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现在有人给袁世凯和李鸿 章洗白?

晚清这片“上下醉梦”的大泽里,有深不可测的欲望泥淖,有步步惊心的宦海过招,屠龙
之士袁世凯的崛起,离不来李鸿章、荣禄这些老领导的赏识,也离不来吴长庆、徐世昌等贵人的相助。经略朝鲜练就了匪气,小站练兵打造了班底,戌戌宫斗站对了山头,庚子之乱赌贏了君心..在奉行“多磕头、少说话”的晚清宦海,袁世凯是深谙其中的生
存智慧,才得以从立志屠龙的袁项城,炼就成舍我其谁的袁相国。李鸿章袁世凯,近
代史上最复杂的两张脸谱。

先来说说袁世凯,这张近代史上最复杂的脸 谱。

从袁项城到洪宪帝,从屠龙之士到逆流恶龙,“袁大头"是一步步变成自己曾经反对的
那种人,所以说不同时代的袁世凯,自然有他的光点与局限,不过是面对清末民初那片
深不可测的欲望泥淖,最终为理想与抱负献 祭罢了。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6.png插图

再来说说北洋新朝的现实,不过是新贵分了好处,文人过了嘴痕,至于普罗大众,仍然
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袁大头不是不想成为 名埀青史的那种人物,他输给的是“宿命这种宿命就是北洋新朝面对的社会现实。宋教仁之死,已经说明了“一种先进的庙堂
架构,远比一个时代强人,要更加可靠。”

究竟谁要为刺宋案负责,每个人心里都有个标杆。“真小人”与“伪君子”,袁世凯做了
前者,然而这恰是庙堂掌舵人万万不可为之,历史上的衮衮诸公,做个以愚黔首的伪
君子,哪个不是名利双收?精明了一辈子的“袁大头”,一失足成“冤大头"。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7.png插图(1)

至于作为大头的旧主李鸿章,从权臣的角度来看,也是属于国手”级别,但是落子时也
下过臭棋,然而不是甲午,而是庚子。甲午之战是那个妇人想要看到的结果,翁、李
两大山头同归于尽,皇权至上,顺我者昌尾大不掉者,必亡。至于国运,哀家死后哪
管他洪水滔天。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8.png插图(2)

李二先生也从来不避讳自己热衷功名,有得必有失,牺性的就是自己的“人设”。

说白了就是李鸿章庚子大乱后毅然出山,为苍生,为大义,为伦理纲常,更为自己的名
利信仰,且名在利之前。

李中堂可以不要自己的人设,但是不能放下自己的功名,那是一种谁人不识李相国"子
然,否则清廷也不会“能给的都给了,死后哀荣极致,无出其右者”。

作为一个臣子,李合肥是合格的。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image-9.png插图(3)

然而老袁称帝,是自己迈不过的坎儿。他想要在“二十ー条之后,重构自己碎成渣的“人 设”,因为当时的接受能力,没人相信他争取的是一场“弱国外交的胜利

北洋的迷乱,怡恰激发了他治世的欲望,无奈的是现实,当袍泽之情被坐地分赃的鸡零
狗碎冲刷殆尽,他这个大家长,也注定不好当,他的君宪梦,也注定是个渴望不可以及
的乌托邦。

最终,他手持大纛,满面红光地走向罪恶。所以说洗白袁李二人,从何而洗,又为何要
洗?两位“三干年未有之変局”中的弄潮儿不过是时代人物活出所特有的那份真实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