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里士多德:西方文明的集大成者

亚里士多德出生,思考,而后死去。

时间:公元前322年3月7日,古代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与世长辞。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9193831.png插图

有人说:“如果把希腊哲学比作希腊文明的皇冠,那么亚里士多德哲学无疑是这顶皇冠上一颗最璀璨夺目的宝石。”

西方文明有两个源头,一个是古希腊文明,一个是希伯来文明。希伯来文明孕育出了基督教,古希腊文明孕育出了哲学和科学。古希腊的泰勒斯被称为“哲学和科学之父”,但是使哲学成为一个完整的理论体系的是柏拉图,而使科学成为一个体系的是亚里士多德。柏拉图是苏格拉底的学生,亚里士多德是柏拉图的学生,这三个人被称为“希腊三贤”,他们仨是西方哲学和科学的真正奠基者。

那么比他的师父和前辈们更出彩的亚里士多德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第一、他是希腊哲学的集大成者。

亚里士多德17岁时就来到了柏拉图学园,跟随大哲学家柏拉图学习,一学就是20年。亚里士多德兴趣广泛,聪明好学,而且他从不迷信权威,他有一句名言:“我爱我的老师,但我更爱真理”,无论是对以往的哲学思想还是老师的哲学思想他都能批判性地吸收,柏拉图称赞他为“学园之灵”。

不过这个学生也很让柏拉图头疼,因为他经常坚持己见地和自己争论。关于二人的地位和不同在拉斐尔创作的名画《雅典学院》中最能体现:两人同时站在C位,柏拉图左手拿着《蒂迈欧篇》右手指天,意为真实的理念世界在天上;亚里士多德左手拿着《伦理学》右手手心朝下,意为世界的本原在地上的现实世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9193835.png插图(1)
《雅典学院》壁画,亚里士多德在画中的显要位置说明了其在西方文明中的重要地位

亚里士多德认为哲学是所有学科的总汇,他构建了一套“大哲学”学科体系,将哲学分为理论科学、实践科学和艺术三类。理论科学包括数学、物理学、逻辑学和第一哲学(就是后来的形而上学),实践科学包括伦理学、政治学和经济学,艺术包括诗学和修辞学。

亚里士多德不光建立了希腊最全面的知识体系,他还对这些领域进行了深入的研究,许多学科都是他创立的,例如逻辑学、物理学、政治学、动物分类学等。

如此博学需要花费多少时间在研究上呢?据说亚里士多德睡觉时会在手里握一个铜球,铜球下放一个金属容器,这样球滑落入容器中发出的声音就可以惊醒他,然后随时做研究。

第二、他是亚历山大帝国最牛的老师。

柏拉图去世后,亚里士多德离开了柏拉图学园。马其顿国王腓力二世聘请他做儿子亚历山大的老师。这位学生就是和凯撒、拿破仑、汉尼拔并称为欧洲四大战神的亚历山大大帝。和亚历山大一同听课的还有托勒密(即托勒密一世,原为亚历山大的部下,后来成为埃及托勒密王朝的创立者)和利西马科斯(原为亚历山大的部下,后来成为马其顿国王)等。(想了解更多“拿破仑”的内容,请到1804年12月2日的巴黎圣母院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9193838.jpg插图(2)
亚里士多德正在为亚历山大讲课

这些未来的大人物目前还都是十几岁的少年,亚里士多德虽然只教了他们三年,但是对他们的影响却是一生的。特别是亚历山大和托勒密,两人极重视文化,正是他俩把地中海沿岸的亚历山大城建成为古代东西方学术交流中心。

亚历山大称帝后,亚里士多德就回到了雅典,在亚历山大的资助下他建立了吕克昂学园,招收弟子。因为亚里士多德经常在林荫道上一边散步一边给弟子讲课,所以他们被称为逍遥学派。亚历山大在四处征战之余还不忘为老师收集研究用的标本,光是运送这些标本的奴隶就有一千多人。

亚里士多德一度在雅典享受着特殊待遇,直到亚历山大突然去世。亚历山大帝国从此四分五裂,雅典人趁机闹事,作为皇帝的老师自然成了被攻击的对象。雅典人要以不敬神的罪名处死亚里士多德,亚里士多德不想成为第二个苏格拉底,就逃走了,不久后病死。

第三、他是思想统治欧洲一千多年的思想家。

亚里士多德去世后,逍遥学派继续存在了800多年,之后经历了中世纪的“黑暗时代”,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成为了禁忌。直到13世纪时,亚里士多德的哲学思想才又被托马斯·阿奎那发扬光大,与基督教神学调和在一起,形成了后来统治西方400多年的哲学和神学思想体系。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9193840.jpg插图(3)
雅典人以不敬神和败坏青年两项罪名把苏格拉底送上法庭,最后判处他服毒自杀

无论是哲学还是科学,一旦和宗教捆绑在一块往往就会固步自封,成为为宗教服务的教条,亚里士多德的思想也不例外。人们对教条主义的反抗也是激烈的,哥白尼针对亚里士多德和托勒密的地心说提出了日心说就是如此,布鲁诺(想了解更多“布鲁诺”的内容可到1600年2月17日的罗马)因为挺哥白尼的日心说更是献出了生命。亚里士多德的“重物体比轻物体下落速度要快些”的结论也被伽利略证明是错误的。他还认为白色光是最纯洁的光,其他颜色的光是不纯洁的,但是牛顿用三棱镜证明出白色的光是最不纯洁的光,它是由其他七种颜色的光构成的…… 

真理的正确在于与时俱进,固步自封的理论只会沦为落后的教条,没有谁永远是对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