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思邈:我不是药神

没有神的光环,你我生而平凡。

682年3月29日,孙思邈在王屋山辞世,其实,在这之前的许多年,他就已经远离长安,遁入江湖。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211.jpg插图

被当世称为“药王”的孙思邈,是个颇具神话色彩的人物,据说晚年在王屋山附近行医,他遇见一户人家送殡,见到棺材中滴落的血色不对,就拦下队伍,开始医治棺材中的“死人”,难产的孕妇因此被救“活”。在今天的王屋山大店河畔,有个地方叫截板沟,相传就是当年孙思邈拦截棺材板的地方。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214.jpg插图(1)
孙思邈晚年隐居的王屋山。

后来宋徽宗到王屋山求仙访道,特意封孙思邈为妙应真人,来彰显这位前代名医的神秒和灵验。凭借着医学成就名传百代,上古有神农,春秋有扁鹊,汉代有张仲景,唐朝有孙思邈。不过,这个被世人奉若神明一般的医生,并不是只会看病而已,那么,除了治病救人,孙思邈还有哪些斜杠技能和神奇人生呢?

他是唐代口述史的第一人。

孙思邈生年不详,关于他的年岁,有很多不同的说法,最小的是101岁,最多的高达168岁,但无论那种说法,孙思邈都在百岁以上,是十足的长寿老人。唐太宗见到孙思邈时惊讶地说到,没想到羡门和广成这样传说中的高寿人物,居然真的存在。历经了北周和隋唐三个朝代,孙思邈成了历史的活化石。贞观初年,魏徵主持修史,为避免遗漏掉重要的历史事件,就多次寻访孙思邈,而孙思邈口述前朝故事,让人宛如亲眼所见。

他还是个书法名家。

在南宋孝宗收录的唐人书法,汇成的《淳熙秘阁续帖》十卷中,保留了仅存的孙思邈书法作品。同时被收录的,还有魏晋名家钟繇王羲之和唐代的颜真卿等人,能与这些书法名家的作品并列,说明孙思邈书法水平足够高超。孙思邈在他的名著《千金方》中说过,“欲为大医”,也就是想在医学上获得杰出的成就,就必须要有通达的视野和学识,他在书法上的深厚造诣,是他这种思想的集中体现。

他更是世俗追捧的明星。

孙思邈幼年时,就曾见过北周的柱国将军独孤信,独孤信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开国元勋,见了年幼的孙思邈,竟然感慨道,这孩子有圣人的品质,但是格局太大,只怕不会为朝廷所用。再后来,北周皇帝征他做官,不去。隋文帝征他做官,不去。唐太宗征他做官,不去。唐高宗征他做官,还是不去。除了朝廷的眷顾,孙思邈也受到文人名士们的推崇,唐高宗不愿孙思邈遁隐山林,就把他安置在邑司居住。在这里,很多知名的文人,都慕名前来求教,有的还拜孙思邈为师,这里面就包括初唐四杰之一的卢照邻。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16100217.jpg插图(2)
孙思邈雕像。

凭借斜杠技能和神奇人生,孙思邈的地位被不断推高,成了人们口中的药王,成了疗疾必愈的神一般的人物。但真实的孙思邈,终究不是可以药到病除的药神,为什么这么说呢?

一是孙思邈并不主张用药。

有次卢照邻问孙思邈,名医到底是如何治病的?孙思邈告诉他,人拥有的四肢和五脏,就像是四季和金木水火土的五行,讲究的都是调和平衡。只有这些元素失去平衡的时候,医生才会拿起药物和针剂去治疗。孙思邈还强调,如果一个只看了三年药方的医生,就夸口可以治疗所有病症,是绝对不可取的。毕竟天底下有着太多的疑难杂症,至今根本无从下手,盲目用药,只会带来无穷无尽的负作用。

二是孙思邈也有束手无策的时候。

孙思邈早年体弱多病,立志学医,当时天下分裂,连年战乱,孙思邈所在的村子,每年都有狂犬病流行,受感染者常常向会孙思邈求救。由于经验不足,不知道如何处理,孙思邈没能救活他们。如果说无法治疗狂犬病,是孙思邈年少时的医学水平有限,那面对石药服用者的束手无策,则说明了即便是一代药神,也有着他医疗水平的上限。石药属于矿物类药物,在魏晋到唐代,很受到上层社会的偏好,服用的目的,大多是长生和壮阳一类不靠谱的想法。贞观初年,梓州刺史李文博不理政务,一心壮阳,石药吃多了,就得了糖尿病,病情紧张时,孙思邈就为李文博调制枸杞汤救急,但也只能惋惜的说一句,根本无法痊愈。没过多久,李文博就发病死掉。

在疯狂的作死面前,就算是药神也束手无策,更何况,孙思邈并非神仙。有个故事说孙思邈治病救人,本来具备了成仙的资格,但是因为《千金方》中记载了水蛭、蝼蛄可以入药,也算伤及生灵,所以天帝想了一下,最终没有批准孙思邈飞升。成仙的故事,是后人对孙思邈不断进行光环加持后产生的效果,在巨大的光晕之下,人的真实形象和想法,会变得模糊不清(详见规律1-“层累说”:古史传播与信息处理)。把自己看得最楚的,倒是孙思邈自己,撰写《千金方》时,他提到年轻时学医不精,亲朋邻里得了急病,自己就在小山似的医书中翻来翻去,却怎么也翻不出一副救人的方子,等到翻出方子,却发现为时已晚。从那以后,孙思邈立志学医,一生所求,由此而定。

孙思邈写书时,已经功成名就,他也可以为自己做些适当的隐晦,但是他没有。在他自己的眼里,他不是药神,他仍是那个百余年前在医书中汲汲翻检,一心想要救人的病弱少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