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落之城”钓鱼城:蒙古铁骑的折鞭之处

阻遏蒙古铁骑近半个世纪的“不落之城钓鱼城,不仅令南宋政权苟存,更拯救了世界……

公元1234年金国灭亡之后,蒙古将战争矛头指向偏安一隅的南宋政权。

端平元年(公元1234年),宋军发动“端平入洛”之役,意图收复黄河以南故地却惨遭败绩,反倒给了蒙古军队破坏盟约的口实。次年末,蒙古大汗窝阔台命令长子阔端出兵巴蜀,自此拉开了蒙宋四川战役的的序幕。

在蒙宋四川大战的苍茫烽烟之中,一个地势险峻的山城成为了中国乃至世界的焦点。钓鱼城,这个地方改变了中国乃至世界历史的进程。

...

大战序幕

公元1236年7-10月,风头正盛的蒙古大军正式展开了对南宋的攻势。其中,蒙古西路军从陈仓道入蜀,连克仙人关、阳平关与剑门关,占据汉中,随后杀入川蜀腹地。

一马平川的四川盆地无险可守,蒙古铁骑如潮水一般席卷巴蜀各地。攻克成都之后,蒙古骑兵化整为零,分兵劫掠,川蜀全境陷入一片尸山火海中。

在短短的一个月之间,川蜀54州俱破,除了位于最东的夔州(重庆奉节)之外无一幸免。时人曾记载:“昔之通都大邑,今为瓦砾之场;昔之沃壤奥区,今为膏血之野”。蒙古军之残暴可见一斑。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19.png插图

南宋军队面对来去自如的蒙古军队进行作战总是异常痛苦。

自唐朝末年丧失西北产马之地后,宋朝军马缺口巨大,数万军队骑兵配置不过百人之数耳。因此,当以步兵为主的南宋军队与蒙军对阵时,蒙古骑兵“成列而不战,俟退而乘之,退而不败,败而不耻,散而复聚”,使南宋军队疲于奔命。

不过,疯狂的屠戮激发了川蜀军民的斗志,蒙军不得民心,抢掠之后只能退出四川盆地,却留下塔海等人驻守蜀口。从公元1237-1239年,蒙古军队几乎每年都如同狩猎一般定期扫荡巴蜀地区,掠夺钱粮,杀戮人口。

1241年,塔海再次大举入川,又破成都城,并劫掠西川20余城,四川盆地再遭罹难。当年,蒙古大汗窝阔台病逝,蒙古内部因大汗之位再出纷争,南宋朝廷获得喘息之机。

次年(1242),宋理宗派遣在两淮战场上战功卓著的余玠入蜀主政,以扭转四川战场的颓势,巩固长江上游。

余玠入驻重庆后便招贤纳士,接受播州冉琎、冉璞兄弟建议,利用四川的天然地理环境,修筑山城堡垒,移州郡治于其上,以抵消蒙古骑兵的野战优势。

当时的播州冉氏兄弟就以合州为例说:“蜀口形胜之地,莫若钓鱼山,请徙诸此。若任得其人,积粟以守之,贤于十万师远矣,巴蜀不足守也。”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18.png插图(1)

三面环江、地势险峻的雄关——钓鱼山

在综合多方建议的前提下,余玠在四川采取了一套完备的军政措施,尤其创建了山城防御体系。

宋军在四川各个江河沿岸(四川境内的岷江、沱江、涪江、嘉陵江、长江及通江、南江、巴江等)及交通要道上,利用险峻的山隘筑城结寨,互为声援,见于史料的就有重庆、钓鱼、大小良城(广安)、青居城(南充)、蓬溪城(蓬溪)等一系列山城。

各城依靠交通要道与水道相互联结,点线结合。其中,余玠任命播州冉氏兄弟为合州(今重庆市合川区)刺史、通判,委派其督造钓鱼山城。随后钓鱼城便成为余玠山城防御体系的核心和最为坚固的堡垒,同时也成为蒙古大军征服川蜀的最大障碍。

...

