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可·波罗到过中国吗?

编者按:马可·波罗到没到过中国,是学界的一段著名公案。其中,持否定观点的,以英国学者Francis Wood(吴芳思)为代表,她在1995年出版Did Marco Polo go to China一书,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对于怀疑论者,著名元史专家杨志玖先生曾撰写多篇文章予以反驳。本文原题《马可·波罗与中国》,现标题为编者所拟,内容略有删节。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8/6108e8086286824f7434a07c.jpg插图
马可·波罗画像

有人认为马可·波罗没来过中国,证据呢?主要有这几条:

1.在中国浩如烟海的历史书籍中,没有查到一件可供考证的关于马可·波罗的材料;

2.书中很多地方充满可疑的统计资料,把中国丰富多彩的景象变成灰茫茫的一片,对蒙古皇帝的家谱说得混淆不清,很不准确;

3.中国两件最具特色的文化产物——茶和汉字,以及中国的重大发明印刷术,书中都没有提到;

4.他写的许多中国地名用的是波斯叫法。有可能波罗只到过中亚的伊斯兰教国家。

这几条是不是事实呢?应该承认,除了第4条“有可能”的推论外,都基本属实。但是,从这几条事实推论出马可·波罗根本没有到过中国,或只是到过中亚的结论却很成问题。

看问题要全面。马可·波罗书中确有一些夸张失实、记载错误、疏失遗漏、行文单调或其他不足之处,但不能单凭这些就断定他根本没有到过中国。中国的历史书籍中确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马可·波罗的名字,但并不是没有一些可供考证的材料。1941年,笔者从中国古代的“大百科全书”《永乐大典》引录的讲元代交通邮传的《站赤》一书中,就发现了一件可供考证的与马可·波罗有关的材料。那条材料说: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8/6108e92c98f617022ad267e1.jpg插图(1)

(至元二十七年八月)十七日,尚书阿难答、都事别不花等奏:平章沙不丁上言:“今年三月奉旨,遣兀鲁解、阿必失呵、火者,取道马八儿,往阿鲁浑大王位下。同行一百六十人,内九十人已支分例,余七十人,闻是诸官所赠遗及买得者,乞不给分例口粮。”奉旨:勿与之!

这一段充满了专名的元朝的公文,和马可·波罗有什么关系呢?

《马可·波罗游记》第一卷中有两章说,伊里汗(今伊朗)君主Argon(即公文里的“阿鲁浑”)的后妃死后,派遣了三位使臣到元朝请忽必烈大汗(元世祖)赐给他一个和他亡妃同族的女子为配。这三个使臣的名字是 Huatai(即公文里的“兀鲁解”)、 Apusca(即公文里的“阿必失呵”)、Coja(即公文里的“火者”),元世祖把一个叫做Cocain(阔阔真)的姑娘交给他们,三位使臣请马可·波罗一家作伴,从海道护送他们回伊朗。到达目的地后,马可·波罗一家便从伊朗返回他们的故乡威尼斯。

马可·波罗见元世祖忽必烈

两相对照讲的是同一件事情,只是公文较简,没提马可·波罗家的名字和护送公主的事情,马可波罗的记载则情节详细。因为两书的着重点不同:公文是向政府请示“分例口粮”的配给问题,用不着提阔阔真和马可·波罗等人的事;马可·波罗则因为这是他们得以返国的关键所在,所以交代清楚。

同样,伊里汗史家拉施特的《史集》中也有和马可·波罗书中基本相同的记载,但没有提马可·波罗一家的名字。三使臣中,只提了一个火者。这倒不是遗漏,因为马可·波罗的游记中明确记载,三位使臣已死了两个,只剩下火者一人。

汉文、波斯文、欧洲文三种记载完全相同,这不是偶然的巧合,也不是马可·波罗的抄袭(他那时不可能看到前两种材料),而只能证明马可·波罗的记载是真实的,他确实到过中国,而且是由于伴送蒙古姑娘的机会,从中国的泉州港出发前往伊朗的。

查看完整时间地图

马可·波罗的时间地图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8/6108e79e6286824f7434a078.jpg插图(2)

马可·波罗的时间地图

马可·波罗书中讲到1282年(元世祖至元十九年)在北京发生的宰相阿合马被刺的事件,详尽生动。这一事件在汉文的《元史》和波斯文的《史集》中都有记载,情节基本相同而各有特点。要不是作者当时在北京,是不可能写得那样生动逼真的。

