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密开仓: 人能吃粮食,粮食也能“吃”人。

617年3月21日,瓦岗寨的二号人物李密,按计划袭取了洛阳城外的大粮库洛口仓,随即开仓放粮,赈济百姓,数十万饥民哄然而至。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454.jpg插图

瓦岗寨的聚众造反,让隋末众多群盗中,一支微不足道的队伍,一跃成为赫赫有名的义军。这个举动,也为李密赢得了巨大声望。

在盗贼蜂起,豪杰林立的形势下,人们将李密视为群雄霸主,以西楚霸王项羽作比。南宋学者叶适说,李密的谋划韬略,就连唐朝的开国君臣们,都没办法与之相比。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457.jpg插图(1)
牛角挂书的典故,出自李密

蚀本的买卖没人做,开仓放粮,只不过是李密博弈天下的这局棋中,敲落的第一颗棋子。李密的这颗棋,目的何在呢?

首先,收取人心,扩充军队。

隋末大乱,农事荒废,群雄政权的人心聚散,看的就是粮食有无,人家跟着你打仗,是为了能吃顿饱饭。和瓦岗寨的大头领翟让讨论战略时,李密就说,打下洛口仓赈济贫困,远近的人就都会前来归附,哪怕是百万人的部队,也可以在一天内召集起来。

拿下洛口仓后,李密麾下的兵员,果然迅速发展到几十万。隋朝将军刘长恭,带着两万五千兵马前来对阵,被李密一仗杀了个精光,只剩刘长恭一人落荒而逃。

同在隋末起兵的刘武周,在马邑(今山西朔州)聚合豪杰起兵时也说,如今仓库里粮食烂到发霉,饥民都饿死在路边,当官的不管百姓死活,我看不如反了。刘武周杀掉太守,开仓放粮,一城百姓倾心归附,一天就拉起了上万人的队伍。有没有粮食,事关人心向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500.jpg插图(2)
隋末群雄割据局势图。

其次,为夺取洛阳做准备。

洛阳是隋朝的东都,隋炀帝屡次游幸扬州,把百官的家眷都迁到此处,拿下洛阳这个城池坚固的重镇,不但有了可以据守的根据地,也把文武百官的家眷都握在了手中,能争得他们的支持。

更何况,李密本就是隋朝官员出身,深知洛阳的重要性,早年追随开国元勋杨素的儿子——杨玄感起义,他就曾给杨玄感提过意见,拿下洛阳。而占据洛口仓后,李密在此筑城,有了一个得以和洛阳周旋的据点。

李密据有洛口仓,势力壮大,但他没有想到的是,人能吃粮食,粮食却也要反过来“吃”人了,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儿呢?

首先,实力壮大的李密,受到隋炀帝的重点打击。

攻占洛口仓后,瓦岗头号人物翟让推举李密做头把交椅,山东河南一代的起义豪杰,也公推李密为盟主魏公。就连后来的唐高祖李渊,也在给李密的信中虚与委蛇,说自己岁数大了,根本没想过当皇帝,要说平定天下,还是看好我的大兄弟,也就是你李密啊。远在扬州的隋炀帝,听闻李密声势浩大,也派出了悍将王世充支援洛阳,王世充和李密的洛阳鏖兵,李密麾下的很多谋臣猛将,都因此而亡。

其次,阵营内部开始“内讧”。

李密自称魏公后,麾下有行军元帅和魏公府两个机构,行军元帅安置自己的亲信,而魏公府,用来收留原来的老大翟让和他的亲信。李密元帅府的副手房彦藻,攻城略地得了财宝,全数交给李密,翟让就生气地对房彦藻的说,你把宝物都给了李密,一件也没留给我,但你可别忘了,李密的位置,是我推举他得来的。

翟让的哥哥翟弘也曾劝说,皇帝应该你翟让自己来做,怎么就让给了外人呢?双方矛盾加剧,李密最终在宴席间杀掉了翟让。同属翟让阵营,也是后来的唐代名将李勣,被刀砍了脖子,几乎死掉,而被演义小说描绘成“义薄云天小关羽”的单雄信,是靠着磕头求饶,才留住了性命。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504.jpg插图(3)
洛口仓旧址,位于今河南省郑州市巩义河洛镇。

开仓放粮,让李密的实力空前壮大,但隋朝的绞杀军队和内部的自相残杀,也都揭示着乱世之中,经济实力畸形膨胀后,所带来的负作用。那么,作为乱世的割据政权,除了开仓放粮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凝聚人心的办法呢?当然有。

李密开仓放粮的七百多年前,陈胜和吴广,在山野间的祠堂里学起狐狸叫,喊出了“大楚兴陈胜王”的造反口号。

李密开仓放粮的七百多年后,韩山童和刘福通,在黄河的河滩上埋下单眼石人,来迎合“莫道石人一只眼,挑动黄河天下反”的民谚。可惜,这些装神弄鬼的把戏,没能灵验到最后。倒是朱升给朱元璋的建议最实惠,“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李密有足够的粮食,也拒绝了称王的建议,他比朱元璋少的,是一座洛阳这样坚固的城池。

李密的谋士柴孝和曾经劝说他西取长安,但洛阳近在眼前都拿不下,谁又会陪李密一路打到长安呢?李密和王世充在洛阳鏖兵,柴孝和战死,李密为此大哭一场。

那时候,唐军早已据有长安,在那里,有充足的粮食,坚固的城池和名义上的隋朝统治者。而李密粮食还没发完,人心已经散尽,一局棋下到满盘狼藉,抱着柴孝和的尸身,李密哭的,不只是谋臣之死,还有他那前途未卜的霸业。

受演义小说的影响,我们总觉得,古代割据政权的统治者,如果谁对老百姓好,让老百姓能够吃饱,就能获得胜利,其实只是文人的一厢情愿。从李密这件事我们可以看出来,军事作战要想胜利,除了会笼络人心之外,更要学会平衡各种势力,在适当的时间,做适当的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