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谦明朝那个纯粹的爱国主义者!

(一)黎明前的黑暗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3/image-148.png插图
大明景泰八年,正月,兵部尚书府。是夜,于冕来报。“父亲大人,徐有贞石亨等人胁太上皇潜入长安门。”“知道了。”于谦无助的声音久久回荡在客厅中。“这一天终于来了。”于谦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边的于冕,淡淡的说到。他摩挲着腰间的玉带,继续喃喃的说:“想当年,太上皇听信宦官王振谗言,御驾北征,导致土木堡之变。如今,皇上久病不起,石亨等人害怕大权旁落,这才教唆太上皇行此险招。”于冕看了一眼他的父亲,眼底有一丝恐惧闪过,不停的搓着双手,说道:“如果太上皇重登九五,我于家将万劫不复啊。”“大胆,不要胡说。”于谦厉声责问道,“这天下本来就是太上皇的,他只不过复位而已。”“可是,父亲大人,您要知道,”于冕红着眼睛说道,“当初也先进攻北京,徐有贞建议南迁,您当时斥责过他,按照此人睚眦必报的性格,我怕他会报复咱们。”于谦看着眼前的儿子,这个年轻人眼中充满了掩饰不住的慌张,而他也心里清楚,要是太上皇复位成功,估计第一个被满门抄斩的就是于家。于冕感觉父亲没有回应,继续说道:“如今,父亲大人位居兵部尚书,手握重兵,以蓄意谋反的罪名,应该立即派遣锦衣卫缉拿这些人。”“不可,万万不可。”于谦转过身去,对着历代祖先的牌位,“你可知道,如果缉拿太上皇等人,可保我于家无忧,但是这么做的话,那么社稷危矣,我大明危矣。”于谦背对着儿子于冕,继续道“我也曾经给皇上上书,请求迎立太上皇复位,立朱见深为太子,奈何皇上一直未曾御批。而如果太上皇入狱,那么各方势力将会蠢蠢欲动,大明江山又将陷入战乱之中。”“可是,父亲大人,不这么做,我于家真的会陷入万劫不复啊!”于冕压低了声音,从喉咙里吐出道。“此事不用再说,为了大明,我于家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了。”“父亲……父亲……,还请您三思啊。”于谦一直未曾转身,向着儿子摆了摆手。那一夜,他在祖先的牌位前站到了天亮。(二)北京城头的烽烟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3/image-149.png插图(1)
八年前,正统十四年,北京德胜门。城下,是也先十几万大军,旌旗遮天蔽日,战马踏起的尘土,随风飘扬,空气中混合着尘土、马粪和死亡的味道。在大殿前,于谦对着下面的文臣武将,下达了战前的最后命令:“安定门,陶瑾;东直门,刘安。朝阳门,朱瑛;西直门,刘聚。正阳门,李端;崇文门,刘得新。宣武门,杨节;阜成门,顾兴祖。”说完上述的安排,于谦看了看下面的同僚,重重的吐出五个字“德胜门,于谦!”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3/image-150.png插图(2)
大殿上,十月午后的阳光射进来,斑斑勃勃。红色的柱子,在阳光的照耀下,越发鲜红,仿佛将鲜血泼到了上面。文武群臣,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于谦,这个瘦弱的文人,却在帝国最危难的时刻,扛起了保卫京城的重任。威严的声音再次在大殿里响起,于谦扫视了一下群臣,斩钉截铁的说到:“土木堡之变,我们失去了北方的大部分精锐。太上皇被俘,随臣被戮,大明的颜面尽失。”顿了一下,于谦的声音再次响起,“此役,成功,则社稷存;城破,则江山易。从现在起,所有军队全部开出城外,直面也先。你们没有援兵,没有退路,九门在最终胜利之前,不会向任何人打开。”“只有死,方有生。”(三)功过留与后人说大明景泰八年正月,京城,刑场。刽子手雪白的大刀,在冬日的阳光下闪闪发亮,刺的人睁不开眼睛。再看一眼,这个繁华的京城,曾经为之奋斗的地方;再看一眼,这个留恋的人间,黑暗过后总会有黎明。刀落,功过留与后人说!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