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仁贵用他的一生书写了赫赫军功,实现了为大唐王朝鞠躬尽瘁,马革裹尸而还的宿命

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薛仁贵用他的一生书写了赫赫军功,实现了为大唐王朝鞠躬尽瘁,马革裹尸而还的宿命

字数4149阅读约9分钟

在位列于“凌烟阁”的唐朝功臣中,以“三箭定天山”之名出道的大唐名将薛仁贵,在知名度上绝对可以占据C位。

这位出身于河东薛氏的名将自贞观末年投军之后,征战数十年,曾上演了大败九姓铁勒,降服高句丽,击破突厥等无数神级战役,留下了“良策息干戈”、“三箭定天山”、“神勇收辽东”、“仁政高丽国”、“爱民象州城”等典故。谈起他的战绩,今人无不击节称赞、拍案叫绝。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5.png插图
薛仁贵画像

名将之后露锋芒

薛仁贵出身河东薛氏——南北朝时期著名的将星家族。这支薛氏家族从三国末年就开始叱咤将坛。

司马氏平定蜀国后,原本追随蜀汉政权的薛懿归降,并被安置在了河东郡(山西西南部的运城、河津一带)。薛懿有三子,按宅居分为“北祖”、“西祖”与“南祖”三房,这“三房”薛氏在北魏、东魏、北周与隋朝大放异彩,各路将军、刺史层出不穷。

其中,南祖房的薛安都更是在当时为将辗转于刘宋、北魏之间,在南北两朝都以战功闻名遐迩,我们故事的主角薛仁贵,就是这位名将的六世玄孙。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6.png插图(1)
今天的薛氏宗族

薛仁贵,名礼,字仁贵,出生于隋末大业十年(公元614年)。在这位名将呱呱落地的当年,河南的瓦岗军,河北的窦建德军和江淮的杜伏威军农民起义军在中原大地上如火如荼地打土豪,闹革命。

在这场如火如荼的起义浪潮中,薛仁贵之父薛轨早逝,南祖房家道中落,薛仁贵因之没有了成为少年勇将的机会,庸庸碌碌地度过了自己人生的前三十年。

直到公元644年,已经准备奔四的薛仁贵在家中准备改迁祖坟,实在看不过这个“窝囊”丈夫的薛妻柳氏便规劝到:卿有高世之材,要须遇时乃发。今天子自征辽东,求猛将,此难得之时,君盍图功名以自显?富贵还乡,葬未晚。”

于是,受妻子鼓舞的薛仁贵便迈出家门,投身到唐太宗征高句丽的战场之上,揭开了开挂战将的华丽序幕。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7.png插图(2)
隋末农民起义

薛仁贵以三十三岁的“高龄”成为了辽东道行军总管张士贵手下的一名大头兵。俗话说,“功夫有没有,出手便知道”。初上战场的薛仁贵初战就在安地城崭露头角,时唐军一位郎将被高句丽贼军团团包围,史载“仁贵往救之,跃马径前,手斩贼将,悬其头于马鞍,贼皆慑伏。

由此,薛仁贵遂扬名战场之上。随后,在唐与高句丽的安市城大战中,战场忽然雷雨大作,薛仁贵趁机乘白马、持银槊、着明光铠驰入军中,大呼陷阵,所向无敌,高句丽军队望风披靡,唐军乘胜追杀,高句丽军大溃,唐军共斩首二万余级。

此战之后,薛仁贵耀名于御前,被唐太宗李世民盛赞:“朕不喜得辽东,喜得卿也。”至此,“中年”薛仁贵完成了从草根到名将的华丽转身。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8.png插图(3)
唐太宗亲征高丽图

唐太宗与薛仁贵的君臣之谊仅四年便因明主离世而告终。不过,已经开始走向人生高潮的薛仁贵,此时已经成为镇守帝都北门(宣武门)的右领军中郎将,成为了皇家近臣。

永徽五年(654年)闰五月初三夜,天降大雨,山洪暴发,大水直扑宣武门,皇宫卫士大多逃散,唯有年已四十的薛仁贵,这位忠诚的守门官登上城门,向高宗李治所在的寝宫大呼预警,皇帝众人才得以登高逃脱。

薛仁贵也因此获得了唐帝国第三位领导人的执手称赞:“赖得卿呼,方免沦溺,始知有忠臣也。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9.png插图(4)
唐长安城

