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

幽默的法国人为他写了墓志铭:过往的人啊!不要为我的死悲伤,如果我活着,你们自己谁也活不了。

1794年7月28日,罗伯斯庇尔在断头台上结束了他的生命。

罗伯斯庇尔法国大革命时期的革命家、爱国者,是雅各宾派的领袖。执政期间,捍卫革命成果,把法国大革命推向了高潮。

罗伯斯庇尔是资产阶级上升时期的、革命民主派的政治明星。但这么个大人物,却非常亏待自己,不贪名利,一心一意干革命。他死后,家里仅剩可怜的300法郎,自己妹妹穷得饭都快吃不上了,还是靠拿破仑给的一笔年金混生活。

和同样在大革命中被断头的人相比,他既不是路易十六那样的敌人,又没有丹东的腐化堕落,可法国人为啥非得要他的脑袋?

主要因为,他在后期采用了恐怖统治。恐怖统治就是靠统制经济和集权高压,强化雅各宾政权。

当时,他为什么非要采用“恐怖统治”呢?

第一,抵御外国的入侵。

法国大革命于1789年爆发,这为法兰西人打开了一扇自由之窗。

他们在革命中一顿猛操作,不仅让法国有了个史诗式的改变,也吓坏了欧洲的其他国家。有的国家担心人民效仿,有的担心法国因此变强。

1793年3月,英国组织了有7个国家参加的反法同盟,从四面八方向法国攻来。在国内,西部旺代郡又发生了王党武装叛乱,大抢地盘,杀了大批的革命者。4月,北路军司令迪穆里埃又叛变投靠敌人了。

这种内外交困的情况,就要求革命阵营赶紧抱团,保护革命成果,先把难关度过去。于是,非常规的政策不得不实行,恐怖统治应运而生。

第二,稳定国内的物价。

法国大革命之后,法国国内经济出现严重的危机。

从1792年开始,货币贬值、物价飞涨,大量的下层人民活得越来越难。法国人支持革命,可是饿着肚子革命,他们可不干。

从当年秋天开始,下层人民就强烈要求限制物价,打击投机商人,收拾王党。可是,吉伦特派死脑筋,硬抱着经济自由的原则不放,反应迟钝。群众最后怒了,抛弃了大革命之后由吉伦特派成立的政府,拥护以罗伯斯庇尔为首的雅各宾派上台。

雅各宾派上台后马上声明:雅各宾政权的命运是与非常政策联系在一起的。由此看来,雅各宾派本身就是恐怖统治的产物,而且是在顺应法国人民的要求下得势的。

事实证明,恐怖政策在当时确实发挥了作用,革命成果守住了。这不是挺好吗?坏的是后来恐怖统治没有及时刹车,使用过度了。

罗伯斯庇尔常以公平正义的名义杀戮异己和不革命者,雅各宾派中的丹东贪图钱财,生活腐化,被罗伯斯庇尔送上了断头台。

我们从《丹东之死》中,就能感受到当时的血腥气氛。雅各宾派上台仅47天,巴黎就有1367人被杀,有的把人逼到河里活活淹死,有的看到陌生人便杀。

丹东是雅各宾派的领导人之一,他曾认识到了恐怖政策扩大化的危害,主张宽容,鼓吹“要爱惜人类的血”

后来,巴黎人开始感到了寒意,觉得这么发展下去,自己的脑袋恐怕也不保。

罗伯斯庇尔觉察到大家的不满,也隐隐担忧了起来。最终,雅各宾派被法国人推翻,罗伯斯庇也被送上了断头台。

那么,罗伯斯庇尔真这么该死吗?他本人就是愿意实行恐怖统治的刽子手么?其实,他也有不得已的地方:

首先,他要平衡革命团体的内斗。

雅各宾派本身不是一个态度坚决的政治团体,罗伯斯庇尔等人在各种政治势力中找平衡点。

在革命危机时,雅各宾派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危机一解除,内部的裂痕就露出来了,罗伯斯庇尔成为了各方势力的敌人。

不仅如此,雅各宾派还窝里斗,很多人也想搞垮他。在热月政变中,很多攻击他恐怖统治的人,都曾是恐怖主义者。

罗伯斯庇尔死的两天前,他曾愤愤地演讲说;他们特别想急于证明革命法庭是个血腥法庭,说是我擅自创立的,并且由我绝对把持着。目的是为了把一切善意赶尽杀绝”。后来,拿破仑也直说了:“罗伯斯庇尔成了大革命的替罪羊。”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7152550-792x1024.jpg插图(2)
罗伯斯庇尔被送上断头台

其次,局势超出了他控制之外。

1794年3月,罗伯斯庇尔惩处了要求进一步加强恐怖统治的埃贝尔等人。后来,他又解散了革命军,以及允许零售商人可以不再向政府申报存货情况。

罗伯斯庇尔本想通过这些事减弱恐怖统治,却没有太大的作用,因为局势已经不是他一个人能控制的了。

此时,罗伯斯庇尔成了一个多余的人。为了自保,他追着国会通过《牧月法令》,这个法令让恐怖急剧扩大。罗伯斯庇尔陷入了恶性循环,攻击他的人越多,他越严酷,也就越受人指责,最后只能被推上了断头台。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7152552.jpg插图(3)
大革命中的贵族

同样是革命,美国也曾轰轰烈烈,却没走到法国的极端,这多亏了国父华盛顿(此处可到1789年2月4日的华盛顿)和杰斐逊(此处可到1743年4月13日的弗吉尼亚)等人,他们没有偏离理性、忘记革命本意,用《独立宣言》《联邦宪法》确定了自由和平等。而罗伯斯庇尔却只能说:”我们将会逝去,不留下一摸烟痕,因为,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我们错过了以自由立国的时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