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让人头疼的“匈奴”,是如今的哪个民族?

据史书记载,匈奴生活在中原北方边境的大漠和草原上。他们时常侵犯边境,杀人如麻,抢掠粮食。但其可谓是神出鬼没,而且骑射了得,想要将之击败实在是有些难度。这支骁勇善战的民族自先秦以来就如同洪水猛兽般频频出现在史书之上,直到五代时期五胡乱华之后,史书上就难以找寻到他们的身影。

古代让人头疼的“匈奴”,是如今的哪个民族?

事实上,匈奴并不是仅仅代指某一特定的少数民族,而是古代人民对北方游牧民族的统称。那么,匈奴从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历史舞台上谢幕之后又去了何方呢?

匈奴的起源

匈奴起源于哪里?司马迁在《史记》给出了答案:“其先夏后氏之苗裔也,曰淳维(獯鬻、熏育)。唐虞以上有山戎、猃允、薰粥,居于北边,随草畜牧而转移。”

这段话是根据匈奴人内部的传说撰写的。也就是说匈奴人自称是乃夏朝遗民,是夏桀之子淳维的后代,他们生活在北方,跟随水草的生长规律而四处游牧。

因此,匈奴人可以说是“靠山吃山”、“靠天吃饭”了,一旦遇到天降大旱,河流干涸,牧草枯死,他们便一路南下,烧杀抢掠,成为了边关百姓眼中穷凶恶极的强盗。

古代让人头疼的“匈奴”,是如今的哪个民族?

早在战国时期,边境靠北的赵国就曾与匈奴频频交战。不过,匈奴太过强悍,赵国数次与其正面交手都落于下风,毫无胜算可言。

直到后来,赵国国君重新重用李牧,战局才迎来了转机。李牧一边坚守不出,一边暗中操练军士,最后采用奇计包抄敌军,大败匈奴。这场战役匈奴死伤惨重,单于落荒而逃,乃至之后的十余年里也不再敢犯赵国边境。

秦朝时期,秦始皇也曾派蒙恬抗击匈奴,蒙恬率领三十万大军一路北上,将匈奴驱逐出了河套地区。后来,蒙恬又奉命主持修筑万里长城,以此来抵御匈奴南下侵犯疆土。

匈奴的兴起

匈奴的第一任首领是头曼单于,而匈奴是从头曼之子冒顿开始国力兴盛的。

冒顿本是头曼单于的太子,后头曼单于想要立宠妃的儿子为储君,便将冒顿送往月氏当人质。哪料到冒顿刚踏上月氏的土地不久,头曼就开始攻打月氏,俨然一副要将亲儿子置于死地的样子。

眼看自己朝不保夕,冒顿灵机一动,偷走了月氏的良驹,连夜偷跑回了匈奴。

头曼单于见冒顿如此英勇,于是便将一万精兵良将交到了他手中。冒顿便带着仇恨与野心开始训练军队。他做了一支鸣镝,并对军队约法三章:冒顿的鸣镝指向哪里,军队的箭就必须射向哪里,违令者格杀勿论。

最开始,冒顿的鸣镝指向了飞禽走兽,冒顿杀掉了没有射向目标的人。后来,冒顿的鸣镝指向了自己的爱马,他又杀掉了那些犹豫的兵士。

再后来,冒顿的鸣镝指向了自己的爱人、头曼的坐骑,他同样除掉了不听指挥的人。直到最后,所有的士兵唯他马首是瞻,于是他将鸣镝指向了头曼……

冒顿当上匈奴的首领之后,与当时国力强盛的东胡虚与委蛇。他表面上对东胡王的各种无理要求有求必应,暗地里却养精蓄锐,秣马厉兵。在东胡与匈奴争夺领土时,冒顿毫不留情地斩杀了想要割地的大臣,并亲自率领铁骑袭击东胡。

冒顿之前的忍气吞声让东胡顺理成章地认为匈奴不过如此。结果东胡王在战争中被杀,东胡国的百姓、土地与牲畜都成为了匈奴的战利品。而这,只是冒顿强兵强国的开始。

后来,冒顿又乘胜继续发兵攻打周边的部落、国家。月氏、楼烦被他尽收囊中,就连当初被蒙恬收复的河套地区也被他夺了回去。匈奴帝国迎来了历史最强时期。于是,为了抑制冒顿的侵扰,汉朝开始采用了和亲政策,汉匈暂时得以交好。

匈奴的消亡

汉武帝时期,霍去病与卫青的出现让曾经不可一世的匈奴走向了衰落。霍去病这位少年英雄更是几次率领小队兵马将匈奴打得落花流水。

19岁的霍去病功冠全军,将匈奴赶出了河西走廊,匈奴人由此悲歌道:“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得蕃息;失我焉支山,使我嫁妇无颜色。”而21岁的霍去病封狼居胥,歼灭了匈奴主力,从此漠南再无匈奴王庭。

自公元前73年起,匈奴逐渐经历了失去对西域的统治权、内部分化、五单于并立,国力日渐式微。到公元前33年,呼韩邪单于进长安朝贡自请为婿。

于是,汉元帝将宫女王昭君赐给了呼韩邪单于做阏氏,匈奴与汉朝再次建立了长达30多年的友好关系。直到王莽建立新朝,他蓄意打压匈奴的地位,导致汉匈矛盾再次激化,重燃战火。

不久之后,匈奴由于天灾内斗被分裂成了两部分,留在漠北的部分被称为北匈奴,而南下向刘秀称臣的部分则是南匈奴。

居于漠北的北匈奴天灾不断,其中的大部分人开始南下归附东汉,而剩余的部分则被东汉与南匈奴联合赶到了乌孙与康居,也就是如今的中亚地区。北匈奴没落之后,匈奴先后与鲜卑族、羌族、羯族通婚。隋朝建立以后,匈奴逐渐融入其他民族之中。

古代让人头疼的“匈奴”,是如今的哪个民族?

曾经让中国头疼了几百年的匈奴去哪儿了呢?答案呼之欲出。

一、被赶到中亚地区的北匈奴残部向西出发,将战火烧到了欧洲。至今欧洲的某些国家如匈牙利还流传着祖先是匈奴人的传说。

二、投靠东汉,并被汉化。

三、与进入内蒙古高原的鲜卑族通婚,不断混血,最后同化为了鲜卑族人。

四、被鲜卑族击败后投降于羌族、羯族人,与其通婚并同化。

事实上,在历史的不断前进中,大部分的匈奴人都磨灭了自己原来的文化信仰与民族特征,与汉人并无差异。而如今我们身边的一些比较耳熟能详的姓氏,如李、王、徐、贺、宇文、慕容、公孙等都有可能是匈奴的后裔。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