三箭定天山

显庆三年、四年(公元658、659年),薛仁贵继续在东北建功立业,先是在贵端城(位于今辽宁浑河一带)斩高句丽三千人,随后与高句丽大战于横山、石城,“仁贵匹马先入,莫不应弦而倒。”

高句丽因薛仁贵连战获胜,国势日渐衰退,亡国无日。甚至日后战力卓绝的契丹人,也曾被薛仁贵擒王阿卜固及诸首领赴东都。

公元661年,曾经归附于大唐的回纥首领、瀚海都督婆闰去世。接任者比粟阴谋反叛,纠集燕然都护府治下的漠北九姓铁勒,拥众十余万反叛唐朝,意图割据自立。

此时已经成为武卫将军的薛仁贵受命领军,辅佐主将郑仁泰赴天山(阿尔泰山)平叛。出征之前,唐高宗李治为大军践行,席间薛仁贵扬弓直射贯穿五层铠甲,满座皆惊,高宗为其赐甲壮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0.png插图(5)
  唐代漠北各族

薛仁贵领军为先锋直扑天山,九姓铁勒部落命令骁勇骑士数十人前来挑战。年已四十八岁的薛仁贵在阵前连发三箭射杀三人,其余骑士竟然慑于薛仁贵神箭威风,皆下马请降,铁勒叛军士气大衰。薛仁贵乘势挥军掩杀,大败九姓铁勒,据传俘获铁勒降卒十三万,尽数坑杀于阵前。

随后,薛仁贵又越过大漠深入追击铁勒败军,擒其叶护(首领)兄弟三人。自此之后,薛仁贵的功绩在唐军中广为传唱:“将军三箭定天山,壮士长歌入汉关。”九姓铁勒经此一败,主力尽丧,不再为大唐边患。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1.png插图(6)
薛仁贵雕像

风雪入朝鲜

公元667年(乾封二年)正月,唐朝在辽东大雪中发动了对高句丽的灭国之战,薛仁贵率军越过辽水,在辽东的金山、扶余两地先后指挥唐军歼灭高句丽军队一万五千余人,基本清空了高句丽位于鸭绿江以北的主力,薛仁贵随后“傍海略地”、“威震辽海”,高句丽辽东四十余城因之不战而降。

随后,薛仁贵一路凯歌高奏,与大帅李绩会师,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十余万大军兵临平壤城下。高句丽王依靠孤城困兽犹斗不成,守城僧侣开城纳唐军入城,高句丽至此亡国。此后,薛仁贵以功授右威卫大将军兼检校安东都护,封平阳郡公,率兵二万人留守平壤。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2.png插图(7)
唐征高句丽与百济之战

薛仁贵在安东都护府辖境之内(辽宁东部、吉林东部,朝鲜半岛北部与西南部)实行怀柔安抚的政策,对战争之后遗存的老弱妇孺进行抚恤,还依据高句丽与百济故民(朝鲜半岛西南)的才能予以选拔任用,让当地忠孝节义的孝悌之人都得到表彰与奖赏,一时间,“高丽士众莫不欣然慕化”。

薛仁贵下马之后的文治政策一度让高句丽与百济移民忘记亡国的伤痛。当时的南方新罗政权对于朝鲜半岛各地虎视眈眈,薛仁贵在朝鲜半岛的强势存在本来可以有效震慑新罗的北上野心。

然而此时这位年过五旬的唐朝第一勇将(高宗朝)已经成为了李治眼中的救命稻草,在距东方海隅数千里之遥的青藏高原上,祖国有着更需要他的地方。于是,这位猛将毅然千里回师,浮海西归,越山东,度河洛关中,来到了大唐的西部边疆。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3.png插图(8)
  安东都护府

兵败大非川

咸亨元年(670年),崛起于青藏高原之上的吐蕃政权攻“陷白州等一十八州”,所有降唐诸羌,尽为吐蕃吞并。当年,天山以北的两厢十姓突厥部落又臣服吐蕃,自此唐朝西域各州尽没,丝路断绝

唐朝为了打击吐蕃并恢复丝路,出动五万大军护送吐谷浑王还青海,以远道归来的薛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以右卫员外大将军阿史那道真、左卫将军郭待封为副大举讨伐吐蕃。

