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宣宗南迁带来的危害

1214年6月20日,金宣宗正式下诏,将首都从中都(今北京)迁至汴京(今开封)。

这一举措,却让金腹背受敌。

北方,成吉思汗率领的蒙元势力正在扩张,逐步兼并了西夏和金朝部分地区。南方,自绍兴和议后,南宋虽然向金称臣,但双方摩擦不断,此时的宋宁宗追封将军岳飞,抗金意图十分明显。迁都无疑加速了金朝的灭亡。

那么,金宣宗为什么要南迁呢?

第一,蒙古攻势猛烈。

宋金合力灭辽之后,金朝国力达到鼎盛,宋、蒙都向其称臣。不过,谁也没想到,蒙古部落中出现了一个军事天才——成吉思汗,他统一蒙古之后,金朝的噩梦就开始了。

1214年正月,蒙古军队已经拿下金朝北方90余城,中都告急。这是一场带有报复性质的掠夺战争,成吉思汗曾下令,俘虏的男丁做奴隶,剩下不论老幼妇孺“皆杀之”。

金宣宗并非自然继位,而是在前任卫绍王被大将胡沙虎杀掉后拥立的,以五十高龄临危受命。外有血腥屠杀的强敌,内有掌握生杀大权的将军,宣宗只好接受成吉思汗的城下之盟。然而议和并没有安抚这位惊弓之鸟,宣宗不仅把左丞相送给了已经撤退的敌人,还宣布举国南迁。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a66eb4d7f8a70001fabd7e-1024x892.jpg插图
金宣宗为了解中都之围,于1214年将完颜永济的女儿岐国公主(图中左边马上的人物)送给成吉思汗和亲,而后蒙古退回漠北地区。

第二,宣宗对南宋轻敌。

宋宁宗在开禧二年(1206年),任命韩侂胄为主帅进行北伐,史称“开禧北伐”,可惜的是这次战争和隆兴北伐一样遭到惨败,决心有余而谋略不足。双方签的“嘉定和议”,使两国关系从“叔侄”变为“伯侄”。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a66c48a4188f0001783193-1024x393.jpg插图(1)
开禧北伐路线图

因此,轻敌的金朝,认为南迁后还可以从汴京攻略中原,吞并南宋再谋发展。

第三,中都多面受敌。

客观来说,蒙金之战后,金朝西京(今山西大同)和北方长城被尽数击破,中都暴露在两面夹击的形势之下。再者,经过蒙军的烧杀抢掠,都城外的农田水利破坏殆尽,中都陷入了粮食匮乏的局面。相比之下,汴京本身就是金朝的陪都,官制不必重建,且作为北宋故都,民富兵强,最重要的是可借助黄河天险攻守兼备,不失为一种战略选择,只是宣宗高估了汴京的守卫能力。

最后,在汴京守将,四朝重臣——仆散端的极力建议之下,宣宗决定南迁。即使丞相和朝中近一半臣子都反对南迁,他还是相信,能征善战的将军能把他捧上皇位,必然也能帮他保住皇位。

不过,事实证明,君主昏庸无能,不管是文臣武将,都挽救不了亡国的命运。南迁后,金朝本就不容乐观的情况急转直下。

首先,金宣宗对内管理不善:

第一,迁离中都,金朝从地理上割裂了与辽东地区的联系。辽东实际统治者蒲鲜万奴果然借机独立,立国 “大真”,就这样,广阔的辽东地区和强大的游牧军队,被金宣宗轻易放弃了,可怕的是蒲鲜万奴随即投降了蒙古。金朝亲手为自己树立了一个强大的敌人。

第二,迁都是一种退却行为,导致金朝军心涣散。蒙古骑兵长于野战而短于攻城,中都城是金人经营了半个世纪的国都,若能轻易击溃,成吉思汗怎会满足于议和。与此同时,由李雄组织起来的数万民间军民,成功抵抗了成吉思汗的亲军,保住了金朝的北方生命线——居庸关。然而懦弱的金宣宗却下诏撤兵,害死了这名金朝 “岳飞”,金朝人民反抗侵略的激愤就此衰竭。

第三,撤退的连锁反应之一就是君臣离心。不过离心的是主战派,安于苟延残喘的人们依然活跃在政坛中。宣宗沉醉于他们营造的太平天下,偶尔问问丞相:“纪纲安在?”大字不识的丞相只好偷偷问旁边的人:“纪纲是谁啊?快叫他来见我。”一位参知政事在发布榜文时,也将“雀儿”误写作“雀而”。一时为人们讥笑:大金朝堂“雀儿参政”。

第四,迁都操之过急。

中都之围已解,蒙军已退至长城以北。正是金朝重建防线,固守中都的大好时机。但“新手皇帝”宣宗对蒙军过于恐惧的心理,致使他缺少如何经营新国都的成熟政策。汴京在涌入几百万人口之时,同样陷入了粮食不足、财政告急的窘境。我们看宣宗是怎么应对的,缺粮食,就把粮食集中到军队手里;缺钱,就印钱。政策简单粗暴,人民苦不堪言。

其次,对外遍立强敌:

第一,与西夏断交。西夏和金朝一样,同受蒙古铁蹄的践踏,对于两个国家来说,联合抗蒙才是上策。奈何西夏神宗和金宣宗都是拎不清的角色,在自身难保的情况下都妄图吞并对方,南迁之后,双方展开了长达14年的报复与反报复战争,消耗着自己仅剩不多的国力,简直就是给成吉思汗送人头。

第二,强弩之末伐宋。要知道,宋朝向金朝称臣纳贡已久,陆游“王朝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诗句,体现了南宋人民反抗金朝的决心。宋宁宗知道,失去国都的金朝今非昔比,汴京如何以一城之力,支撑两支守军的庞大军费。南宋的朝贡和边境榷场经济贸易,就是金朝的现在最重要经济来源,而这,也是宋宁宗手里的新砝码。而金宣宗却沉溺在南宋称臣的旧日幻象中,不仅趾高气昂地索要岁币,还狂妄地向南宋开战,结果只是一场空。孱弱的金宋互相折磨,徒留给成吉思汗收割成果。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a66cddd7f8a70001fabd7a.jpg插图(2)
蒙、宋、西夏、金疆域对比

金朝不是南迁,而是直接走向了三面受敌的绝路,余下短暂二十年只是靠着祖宗的基业苦苦支撑而已。

历史上还有一次著名的少数民族政权迁都,就是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想了解孝文帝的更多内容,请至496年2月2日的洛阳)他不顾群臣反对,推行汉化,目的是将来有一天能够南下,结果却落得皇族反叛,将统一北方的一手好牌打得稀烂,埋下了亡国隐患。同样是迁都,结局却不同。北宋南迁将国祚延绵整整152年,全靠临安(今杭州)地区提供巨大的经济支持。首都是国家的核心根据地,同时提供军事、经济和制度等多方面力量,一旦决策失误,积重难返。(想了解宋金之战的更多内容,请至1130年1月24日的临安)

古代社会中,由于权力的至高无上,导致统治者往往不能掌握有效信息,而下级为保自身荣华,不会客观、真实地进行反馈,从而产生以下瞒上的情况。金宣宗作为一个不成熟的领导者,被官员的掩盖事实,从而做出了错误的决策。迁都是其一,不能判断形势,联合强国对抗他国是其二。最终,金朝只能为蒙古做了嫁衣。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