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点影响毛泽东一生的6个女人:最爱杨开慧,江青成负担

贺子珍去世后,葬礼规格应如何?大家犯愁之际,小平“一锤定音”

铭记过去:贺子珍去世后,葬礼的规格是怎样的?大家犯愁之际,小平“一锤定音”。近代革命战争中出现了无数仁人志士,这些革命志士用自己的青春和热血,建立了不朽的革命功勋,这些革命志士中也有不少女英雄,贺子珍就是其中之一。 贺子珍是井冈山第一位女性

/wp-content/uploads/2020/6/VFR7Nn.jpeg插图

毛泽东和他的母亲

母亲:旧中国善良女性的化身

有一个有趣的征象,无论是毛泽东、周恩来,照样朱德、邓小平,他们对怙恃情绪的天平总是偏向于母亲。母亲在他们心目中有着高尚的职位,相反,父亲倒显得无足轻重。

毛泽东的母亲文七妹,是一位勤劳、善良、品德高尚的女性。1867年,她出生在距离韶山冲20多里的湘乡县唐家坨一个贫农家庭。18岁的时刻,文七妹嫁给了韶山冲穷苦农民毛顺生为妻。1893年,她生下了毛泽东,后又生了毛泽民、毛泽覃,还收养了一个女儿毛泽健。

对母亲,毛泽东充满了情绪。母亲去世不久,他写信给同砚邹蕴真说:“天下上有三种人,损人利己的,利己而不损人的,可以损己利人的,自己的母亲是属于第三种人。”

30年代他对斯诺说:“我母亲是个心地善良的妇女,为人慷慨老实,随时愿意救济别人,也可怜穷人。”

毛泽东很爱母亲。1918年夏,他从长沙赴北京前夕,十分牵挂在外婆家养病的母亲,专程请人开一药方寄给母舅。次年春返回长沙,他把母亲接到长沙医治,住在蔡和森家,“亲侍汤药,未尝废离,足纾廑念。”毛泽东和两个弟弟还搀扶着老母亲到照相馆合影留念。这是文氏的第一次照相,也是最后一次照相。1919年10月,毛泽东在长沙忙于“驱张运动”时,获得母亲病危的特急家信。他慌忙赶回韶山时,母亲已经入棺两天了。

那几天,对着昏暗的灯光,毛泽东一直守在灵前,并含泪写了一篇情深义长的《祭母文》,追念自己的母亲:

吾母高风,首推泛爱。远近亲疏,一皆覆载。恺恻慈祥,感动庶汇。爱力所及,原本真诚。不作诳言,不存欺心……

1959年6月25日,毛泽东回到远离32年的田园。他在怙恃照片前凝望,伫立了好长时间。越日破晓,他默默地爬上故宅劈面一座叫楠竹坨的小岗,去瞻仰怙恃的宅兆。随行人员毫无准备,只得赶快折来一束松柏交给毛泽东献上。毛泽东向合葬墓深深地鞠了一躬,随后又伫立良久。回到住所,他仍深深地沉醉在对母亲的眷念之中。

罗氏:包办婚姻的牺牲品

在毛泽东怙恃合葬墓旁边,有一个已平的坟丘,那里埋葬的就是毛泽东的第一位妻子罗氏。罗氏因是长女,亦可称为罗一姑。罗氏出嫁时年方十八,身体丰满,容貌秀丽,生性温顺善良。

罗氏祖母毛氏,是毛泽东的祖父毛翼臣的堂姊妹,即毛泽东的姑祖母。毛顺生对这位表侄女甚为喜好,因此特意向罗家提出攀亲的要求。旧时,亲上加亲,视为美举。

罗氏明媒正娶到毛家,帮婆婆摒挡家务,自是一个好帮手。与弟媳王淑兰(毛泽民原配)相处得很好,也很体贴丈夫,为丈夫送茶送饭,洗衣浆裳。公婆对她异常满足。

为顾及怙恃亲友的体面,毛泽东默默接受了这桩婚姻。安下心来,一边劳动,一边念书。1910年的大年初二,罗氏因患细菌性痢疾,不幸去世,年仅21岁。毛泽东那年17岁。

罗氏在毛家度过了人生旅程上的短暂的最后三年,静静地躺在了苍松翠竹的山岗上。

据《韶山毛氏族谱》推算,罗氏生于公元1889年10月20日,比毛泽东大4岁多。若干年后,乡亲们修撰族谱时,因罗氏无嗣,专程将杨开慧所生之子毛岸龙作为罗氏的孩子。

1936年,毛泽东曾对斯诺提起:“我16岁的时刻,怙恃给我娶了一个20岁的女子,可是我从来没有和她一起生涯过——而且厥后也一直没有。我不认为她是我的妻子,那时也几乎没有想到过她……”