上帝折鞭处

到公元1250年,余玠借助蒙古内部权利斗争的契机完成了川蜀防御体系的全盘建设,甚至一度兵发兴元(今陕西汉中),意图收复失地以达到完全扼守蜀道的目的,虽未取胜,但表明川蜀之地经过数年修养已然获得初步恢复。

不过,就在此时,蒙古内部的权力争斗也告一段落,拖雷长子蒙哥经过残酷斗争,在公元1251年夏天继承蒙古汗位,成为蒙古帝国的第四位大汗——蒙哥汗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17.png插图(2)
   蒙哥汗

蒙哥即位之后,马上调整对宋战略,准备重演当年灭亡金国的“斡腹之谋”,意图从西南对南宋腹地进行纵深突破。

公元1252年,蒙哥派遣忽必烈与兀良合台率领蒙古军队从六盘山南下,沿松潘草原与横断山脉河谷一路南下,于两年之后占领大理全境,完成了对南宋的战略包夹。

蒙哥的族谱

清人顾祖禹在《读史方舆纪要》中评论蒙古战略及忽必烈远征大理之役说:“吾观从古用兵,出没恍惚,不可端倪者,无如蒙古忽必烈之灭大理也。

公元1258年,筹备多年的蒙哥大汗发动大规模攻蜀之战。蒙哥将军队分为三道入蜀:蒙哥自率一军由陇州(今陕西陇县)入大散关,走陈仓故道直下巴蜀;诸王莫哥(又作莫哥都)由洋州(陕西西乡县)入米仓关;万户孛里叉由渔关入沔州(陕西省略阳县)。

蒙古铁骑战力高昂,蒙哥所率主力横渡嘉陵江,破剑门关与苦竹隘,冲破山城防御体系的第一道防线。随后,蒙古军队沿嘉陵江南下,先后攻破沿江的运山城(蓬安县)、青居山城(南充市)、大良山城(广安县)。

终于,在当年的十二月十九日,蒙哥沿着嘉陵江来到了南宋合州城的所在地——钓鱼城,再向前一步,蒙古大军就能攻下重庆城,然后顺江而下,对南宋进行秋风扫落叶式的最后一击。

钓鱼城在今重庆市合川区东北隔江约五公里处的钓鱼山上。据文献记载:“其山高千仞……西南北三面据江(渠江、嘉陵江、涪江),皆峭壁悬崖,陡然阻绝。”钓鱼山周回四十余里,西南地势稍低,南宋军民便在此筑城,高二十仞。

钓鱼城共有八处城门:护国、青华、正西、东新、出奇、奇胜、小东、始关。西门之内有“天池”,周围一百余步,“泉水汪洋,旱亦不涸,池中鱼鳖,可棹舟举网。又开小池十有三所,井九十二眼泉水春夏秋冬足备不干”。

除了充足的生活用水之外,城中还有大量田地可供屯垦。钓鱼山城既有山水之险,又有充足的粮草水源,再加上南宋军民同心修筑的牢固山城,纵横天下的蒙古铁骑终于碰到了硬骨头。

十二月二十九日,在年关之前的风雪中,蒙哥汗派出宋人降将晋国宝前往钓鱼城招降。守将王坚一口回绝,并将这个汉奸扔下山涧喂鱼。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0.png插图(3)
钓鱼城攻防示意图

招降不成,大战便在开庆元年(1259)一触即发。

二月,蒙古军队从东面从鸡爪滩渡过渠江,至钓鱼山东面的石子山扎营,与钓鱼城东面的东新门隔丘陵而望。七日,蒙军开始攻打一字城墙(又称横城墙),钓鱼城在城南、城北各筑有一道一字城墙,由外部城墙一角向外延伸直抵江边。

一字城墙可以阻碍城外蒙古骑兵的运动作战,同时,城内守军又可通过外城墙运动至一字城墙拒敌,与外城墙形成夹角交叉攻击点。如此设计让蒙古骑兵优势尽丧,顿于城下不得进。

三月,蒙古增兵围攻,从东西两面分别进攻东新门、镇西门与奇胜门。

虽然蒙军“凡攻城之具无不精备”,奈何钓鱼城地势险峻,“炮矢不可及也,梯冲不可接也”,宋军在钓鱼城中屯聚了万余精兵,一十七万口民众,在守将王坚与副将张钰的指挥下将蒙军一次一次的击退。

四月,巴蜀春雨连绵二十日,蒙军于四月二十二日从南部峭壁直扑护国门,并于二十四日夜登上钓鱼城外城,与守城宋军展开激战,却再次被宋军赶下城楼。蒙军的攻势直到五月仍然不见起色,战事依旧胶着,蒙古悍将竟然无法越过雷池半步。

