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庆龄何香凝为什么为头号女汉奸陈璧君讨情

宋庆龄三姐妹曾指定这家做旗袍,直到今天仍是叫得响的“老字号”

提及“海派旗袍”,总能触发起与上海城市文化相关的联想。穿上旗袍的女人仪态优雅,旗袍将中国女性的古典气息表达得淋漓尽致。如今,由旗袍改良而来的服装也飞入了寻常百姓家。 “海派旗袍”与上海“老字号”鸿翔密不可分,直到现在,服装行业许多人仍公认“

泼妇陈璧君 做汉奸也不落人后

1935年11月1日,汪精卫在南京国民党四届六中全会上被刺。陈璧君将满身是血的汪精卫抱在怀中,汪精卫道:“我完了,我完了!”陈璧君切齿道:“你强项点好欠好,你硬一点好欠好!干革命的,还不早晚就有这一天,早晚会有这个效果!”她大喊着诘责蒋介石:“蒋先生,你不要汪先生干,汪先生不干就是,何须下此辣手!”蒋介石本惧陈璧君之泼三分,此时全家难辩,唯道:“陈委员不要着急,会搞清晰的,会搞清晰的。”

抗日战争发作后,汪精卫与蒋介石矛盾重重,他取道越南,声称欲远赴法国,然其秘书遭戴笠所派特务暗算,遂决议赴东京与日本谈判投降。有人建议,爽性劝蒋介石加入对日和谈。陈璧君一语惊人:“岂非汪先生做汉奸也要排在蒋介石后面?”

/wp-content/uploads/2020/6/QRvMNb.jpeg插图

自动求死:有受死的勇气 无坐牢的耐性。

日本战败后,陈璧君坚不服罪,在法庭上说:“日寇侵略,河山沦丧,人民遭殃,这是蒋介石的责任,照样汪先生的责任?说汪先生卖国?重庆统治下的区域,由不得汪先生去卖。南京统治下的区域,是日本人的占领区,并无寸土是汪先生葬送的,相反只有从敌人手中夺回权力,另有什么国可卖?汪先生创导和平运动,赤手收回沦陷区,现在完璧送还国家,不只无罪而且有功。”

法庭最后判处陈璧君无期徒刑,陈璧君道:本人有受死的勇气,无坐牢的耐性,以是希望法庭改判死刑。

/wp-content/uploads/2020/6/vYz6J3.jpeg插图(1)

宋庆龄、何香凝为陈璧君讨情

1949年上海解放后,陈璧君从苏州押解到上海提篮桥牢狱。《汪精卫全传》记述:宋庆龄与何香凝在政协会议上找到毛泽东、周恩来,为陈璧君讨情。宋、何与陈璧君私情很深,1912年汪、陈娶亲时,何香凝还曾做过陈璧君的伴娘。

何香凝对毛泽东说:“汪精卫叛国投敌,陈璧君也随着一起跑,当了汉奸。但她毕竟是参与者,不是决策者。陈璧君已经在牢里关了几年,听说身体欠好,能不能执行特赦。”毛泽东略作思索,答道:“陈璧君是个很醒目、也很厉害的女人,惋惜她走错了路。既然宋先生、何先生为她讨情,我看就让她写个认罪声明,人民政府下个特赦令,将她释放。”

/wp-content/uploads/2020/6/neIjye.jpeg插图(2)

周恩来在一旁道:“就请宋先生、何先生给陈璧君写封信,我们派人送到上海牢狱,看看陈璧君的态度。” 当晚,宋庆龄与何香凝便写了一封信:

记录宋庆龄一生的66张罕见老照片,隐藏了那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宋庆龄(1893年1月27日-1981年5月29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名誉主席,第四、第五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第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著名革命家、政治家。又名宋庆琳。原籍广东文昌,出生于上海。 1913年毕业于美国佐治亚州威斯里安女子学院,获文学学士

陈璧君先生大鉴:

我们曾经在国父孙先生身边相处共事多年,相互都很领会。你是位强硬醒目的女性,我们十分尊重你。对你抗战胜利后的痛苦处境,一直持同情态度。已往,由于我们与蒋先生向导的政权势不两立,不能能为你进言。现在,时代差别了。今天上午,我们晋见了共产党的两位首脑。他们明确示意,只要陈先生发个简短的悔悟声明,马上恢复你的自由。我们知道你的性格,一定难于接受。能屈能伸大丈夫,恳望你接受我们的意见,好姐妹殷切期待你早日在上海庆龄寓所、在北京香凝寓所畅叙离别之情。

谨此敬颂大安。

庆龄(执笔) 何香凝

1949年9月25日夜于北京

/wp-content/uploads/2020/6/UJjaii.jpeg插图(3)

宋庆龄与何香凝

陈璧君拒绝特赦:我没有卖国

信很快到了陈璧君手中。听说,陈璧君接到信后缄默多时,最后拒绝。回信道:

共党要我悔悟,无非照样持蒋政权的老看法,以为我是汉奸。汪先生和我都没有卖国,真正的卖国贼是蒋介石。这不用我历数事实,二位先生胸有定见,共党胸有定见。正由于二位知道我的性格,我愿意在牢狱里送走我的最后岁月。衷心感谢你们对我的体贴和敬服。

/wp-content/uploads/2020/6/UJfA32.jpeg插图(4)

只管陈璧君至死不悟,牢狱里的管教干部仍对她进行了拯救和教育,狂妄的陈璧君情绪逐渐平和下来,最先熟悉自己的罪行。1955年7月,她写道:

我少子来见我,给了数本书,女监也每早九时送报纸给我,厥后便求得自己订一份《解放日报》,我很专心地从它学习理论和领会人民政府的措施。我便逐渐信服共产党、毛主席向导下的人民政府的准确理论和专心了。尤其是我借得《论人民民主专政》一文,我读了八遍,不够,要还给人家,我便将它抄下来。日日看,看了一遍又一遍,我完全领会了……我便明了了共产党为什么胜利,国民党为什么消亡,是一个历史铁一样平常的纪律。

/wp-content/uploads/2020/6/aIrE7v.jpeg插图(5)

1959年,陈璧君病重,自知将不久于人世,给其子女写了一封信:

我于本月2日因病蒙人民政府在革命人道主义待遇下送入医院,现由中西医会诊处方,年近七旬加上病魔纠缠,病况较为严重。万一不幸与诸儿永别,则盼诸儿早日回归祖国怀抱,以加倍努力工作以答谢人民政府拯救我之深挚膏泽。吾死别无所念,因你等均已达而立之年。遗憾者未能眼见祖国进入社会主义社会。你即是5月4日、9日先后汇共两百港币已收到,勿念。以后兑款仍寄原址。祝康健。

母字 1959年5月19日

1959年6月17日,陈璧君死于上海提篮桥牢狱医院,时年67岁。陈璧君的子女解放前都去了外洋,她在上海没有直系亲属,遗体由其在上海的儿媳之弟收殓火葬,骨灰送到广州。第二年,由陈在香港的子女派人到广州认领。

宋庆龄晚年七次书信毛泽东表示反感“文革”

晚年宋庆龄 1948年12月25日,中共以“陕北权威人士”的名义,提出了43 人的“头等战争罪犯”名单,蒋介石位居第一,孔祥熙名列第九,宋子文排在第十,孙科排名第十三,宋美龄跻身第二十三。中共称蒋介石、宋子文、孔祥熙等头等战争罪犯“罪大恶极,国人皆曰可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