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的民主国家“:印度的威权主义民主

开挂的印度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95.png插图

印巴分治的风波给南亚带来了一场漫长的而且后遗症无穷的纷争,发生在独立前后的宗教纷争、民族迁徙运动不知道让多少无辜平民家破人亡,然而一个人的死是个天大的悲剧,一大群人的死就变成了一个冷漠平淡的数字,永远停留在印巴仇恨中的那些鲜活生命,最终成了历史轻描淡写的无数悲剧之一,可能已经没有人会记得南亚走向独立的路上染下多少滚滚烫烫的鲜血。

难以说明的民族或宗教仇恨也早已完全计较不清,无论当年有多少惊世骇俗的惨痛,时间只会无情地一去不返,最终让那些势不两立咬牙切齿、不同派别战斗者的命运奇异地交织在一起,组成了 “ 印巴分治 “ 一个简单的概括,就连教科书上的名词解释都占不了几行。而直到今天,印巴发生的分治恩怨依然主导着整个南亚的国际关系走向,无法预测这一页的事情还会延续多久、印巴这两个互相瞅不顺眼的国家究竟前程如何。

前事总结完了,不管怎么样南亚是暂时的拥有了一个结果。“ 印度 “ 也从一个说不清的地理概念正式升级为一个独立的民族国家,摆脱了英国殖民政府的压迫,可以随心所欲地建设一个自由的新家园了,于是摆在新兴印度面前的,就是国家体制的建设问题。

站在印度国家政治权力中心的,正是在 19 世纪以后才逐渐成长起来的印度现代知识分子阶层,他们接受的主要是来自西方的现代教育及新兴思想,这些脱胎于西方的现代主义理论最终为印度的知识分子吸收发扬,为己所用,说白了,是英国的到来 “ 缔造 “ 了这样一批新兴知识分子,而这批知识分子也是利用英国人(为主)带来的现代观念,内化发挥成为 “ 印度特色 “ 后,亲自充当了英国殖民印度政府的掘墓人。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96.png插图(1)
最初到来的英国人

所以,当这批人又肩负起来为印度国家建设走向描绘蓝图的大任时,并没有抛弃英印政府在这里留下的那张极具西方色彩的民主政治外壳,这个外壳既可以保证知识分子的权力中心地位不会很快丧失,又是他们最熟悉的领域。然而,在印度保留下来这个西方民主的外壳是有风险的,印度并没有内生出一个像英国那样生机勃勃的工业化氛围,事实上,在英国统治时期,印度那些看似具有现代性特色的生产成果,全是在为它的宗主国做嫁衣,英国的殖民并没有像他们鼓吹的那样把印度变成一个和它一样的现代化工业国家,而是完全将南亚当成一头奶牛对待,客观上的确让印度人见识了一番工业革命翻天覆地的牛逼之光,但是当英国人卷铺盖一撤,印度实际上还是穷得一匹。印度接受过教育的现代知识分子和西方的先进学者站在一起无论多么融洽,还是没有办法改变居住在这个国家最广大的贫民丝毫没有接受过任何教育的残酷现实。因而,印度保留下来的那张最美好的外壳,没有与之相衬的内里支撑,怎么样填充装修,都不可能呈现出他们所理想的样子。这种填充下的印度式民主体制,就好像是塞过了威权主义内瓤的民主体制,要以现代民主国家的概念理论去理解,那属实是为难。

一个西瓜挖掉果肉填上香蕉,再切开,你说它是西瓜呢,还是香蕉呢。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97.png插图(2)
参与选举的印度妇女

印度一直在努力践行西方式民主体制,这肯定是毋庸置疑。独立之后的印度建立的政治体制,基本上是以西方的议会民主制为基础描画出来的,西方式教育和自由主义之风是头号指挥棒。不管它经过了多少代本土式更新,都无法改变最初肉眼可见的复制粘贴痕迹。尤其是让印度民主推行者最引以为傲的普选制,5 年一次的大选,自独立以来坚持至今,虽然印度人口基数庞大到惊人,实行普选的成本高到惨不忍睹,但为了证明最大民主国家这一光荣头衔,印度自上而下始终未曾放弃。在普选这件事情上,印度投入的力度和诚意是相当惊人的,没有一个西方国家遇到过这样的投票情况,为了让尽可能多的选民参与到选举中来,负责人甚至不惜跋山涉水将选票送到远离交通路线的山区和乡村,这份精神实在难以让人得出一个 “ 这不民主 “ 的结论。

此外,印度的多党制也是独具特色,为了配合议会民主制度,印度的多党制政党林立,变幻莫测,大大小小的党派有 750 个之多,这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情景,这些政党之间关系成谜,随时有可能进行重组、合并或者分裂,行动起来自然水平参差不齐,影响力也是忽大忽小。但不管怎样,多党制还是打破了传统印度的政治状态,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制衡的作用,哪怕作用可能有限。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98.png插图(3)
印度的选民

然而印度式的民主体制也出现了很多西方从未见过的本土色彩。1950 年生效的印度宪法中,就将 “ 总统 “ 规定为一个具有广泛行政权的国家元首,不仅可以任免官员,统帅军队,还可以干预司法、颁布紧急状态法令,而总统的行为并无需向其选举方负责。当然,如有需要,总统也可以听取建议改变决策。不过建议也仅仅是建议,这就让印度的民主体制蒙上了威权主义色彩。

更不用说,在印度的政治实践中,我们也可以看到许多具有相反特征的实例。由于印度人口基数过于庞大,人民普遍受教育程度不高,推行普选制之后,选民的认知水平与发达国家根本无法相提并论。这样情况下的选举结果,实在难以保证质量,且不说选民大都不能理解被选举者宣传的目标与自己的生活究竟有怎样的关系,对于大量的文盲选民来说,就连分辨政党的名称都是一个难题。这样的选举结果,虽然在形式上契合了 “ 人人平等参与 “ 的普选理念,但实际结果可能并不能真实反映大多数选民的政治诉求,低水平、低质量的普选还需要高额成本长期维持,意义究竟有多大,这一直是印度国内外研究者争论的问题。竞选在实施过程中,常常会发生暴力事件,每一次的印度大选都是一场恶性暴力的温床——每一次,本来标志着人类文明和进步的民主选举,选民却总是以最原始的斗殴方式控制选举结果,因为选举而造成的野蛮和血腥,无疑是对 “ 民主制度 “ 最难看的讽刺。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99.png插图(4)
印度大选现场

另外,印度的多党制虽然数量惊人,努力体现着竞争制衡的原则,但目前为止收效并不明显,虽然近年人民党迅速崛起,可国大党在印度的影响力仍远远超过其他政党,国大党背后的 “ 尼赫鲁 - 甘地 “ 家族简直一度形成了印度统治的职业行会,家族政治和世袭式的执政显然与民主理念相悖,这是发生在民主制度之下非常不可思议的现象。尼赫鲁家族的独裁阴影至今在印度难以消散,这样的一个国家要想实现其理想化的目标,怕是任重道远。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100.png插图(5)
尼赫鲁与甘地

独立之后的印度就是建立起来这样一个 “ 最大的民主国家 “,如果以印度知识分子所追求的现代民主国家标准来衡量,其含金量一言难尽,按照美国学者贾拉尔的话说,这就是一种 “ 民主威权主义 “。虽然如此,印度的现行体制依然为其现代化作出了不可忽视的贡献,要想实现如前宗主国英国一样的议会民主制,那整个印度从教育到社会观念都要进行漫长的 “ 换血 “。在此之前,印度最好的办法就是抛却前宗主国的阴影包袱,最可贵的莫过于做自己。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