受最高待遇

1981年5月29日,宋庆龄病逝,她的骨灰被安放在上海万国公墓的宋氏墓地,也就是今天人们所说的宋庆龄陵园。 陵园的中间是宋庆龄的父母——宋耀如和倪桂珍的合葬墓,宋庆龄的墓则坐落在父母东侧,墓碑上刻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名誉主席宋庆龄同志之墓”的字样。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