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明君的称号也掩盖不了李世民好色的本性

一天,大唐官府丞相王珪进见,见到“有佳人侍帝侧”。李世民指向佳人说:“庐江王李瑗不好沈北,杀其老公而纳其为妾,怎么会不亡国?”王珪赶快站起回应:“皇上,您觉得庐江王做得对,還是错误呢?”李世民说:“杀了人,却纳那人之妻,居然还跟我说对与错,为何?”王珪没法,就讲了些善善恶恶的大道理,然后又说:“现如今,皇上了解庐江王亡国的缘故,他的美姬却在你的身旁,我觉得皇上觉得那样做是对的。”李世民听后,传出一声叹息,觉得王珪所言极是。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203.png插图

武德九年(公年626年)六月,曾与太子李建成密切相关的庐江王李瑗因“造反”被杀,李世民后占据了他的爱妾。李世民和王珪的此次会话,历史资料中没记述時间,应在李世民即位以后,也将会也要更晚一些。王珪这句话,显而易见是有特指的。先前,李世民启动“玄武门兵变”,杀了太子李建成、公输李元吉及其诸子,一样也占据了侄子李元吉的女性,齐王妃杨氏。“砍人而取妻”“知恶而没去”,是李世民常常干的事,怪不得李世民会对王珪得话似有一定的悟,“嗟,美其言”。

毫无疑问,李世民是一代贤君,但政冶和私人生活是两回事,他并沒有由于私人生活,而危害了政冶成就。李世民好淫,男性性功能也很强劲,这一点,能够从他生十四个孩子、二十一个闺女的战况上略见一斑。《旧唐书》记述“太宗十四子:文德皇后生高宗大帝、恒山王承乾、濮王泰,杨妃生吴王恪、蜀王愔,阴妃生庶人祐,燕妃生越王贞、江王嚣,韦妃生纪王慎,杨妃生赵王福,杨氏生曹孙建”在其中,杨氏,就是说李元吉的老婆,曹王(李)明即李世民与杨氏生的孩子。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204.png插图(1)

李世民的正室长孙氏,从秦王妃到太子妃,之后变成长孙皇后。“玄武门兵变”前,秦王妃长孙氏和齐王妃杨氏相互之间妯娌,关联和谐,相处紧密,杨氏也曾劝李元吉不必与李世民为敌,但李元吉不听。针对这一点,李世民对杨氏是心存感恩的。杨氏看起来很美,如吕抚《纲鉴通俗演义》说她“风彩发越,娇啼宛转,千倍诱人”,蔡东藩《唐史演义》说她“娇啼宛转,楚楚可怜……垂涎欲滴……让人魂销魄荡”。李元吉人死之后,杨氏请死,李世民趁机将其收纳整理。

由于这层关联,李世民对去世的死敌李元吉,网开一面。贞观二年(公年628年),追封李元吉为海陵郡王,谥曰剌。对于杨氏在后宮是啥情况,史料记载不祥,但所述杨氏“有宠于上”是毫无疑问的。贞观十年(公年636年),长孙皇后过世,李世民马上把心偏重了杨氏。《新唐书》载,“帝宠之,欲立为后”,想立这一委托人上的弟媳妇为新皇后。这时候,以犯言直谏而出名的魏征注意力不集中了,讲过一句话。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205.png插图(2)

《新唐书》记述,魏征献策“陛下不可以辰嬴自累!”《资治通鉴》记述,魏征献策“皇上方比德唐、虞,怎奈以辰嬴自累!”记述虽稍有出入,但魏征的含意很显著,说皇上您是一代贤君,自喻尧舜,何苦由于一个“辰嬴”而拘束和牵累自身呢?很显而易见,魏征把杨氏比成了辰嬴。谈起辰嬴,这儿有一个历史典故,《春秋左传》载,辰嬴是漂亮美女,秦朝人,先嫁晋怀公,后嫁个晋怀公大伯晋文公,生大少爷乐。晋文公人死之后,许多人建议立辰嬴的孩子大少爷乐,赵盾果断抵制,说“辰嬴贱,班在九人,并且是二嬖,淫也”。

魏征把杨氏比成辰嬴,显而易见是对杨氏瞧不起,觉得他先嫁李元吉,后嫁李世民,“既贱且淫”。那样的女性,不贞不烈,配不上母仪天下。其次,杨氏一旦生下皇上,亦为嫡出,李世民必爱着之,未来出現皇太子之战,那麼,现如今的太子李承乾将出路在哪里?李世民深得历史时间,也了解辰嬴的历史典故,听了魏征得话后,“乃止”。李世民往往明确提出要立弟媳妇杨氏为皇后,应当说成他早有这类欲望,且将会事前承诺过杨氏。魏征一句话,就要聪明的李世民消除了立杨氏为皇后的想法。

出自于对杨氏的内疚,贞观十六年(公年642年),李世民又追封李元吉为巢王。之后,杨氏为李世民生下儿子(十四子)刘军,但放前宫里沒有一切称号,世称巢皇妃。但是,自魏征献策后,李世民致死没再立皇后。贞观二十一年(公年647年)上下,杨氏过世。同一年,李世民封刘军为曹王。唐高宗李治继位后,谕旨曹王刘军干了李元吉的后嗣。李世民晚年时期最宠溺的女人是徐慧,她尽管倍受宠爱,但一样也没能成为皇后。说起来,李世民還是一个对长孙皇后有情感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