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光启:大明朝的异类官僚

1562年4月24日,徐光启出生在南直隶松江府上海县(今上海市)。

他是明朝著名的全能型科学家,编译《几何原本》和《农政全书》等巨著,横跨天文学、数学、农学等多个领域。(想了解更多关于《几何原本》的故事,请至1608年3月6日的北京市

那么,徐光启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首先、他是明朝官僚集团中的异类。

徐光启出生两年之后,“自然科学之父”伽利略在意大利出生。他们都为自己的国家带来了天文历法、数学理论和武器制造方面的革新,是不折不扣的近代科学先驱者。奇妙的是两位科学家的命运也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伽利略在欧洲被认为是宗教异端,徐光启同样也被视为明朝官僚集团中的异类。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以开放的态度对待西学。

欧洲人沿着新航路将传教热潮带到了中国,但中国人并不接受,群众排外情绪高涨,朝中也有不少官员反感,认为传教士有颠覆国家的嫌疑,时任礼部尚书的沈榷曾连续三次上书攻击传教行为,并下令拆除教堂,遣返传教士,史称“南京教案”。

徐光启却看到西方先进科技对于解决数学理论缺失、历法失准等问题有极大的参考价值,充分肯定了传教士的学术水平,最后,朝中只有徐光启挺身而出,竭力为传教士辩护。

第二,不看儒经看兵法、购火炮。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7.png插图
复原的红衣大炮

徐光启的家乡饱受倭寇侵扰,导致他家道中落,就这样,一个翰林不看儒经看上兵法了。徐光启通过传教士了解到欧洲在火器制造方面已经远远超过中国。他指出:“方今制敌利器,火器第一。”但这种说法没有得到朝廷的支持,于是只好私下和友人众筹了一些资金,前往澳门采购葡萄牙人的火炮和火铳。

直到萨尔浒之战,明朝辽东地区被后金突破,徐光启才经朝廷授意正式采办西洋火器。袁崇焕在宁远大战中,听取了徐光启早在5年前就提出的意见,将红衣大炮架设在城墙上,连轰数日,大败后金。西洋火炮的威力第一次让侵略者吃到了苦头,明军士气大振。然而此时的熹宗任用阉党魏忠贤,朝中刚正的大臣悉数遭到排挤,徐光启也被罢官。

第三、改革陈旧历法,科学修历。

中国古代日食的发生是一件祭祀大事,这代表灾难将至,需要天子携百官一同“救护”,到了崇祯朝,钦天监的官员尸位素餐,沿用陈旧历法导致多次日食失准。崇祯帝焚香沐浴,大张旗鼓的准备好了祭祀,见到的却是烈日当空,这让他很没有面子。徐光启拍着胸脯保证自己能准确的算出日食,崇祯应允了,然而钦天监也不能示弱,否则饭碗不保。于是双方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天文竞赛。当然,结果以徐光启为首的理工传教士天团——汤若望、龙华民、罗雅谷和邓玉涵,获得了最终胜利。徐光启也因此擢升为礼部尚书兼文渊阁大学士。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8.png插图(1)
历经明清两朝钦天监的传教士——汤若望

徐光启和明朝的官僚集团格格不入,主要是他和那些“何不食肉糜”的王公贵族不同,徐光启长在一个男耕女织的小农家庭,旱涝时的颗粒无收,饥民的哀鸿遍野于他而言是并非传闻。

这也引出他的第二个侧面:农民出身的全能科学家。

他一直致力于在生活实践中探索农业的发展。

当时,小冰期改变了南方温暖的气候,漕运体系牺牲农业用水的弊端也在此时显现出来。洪涝灾害的加剧,导致明末粮食产量和人口数量呈断崖式下跌,人们束手无策时,徐光启却再一次发现了我国已经引进的高产植物——番薯,它抗虫耐寒,是代替水稻和小麦的优质粮食作物,只是苦于无人推广。于是徐光启将番薯的栽培技术全面总结之后,当起了番薯的全国代言人,巡回宣传种植技术。番薯的广泛种植,也直接影响了清朝时期的人口爆炸。

其实徐光启编修的《崇祯历书》不光展示了第谷的天文体系,也解决了我国农时不准的问题,重新调整了二十四节气。他还与传教士熊三拔(P. Sabbathino de Ursis)一起翻译了《泰西水法》,学习西方水利技术,认为北方也可以通过兴修水利,改善农耕条件,展现出了超越时代的农业意识。

徐光启能够成为明朝最著名的全能科技人才,离不开与传教士的亲密合作,徐光启还因此被称为“第一个近代意义上的上海人”,具体体现在以下两点。

第一,尝试接轨世界。

我国古代常见的时间单位是一年,一个月,一个时辰,并将一天分为十二个时辰。徐光启通过修历第一次建立了一天有24小时的认知,同时也正式引进了7天为一周期的时间单位。另外,明朝的工程建筑经常由不通理工的文科男担任主管,徐光启编译了测量学著作来提高工程质量,并推广了勾股定理的用法。

第二,提倡开放包容。

明朝后期僵化的儒学引起了士大夫结社的浪潮,受到上海本地社团影响的徐光启,秉持穷则变,变则通的思想,尝试用天主教 “补儒易佛”,匡正时弊。另一方面,徐光启作为一个对器物制造有着浓厚的兴趣的“理工男”,从精巧的西方仪器中对身怀绝技的传教士们产生了敬仰之情,彻底摆脱了传统的偏见,首次提出以谦虚的态度全面学习西方科技。成为上海兼容并包文化的代表人物。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9.png插图(2)
徐光启编著的《考工记解》是我国古代工艺制造大全

第一个敢于吃螃蟹的人是容易被误解的,日本第一位接受西方传教士的大村纯忠,也给日本带来了开放港口、访问欧洲的近代化气息,然而他却被传统势力围剿,走向人生低谷。再次印证了,交流能够带来进步和创新。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