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居正:为明朝续命六十年

1525 年5月24日,张居正出生在湖北江陵县(今荆州市)。

他历经嘉靖、隆庆、万历三朝,官至内阁首辅,是明代最有名的改革家,因推行“一条鞭法”,挽救了明朝的颓势。

那么,这位被誉为明朝最成功政治家的张居正,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首先,他是圆滑隐忍的官场高手。

第一,没有权力时,他选择低调隐忍。

张居正初入官场,正值嘉靖沉迷修道,除了海瑞勇于直言上谏,大多数文人跟在当朝首辅严嵩身后,亦步亦趋,无所作为。严嵩以“青词”(道教祝文)媚上,贪污的钱财与和珅不相上下。杨继盛是与张同期的新科进士,对眼下时局多有不满。而杨因才智突出,连升四级,更是意气风发。便借势怒斥严嵩有“五奸十罪”。然而,张居正明白,高居内阁的老师徐阶都无法与严党抗衡,自己更是掀不起什么浪花。果不其然,仕途正顺的杨继盛马上就被送入诏狱。

张居正怕成为第二个出头鸟,做官前19年,只递过一次奏疏。后来干脆请假三年,假意寄情山水去了,他的文学作品也大多成于这个时期。然而实际上,张居正从未远离朝堂,他紧抱徐阶的大腿,终于在严家倒台,老师上位的时候,顺利进入内阁。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60.png插图
张居正书法《彤帷高敞七律诗扇》

第二,在太后与内官面前,他处世圆滑。

万历皇帝10岁登基时,张居正和高拱同为顾命大臣。面对竞争对手不断在朝中积累人脉,张居正却始终不结党羽。身为皇帝的老师,他还与皇帝的母亲——李太后,皇帝的陪读——大太监冯保,都有亲密的关系。高拱为了独揽大权,极尽能事地抨击冯保干政,还说十岁的小皇帝什么都做不了主,言下之意就是国政朝纲全靠自己。在年轻的太后和年幼的皇帝看来,这是赤裸裸的威胁,急忙拟了一个“专权擅政”的罪名将他遣回老家。

反观张居正,太后过生日他写诗唱赞歌,冯保提督东厂,他也不置一词。凭借一身圆滑的本事,顺理成章稳居首辅之位。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61.png插图(1)
《大明王朝1566》中的冯保形象

其次,张居正是个军户出身“文武双全”的大学士。

当翰林们沉迷于汉唐的文章词赋之时,张居正已经在担忧北方强大的鞑靼了,这是祖上参军留下的宝贵遗产。嘉靖时,首领俺答因逼明朝开放互市贸易,而入侵大同。此后不断骚扰边境,军民损失惨重。突然,俺答闹出了一桩荒唐的家务事,他看上了自己的孙媳妇,还据为己有。孙子又气又恼,带着一家子投奔了大明。张居正一看,竟还有自己送上门来的人质。便以此为契机,逼俺答签订了有利于明朝的休战条约。

此外,张居正还一手提拔了抗倭名将戚继光、俞大猷等人,保证了东南沿海的稳定,并任用总兵李成梁镇守辽东。在他的国防政策下,大明边疆无人敢犯。

最后,他是大明朝的续命人。

张居正认为振兴明朝只有一个办法,就是富国强兵。我们知道,明廷财政来源全靠税收,而税是从田产中征收的。明朝开国200年来,权贵封地的户产登记,可谓变化多端。要充盈国库,就要掏空皇亲国戚的口袋,这是张居正改革的最大难题,我们看他是怎么解决的。

第一,从官员考核入手。

其实一条鞭法也并非一劳永逸的高招,王安石推行的青苗法也有异曲同工之妙。但两次改革的成效截然不同,这都要多亏张首辅的循序渐进。

说来简单,张居正只用三本账簿就解决了。这三个账簿分别记计划、备注和考核。即内阁制定的政策之后,官员施行,中央根据任务完成情况来考核,史称“考成法”。这样,张居正将施行的压力下放到官员身上,表面上不得罪皇室勋贵,实际上却推行了改革。

第二,独揽大权,厉行改革。

张居正对于万历帝,虽是臣子,却有老师的身份,颇具威严。有一次,小万历读书时念了一个错别字,就被张老师大声呵斥,吓得面如死灰,瑟瑟发抖。在张居正做首辅期间,万历帝对他的恭敬如同亲生父亲。这样,张居正不用结党也能号令群臣,当然,他对朱家的忠心,毋庸置疑。

张居正殚精竭虑地改革,将万历的腰包填的满满当当。在隆庆时期,每年还有200万两的赤字情况下,用短短几十年的人生,给大明留下了 1000万两左右的雪花银。使得万历后期,面对日本、蒙古的侵略,以及苗疆叛乱时,能够轻松应对。若不是这份厚实的家底,明朝后面60多年的国运还未可知。说他是大明朝的续命人,名副其实。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62.png插图(2)
明神宗万历皇帝

张居正改革的成功,离不开他的审时度势、圆滑隐忍,他用和缓的步伐和坚定的态度,逐渐得到了各方认可,将政策稳稳落地,并实现了个人报国的志愿。不过,在张居正死后,他却遭到了万历皇帝的抄家。

纵观历史上的变法者,商鞅被判处车裂之刑,范仲淹被搁置新政,王安石则被罢黜,为何改革者总是难得善终呢?这就是变法者悲剧规律,改革必然会改变既有的利益格局,而通常会触动贵族集团的利益,变法者一旦处于弱势地位,就会招致保守势力的反扑。

从另一方面来看,变法者为了推行改革,需要争夺更大的权力,这样便与至高无上的皇权产生了冲突,从而受到猜忌和打压,历史再次验证了权大欺主的定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