久攻不下的蒙哥汗召集诸将议事,名将术速忽里认为应当避开坚城,在钓鱼城与重庆之间屯兵骚扰,而后大军顺江而下,直取巴东三峡之地,与荆襄、两淮等地的蒙古军队合力直捣黄龙,倘若如此,钓鱼城便会不战而降。

然而,其他蒙古将领却认为攻城在即,必须全力破城才能继续前进。于是,蒙哥汗遂决定继续攻城。

蒙古攻城从寒冬正月直至盛夏六月,钓鱼城依旧牢不可破。不耐酷暑的蒙古军队在巴蜀的潮热天气下战斗力锐减,加以水土不服,导致军中暑热、疟疠、霍乱等疾病流行,情况相当严重。

旧金降将之子汪德臣至城下劝降,被宋军飞矢击中,死于军中,大将军中横死,蒙军士气亦大损。相较之下,钓鱼城内依然物资充裕,守军斗志昂扬。

南宋守军曾在六月将重三十斤的鲜活之鱼两尾及蒸面饼百余张抛给城外蒙军,并谕以书曰:“尔北兵可烹鲜食饼,再守十年,亦不可得也”。

蒙古军队自冬季正月开始,攻城五月不破。蒙哥大汗亲自督战,据《合州志》卷一《钓鱼城记》记载,蒙哥在阵前“为炮风所震,因成疾”,《马可·波罗游记》记为因腿膝中箭伤而死。而《元史》、《史集》则说蒙哥患上了痢疾之类的重病。

对此史家虽然众说纷纭,但蒙哥汗的伤病必然标志着此次蒙军钓鱼城之战的彻底失败。当年七月,蒙军自钓鱼城撤退,至金剑山温汤峡(今重庆北温泉),蒙哥汗逝世。号称上帝之鞭的蒙古大军在此钓鱼城下,鞭折人亡,仓皇而逃。南宋军民赢得了这场无与伦比的史诗级战争。

...

大战余波

蒙哥汗之死,震动了蒙古帝国广袤疆土的每一个角落。钓鱼城之战不仅拯救了南宋,还对当时的西亚与欧20/洲

战局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1.png插图(4)
钓鱼城之战的蝴蝶效应

忽必烈本来已经率军跨越长江天险,兵围鄂州(湖北武昌),蒙古大将兀良合台率军从广西直插湖南岳阳一带,两军一旦会师,荆襄便非复南宋所有。然而,蒙哥死讯传来后,留守漠北的阿里不哥意图在哈拉和林继承汗位,忽必烈被迫率军回师漠北参与汗位争夺之中。

至此,蒙古全面攻宋战争第二阶段(1251-1259)宣告结束,南宋国祚得以延续二十余载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2.png插图(5)
忽必烈与阿里不哥之战

从全球角度来看,当时受命西征非洲的旭烈兀本来已经占领波斯、两河流域乃至叙利亚地区,并意图越过戈兰高地,饮马地中海乃至于进入埃及,消灭北非的马穆鲁克政权。但当蒙哥死讯传来之际,旭烈兀被迫返回漠北,只留下副将怯的不花继续西征。

这支偏师最后败于埃及马穆鲁克骑兵之手,也使非洲避免了被征服的命运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3.png插图(6)
  伊斯兰世界眼中的蒙古西征

此外,在随后阿里不哥与忽必烈的战争中,钦察汗、窝阔台汗与察合台系都参与了拥立阿里不哥的活动,从而掀起了整个蒙古帝国范围的持久战争,钦察汗国因为参与瓜分东方利益而无暇征伐欧洲,也使欧洲文明得以喘息。

最后,阿里不哥与忽必烈的战争标志着西道诸王与东方忽必烈系的直接碰撞与冲突。从这一角度看,钓鱼城之战间接导致了蒙古帝国的最后分裂,也拯救了世界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24.png插图(7)
图/蒙古西征总图

钓鱼城在大战之后依旧坚挺屹立在宋蒙战线上,该城守军在南宋都城临安沦陷之后依旧坚守城池,为国尽忠。直到公元1279年正月,守将王立以不杀城中一人为条件向蒙古军投降,号称“不落之城”的钓鱼城最终落幕。

同年,南宋流亡朝廷在崖山覆灭,陆秀夫背宋朝末代幼帝投海自尽。南宋王朝与钓鱼城的壮烈故事全剧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