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奇诺防线仅仅是遮羞布么?

它本是法国大战略层面的高智商产物,最终却被评为“毫无用处的遮羞布”。

1940年6月13日,二战中的法国政府仅仅抵抗了1个月后,就被迫宣布巴黎为不设防城市。这标志着号称固若金汤的马奇诺防线,最终倒在了德国闪击战的强攻快袭下。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1102112.jpg插图

这条马奇诺防线是法国在一战后为防范宿敌德国,在两国边界耗费50亿法郎修建的一个庞大的防御工事网络。

它代表着当时整个法国面对国际局势采取的大战略,也就是“通过防御而不是攻击来维护和平”。随着马奇诺防线被德军成功突破,最终导致130万法军失去生命,近40万英法联军遭遇围困,这才有了后来著名的敦刻尔克大撤退(此处可1940年5月27日的敦刻尔克)。

那么法国为什么要每年投入一半国防经费来修建马奇诺防线呢?

第一,从战略位置考虑,法国想要祸水“北(比利时)”引。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1102114.jpg插图(1)
马奇诺防线位置图

从防线的位置来看,它正好涵盖法德边界。

可是根据一战的经验,德军主要是从北边的比利时切入,而不是南面的法德边界。因为从地形上考虑,这里不适合现代战争中大兵团的进攻。

为什么法国人明知道德军最大的攻击概率在北边,却在南面年复一年的修这条防线?

这是因为法国从一战的惨痛教训中,深刻认识到了现代化战争的巨大破坏性。

战争一旦发生在本国,即使获胜也是惨赢。就像凡尔登战役(此处可1916年12月15日的凡尔登)一样,让法国最精华的工业地带损耗殆尽,即使战后休养生息二十年都没有完全恢复。

于是,法国人从整体战略出发,先用马奇诺防线压缩德国人的选择空间,将德军从法德边境进攻的概率降为零;然后利用比利时作为战场,将自己的机动部队集结在比利时方向,可以趁机与德国瓜分一半的比利时。

所以法德边界线上出现法军奇怪的静坐战,并不是因为政府不作为,而是早已预判这里并不是德军进攻的主方向而已。

第二,历史教训让法国人放弃“大规模进攻”理论。

说起“大规模进攻”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拿破仑三世时期的普法战争。喜欢冒险的拿破仑三世(此处可1808年4月20日的巴黎)亲自率领法军发动了与普鲁士之间的血拼。最终,色当战役的惨败让法国受到重创。

一心复仇的法国人,继续将“大规模进攻”理论奉为经典军事思想。这导致了一战中法军轻视野战炮兵的火力掩护,冒失地进攻德国,最终付出数以万计的生命代价,才艰难打败德国。

惨痛的历史教训让法国人普遍希望,以防守来维护和平。就连凡尔登战役的英雄贝当元帅,也不止一次公开表示“法国的安全,主要建立在边境上连绵不断的要塞工事上”。

因此,我们会发现,一战和二战时期法国的军事策略完全不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6/微信图片_20200601102118.jpg插图(2)
马奇诺防线内部结构

第三,为避免单打独斗,法国要逼迫英国参战,建立对德联盟。

方法就是用防线压迫德国,取道北面的比利时。因为从政治层面讲,荷兰、比利时、卢森堡这三个低地国家是攸关英国本土安全的地方,英国必定会出兵干涉。这样,法国就有了强有力的联盟军。

所以,马奇诺防线是法国从大战略层面诞生的高智商产物。不仅发挥了防御的优势,又不让战争发生在自己国土上。这就是它出现的根本原因。

既然马奇诺防线具有如此深入的战略部署,怎么还是被德军突破了呢?

原因就在于法国高层在此次综合防御中,出现了战役和战术上的失误。并非法国人太蠢,而是德军太强。

首先,法军在作战方案上存在致命的漏洞。

问题的关键就出现在比利时与马奇诺防线之间的连接地域――阿登森林。这里地形险恶,沼泽遍布,正常情况下大兵团难以进攻。

但战场上瞬息万变,没有绝对的不可能。德军先假意进攻比利时,引诱英法联军大部队集结北面;实则集中火力从阿登森林长驱直入,迂回到联军背部和防线的大后方,成功包抄了英法联军。

其次,法军在战术上对德军后勤补给能力的误判。

法国高层并不是没有考虑到高素质的德军能够穿过阿登山区。只是面对现代化大兵团作战,德军的轻装部队也许能够很快穿过,但是要等它的装甲重炮到位,至少需要10天。这就足够法军调遣北部的重装火力。

这是基于现代战争中后勤线的重要性所做的判断。同样也是德国高层最担心的问题。

但最后德军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就完成了装甲师团的运输和进攻。这就彻底打乱了法军调遣北边主力的时间表。

最后,德军高层的军事改革远超法国。

在包抄马奇诺防线过程中,德军之所以能够迅速穿越阿登森林,主要归功于两个关键人物:德国装甲兵之父海因茨·古德里安和大兵团作战天才曼施坦因。

拥有一战实战经验的古德里安是德国最早的一批无线电通讯专家。在库尔斯克之战中,他亲眼目睹了信息的不畅通和延误对于兵团的重大打击。

所以古德里安利用无线电通讯设备,让坦克之间形成新的通讯网路和立体进攻,这大大提高了装甲兵团的前进速度和协作性。

而曼施坦因最早开发出了属于装甲兵团的战术——闪电战。同样的战术也运用在了斯大林格勒战役中(此处可1943年1月31日的斯大林格勒)。

当英法联军的作战思路还是一战时期以陆地重炮火力为主攻对象时,曼施坦因却用俯冲轰炸机代替重炮,从天上对它的坚固阵地进行突破。

他这种全新的战争打法,改革了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的作战模式,也为马奇诺防线的迂回突破赢得时间。

马奇诺防线虽然让法国人在战略上赢得了先机,但是最后德国人在战役和战术上攻其一点,打败了对手。这符合了好坏逆转规律,提醒我们注意机会中的危险,变通才是道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