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大瘟疫真正终结了中世纪时代,开启近现代社会

1665年7月25日,英国伦敦的一场大瘟疫正式爆发,一周内就有约7000人失去生命。后世学者确认这个瘟疫是淋巴腺鼠疫,也就是我们熟知的“黑死病”。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e9f78aa4188f00011ee88c.jpg插图

部分学者认为,这场瘟疫其实是欧洲1347至1353年爆发的那场“黑色病”的延续。自从中世纪后期开始,鼠疫已成为欧洲最常见的流行性疾病。

据统计,中世纪黑死病蔓延了20万个城镇和乡村,使整个欧洲有7500万人被夺去了生命,所造成的恐怖要比一战后的流感还要可怕

关于这场堪称灾难的鼠疫,我们首先要了解,它是如何登上欧洲大陆的。

主要来自草原上蒙古帝国的世界之战。

1347年,成吉思汗在马背上建立的蒙古大帝国,在他孙子辈的带领下正继续着征服世界的大业。

东方有元世祖忽必烈建立的“大元”朝。在西方,蒙古国的四大汗国之一金帐汗国,于这一年开始加快向欧洲进攻的步伐,率先攻打的正是黑海之滨卡法(现乌克兰城市费奥多西亚)。

在卡法军民的顽强抵抗下,曾经所向披靡的蒙古大军打了一年居然还没有拿下,处于两军胶着状态。这时,曾经草原上流行的鼠疫在蒙古大营中爆发了。

为了拿下卡法,他们居然用攻城投石机将病死士兵的尸体投入卡法城内。很快,蒙古人的损招就得逞了,腐烂的尸体迅速演变成瘟疫在卡法城内传播。

没过多久,卡法就沦陷了。

眼看极速蔓延的瘟疫实在厉害,就连始作俑者蒙古人也控制不住了,于是立马整军撤退。

在瘟疫面前,东罗马选择封闭所有港口,拒绝卡法人登岸。可是生活在卡法的意大利商人回乡后,瘟疫很快就传到了君士坦丁堡。这场黑死病以意大利为中心,开始向欧洲四面八方辐射。

可以说,这场前后延续了三百多年的鼠疫,对于人类文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影响,甚至成为中世纪与近现代的分割线,终结了旧时代。

那么,这种转折到底体现在哪儿呢?

第一,思想上,催生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

一般认为,为欧洲带来近代曙光的文艺复兴发源于14世纪中叶的意大利佛罗伦萨。

同时,这一时段佛罗伦萨成为欧洲黑死病的重灾区。从1348年4月持续到了9月,整个城市五分之三的人都死于瘟疫。这样的巧合并非历史偶然。

在来势凶猛的黑死病面前,人们发现任何祈祷和忏悔都是无效的,开始对高高在上的天主教神权统治产生了怀疑。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e9f805d7f8a70001f1a9d5.jpg插图(1)
中世纪医生防护服

尤其是作家乔万尼·薄伽丘在佛洛伦萨看到昔日的文化重镇如今腐尸遍野。于是世界上第一部短篇小说《十日谈》诞生了,同时也以难能可贵的人文主义思想,拉开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的序幕(此处可至1517年10月31日的维滕堡)。

1665年伦敦的这场瘟疫同样也促进了科学的发展。身处瘟疫区的牛顿不得不逃离伦敦,正是在回乡避难的两年间,他接连在微积分、万有引力和光学等领域取得突破。

第二,卫生体系上,形成了隔离的医疗手段。

当所有药物都无能为力时,欧洲人想到的办法只有隔离了。1377年,威尼斯人在圣玛利亚岛上建立起了欧洲第一个永久性的隔离医院。此后,越来越多的欧洲城市采用威尼斯模式,比如围绕隔离医院挖一条护城河。

到了17世纪的伦敦大瘟疫,英国政府直接制定了第一部检疫隔离法律,来自英国一个叫埃姆的小村庄用14个月的自觉封村故事,来对抗这场灾难同时支持着政府的决策。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e9f396a4188f00011ee884.jpg插图(2)
英国牧师威廉·莫伯森,领导埃姆村村民成功实现了14个月的自觉隔离。

直到1667年,历经14个月的自我隔离,灾难终于消失了。同时也避免了将疫情传播到附近人口密集的谢菲尔德市。

第三,城市建设上,带来了近代城市体系。

中世纪黑死病之所以造成如此严重的后果,与当时“脏乱差”的城市卫生环境和早已废弃的地下水道有很大关系。

中世纪的欧洲城市,由于没有下水道,普遍生活环境恶劣。例如当时的一线大城市伦敦,市民们会把垃圾、粪便倒在街道上,大街小巷污秽遍地;冬天烧煤取暖,浓烟弥漫。此外,空气中还夹杂着泰晤士河边屠宰场与垃圾站的味道。有学者研究,中世纪的欧洲人普遍嗅觉丧失,就是因为常年受这些气味刺激的缘故。

这就为病毒的携带者老鼠提供了最有利的生存条件。

瘟疫过后,欧洲普遍国家都进行了城市大改造。尤其是1666年因为预防瘟疫而起的那场伦敦大火,送走了一座中世纪古城,代之而起的是一座崭新的近代化城市。

再如法皇拿破仑三世主导下改造的巴黎,拥有四通八达的街道、公共厕所、煤油灯等,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巴黎的新式排水网络——600公里下水道成为巨大的地下水库,不仅解决了干净水源问题,也不会让路面出现积水问题,为整个城市的卫生环境带来质的改变,从而阻止细菌的大量滋生。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5ee9f864a4188f00011ee890.jpg插图(3)
巴黎的新式排水系统

蒙古大军带来的这场世纪大瘟疫说明了大兵之后必有大疫。同时,鼠疫带来的意外价值也符合了副产品定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