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拉托加战役:北美独立战争的转折点

英军在北美的形势因此战急转直下

萨拉托加战役美国独立战争时期的一场重要战役。当时的北美英军计划由驻加拿大的英军和驻纽约城的英军南北対进,在纽约州中部的奥尔巴尼会师后将新英格兰地区的大陆军孤立再予以消灭。然而,从加拿大南下的英军在哈德逊河畔的萨拉托加被以逸待劳的大陆军包围,在经过一个月的战斗后被迫投降。此战巩固了新英格兰这块大陆军的重要根据地,是美国独立战争的转折点,并影响了法国政府介入美国独立战争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T1aYDyByxT1RCvBVdK.jpeg插图

战争背景: 岌岌可危的独立事业

1775年4月的列克星敦战斗打响了北美独立战争的第一枪后,殖民地独立势力的最高权力机构——大陆会议随后策划了两次大型军事行动,赶在英国从本土调运更多的部队到来之前肃清北美地区的英国殖民地军队。其一是围攻波士顿,迫使英军放弃这个重要据点,并以此作为大陆军之后作战的主要根据地。这一行动在1776年3月取得了成功。其二是派遣理查德·蒙哥马利将军和本尼迪克特·阿诺德将军率领一支远征军北上进攻加拿大的魁北克,以占领这个英军重要基地并使得加拿大与新英格兰这两处殖民地得以连成一片。但远征却遭到失败,连主要指挥官蒙哥马利也阵亡了。失败后的大陆军退回了纽约州地区,并以尚普兰湖的提康德罗加要塞为据点,防备加拿大英军可能的进攻。

英国在得到北美殖民地多处爆发起义的消息后朝野震惊。在意识到大陆军与殖民地军队同出一脉,并不占上风的情况下,英国政府开始向加拿大和纽约城这两个重要基地派遣国内的正规军部队。另一方面,作为大陆军总司令的乔治·华盛顿也意识到了纽约城的重要性,在波士顿的战斗结束后随即集结大陆军主力攻打纽约城。虽然大陆军在初期一度占领了纽约城,但是当英国正规军到达后形势逆转,缺少阵地战经验的大陆军节节败退。到1777年3月,大陆军不仅丢失了纽约城,退守新泽西和宾夕法尼亚的山区,连大陆会议的所在地——费城也面临着英军的威胁。

此时,狂妄的北美英军总司令威廉·豪上将酝酿了一个庞大的作战计划,他命令驻加拿大的英军集结一支远征军,在约翰·柏戈因将军的率领下沿尚普兰湖-哈德逊河一线南下,攻打纽约州中部的重镇奥尔巴尼,同时自己在攻下“叛党”们的老巢——费城之后也会挥师北上,前往奥尔巴尼与柏戈因会合。这样,新英格兰的独立势力就将被孤立,进而被消灭。

英军的进攻:处于危亡中的大陆军

1777年6月,柏戈因将军率领8500人的加拿大英军主力沿着尚普兰湖南下,同时他派出一支2000人的别动队在圣勒杰将军的指挥下绕行纽约州西部以夹攻奥尔巴尼。由于大陆军一方对柏戈因的进攻方向做出了误判,尚普兰湖一带并没有太多大陆军驻防,柏戈因很快便兵临提康德罗加要塞。驻守要塞的大陆军只有3000多人,而且训练程度与装备均不如英军,仅仅抵抗了四天后便开城投降。消息传到奥尔巴尼,当地的大陆军领导人舒伊勒集结了一批大陆军正规军和民兵准备保卫奥尔巴尼,同时他也立即通知了纽约州西部和东面佛蒙特地区的大陆军部队,请他们做好准备,策应自己的战斗。

然而,柏戈因在攻下提康德罗加之后却犹豫不决。一方面,周围零散的大陆军和民兵不时发起游击战阻滞了他的进一步行动;另一方面,虽然他试图集结当地的保皇派武装当“带路党”协助自己,但是当地的保皇势力相比加拿大弱小的多,招募不到什么人。为了确保下一步的作战成功,他派出一支偏师去进攻东面的佛蒙特,以保障自己左翼的安全,同时命令右翼策应的圣勒杰别动队加快速度前来与自己会合。

柏戈因的如意算盘很快便被独立势力打破,在8月份的两场战斗中,进攻佛蒙特的部队与圣勒杰别动队分别被击败。而大陆会议在得知提康德罗加要塞失守的消息后,立即命令经验丰富的老将霍雷肖·盖茨前往奥尔巴尼统一指挥当地的部队。同时动员了宾州和麻省两地的大陆军向纽约州集结以抵抗柏戈因的攻势。