毛泽东虽不认可这门亲事,但对罗氏却是记着的。解放后,罗氏胞兄罗石泉写信给毛泽东,要求来京,毛泽东欣然赞成。那时许多支属想去北京,毛泽东都没有准许,但对罗石泉却破例,这或许反映了他的某种歉疚之情。

王十姑:毛泽东少年时代的美妙回忆

毛泽东对罗氏这门亲事之所以很不情愿,也许是由于他心中早已有了王十姑。毛泽东的外孙女孔东梅在《改变天下的日子——与王海容谈毛泽东外交往事》一书中对此有所披露。

20世纪50年代,毛泽东曾问在外交部担任礼宾和纪录事情的王海容:“谁人王十姑——怎么样了?”

王十姑是谁?海容不知道,自然无言以对。回家后便去问自己的奶奶——王季范先生的夫人肖老太太,毛泽东称她为九嫂。奶奶告诉海容:王十姑是她爷爷王季范的妹妹,没有名字,人人只叫她王十姑。王十姑和毛泽东是两姨表姐弟(毛的母亲是文七妹,王的母亲是文六妹),从小两人在外婆家一起玩,一起长大,青梅竹马,直至谈婚论嫁。就在毛泽东和王十姑翘首以待好事成双时,算命先生得出结论,二人八字不合。那时刻,表亲不能娶亲,八字不合不能娶亲。

为此,王家给十姑订了亲,丈夫是本县的,姓赵。不久,王十姑娶亲了。不幸的是,王十姑婚后不久就去世了,而且没有后人,只有墓上的衰草陪同着她们。当王海容告诉毛泽东十姑已经去世后,他叹了一口气。

在海容眼前,毛泽东不止一次地提到王十姑。毛泽东动情地回忆道:“她是好人。人很白,性格很好,手很细——我们还拉过手哩!”这时,毛泽东似乎又回到了少年的幸福时光。

在海容得知王十姑一事的前因后果后,王季范先生警告她:“不要乱说!”王、毛两家的这段故事已深藏百年。若是不是王海容讲出来,又有谁知道呢?

/wp-content/uploads/2020/6/u67Zbi.jpeg插图(1)

杨开慧和两个儿子岸英岸青

杨开慧:毛泽东一生的最爱

毛泽东的4位妻子,除了杨开慧其他三个都没有好结果

时至今日,毛泽东这个名字,恐怕在中国还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毛泽东是一位伟人,关于他的故事,在电视荧屏上面我们也知道了不少,今天我们主要来聊一下毛泽东的4位妻子。 第一任妻子:罗氏 《毛泽东自传》里有这样的一段话:“我的父母在我16岁时就给我娶了

与王十姑和罗氏相比,杨开慧是幸福的。她与毛泽东的连系,是在五四运动新思潮的影响下知识青年的自由选择和自由恋爱的效果。

杨开慧,号霞,字云锦,1901年11月6日生于长沙县板仓。1920年冬,杨开慧与毛泽东连系。她一不坐花轿,二不要妆奁,三不用媒妁之言,自由与毛泽东连系,以示“不作俗人之举”。

1922年,杨开慧生下第一个儿子毛岸英。1923年4月,湖南军阀赵恒惕下令通缉毛泽东。毛泽东被迫脱离长沙赴上海,把已怀上第二个孩子的妻子留在家中。翌年,杨开慧也到上海。不久,她随毛泽东返湘,又随同去广州、武汉。

1927年夏,武汉国民党政府反共,杨开慧带着孩子回长沙郊野老家。八七集会后,毛泽东潜回湖南,隐秘赶到板仓探望在此隐藏的妻子和三个孩子。8月16日,他又在开慧的陪同下潜入长沙,日夜举行暴乱准备。8月尾,毛泽东去指挥秋收起义,行前嘱咐开慧照顾好孩子,加入一些农民运动。杨开慧给丈夫带上草鞋,要堂弟杨开明送一程,并嘱咐毛泽东最好扮成郎中。这次话别,竟成了毛泽东与杨开慧的永别。

