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航海时代践行者郑和

谨以此文,纪念我们未曾开启的大航海时代。

1430年1月19日,明朝人郑和第七次也是最后一次下西洋,十余年的航海生活早已令他疲惫不堪。在出海的第三年,他终于倒下了,按照传统,他的尸体将被葬入异乡的大海。但他的名字将出现大明航海史中,他的故事被带回故乡,代代传颂。

这位堪称15世纪航海王的郑和,在7000多万平方公里的印度洋里来去自如,还从容地与亚非各国领导人谈笑风生。他到底是什么来头?其实,郑和不论出身还是官职,都是一名实实在在的太监,就和电视剧中常出现在皇帝身边的反派形象一样。宦官,简直是小人的代名词,清官的眼中钉,而伟光正的太监形象就郑和独一份。那么,如此卑微的身份是怎么被皇帝选中,承担下西洋的重任呢?

第一,明朝有宦官出使的惯例。

下西洋的目的是与大陆南面的国家建立睦邻往来的友好局面。所以,郑和是明朝公派的外交使臣。太祖时虽然禁止宦官干政,但宦官作使者却不少,有记载的第一次宦官出使就是派蒙古人咸礼袁不花和帖木儿到漠北,其他还曾派往高丽,日本、安南(今越南)、真腊(今柬埔寨)、暹罗斛(今泰国)和缅甸等国。成祖时,宦官出使已成为常态。

第二,郑和不是一般的宦官。

郑和出身于云南的富贵人家,修养很好,原姓马,祖上是虔诚的穆斯林。直到明初卷入战争,被军队俘虏,才遭到了阉割,不过郑和的传奇人生,印证了没能杀死他的挫折必将成就他。在靖难之役中,帮助燕王成功拿下突围北平的关键一战,一举成为永乐朝的开国大将,皇帝不仅赐了“郑”姓,还封他做了宦官里的一把手。名义上虽然是内侍官,可从始至终干的都是带兵打仗的活。

第三,下西洋在当时是不被看好的旅程,大多数人不愿去。

郑和船队中的旗舰叫做宝船,据后人推断,排水量能够达到千吨级别。什么概念呢?晚了87年出发的哥伦布船队,最大的船也不过200吨。此外,还有200多艘远洋船和两万多船员的豪华阵容。不过,世界第一舰队的排场是需要银子来维持的,成祖倾尽“天下十三省钱粮”,实在太过劳民伤财,就算各国进贡的土特产全卖了也不能回本,是地道的赔本生意。派朝臣出使,心不甘情不愿,皇帝肯定不放心,所以作为心腹近臣的郑和就合适多了。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66.png插图
明代常见海船——福船

直到永乐二十二年,成祖病逝,如此过于奢侈的豪华远航才被紧急叫停。然而十六年过去,这样的烧钱买卖为什么足足进行了六次呢?

因为,这是一场不以赚钱为目的的“朝贡贸易”。

成祖是马背上的皇帝,从北到南,大国小国都拜倒在他的马蹄之下。大陆不能满足膨胀的虚荣心之后,他意识到海洋中肯定还有千万国家。本着作为东亚地区的老大哥,需要教化周围小弟的责任心,通过郑和下西洋,建立起了所谓的“朝贡贸易”,意思是只要你叫我一声大哥,答应每年来看看我,送几只“麒麟”(长颈鹿),就会得到大明朝免费的定制绸缎和瓷器等贵重物品。朝贡贸易并非等价交换,而是以金钱换虚名的“不平等”贸易,因此不受市场调节,只要金主还在,贸易就要如期举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67.png插图(1)
明·沈度《瑞应麒麟图》

这种万朝来贺的盛世,是帝王难以抗拒的诱惑。明宣宗,最后一次重启了这场满足私欲的梦幻之旅。但这场郑和航海的绝唱,却成了中国退守大陆的转折点。奇怪的是,郑和之行历经千辛万苦,搭上性命,打开了我国争霸海洋的大好局面,为何却被后人轻易放弃了?

原因之一:这是一桩赔本买卖。

与达伽马、哥伦布不同,推动郑和远洋航行的动力不是资本而是个人意志。达、哥的远航,也要从皇室筹措大笔经费,但通过掠夺新的土地,他们不仅回了本,还把全世界都变成了他的赚钱机器。反观郑和的远航,本意就是和平外交,只是朝拜进贡远不足以形成紧密的联系。再加上只出不进的巨大逆差,只能是在明朝初期,国库充盈之时的短暂辉煌。

原因之二:明朝防御心态的建立。

明朝中后期,日本与中国反目成仇,爆发了多次倭寇在东南沿海地区的烧杀抢掠。更可怕的是,由于地形复杂,海岸线绵长,倭寇可以轻易上岸如入无人之境。嘉靖三十四年,53名倭寇在绍兴登陆后,一路入侵安徽、江苏等三省二十余县,杀死官民四千多人。为加强海防,明朝政府禁止了官方贸易以外的走私活动,并投入了前所未有人力物力。著名将领戚继光就是在抗倭战争中异军突起的。偃旗息鼓已经不能够形容明朝人对海洋的态度了,普遍的畏惧和厌恶最终成为闭关锁国的前奏。

郑和七下西洋的盛事更像是一场夕阳下的狂欢,注定难以为继。成祖豪情壮志的诏书,大明朝充足的物资配备以及郑和的航海日志等珍贵资料,在明末战争时都被报复性的毁灭了,世界第一宝船到底有多大,我们无从知晓,而中国人对海洋的探索热情,从这里开始消失殆尽。面对大陆和海洋的交汇点,我们选择了封闭自己,而外面的世界乘着轰轰烈烈的蒸汽机车,与我们渐行渐远。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