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惨败之谜

北洋水师成立之日,也是其衰败之始,就注定了甲午之败。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微信图片_20200512094807.png插图

1888年12月17日(光绪十四年),北洋水师在威海刘公岛成立。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微信图片_20200512094809.png插图(1)
北洋水师军旗

北洋水师参与的甲午海战,是近代中国命运的重要转折点。有历史学家甚至认为,大清帝国并非亡于辛亥革命,而是亡于甲午战争

北洋水师是当时中国唯一一支高度近代化(或称为西化)的武装力量。军官群体主要由新式学堂培训出来的专业人员组成,其中不乏具备西方海军学校修学经历的佼佼者,很多是精通外语的世界级海军将领。士兵群体也与陆军截然不同,都需要经历专门教育,而后层层考核逐渐选拨递升才能胜任舰上工作。

在全盛时期,这支海军被誉为亚洲第一,拥有包括亚洲第一巨舰“定远”级铁甲舰在内的诸多留名世界舰船史的战舰。按照当年《美国海军年鉴》根据舰队吨位计算排名,北洋舰队实力曾是亚洲第一,世界第八,当时日本海军在世界的排名仅为第十六位。

但在中日甲午战争中,经黄海海战后,北洋水师丧失黄海制海权,退回威海卫,之后全军覆没。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现在回头看,北洋水师成立之日,也是其衰败之始,就注定了甲午之败。

我们先来看北洋水师建立的过程。

甲午战争之前,清朝进行了数十年的洋务运动,初见成效。在国防方面,就是建立现代化的海军。

1875年开始,李鸿章多次派人到英国、德国购买军舰。包括从英德两国购买的十多艘军舰加上福州船政局的国产战船和鱼雷快艇。

1877年开始,清政府派遣福州船政学堂培养出来的优秀学员,到英国学习船舰驾驶和制造技术。1888年,慈禧太后颁布《北洋海军章程》。至此,北洋舰队正式成军。

然而,这支海军的建成也是它衰败的开始。

清政府打造现代海军,目的是为了保卫国土,防御入侵。说白了就是守护家门。北洋水师建立后,朝廷认为北洋海军的建设已经到位,无需再投入财力。1892年,光绪帝明确要求,大清国接下来两年的主要任务是为慈禧祝寿。掌管财政的户部宣布,海军停购舰艇两年。如同一台计算机,买来的时候虽然是潮流巅峰,但是主政者不懂得需要连续投资,不断升级换代以永葆青春,数年之后,原本的亚洲第一巨舰就会被归入淘汰之列。

而日本这边,与中国的洋务运动几乎同步进行的是全盘西化的明治维新运动。明治维新之后,日本走上了对外侵略扩张的道路。野心勃勃的日本想要以朝鲜半岛为跳板,吞并中国。和中国海军不同,日本海军的目标是走出去,为国家争取海外利益,这也决定了其之后有机会超越北洋海军成为亚洲第一。

在清政府将为慈禧祝寿作为头等大事的时候,日本的头等大事是扩充军备。日本政府遵照天皇命令,不断扩充海军军费开支。当时,因为购买“吉野号”的银子不够,明治天皇皇后把仅有的首饰都捐了出来。这艘“吉野号”正是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的主力战舰。

甲午战争前夕,日本海军已拥有军舰31艘、鱼雷舰24艘,而北洋水师拥有正式编制军舰25艘、辅助军舰数十艘。要命的是,北洋舰队有两大重大弱点,一是没有新船,所有船舰都是1888年之前的旧式战船,二是没有快炮弹。而日本舰队多为1888年之后建成的新船,军舰都配有速射炮,这些速射炮重量轻、射程远、射速高。

战争爆发前,日本陆军已经完成了全面近代化,日本海军也超越了中国,一举成为亚洲第一。

就在这样的局势下,中国北洋海军开始了与日本海军的恶战……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微信图片_20200512094817.jpg插图(2)
威海卫陷落丁汝昌献降图(实为北洋水师管带程璧光献降)

为什么说北洋水师成立之日,就注定甲午之败?

一则单论海军,涉及到海权的观念。清王朝从1875年决定建设北洋海军开始,始终没有明白现代海军是什么。他们认为,海军是保卫领海、疆土、防御家门的一支军队。北洋海军是以这个目标来建的,只要防御,海军不出去攻打别人。买了定远铁甲舰以后,一瞬间好像觉得已经足以保卫好海疆了,就停止发展了。

从西方列强海军的发展里我们能看到一条清晰的路径。海权是什么?海军真正的用途是保卫国家的海外利益,不是看家护院的。看家是海防陆军的事,是近海岸的事。真正的海军是走出去,国家的海外利益到达哪里,海军就得到达哪里,时刻为国家的海外利益服务。这在英国海军身上体现的尤其明显。在日本海军身上也能看到这样的战略目标。

军备建设哪有完成之时,这是一个持续的过程,我们看看之后美国和苏联的军备竞赛就明白了。当清政府觉得自己的海军已经建立完成了,就意味着他们根本不来了解现代海军的战略本质,没有明确的海军战略目标。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在战争中出现劣质煤烟暴露形迹,开战中实弹不响也就毫不意外了。

二则,战争从来不单单是战争,它是政治的延伸。北洋水师及其创始人李鸿章深受清政府其他派系的排挤,当真是以一人战一国,北洋舰队总指挥丁汝昌也沦为这种政治斗争的牺牲品,以革职留任、带罪之身指挥整场战争,苦等援军不到,最后只得自杀身亡。北洋舰队和日本海军的较量不仅仅是军事实力的较量,也是两个国家、两种制度的较量。

北洋水师的故事告诉我们,当我们有了一个整体目标,在走向靠近目标的路上,更新迭代远比“毕其功于一役”重要,北洋水师的起点很高,但由于后期“更新迭代”没有跟上,结果落在日本的后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