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公超吴宓借钱趣事

民国大师之间,经常会发生一些趣事。他们幽默风趣,总能用巧妙的语言化解尴尬,带来欢乐。

一、借钱趣事

吴宓和叶公超一直是很要好的朋友,两人曾一起在西南联大任教。吴宓最爱去叶公超家里蹭饭吃,两人一起谈天说地,关系十分亲密。

有一次,吴宓想要将国币换成港币,便打算去交通银行一趟。恰巧这时叶公超也在,便陪着吴宓去了。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88.png插图

在银行里,吴宓用三十五元的国币,换到了三十二元的港币,两人正打算回家,叶公超临时有急事,便向吴宓借了十块钱。

或许是平时工作太忙,借钱后的叶公超,似乎是不记得借钱的事了,他也一直没有把钱还给吴宓。

开始的时候,吴宓不想好友难堪,想着叶公超过段时间可能会想起还钱这件事,便也不曾催过。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89.png插图(1)

然而过去了很久,叶公超也没提过还钱的事。吴宓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应该主动提出来还钱的事。

所以,吴宓便跟叶公超说:“钱并不多,我本可以不让你还。但我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应当催你还,这是帮助你,怕你万一忘掉成为品德上的污点。”

叶公超听后,为自己忘记还钱而感到十分愧疚。他很快把钱还给了吴宓,并且很感谢他的主动提醒。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90.png插图(2)

叶公超跟吴宓说:“你做的是对的,人往往会一不留神地犯下一些错误,要是没有人提醒的话,自己永远不会意识到,而这也就很容易身背道德污点,被人背后指指戳戳。”

此后,两人的友情越来越深厚了,这件事也被吴宓写在了日记本里。日记里,详细记录了吴宓催钱前后的矛盾心理,最后让他下定决心的,便是这句话:

“应当催他,以减少其品德污点。”

二、自幼好学,为人正直

事实上,吴宓一直是一个好学正直的人。

他小时候读书十分刻苦专注,连饭都是家人送到书房里吃。有一次,他正聚精会神的看书,家人给他送去了饼和蘸料做晚餐。

由于看书太过专注,吴宓拿饼蘸了墨水吃都没察觉到,还连说了三个“香、香、香。”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91.png插图(3)

此外,吴宓不仅读书认真,还有过目不忘的才能。有一次他会老家,站在一块石碑前一小会儿,便能背诵石碑上的蚊子,还能默写下来。

无论何时,吴宓都克己守公,决不占别人便宜。

当时,他做火车去拜访朋友,买到的是三等车票,因为没有位置,便站在了过道里。不料,在车上遇到了妹夫王俊生。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92.png插图(4)

因为王俊生有免费乘车证,便想着带姐夫过去二等车厢找一等坐。吴宓不知缘由,便跟着妹夫坐下来了。

不料后来工作人员查票,查出吴宓是三等坐,不能坐在一等坐上。后来王俊生出示证件,为他争取了一个座位。

只是,此举让吴宓十分生气,他二话不说便回去三等车厢,后来一直站在过道里,直到到达目的地。

后来,妹夫王俊生问起此事的缘由,吴宓表示自己不愿占他人便宜。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93.png插图(5)

三、骂胡适,勇敢追爱

当时,吴宓在学术上推崇国学和文言文,和提倡白话文的胡适可谓是对头。

恰好有一次,两人在一场聚会上碰到了。胡适便开玩笑的问道:“你们《学衡》派,有何新阴谋?”

吴宓回答说:“有。”

胡适一听,开心的问:“可得闻乎。”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94.png插图(6)

只见吴宓幽幽开一句:“杀胡适。”

此事在当时流传很广,被当作一大笑谈。

只是,在学术上传统守旧的吴宓,在爱情上却是十分勇敢。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0/04/image-95.png插图(7)

他毫不避讳将自己的情诗发表出来。

他发表的诗中有一句:“吴宓苦爱毛彦文,三洲人士共惊闻。”

这句话公开示爱毛彦文,给人家的生活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因为金岳霖跟吴宓是朋友,大家便请他去劝说吴宓一下。

到了吴宓家以后,金岳霖跟吴宓说:“你的诗好不好我能不懂,但其中涉及毛彦文,这就不是公开发表的事情。这是私事,不应该拿到报纸上宣传。我们天天早晨上厕所,可我们并不为此宣传。”

不料这句话惹怒了吴宓,他拍着桌子大喊一声:“我的爱情不是上厕所!”

金岳霖被他的反应吓到了,也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不妥之处,又不知如何解释,便乖乖站着,让吴宓骂了一个下午。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