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加索的封神之作:《亚威农少女》

       《亚威农少女》被认为是一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杰作,不仅标志毕加索个人艺术历程的重大转折,也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突破,最终诞生了影响现当代艺术发展的“立体派”。

       去他的风格!上帝就没有风格。……跟我一样,上帝创造了从未有过的事物,我也创造了不存在的事物。

       ——毕加索

       20世纪正是属于毕加索的世纪,如果没有毕加索,整个现代艺术都将改观。

       ——贝纳达克(艺术史家)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b537e4a4188f0001784e17.jpg插图
       《亚威农少女》(局部)

       1907年,毕加索的一幅画,使人大吃一惊,这就是他的《亚威农少女》

       作品描绘的是一个妓院的场景,正是这样一件作品,成为立体主义绘画的最初楷模,触发了轰轰烈烈的现代艺术运动。

       被称作“第一幅立体主义作品”的《亚威农少女》,为什么如此重要?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f309b9d7f8a70001be8bcd.jpg插图(1)
       初到巴黎的毕加索

       艺术史家阿尔弗雷德·巴尔解释:画作打破了自然形式,无论人物、静物还是衣饰,使倾斜、交替的平面,都成了半抽象的整体设计,整个平面被压缩在一个浅层空间了,这本身就是立体主义。

       毫无准备的阿波利奈尔也不会知道,21世纪的先锋艺术家,将把毕加索1907年的这幅画当做有史以来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不会预见到,这幅画将在短短一年之内开启了立体主义之门。

       《亚威农少女》被认为是一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杰作,不仅标志毕加索个人艺术历程的重大转折,也是西方现代艺术史上的一次革命性突破,最终诞生了影响现当代艺术发展的“立体主义”。

       “让风雅灭绝吧!”

       少女应该是什么模样呢?

       是15世纪波提切利笔下神圣而优美的维纳斯,是16世纪达·芬奇所画的带着神秘微笑的蒙娜丽莎,是18世纪弗拉戈纳尔塑造的轻佻的荡着秋千的少女……

       几百年间,无数画家用他们高超的绘画技巧创作了浩如繁星的少女的模样,为我们对少女形象的想象提供了参考,但这些参考似乎并不包括20世纪初诞生的,甚至如今很多人都无法理解的毕加索的《亚威农少女》。

       《亚威农少女》创作于1907年,是毕加索进入黑人时期以至立体主义的里程碑,也是立体主义的标志。

       毕加索在创作时,曾激动的说:“让风雅灭绝吧!”

       画布上五个看似连正常人体都算不上的少女,破碎、丑陋,刺激感官的形象,不复以往审美的甜美或神圣。如此怪异的形象,缘何有如此魅力,在百年间被人们所津津乐道?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b53e76a4188f0001784e2f.jpg插图(2)
       打破传统绘画审美的少女形象

       与传统绘画的决裂

       与之前的古典油画不同,毕加索放弃透视的精准,色彩的细致涂抹,旧式的绘画技法显得微不足道。

       他采用一种新形式在二维平面上表现三维空间,尽管这种形式在塞尚的画中早有体现。但从最终的画面表现而言,《亚威农少女》与传统撕裂的更加彻底。

       毕加索从非洲原始艺术中汲取灵感,转变了以往的观察方式,捕获了更多内在形象。他将同一物体的不同视角的局部组合在一起,突破了以往单点透视的局限。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b539eaa4188f0001784e21.jpg插图(3)
       《亚威农少女》中的人物头像

       在蓝色背景的衬托下,毕加索淡化了丰富的色彩表现和透视空间,以平面化的手法展现了五个不同姿态的少女形象。

       他用不同粗细的直线和曲线勾勒着女性的躯体,正中间的两位少女依稀能看出女性的特征,她们高举手臂,以其怪异的呈现三角几何的形体挑战着过往的来客,正对着我们的面容上,突兀的放置着正侧面的鼻子。

       毕加索说:“我把鼻子画歪了,归根到底,我是想迫使人们去注意鼻子。”

       而左右三位少女,形象则更为夸张,线条粗狂、色彩对比鲜明、形体结构怪异,明显受到了来自非洲艺术的影响。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b53d07a4188f0001784e27.jpg插图(4)
       毕加索的人物形象,明显受到非洲艺术的影响

       毕加索曾给作家马劳克斯写信:“那些面具不只是雕刻而已……它们是具有魔力的东西……用来对抗未知的、威胁人的精灵……它们是一种武器,保护人类免于受到邪恶精灵的支配……”

       不论是线条、色彩、形体,《亚威农少女》的形式语言都彻底的改变了欧洲传统绘画原则。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f30c6fd7f8a70001be8bd3.jpg插图(5)
       《亚威农少女》的形象与非洲面具

       反叛理性的世界

       除形式语言的创新外,《亚威农少女》作为毕加索的代表作之一,有其内在的审美内涵,这是毕加索反叛理性世界的宣言和呐喊。

       在人类社会发展高歌猛进的时代,人们曾期许的和平、稳定不曾到来,战争的恐惧、心灵的异化,孤独、恐惧等负面情绪围绕着人们,因此毕加索以强烈又刺激的形象反击这个时代。

       女性形象在传统绘画中一直有“被观看”的定义存在,是男性的消遣和娱乐。

       而在《亚威农少女》中,妓女们以一种夸张的、放纵的姿态,呼唤着画外观众走入这个纵欲的世界,而画面前景的葡萄,在欧洲绘画中,也有着性暗示的含义。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b53e5ba4188f0001784e2d.jpg插图(6)
       《亚威农少女》习作

       然而,在画中,少女怪异的形象却并没有任何妓女的谄媚和卑微,它打破了传统人体绘画的肉体美,以其平面性挑战着男性主导的地位。

       《亚威农少女》仅是毕加索漫长的创作生涯中短暂风格的代表作,但它彻底的与传统决裂,最终将整个欧洲绘画引向了一个全新的方向,为之后二十世纪立体主义、未来主义、达达主义、表现主义等绘画流派提供了无限的灵感源泉。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b53db1d7f8a70001fad600.jpg插图(7)
       毕加索《母与子》

       关于《亚威农少女》

       毕加索的代表作之一;

       画作描绘的是一个妓院的情景;

       立体主义成立的标志;

       在绘画形式语言的创新上与传统决裂;

       西方现代绘画开山之作,对之后绘画影响巨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