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鸦片战争是因为 “面子”惹出的大祸

的起因是“礼”?

1857年12月28日,英法联军进攻广州城,并于次日将其占领。

这是第二次鸦片战争中英法联手侵华的开端,清政府在战争中失利,签订了《北京条约》、《天津条约》等不平等条约,除了割地、赔款、增加通商口岸之外,鸦片开始合法化,外国人可以在中国内地传教,这些要求不仅进一步激化了矛盾,同时也导致后来的八国联军侵华等战争。此外,被称为“万园之园”的圆明园也被烧毁。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0.png插图
圆明园遗址

落后就要挨打,这是今天的我们都明白的道理。清政府除了在军事实力上不及英法,更暴露出许多严重与世界脱节的地方。

我们先来搞清楚,为什么英法联军首选广州作为攻击目标?

第一,广州是中国最重要的通商口岸之一。广州的海外贸易史极其悠久,汉朝就已经有了欧洲人踏足的记录。清朝实行闭关锁国政策,只允许一口通商,这“一口”就是广州,“广州十三行”几乎可以成为当时中国外贸的代名词。第一次鸦片战争,中国国门被强行打开,首批五个通商口岸也有广州。

第二,英法借口发动第二次鸦片战争的事件都和广州有关系。给了英国借口的亚罗号事件,就是因为广东水师抓捕走私犯时,搜查了悬挂英国国旗的亚罗号,还抓了12名华裔水手。法国则是借口马神甫事件。这件事的起因是,一名法国神甫违规到广西传教,引发冲突,被县令拘押致死。这事跟广州没有直接关系,但广西属于驻在广州的两广总督管辖。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1.png插图(1)
广州领事巴夏礼声称亚罗号上的英国旗被中国官员撕毁。图为英国画家所绘《中国官员扯下了亚罗号的英国国旗》。

第三,广州入城问题。按照《南京条约》,外国公使有权力进驻广州城,可是历任地方官始终找各种理由拒绝外国人入城。比如百姓仇视外国人,进城有危险;港口已经是广州了,没必要进到城墙里面来。这个事就这样拖了十几年,令英国人非常不高兴,认为清政府不能全面履行和约,是对己方的羞辱。

本来,1854年英国提出修约,希望扩大自己的在华利益,公使入城就已经不再是英国人最迫切的需求了。然而,中英还是在这个问题上争吵不断。

今天看来,设立大使馆、领事馆都是非常正常的外交程序,可清政府一直坚决反对。原因说起来很简单,只有一个字:礼。因为这一个字,清政府上下对待公使入城,可以说是如临大敌。

先后担任广东巡抚、两广总督的叶名琛,是清方直接和英人打交道的最高官员。他拒绝英国公使入城是为什么?是为了朝廷尊严,归根结底,是要严守“夷夏之辨”,严防“华夷混杂”生出任何事端。广州人确实有敌视外国人的情绪,第一次鸦片战争就发生了三元里抗英事件。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2.png插图(2)

叶名琛在对英交涉过程中处置失当,是引发第二次鸦片战争的重要人物之一。广州失陷,叶名琛被英军俘虏,最后客死印度

基于上述原因,叶名琛态度极其坚决,英国人根本无法和他协商。他对英国人的交涉向来是礼貌拒绝,而且从不和英国人会面。这种坚决到了什么程度呢?叶名琛在英国人进攻后曾向咸丰皇帝谎报军情,他的前任徐广缙甚至不惜伪造圣旨,这都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但他们甘愿冒这种风险,也不愿意让英国公使入城,戴上破坏“华夷之辨”的大帽子。

咸丰皇帝对公使入城,特别是公使驻京,简直到了害怕的程度。

第一,西方人朝觐中国皇帝是不下跪的。这一点,早在乾隆皇帝接见马戛尔尼时,已经引起了激烈的讨论。三跪九叩是清朝唯一正式的朝礼,如果公使只行西方礼仪,皇帝的威严就会受损。

第二,公使不下跪,那皇帝就不能见他。为了不见各国公使,皇帝想出了很多办法。一,一切跟外国人有关的事都交两广总督办理,从制度上根绝皇帝见公使的可能性。二,《中英天津条约》明确规定:“公使驻京,以西礼参拜皇帝”,咸丰皇帝对此非常着急,提出减少甚至全免关税、增加通商口岸,希望换取英方删除公使驻京一条。三,各种办法试过之后,咸丰干脆躲在热河(今河北承德)不回来了,中间一度想去西安,被大臣们劝住,最后死在了热河。

咸丰帝面对着前所未有的复杂局面。乾隆尽管不高兴,但还是接受了马嘎尔尼单膝跪地行礼。可咸丰帝不行,大清不再有康乾盛世的国力,自己更没有乾隆那样的崇高威信,面对内有太平天国,外有列强入侵的困局,他无法再承受皇帝威仪有任何损伤。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53.png插图(3)
乾隆皇帝接见马戛尔尼的场景。

“华夷之辨”是中原王朝看待异族的一种思维定式。能不能行中华礼仪又是很重要的一条判断标准。外国公使拒绝行跪拜礼,如果让他们见皇上就等于破坏了礼教。这正是清廷把公使入城这件事看得那么重的直接原因。从春秋时期开始,孔子说的“礼崩乐坏”就被当成亡国之兆,这个口子坚决不能开。

传统中国关于礼制的争论屡见不鲜。比如明朝“大礼议”之争。针对嘉靖帝要不要认明孝宗为嗣父的问题,以及相关的嘉靖帝该用何种礼仪迎接自己生母的问题,皇帝和大臣们分成两派,争论了长达三年。在受儒家传统教育的人眼中,这就是天大的事。

中华文明有其璀璨的一面。但是,当清朝的统治者用儒家礼教,天朝上国那一套去面对已进入工业文明,操持近代外交理念的欧美国家,肯定会出问题,所以有人也将中国近代与西方的冲突,称之为农耕文明与工业文明的冲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