1930年10月中旬,杨开慧被捕入狱,同时被捕的另有保姆陈玉英和8岁的毛岸英。审讯官提出,杨开慧只要宣布同毛泽东脱离关系即可获得自由。她毅然回覆:“死有余辜,希望润之革命早日乐成。”

这时,杨母找到蔡元培等,请他们发电报保释。军阀何健接电后,马上下令行刑,并回复蔡元培等诡称接到电报前已经处决。11月14日,杨开慧在长沙城浏阳门外识字岭被害,时年29岁,留下遗言:“我死后,不作俗人之举。”

随着和平生涯的降临,毛泽东对开慧的忖量也越来越重。在接见他们昔时的保姆陈玉英时,毛泽东详细询问了杨开慧的被捕经由和在狱中的情形,并繁重地说道:“革命胜利来之不易……”

1957年,毛泽东在给故人柳直荀的遗孀李淑一回信时,写下了《蝶恋花·答李淑一》,其中第一句就是“我失骄杨君失柳”。对女子的称谓本应用“娇”字,章士钊问“骄杨”当何注释?毛泽东说:“女子为革命而丧其元(头),焉得不骄?”又有一次,毛岸青、邵华配偶请毛泽东写这首词的时刻,他又把“骄杨”写作“杨花”,并说:“称‘杨花’也很贴切。”

/wp-content/uploads/2020/6/rEjeYv.jpeg插图(2)

毛泽东与贺子珍

贺子珍:患难与共的革命战友

按《韶山毛氏族谱》所记,毛泽东的第三个妻子是贺子珍。贺子珍是毛泽东在井冈山斗争和江西苏区时期的战友,也是毛泽东多次受排挤、落难时期患难与共的朋友。

贺子珍能文能武,为了革命宁肯牺牲自己。有一次,毛泽东、朱德等人在开会,贺子珍也在场。这时敌人来了,贺子珍英勇机智,骑上一只光马(没有马鞍),手上拿着两枝枪,器械各放一枪。人家讲她能打双枪,就是这样来的。她把敌人引开,敌人顺着打枪的偏向拼命追,她转了一圈,把敌人甩掉就不见了。

战火中,毛泽东和贺子珍同生共死,度过了中国革命最艰难的十年。

贺子珍以伤病之躯走过万里长征。长征中,在贵州盘县遭遇敌机轰炸,贺子珍为了掩护伤病员钟赤兵,满身受伤17处,生命危在旦夕。为了减轻军队的肩负,她要求毛泽民配偶向向导反映,把她留在当地,并要求不要把她受伤的情形告诉正在前线指挥作战的毛泽东,以免让他忧郁。

那时正值红军抢渡赤水河,与“围剿”的国民党兵大规模迂回周旋的关键时刻,毛泽东一刻都不能脱离指挥位置,无法兼顾去探望贺子珍。得知她负伤后,毛泽东异常焦虑和担忧,他在指挥所回电话说:“不能把贺子珍留在老百姓家里,一是无药可医,无法治疗;二是平安没有保证,就是死也要把她抬走。”他立即把医生傅连璋派到休养连,协助连队医生举行抢救。同时,还把自己的担架调了过来,辅助抬贺子珍。

战事稍歇,他飞马去探望贺子珍。只见她的头部、脖子和身上,缠满了绷带。毛泽东快步走到担架前,弯下腰,细细察看她的伤势。贺子珍脸色苍白,她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能事情,还让人抬着,心里很不安。我跟连里说了,不要抬我了,把我放在老乡家里,等伤养好了,我会找你们的。”毛泽东替她拉好被子,劝慰她说,不要想那么多了,会治好的……然而,贺子珍是一个有强烈事业心的人,不愿意当家族,不满足于在毛泽东身边做秘书事情,她有自己的理想,希望获得更多的学习和磨炼。

贺子珍于1938年10月到达莫斯科,并坚持留在了苏联。然而,不幸遭遇却是一桩连一桩,出生不久的幼子因染上急性肺炎夭折。毛泽东得知后,便送娇娇(李敏)到苏联陪她。女儿娇娇因重病,贺子珍为照顾护士女儿之事和一苏联人争吵,为此受到迫害,被送进了疯人院。1947年。王稼祥和夫人朱仲丽去苏联,几经周折,见到了贺子珍。他们向毛泽东打了讲述,毛泽东赞成她回国。