马可·波罗提到镇江府有两所基督教堂,是由当时的镇江府长官、基督教徒马薛里吉思修建的。这一记载得到元朝修的《至顺镇江志》一书的证实,说明马可·波罗是亲历其境的。

马可·波罗还说他到镇江以前,在瓜洲对岸看到江中有一石岛,岛上建有偶像教徒(佛教)寺院。这就是著名的金山寺。这一记载,恐怕任何波斯的“导游手册”(假如当时真有导游手册之类的话!)也是不会这样细致记录的。

马可·波罗说他和他叔父在福州见到一种信奉秘密宗教的人,经过和他们多次接触后,认为他们是基督教徒。经过学者研究,这些人不是基督教徒而是摩尼教徒,摩尼教盛行于宋朝浙江、福建一带,在宋元时代都被视为“邪魔外道”而被禁止,所以他们很害怕马可·波罗等人的盘问。这是和当时的具体情况完全符合的,绝不是道听途说和抄袭什么“导游手册”,而是亲自调查所得。

总之,无论从中国的史书或马可·波罗本书的记载,都可以证明马可·波罗确实到过中国。这也是对马可·波罗的书有深入研究的各国学者,如英国的亨利·玉尔和穆尔,法国的亨利·考狄埃、伯希和,美国的柯立夫和意大利的奥勒斯吉等人所一致承认的,虽然他们也一一指出马可·波罗书中的缺点错误。

马可·波罗游历路线图

马可·波罗书中确有一些叙述枯燥、数目不精确、记载错误(包括蒙古皇帝谱系)和夸大失实之处。但我们都知道,他不是文学家,也不是历史家,没有受过高深的教育,他著书的环境是在监狱中,没有什么图书资料可供参考,而且是由同狱难友记录的。应该说,能有现在我们看到的这个水平,已经很不简单了。

马可·波罗书中没有提到中国的茶,可能是因他保持着本国的习惯,不喝茶,当时蒙古人和其他西域人也不大喝茶,马可·波罗多半和这些人来往,很少接触汉人,因而不提中国人的饮茶习惯。同样,他不识汉字,因而未提汉字的书法和印刷术。马可·波罗不是文人学士,文化水平不高(他离开家乡时不过十七岁,学习的基础不会坚深),不去注意这些学术文化界的事情,并不奇怪。

马可·波罗书中许多地名多半用波斯语或蒙古、突厥语来表达,这说明他在中国接触的主要是波斯人、蒙古人和突厥人,而很少接触汉人,因而不识汉字。在当时,蒙古人是统治者,西域人(其中包括波斯人、突厥人、阿拉伯人和欧洲人)大批来华,在政治、经济、社会上占有重要位置,波斯语通行于西域人中间,马可·波罗用波斯语表达地名和其他专名是可以理解的,不能因此说他的书是从波斯文的导游手册抄来的。

马可·波罗书中没有提到的中国事物还有很多,《马可·波罗游记》的著名注释家、杰出的中西关系史学者、英国人亨利·玉尔早在19世纪就发现和指出了。但他并没有因此就否定马可·波罗曾到过中国,他不只一次地说,不要抓住作者没有提及的事而大做文章。他引用德国著名科学家洪保德的话说,在西班牙巴塞罗那的档案里没有哥伦布胜利进入该城的记载,在马可·波罗的书里没有提及中国的长城,在葡萄牙的国家档案里没有阿美利加奉命航海的记载。难道我们能够因此就否定这些无可置疑的事实吗?

马可·波罗书中有一件记事最难解释,他说他的父亲、叔父和他献了一种新武器(抛石机),帮助元朝攻陷南宋的襄阳城。这事在中国的《元史》和波斯的《史集》里都有记载,但献新武器者不是马可·波罗一家,而是从波斯来的回回人亦思马因,因此称为“回回炮”。时间在1273年1、2月间(至元十年正月),那时马可·波罗一家还在来华途中,他们大约是在1275年夏天才到达上都的。有的学者从时间上替他疏解,大多数学者认为是个错误,怀疑论者则抓住这点认为波罗未到过中国(或未到过中国南部)。我的看法是,马可·波罗一家并未献过新炮法,这个故事是马可·波罗听来的,而且是在他们访问襄阳时听来的。马可·波罗把攻陷襄阳一事冒为己功是错误的,但由此倒可以证明,他们一家确实到过中国,而且到过中国的南方。

《马可·波罗游记》是由同狱难友、比萨作家鲁思蒂谦记录的,这样就难免有些走样或误记。但不能因此就否定马可·波罗到过中国。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