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瑞:“古怪的模范官僚”

1514年1月22日,史上最有名的清官之ー一海瑞出生了。这个生于大明朝最南端的一个穷乡僻壤的酸举人,从不惑之年オ进入官场,却历经三朝不衰,造就了三十余年屹立朝堂而不倒的奇迹。荧幕为我们展示的海瑞是一个几乎找不出污点的光辉形象,除了惩恶除奸,没有别的爱好。那么,真实的海瑞果真如此圣光绕吗?

都说人无完人,海瑞自然也不例外

这个人最突出的特点就是缺少人情味。

第一,海瑞极度清贫。

海瑞在福建做南平县教前的时候,年薪オ24石粮食,大约折合50两白银。而明朝一个成年人的最低生活水平在一年3石左右,海瑞家里少说也有五口,他充其星只是挣扎在温饱銭而已。可这时的他就要求自己,除工资之外,多拿一分一厘都是
赏污,绝对不能容忍。別人做官都图发家致富,只有海瑞以盆苦为荣,三十多年工龄,官拜正二品,遗产也不过几两银子。

第二,翻脸不认人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1e8eecd7f8a70001611609.jpg插图
沉迷斋醮的嘉靖帝一一出自影视

嘉靖四十五年,海瑞作死上谏嘉靖,让他好好管理国家不要修仙了,还写下著名的送命文《治安疏》。多亏大学土徐阶帮他把事情压下来,オ让海瑞幸免于难。这オ有了他升任南京金都御史的事,隆庆三年,夏季江南地区的洪水如期而至,帯来的还有松江府
今上海地区)灾民的一纸诉状。被告人正是是当地最大的徐家财主,要求归还被兼并的土地。面对再生父母一般的救命恩人徐罔老,海瑞不讲情面,硬是将退田进行到底。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1e8f30d7f8a7000161160a.jpg插图(1)
明朝内阁首辅:徐阶

第三,“大义灭亲

如果说徐阶是外人,田产所得也不全都合法,海瑞这样一个正义感爆棚的人,自然不会放过。可是对妻小,也如此不近人情,未免有些矫枉过正。因为孩子吃了仆人送的糕点,就骂她不如饿死,可怜的孩子便吓得不敢进食,真把自己给饿死了。足见海瑞此人,清高有余,而人情味不足。

按理说像他这样不谙世故的人,在趋炎附势的官场中肯定非常讨嫌,可是首辅都換了几届,年号也变了三回,他却起起落落做到了二品大员,哪来这么大的后台给海瑞撑腰?如此放纵他怼天怼地女儿。

掐指一算,比首辅还大的只有皇帝了。没错,嘉靖、隆庆、万历祖孙三代就是海瑞的最大保护伞。为什么管爷挨骂,儿孙倒要给他升官呢?海瑞到底有什么好?

首先,海瑞有坚定的信念

早年做教谕时,海端写过一本《教约》,要求储备干部生员砥砺德行;做知县时,发告示劝诫全县百姓要学会感恩,体谅上司;做御史时,认为官者应脱离低级趣味,讲道德讲正义。甚至还发明了一套断案专用的海瑞定理":兄弟之争,哥哥;穷富之争,穷人
;官民之争,分两种情況:争利益,就平民赢;争名声,就官宙。不难看出,在海瑞眼中,治理教育体系、行政体系甚至司法体系的理念,都有高度統一的行为准则,即道德为先,纲常为准。

正因为如此,海端不会被利益集团左右

三品金都御史郡卿出巡,知县海瑞只按最低规格招待他,拒绝曲意逢迎,招致弹効。巡按御史陈海楼用自己的身份压米价,海瑞为了维护盆苦的米农,不惜要启用两百年前的祖制,给陈御史治死罪。如此仇富,还力推一条鞭法,导致乡贵族都绕着海瑞走。就连张居正也不愿与他共事,因为他过于冒进,反倒阻碍改革。所以,海瑞不可能被任何势力收买。

其次,海瑞清湓却爱美名

话说江南地区人民业余爱好就是上公堂,凡事讲究个据理力争。海青天劫富济盆的名声一传出去,无疑给饱受吏治败坏之苦的老百姓点了一把火,一时之间引发了“种肥田不如告瘦状的打官司热朝。说来这与海瑞先前提倡减少诉讼的行为是矛盾的。但夸张的是,这些分得田地的农民感恩載德,为他建立“生祠”,这可是活人能获得最高的荣誉了,海大人应该还是蛮受用的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5/5e1e8940a4188f0001630d74.jpg插图(2)
杭州市浮安县海瑞祠

殊不知此刻,海瑞已经被道德模范二字塑身,众人抬着他放到那祠堂神坛里,动也不能动了。为什么这么说呢?

其实,皇帝早盯上他了。海瑞作为一个封建道德的忠实维护者,他致力于建造一个以此为中心的理想社会。然而,致使道德凌驾于一切,那和皇权凌驾于万物,又有什么区别呢?所以三朝皇帝,都看到了海瑞值得利用的地方。树一个道德模范,不仅能平息贪腐带来 的民怨,还能加速法制的边缘化,版便加强集权,一石二鸟,何乐不为。所以海瑞的为民”,最终都成了“为朝廷”,从高举道德大旗的那一天起,海瑞骑虎难下。

不可否认,海瑞是一位清官、好官,他的存在是赏腐无能之的催命符。但论他为人民服务的业务能力,既比不上真正推行改革的张居正,也比不上展破冤案的狄仁杰,更比不上献策通过率百分百的魏征。他的清廉和刚直,终究难以突破礼教的枷锁,沦落为一声无的疾呼

纵观历史,凡是不靠制度,而靠提倡道德约束人的时代,都是危险的时代。海瑞的无力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