毛泽东永远忘不了贺子珍。他和身边事情人员也曾谈到他和贺子珍的关系,说自己有责任,贺子珍也有责任。他还说,情绪方面的事情,有时刻也是很无奈的,也很庞大。有时刻莫名其妙就发生了,发生以后怎么看待?要理智一些,忍耐一些。

1959年,毛泽东登上庐山。他与贺子珍的老友曾志谈话后,决议和已经划分22年的妻子见上一面。这次会晤后,贺子珍对庐山格外眷恋,又先后三次上山休养。

痴情如贺子珍,深情如毛泽东。这是怎样一种单纯的情绪。1976年9月9日,毛泽东与世长辞。1976年是闰年,9月8日是阴历八月十五。八月中秋,正是贺子珍的生日。本是桂子飘香,花好月圆,却不曾想,人世间,那么多“半天残月,凄情这样”……

/wp-content/uploads/2020/6/YfYjiu.jpeg插图(3)

毛泽东与江青

江青:一代伟人的政治负担

毛泽东与江青有近40年的婚姻,时间最长,关系也最为庞大。在战争年代,他们的关系是较为镇静、协调,但也小有波涛。开国后,毛泽东对江青有一种特殊的关注和期待。

自江青登上政治舞台后,毛泽东对江青忽而重视,忽而冷淡,忽而关注,忽而指斥。到最后,他们基本上是有名分而无现实。

江青原名李云鹤,艺名蓝苹,1914年生,山东诸城人。1928年,江青入济南一戏班学戏。1929年春进山东实验艺术专科学校学习。1930年底在济南统一黄姓商人之子娶亲,几个月后仳离。仳离后,江青又去青岛大学图书馆谋了一份事情。在青岛大学,她认识了提高青年俞启威(开国后任天津市市长、市委书记、机械工业部部长等职)。1931年,她同俞启威娶亲,受他的影响,加入了左翼文化整体“海滨剧社”。1933年,俞启威被捕,两人婚姻关系随之竣事。同年,江青到上海,继续加入左翼文化运动。1934年10月,江青被捕。出狱后,她跻身话剧和电影界,时代认识了评论家兼编剧唐纳,于1936年和他娶亲。最终,二人分道扬镳。

江青能吸引毛泽东的眼光,一方面是由于她的自动追求,另一方面也由于在那时的延安,她简直对照出众。头发黝黑,眼睛大而有神,京戏唱得很好,在那时文化生涯相对穷困的环境中很受迎接。她喜欢服装,也会服装。她还会织毛衣、剪裁衣服,并做得漂亮而合体。因此,她的着装很讲求,总是显出娇好的身段。江青的字写得也很好,特别是楷书更为精彩。也许,江青的泛起,让毛泽东感应清新的同时,也让他因贺子珍出走而受伤的心获得了慰藉。

毛泽东对江青是讲原则的。1948年党内“三查三整”时,审查江青入党时间。她说自己是1932年,但找到的证实是1935年。江青找到毛泽东让他替她说几句话,毛泽东不准许。两人于是发生了争吵。事后,毛泽东心事重重,皱着眉头吸烟。良久,叹了一口气,对身边的事情人员说:“……当初娶亲没搞好,轻率了。唉,轻率了。”毛泽东还说:“唉,我现在的情形,我的身份,仳离也欠好。江青没大过,没大错,现在要胜利了,跟她仳离,日后也要有人说。没办法,背了个政治负担。”

毛泽东与凡人一样,需要一个温馨的家庭,需要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和战友,他愈发想念峥嵘岁月中的杨开慧和贺子珍。 泉源: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贺子珍曾痛心提醒主席:这个人一定会害你的

贺子珍孤独一世情 1927年深秋十月,34岁的毛泽东率秋收起义余部辗转千里上井冈,第一次见到被称为“永新一枝花”的18岁的贺子珍。他愣住了,没想到井冈山上竟有如此年轻貌美的姑娘。 贺子珍渐渐对毛泽东有了依赖,遇到什么事,总喜欢找他倾诉。有一天,贺子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