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琉璃


  “丝绸之路”是古代东西方陆路通道的总称。它以丝绸贸易为媒介,进而成为联系亚洲、欧洲乃至非洲间政治、经济、文化的桥梁和纽带。丝绸之路分东、中、西三段,其中东段均经甘肃,直线距离在1700公里左右。

  在漫长的历史岁月中,难以数计的东西方物品,被东来西往的商队,转运到了欧亚大陆的各个角落。在众多的货品中,琉璃就是众多商品中的一个重要的组成部分。

  近几年,甘肃各地时有古代琉璃出土。这些珍贵的琉璃,不仅给我们展现了古人高超的加工制作技艺,也展示了古代科学技术的发展的进程,更是丝绸之路上东西方文化交流的见证。

  琉璃亦作“流离”、“瑠璃”。在历史上,人们往往将琉璃和玻璃的称呼混淆在一起。中国古籍中关于琉璃的记载比较多,而且往往是西方的特产。它们在中原地区出现和丝绸之路上的商旅往来密不可分。《汉书·西域传》中记载说:(剡宾)“出珠玑、珊瑚、虎魄、流离。”颜师古引《魏略》说:“大秦国出赤、白、黑、黄、绿、红、紫等十种流离。”“大秦”就是指东罗马帝国,这里所说的流离应当是一种玻璃。

  不可否认的是,在各种古籍中对琉璃的记述往往比较含糊,有时候琉璃指真正挂了釉的陶;有时候则又指玻璃;有时候指动物的角制作成的片。人们对琉璃的生产也有多种不同的说法,甚至有人说中国古代根本就没有出产过琉璃。还有些人认为,琉璃就是中国古代的玻璃。

  有关人士认为,中国古代的琉璃主要指两种物品,一种琉璃应该是低温铅钡玻璃,另外一种琉璃是挂了釉的陶。梁涛认为,最早关于琉璃的记载是《穆天子传》中有铸石的记事。

  “《穆天子传》中的铸石可能就是一种玻璃。”据记载,在西周时期,我国就已经出现了原始的琉璃制品,后来随着丝绸之路的正式开通,中亚地区的琉璃玻璃制造技术也逐渐传入中国,对中国的琉璃玻璃制造业的影响很大。

  说起琉璃就离不开琉璃工艺。琉璃工艺是中国传统民间工艺,它以陶为胎施以琉璃釉(主要成分是氧化铅)再入窑烧制而成。各地历年出土的考古材料证明在战国时期,已经有琉璃制作工艺,但质料不纯,有时与料器相混,直到宋代才出现真正的琉璃制作工艺。显然这里说的琉璃是中国传统的琉璃,和丝绸之路传来的琉璃是不一样的。

  那些散落在丝绸之路上的琉璃究竟是什么样子呢?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0a5ad0d1fb304950b372f46fe82a4bda.jpg插图
战国蜻蜓眼琉璃珠(图1)

甘肃平凉庙庄战国墓葬出土,甘肃省博物馆所藏,此类琉璃珠共展出7枚。珠子一般呈球形或者多面球形的圆珠,中间有孔,大小约1厘米到2厘米之间,球面上常有多组蓝色圆点和白色圆圈组成鱼目纹。整体外形呈淡蓝色,半透明状,完整珠的表面,镶嵌有同心圆,形似蜻蜓眼,故而国内学术刊物称为蜻蜓眼琉璃珠。

  据甘肃省博物馆的有关专家介绍,平凉庙庄的两座战国古墓共出土琉璃珠子57枚,其中16枚是在棺椁中出土的,距离主人的尸骨不远。显然这种蜻蜓眼琉璃珠子是项链或者手链之类,同时墓葬中往往伴随有水晶玛瑙玉石等串饰品。还有41枚是兵器的装饰,出土时在小穿的下方,有两行小玻璃珠子,为长棒形或为扁圆形。

   龙凤琉璃璧。此物品为私人所藏,在甘肃省收藏协会古玉石分会中所见。龙凤琉璃璧由两块组成,分别为龙凤佩和出廓璧。这两块琉璃呈淡黄色,半透明状,大约半个手掌大小。其中龙凤佩为双龙对称状,凤隐藏在其中;出廓璧则是圆形环状,外侧有两条盘旋的龙。在两块琉璃中凤隐藏于龙中,所以从外观上基本看不到凤的形状。专家认为,这两件琉璃制品制作非常精美,远远超出一般人的想象,特别是暗藏“凤”是典型战国时期楚国风格。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696fc7c983854e6da39d57a6bdeb2220.jpg插图(1)
   七彩琉璃珠(图3)。