在得知自己两翼的掩护部队被击溃后,柏戈因对下一步行动的决策更加犹豫,并不断催促豪将军派兵北上与自己会合。豪正在指挥攻打费城的作战,对柏戈因的分兵要求十分不满,认为柏戈因进展缓慢拖累了自己。不过他最终还是命令驻纽约城的英军将领亨利·克林顿率领3000人北上,与柏戈因南北夹击奥尔巴尼的大陆军。

战役经过:大陆军的绝地反杀

盖茨在8月底抵达奥尔巴尼并接过了指挥权。他一面加紧对部队进行集结训练、积极备战;一面在当地民众的帮助下保持着对柏戈因、克林顿两支英军的监视。这期间,之前远征魁北克的阿诺德将军也赶到了奥尔巴尼,并加入到盖茨的麾下。到9月8日,盖茨已经集结了超过一万人的部队,对柏戈因形成了局部优势。

柏戈因在9月19日抵达了萨拉托加郊外的自由民农场,阿诺德将军早已在此严阵以待。经过一天的激战,柏戈因虽然攻占了农场,但自己也损失不小。大陆军顽强的战斗意志让他意识到这一股大陆军不是之前遇到的散兵游勇,也使得优柔寡断的他在得胜后并未做进一步追击,而是先在萨拉托加安营扎寨,打算稳步推进。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c4f674d7f8a70001faf1d9.jpg插图(1)
自由民农场里的战斗

就在柏戈因与阿诺德激战的前一天,一支大陆军别动队在本杰明·林肯将军的指挥下绕到柏戈因的后方发起突然袭击,一举收复了提康德罗加要塞,解救了一批关押在此的大陆军战俘,还缴获了柏戈因的大量补给和物资。后勤基地被毁,使得柏戈因更加心烦意乱,不敢主动再战。

就在柏戈因坚守不出的这段时间里,盖茨可没闲着,他不断地集结部队,规模达到了一万五千多人,两倍于柏戈因;同时不断对英军发动小规模的袭扰战,将他们压迫到哈德逊河边的一小块区域内。

10月3日,克林顿的援军终于从纽约城出发了。10月6日,一路顺利的克林顿攻占了哈德逊河畔的两座要塞,之后又突破了大陆军在西点(今西点军校所在地)布设的拦河铁链。盖茨显然也意识到背后迫近的威胁,为了尽快打败柏戈因,盖茨决心集中部队发动一次突击。10月7日下午,大陆军集结了8000人的主攻部队向自由民农场等据点发起突击。此时的柏戈因已经面临补给不足的困境,手下能作战的部队只有不到5000人了。很快英军防线就被突破,士兵们被逼退到距离营地很近的地方才勉强稳住阵脚。战斗中,柏戈因的两名得力干将——占领提康德罗加要塞的功臣弗雷泽将军和德意志佣兵指挥官布雷曼将军都被大陆军的神射手击毙。特别是弗雷泽的死,对全体英军士气打击十分巨大。第二天(10月8日)柏戈因便率军北撤,但撤军的路上仍不断受到大陆军和民兵的袭扰。

10月16日,克林顿已经进抵奥尔巴尼以南50公里处的金斯顿。但是柏戈因已经永远不可能南下来与他会师了。10月17日,山穷水尽的柏戈因正式向盖茨投降,6000多名英军成了战俘。豪将军的南北夹击计划也就成了泡影。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c4f617d7f8a70001faf1d6.jpg插图(2)
柏戈因投降的场面

战役尾声与对后世的影响

萨拉托加战役美国独立战争中具有重要意义。加拿大英军的主力被击溃,在后来的战争中再也无法发动进攻威胁新英格兰地区,巩固了这块主要根据地的安全。大陆军内部则一扫1776年纽约地区作战不利的阴霾,全军上下士气为之一振,消除了对英国正规军的恐惧。最重要的是,大陆军坚韧的战斗意志赢得了法国政府的尊敬。第二年路易十六下令与美国结盟,欧洲首屈一指的法国正规军开始源源不断开往美洲,与大陆军并肩作战。按照美国历史学家艾德蒙·摩根的说法,“(萨拉托加大捷)是战争伟大的转折点,因其为美国赢得了外国援助并为最终的胜利填上了最后一块基石”。作为纪念,二战前美国建造的第一批正规航母即以独立战争的三大战役来命名,其中一艘就是“萨拉托加”号。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c4f652d7f8a70001faf1d8.jpg插图(3)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