刚刚习惯了东方湿润海风,却又马上要面临高原冰霜的洗礼,这对于常人来说或许极难适应。

当时已经五十七岁高龄的薛仁贵却毫无不适之感,刚一上场就亲率唐军三万轻骑与阿史那道真所部东突厥兵精兵突进,在高寒气候下,一路从青海湖畔急行军至乌海(今青海省中部托索湖),一度进攻至玛多(黄河河源附近),将战线直插入吐蕃腹地,吐蕃战略部署登时大乱。

然而,超神级的王者也会败在猪队友手上,负责留守看护辎重的郭待封为名将之后,不耻居于“草根出身”的薛仁贵之下,本来应该“筑栅为后应”的他如同其名一般“急待封赏”,竟然脱离壁垒,率领后勤部队轻兵冒进,在大非川遭遇吐蕃二十万大军截击,“粮仗尽没”。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4.png插图(9)
薛仁贵作战路线

无计可施的薛仁贵只能率军从黄河源头处回师救援,可惜吐蕃四十万大军早已在大非川集结完毕。

这时的薛仁贵一无城寨,二无粮草,后路亦被吐蕃人截断,回天乏术他只能以轻骑向吐蕃重甲军阵发动进攻,惨遭失败,遗恨吐蕃大非川,五万大军几乎全军覆没,最后“与吐蕃大将论钦陵约和”方才得以生还,最后仅带领少数残兵回到鄯州。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5.png插图(10)
  大非川附近地形

此一战是薛仁贵名将生涯的最大耻辱,薛仁贵回师长安后仰天长叹:“今年岁在庚午,军行逆岁,邓艾所以死于蜀,吾知所以败也。”他将自己比作三国时期走阴平小道伐蜀而亡的名将邓艾,也预示此战之后他的境遇,朝廷将其“坐除名”,虽然免于死罪,但是已成庶民。

名将挽歌

大非川之战后,薛仁贵进入了人生低谷,虽然曾经被短暂启用为鸡林道大总管(朝鲜半岛西南),然而因战事不顺又获罪被罢免,甚至在六十岁因罪流放到岭南之地的象州(广西柳州),晚景不可谓不凄惨至极。

然而,作为大唐的名将,身经百战的薛仁贵体内始终翻涌着无尽的热血。他坚信,廉颇虽老,尚能被甲上马,为国尽忠。

公元681年,十年不见薛仁贵的唐高宗李治,此时怀念起那个在长安大水之际振臂高呼于玄武门之上的忠臣良将。于是,唐高宗再次召回这位年过花甲的老将,道出一句感人肺腑之言:“卿虽有过,岂可相忘?”君臣之间,亦是生死投契之交,想必此时的薛仁贵也是老泪纵横,唏嘘良久。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6.png插图(11)
高宗李治

于是,六十七岁高龄的薛仁贵被授瓜州长史,马上迁为右领军卫将军,检校代州都,屯驻西北,再次屹立于大唐的西北边疆之上

永淳元年(682年),单于都护府(今内蒙古和林格尔西北)检校降户部落官阿史德元珍投奔于在漠北建立后突厥汗国的突厥贵族阿史那骨笃禄。随即,效命新主的阿史德元珍进犯并州(今山西太原),又入侵云州(今山西大同),薛仁贵奉命自代州征讨。

突厥人在军前掠阵并询问唐将姓名,唐人答曰:“河东薛仁贵”。突厥人以“薛将军流象州死矣,安得复生?”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7.png插图(12)
突厥骑兵

正在突厥大军逡巡迟疑之时,老将薛仁贵脱去兜鍪,盔下已然须发尽白,突厥人大惊失色,如丧考妣。薛仁贵跃马向前,须发飘扬之际英姿不减当年,唐军乘势追击,大败突厥军,斩杀上万人,俘虏两万余人,夺取驼马牛羊三万余头,取得云州大捷。 

次年,年过古稀的薛仁贵于战场上病逝,一代名将用生命最后的光辉再次书写了大唐赫赫军功,实现了为唐王朝鞠躬尽瘁,马革裹尸而还的宿命。当年腊月,高宗李治也走完了人生的最后一程,这一路君臣,于高宗荣耀,于薛礼是还愿,还了对太宗皇帝与大唐的夙愿。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38.png插图(13)
    大唐薛仁贵衣冠冢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