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朝锦衣卫是权力释放的恶龙

1382年5月29日,朱元璋下令建立锦衣卫,成为贯穿明朝200多年厂卫制度的开端。

锦衣卫这样的特务机关,在历史上并不是第一次出现,罗马帝国的弗鲁曼塔里伊、《长安十二时辰》中的唐代不良人、宋代皇城司以及后世的粘杆处都具备类似职责。

但不同的是,身穿飞鱼服,腰佩绣春刀锦衣卫,最终撼动了大明朝的根基。

那么,锦衣卫是如何从皇家仪仗军,一步一步成长为影响历史走向的神秘队伍的呢?

第一,与皇权共荣辱。

为什么建立锦衣卫,和明初的政局有着密切关系。

朱元璋初登大宝之时,十分忌惮开国功臣。比如丞相胡惟庸就特别能折腾,让朱元璋倍感焦虑,有一次占城(今越南)来朝贡,竟然直接觐见丞相,而大明皇帝事后才得到通知。(想了解朱元璋的更多内容,请至1368年1月23日的南京)

朱元璋气得要清理门户,然而胡独掌中书大权,挟制百官,朝中都是帮他说话的。这时就只剩下朱元璋个人的亲兵——拱卫司,比较听使唤。这一干精兵本来是用来保卫皇帝和京都安全的,这一次,朱元璋赐予他们新的名号:锦衣卫,同时赋予额外权力,可以越过丞相百官,直接搜集证据,逮捕罪犯,投入大牢。

立功者不但可以加官进爵,还能获得官员服制之外的特殊荣誉——飞鱼服,是极高的荣誉象征,类似清朝皇帝御赐的黄马褂。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953e8cd7f8a70001f94c4b-1-707x1024.jpg插图
飞鱼服绣春刀实物

利益是最好的兴奋剂,锦衣卫对官员和百姓进行了无差别搜查。以胡惟庸为首的丞相党,和以蓝玉为首的将军党,总共有数万人,被锦衣卫用谋逆造反的罪名,在 “胡蓝案”中诛杀殆尽。

杀尽功高盖主之人,只是朱元璋加强个人地位的第一步。接下来,锦衣卫还担任了“廷杖”官员的角色。官员们被打屁股就算了,还让太监看着,受到了空前的折辱,从此,明朝的官员地位一落千丈。

第二,厂卫并行。

说到锦衣卫,就不得不提它的孪生兄弟东厂、西厂。大家都是特务机关,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再建东西厂呢?

在朱元璋去世后,朱棣发起了靖难之役篡夺皇位,他深恐权力难保,因而在锦衣卫中又设镇抚司,专门管理“诏狱”,顾名思义就是皇帝下诏让你入狱,你必须遵从,多久赦免全凭皇帝心情,完全规避了司法途径。而此时锦衣卫被太祖卸磨杀驴,办事能力大不如前,而且朱棣发现,调用宫外的锦衣卫,远不如宫内的太监来得方便,于是东厂便诞生了。宪宗建立西厂,也大抵如此。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953f1fa4188f000176b916.jpg插图(1)
电影《龙门飞甲》西厂提督雨化田,原型为明宪宗朝太监汪直

其实东西厂的官员来源,大部分是锦衣卫或其他卫所中抽调的精兵强将,主要负责抓捕事宜,只是首领官由皇帝的贴身大太监担任。这样一来,皇帝一旦听闻有人图谋不轨,只须挥一挥手,东西厂就能立即响应,迅速执行逮捕。在厂卫制度的高度监控下,明朝皇帝开启了不出门尽知天下事的顺风耳模式,专制集权走上巅峰,而明朝百姓则哑然失语,只好道路以目。

第三,权力反噬。

我们不禁要问,锦衣卫本是为了加强皇权,为何最终却沦为权宦的帮凶?

锦衣卫和东西厂都直属皇帝本人,他们之间没有隶属关系。论起来,东西厂提督太监为四品,要远低于正一品的锦衣卫掌卫事。不过显然,品级这种虚衔,并不能限制宦官权力膨胀。通过锦衣卫揽回的大权,在英君明主手中是天下归一,而在弱势皇帝手中,却成了宦官窃国的捷径。

宦官王振忽悠英宗去土木堡,把英宗钉上了大明唯一被俘皇帝的耻辱柱。而锦衣卫高管马顺却站了出来,为“干爹”王振脱责,憋屈的文臣们正好把他当成奸党活靶子,殴打致死。(想了解土木之变的更多内容,请至1457年2月10日的北京)

武宗时的“首富”刘瑾,熹宗时的“九千岁”魏忠贤,用滔天权势都能调度天下兵马,何况是锦衣卫。要说百官憋屈,锦衣卫更憋屈,本是同级却只能屈服于淫威。

自此,被太监染指的锦衣卫,就和“权宦”“奸臣”绑在了一起。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953fcda4188f000176b91c.jpg插图(2)
锦衣卫指挥使马顺的朝参牙牌

像锦衣卫这样的特务情报机构,直到现在,还普遍存在于现代国家之中,比如美国中央情报局和英国的军情六处,他们处在灰色地带的神秘感,引发了人们的无数遐想。

厂卫作为明朝国家机器的重要一环,承担了一定的监察职能和刑狱职能,从一方面来看,平衡了文官集团对皇权的制约,但从另一方面来看,脱离律法制约的局限性,难以避免权力的滥用,这也导致了明末政府的无能,最终走向崩溃。

为巩固统治却种下王朝最大的隐患,这一定是制度建立者从未想见的恶果。根本原因是,统治者只愿意相信身边人,从而会不断组新的亲近机构,历史再次验证了,这些信得过的机构虽然可以让统治者获得权力,却会对国家制度造成难以挽回的影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