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一位与佛有缘的皇帝武则天

她是帝王,也是信徒。喜欢佛教是出于对信仰的热情,还是对权力的追逐?

公元690年 8月18日,一代女皇武则天废除唐睿宗,正式称帝。自号“圣神皇帝”,改国号为周。

在中国历史上,权势达到如此程度的女性并非没有,比如,和刘邦共打天下的吕后吕雉,让辽代达到最鼎盛状态的萧太后萧绰,再比如人称老佛爷的慈禧,但作为女性而登基称帝的,她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她的一生,为后世留下了无数传奇,也留下了无数争议。

其中,一个很大的争议就是,为什么她大张旗鼓地推崇佛教?这在皇帝里面是很少见的,因为在传统中国,儒学才是主流的“治国之道”。

她是帝王,也是信徒。游走在信仰和权力之间的她,是怎么喜欢上佛教的?是出于对信仰的热情,还是对权力的追逐?

在称帝之前,她已经和佛教有过两次接触。

第一次,是她出生在一个佛教家庭。在母亲的影响下,她从小就接触了一些佛教教义。

第二次,是她在唐太宗李世民去世后,被送到感业寺当尼姑,那时她日思夜想的,就是唐高宗李治早点接她回宫。

第一次,她是被动的;第二次,她是被迫的。

李治去世之后,武则天以铁腕和谋略,又经过数年争斗,扫清了几乎所有反对派。

在准备称帝的时候,她也开始了和佛教的第三次接触。

跟前两次相比,截然不同的是,她这一次是完全主动的。

她派人四处搜集佛经,选来选去,选出了大乘佛教的一本《大云经》,里面有一个故事:佛对一个叫做“净光”的天女说,她将要在人间登上王位,在教化众生之后,她就可以成佛了。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微信图片_20200511104018.jpg插图
龙门石窟卢舍那大佛,相传原型为武则天

武则天太喜欢这个故事了,在看到这个故事之前,她正在感受什么是燃眉之急。

为了完成称帝前的最后一步,她派人制造了很多“天象”。比如有人在洛河里面发现了一块吉祥的石头,上面写着:“圣母临人,永昌帝业。”又比如某个地方的母鸡,突然变为公鸡了。她的这些做法,并不新鲜,在传统中国,每当有人想当皇帝,就总是会有很多“天象”及时出来造势。但是,由于性别的特殊性,她仅仅完成造势还不够,她还得解决一个从未有过的理论难题,那就是:一个女人,为什么可以做皇帝?在儒家经典里,她不但找不到任何理论依据,反而会被痛斥,比如《尚书》里面就说,如果母鸡打鸣的话,就会家破人亡。也正是因为如此,大诗人骆宾王曾经写檄文,痛骂武则天“天地不容”。

有了《大云经》在手,武则天简直不要太开心。骆宾王骂几句算什么?完全不用跟他一般见识,他读书读得少啊!他不知道,女人称帝,合情、合理,合于“佛意”!

武则天的下一步,是证明自己就是“老佛爷”。她派人赶制《大云经》的注释。这些注释更进一步,把民间流行的弥勒佛崇拜和《大云经》的经文结合到一起,直接宣称武则天是弥勒佛降世,要取代大唐皇帝治理天下,以后还要回去成佛。

称帝合理性这个难题,就这样完美地解决了。

在几万人跪倒一大片的“请愿”中,武则天名正言顺地登基,成了中国第一个女皇帝。

她大建寺院,下令在长安、洛阳,以及各个州,都建立一座大云寺,每个寺里都要收藏一部《大云经》,并安排高僧讲解。一时间,全国掀起了开办《大云经》理论班的热潮。

她礼敬僧人,当北宗禅创始人神秀来到洛阳时,她不惜以皇帝之尊,向神秀行跪拜礼。

她下了一道诏令,明确说明佛教的地位在道教之上,僧人在路上要走在道士的前面。她这是故意逆转大唐的做法,因为唐太宗曾经下诏说道教地位在佛教之上,道士在路上要走在僧人的前面。

她想方设法提升佛教的社会地位,为此甚至还做出一些荒唐的举动,比如禁止全国百姓杀猪杀羊,要人人改吃素。

她很清楚,她支持佛教,就是支持自己,就是在巩固统治。

在对佛教的一路鼓吹中,她的尊号也一路上扬,从圣母神皇、圣神皇帝,到金轮圣神皇帝、越古金轮圣神皇帝,又到慈氏越古金轮圣神皇帝……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微信图片_20200511104025.jpg插图(1)
河南博物馆所藏武瞾金简。久视元年(700年)七月七日武氏来嵩山祈福,谴宫廷太监胡超向诸神投简以求除罪消灾

但是,她是不是真的信仰佛教,她自己清楚。

她称帝之初,虽然已经年近七十,但由于善于化妆,精神又好,身边的人也感觉不到她的衰老。但是,当她年近八十,她也像之前的很多帝王一样,开始害怕死亡,并开始服用道士炼制的“长生药”。在生命的最后几年里,她的热情从佛教转向了道教。她甚至改年号为“久视”,这可是一个道教色彩很浓的词儿。她希望长长久久地活下去,道教,是讲长生不老的,佛教讲涅槃,不能在这方面安慰她。

说到底,武则天虽然谋略过人,但也不能免俗。她信什么,取决于她需要什么。佛教“有用”时,她喜欢佛教。当“长生”需要变得更为重要了,她又开始喜欢道教了。她没有变,她一直是个实用主义者。

武则天之后,经过宋代理学的发展,儒学相对于其他学说,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地位,女性称帝的“理论漏洞”,从此也被彻底地堵上了。在武则天之后,有掌握大权的太后比如慈禧,但没有女皇帝了。

只是,儒学一样免不了被利用。比如,明太祖朱元璋就曾经安排人删改《孟子》,把《孟子》里面批评皇帝滥用权力的内容全部删去。他觉得,经过这样的删改,儒学更好用。

历史,一再证明:当信仰、权力合流,前者,往往是被后者利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