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图霸业一场空:袁世凯的君宪 梦,杨度的帝王师

北洋初立的社会现实,是拨云见日的改朝换代也无法沖破的禁锢。“强人"在现实面前活成了悲剧,文人只能过过嘴痕,整个社会的戾气越来越重,即使像袁世凯这样站在江山之巅的舵手,面对这片深不可测的欲望泥淖,他眼中所见的北洋,已经变成了一个可
以吞噬一切的黑洞,包括愤懑与不屈,反抗与奋进,以及一切伟大的情怀与理想。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69465c188b414bd88dbc4e468a49c178.jpg插图

多少激情鹰扬的武夫在迷茫中被它同化,多少意气风发的读书人被磨平棱角,它张着血盆大口,面对所有志土露出狰狞的冷笑。所有的围观亦或是抗争,最后都是徒劳,这是场持久战,最厉害的武器,除了光明,所有的付出不过是隔靴挠痒,所有人最终难免
沦为祭品的悲剧。

袁世凯的“君宪梦”和杨度的“帝王师”成为最具代表的两个样本。对于袁世凯来说,这个北洋大时代的头号雄主,他可以在刀光剑影的晚清宦海纵横捭訚,但是却玩不转北洋庙堂的鸡零狗碎。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19a8141fd6d844ec9f75e6718c1201b1.jpg插图(1)

他一步步将自己活成悲刷,如果说他的前半生很明确,因为清廷庙堂的掌舵人,总在若
隐若现地行使着那根指挥棒,袁世凯也怀着自己的标杆,那就是亡清。面对稍有不慎则分崩离析的乱局,只有避实就虚,暗渡陈仓以及养敌自重才是最好的手段。

然而在“人间正道是沧桑”的标配下,也就坐实了“算清”之名,这些袁世凯都可以不在
乎,作为两干年来普罗大众第一次用投票选出来的掌舵人,袁世凯更看重自己的声望,
或者说是“人设”。虽然是一种高处不胜赛的浮名,但是夹杂着对权力的恋栈,也就变成了对庙堂强人最诱人的春药。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0fc7770ea2324166adba37f5dee2901b.jpg插图(2)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