这件七彩琉璃珠为酒泉一个藏家所有。整个珠子呈长米粒状,长约1.5厘米,主体为黑色琉璃构成,上面点缀有绿松石、红玛瑙等,藏家推断此物或许为丝绸之路上某次战火之后的幸存之物。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dfcaf354bb9b4df88e6f598dba565bbc.jpg插图(2)
琉璃项链(图4)。

  此件为私人所藏。整件项链淡淡的翠绿,通体晶莹剔透,包浆自然。共有两串,每串15个琉璃小管。这些琉璃小管长短不一,长的大约3厘米,短的1.5厘米至2厘米,直径大约为0.4厘米左右,中间有孔,孔口有长时间使用后自然磨损形成的残损。这些琉璃出土在河西的唐代墓葬中,从形制来看似乎来源并非同一墓葬。

  这些琉璃管子的出土,无疑印证了当时丝绸之路的繁盛。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ba49ed64b2534738b02aa40373c19aba.jpg插图(3)
  七层琉璃塔(图5)。

甘肃陇西县出土,甘肃省博物馆所藏。此件出土于甘肃陇西县的七层琉璃塔,其塔基二层有墨书题记,上写“至正七年岁次丁亥二月初八二时归化通显密大师”,至正七年为公元1348年,说明这座琉璃塔中埋葬的是高僧的舍利。

  这座塔共有七层,最下四层为四蹄足方托,上置深束腰仰覆莲花塔基,三层为钟形覆钵,上部有四个兽面装饰,口衔串珠宝珠,覆钵中部还有一道圈箍,下垂流苏即摩尼珠,覆钵之上是亞字型叠涩须弥座式刹基,上饰蕉叶,然后是天盘地盘及蒜头形宝珠。展示了元代琉璃制作的高超技艺。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d449055fe3b54fe3975c3602b588f498.jpg插图(4)
琉璃手箍(图6)

手箍实际是一种戒指。甘肃酒泉曾经出土过一对琉璃的箍子,可惜东西几经转手已经找不到,无法了解到真正的出土地点了。其颜色为淡绿色,表面包浆自然老厚,由于长时间埋在地下,表面上形成了一层土壤侵蚀的瘢痕。而琉璃白菜也非常有意思,它们为同一个人所收藏,这件琉璃白菜,高大约4厘米,下大上小,外观古拙,通体为淡紫红和白色两色构成。白菜造型为一个将要包卷在一起的菜心,顶上似乎掉了一块菜叶,而周围的菜叶,紧紧包裹着菜心,工匠匠心独具,使这棵白菜栩栩如生。白菜自古以来就为人们所喜爱,也经常作为雕刻的题材出现在工匠的视野中,在清代工匠们用超乎寻常的技术,雕刻出了翡翠白菜,成为皇家收藏的珍宝,是将白菜的造型发挥到了极致。

  琉璃灯盏:这也是一件出自甘肃酒泉的藏品,为兰州一私人所藏。这件藏品高约8厘米左右,分为三层,最下面一层是底座,直径约1.5厘米,高约3厘米,中间一层向外突出,形成延伸平台,大约1.5厘米厚,最上面一层为灯盏的放灯芯处,边上有耳,易于把手。整个灯盏,古朴典雅,包浆老厚,不少地方有使用的磕痕。从其外型来看,应当是汉代贵族使用的器物。

   琉璃香瓜:兰州私人藏品。这件琉璃器物,外形为半个椭圆,颜色呈淡绿,外部有一条条砣成的浅槽,从中间向边上散开,极似西北特有的香瓜,故此人们称之为琉璃香瓜。这件器物长约4厘米,中间最厚约为2厘米,从中间向边上依次过渡,逐渐变薄,中间有一个孔,似乎是穿绳子所用。这件器物的具体用途,至今人们也没有弄清楚。从风格判断,其年代大致为东汉晚期。

  这些丝绸之路沿线出土的琉璃,从战国一直延续到了清代。基本上构成了中国琉璃发展的完整脉络。战国的琉璃古朴厚重,人们根本看不到它们和玻璃之间有什么关联;汉唐的琉璃古朴大气,在厚重中透露出一股张扬之气,琉璃的制作技艺中出现了强烈的外来因素。元代寺院的琉璃塔,则是典型的传统琉璃,在陶器上上了一层釉,正是中国传统琉璃工艺的体现。而清代的琉璃接近现代的玻璃,两者之间已经没有多大的区别了。

  可以这样说,沿着古老的丝绸之路,文化在交流中发生了碰撞,在融合中得到了提升,在借鉴中得到了升华。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