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要保天下又要自保的太子刘盈

“天子只需要保天下,臣子只需保自身;只有储君既是君,也是臣,既要保天下,也要保自身。”

公元前195年6月26日,西汉王太子刘盈继位,是为汉惠帝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3222118.jpg插图

这位刘邦和吕雉的儿子留给后世学者的是一种“仁弱”的历史形象。他从十六岁登基,在位七年,仁政治国,任用萧何和曹参为丞相,推行萧规曹随、与民休息的政策,实现了汉初的经济繁荣、政治清明、国泰民安。可以说汉惠帝时期的休养生息为接下来的“文景之治”(此处可公元前180年7月17日的长安)打下了良好的基础和模范。

但是遇上一对虎爸狼妈,性情仁厚的太子刘盈登上这个皇位实在不易。

那么汉惠帝在皇帝任上,到底经历了怎样的磨难呢?

第一,当皇帝前,在强权父皇面前遭遇了“易储风波”。

作为一代霸王刘邦的嫡长子,刘盈偏偏生得毫无英武之气,自然从小就不受父亲待见。反而是受宠的戚夫人之子刘如意很对刘邦的脾气。这就在皇帝心里埋下了废太子的念头。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3222123.jpg插图(1)
刘邦

刘邦向大臣们提出这一想法的时候,引起了“大臣多谏争”这样激烈的反对,尤其是御史中丞周昌直接怒了。有口吃的周昌直言道:“臣不善表达,但是臣很确…确定,这样(废太子)不可为。陛下如果要废太子,臣实…实在不敢从命。”

但是刘邦仍然一意孤行。这时,开国功臣张良出了一个好计谋。他让吕后请当时的四位社会名望“商山四皓”来辅佐太子,这样一定能够增加太子的威望和实力。于是,就在刘邦平定了英布叛乱回京后,四位老顾问用行动打消了刘邦易储的念头。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3222126.jpg插图(2)
张良

在一次朝宴上,刘邦惊讶地看到,已经八十高龄的“四皓”陪同太子来到席间,还以太子为尊。

他一直求而不得的人却愿意辅佐太子,这让刘邦看到了太子的实力。此后,刘盈的太子地位才基本稳定了。

历史上像刘盈这样经历易储风险的,还有清朝康熙帝“两立两废”的废太子胤礽(此处可1676年1月27日的北京)。不过,他比较不幸地是最后还是没能保住皇位。

刘盈能够最终坐上龙椅,是他获得多数大臣支持的结果。要知道,在儒家没有坐稳统治地位的汉初时期,嫡长子继承制是无法换来臣子的维护,却需要刘盈个人的君王素养说服他们。

当然,这也与他有一个实力雄厚的母后有很大关系。

第二,坐上龙椅后,在霸道母后帘下过着“傀儡”生活。

在太子之位上就没有坐稳的刘盈,一直将被动延续到登基后。不得不在强势的吕雉垂帘听政下讨生活。甚至司马迁在《史记》中都没有把汉惠帝列入记录帝王事迹的本纪部分,而是附记在《吕太后本纪》,使他在《史记》中失去了与帝王身份相称的地位。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3222130.jpg插图(3)
吕雉

刘盈在母后的盛大“光环”下,不仅朝政受到制约,还要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手足被残害。先是吕后最痛恨的戚夫人、刘如意母子,即使刘盈几次营救,还是架不住自己母亲复仇的野心。

最终赵王刘如意被毒死,而已经被贬为舂奴(负责去除谷子外壳的女奴)的戚夫人也成为人彘。吕后甚至逼刘盈亲自到场观看。于是,留下阴影的惠帝大病一场,从此不理朝政。

之后,吕雉又将齐王刘肥诱骗入朝,想加害于他。刘盈为了不重蹈覆辙,极力保护这位兄长,还帮他挡住了吕后的毒酒,最终才保全性命。

刘盈的傀儡生活还远没有结束,就连他的婚姻也成为一种政治筹码。吕雉为了不让大权旁落,竟让惠帝娶了姐姐鲁元公主的女儿张嫣为皇后。

也许你要说刘盈遭遇这样悲催的人生,那是因为他个人性格太软弱。我们就来看一下,历来储君的位置上都有什么样的威胁因素吧?

首先,强大的父权下,天生患有缺爱综合征。

在太子刘盈5岁的时候就已经有过一次生死劫,而且这次的劫难正是父亲刘邦给予的。公元前205年,刘邦为报鸿门宴之仇,对霸王项羽不宣而战,56万大军拉开了楚汉争霸的序幕。

谁料到战争初期项羽大败汉军,刘邦狼狈地逃到沛县老家。逃跑途中遇到走散的儿子刘盈和女儿刘乐。可情急之下,刘邦曾两次将这一对儿女踢下马车。庆幸地是,夏侯婴也在车上,两次都营救了孩子。刘盈这才顺利脱险。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3222134.png插图(4)
太子刘盈

在大汉王朝,还有一位坑儿子更狠的爹。那就是汉武帝。为了戒备日益强大的东宫势力,他在巫蛊之祸中逼死了自己的戾太子刘据,造成了汉代最大的冤案。五代时期后赵第三位皇帝石虎更是直接杀了自己两任太子。

莫怪皇家亲情淡漠,因为太子这一身份本身对于皇帝来说就是一种威胁。唐太宗的太子李承乾,从一个优秀的储君模板,最后变成了一个谋反的疯子,就是很好的证明。

其次,兄弟相残的夺嫡之争以及各自背后支持者的政治党争。

刘盈经历的易储风波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吕后所代表的外戚势力严重威胁到了刘邦的江山。而清朝康熙的废太子胤礽却是从九子夺嫡角斗场败下阵的政治牺牲品。朝鲜王朝的那位被活活饿死的思悼世子更是英祖夹在老论和少论两派之间的无奈之举。

他们的生命轨迹印证着“太子”历来都是一份高危职业。在王权斗争中,太子本就是一个生存在皇权与党争夹缝中的悲剧角色。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