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末代皇帝溥仪

1959年国庆节前夕,毛泽东代表党中央向全国人大常务委员会提议: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特赦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

根据毛泽东的提议,当年9月8日刘少奇主持召开了中央政治局会议,讨论并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特赦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犯和普通刑事罪犯的建议》。关于特赦的条件,毛泽东说:“凡是改好了的,我们赦免。按照宪法,叫特赦,不是大赦。

9月17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九次会议上,最终决定:“对于经过一定时间的劳动改造、确实改恶从善的蒋介石集团和伪满洲国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实行特赦。”

从历史资料来看,从1949年到1975年,我国先后进行了7次特赦,1959年是首次特赦。在特别时期进行特赦并不奇怪,但这次特赦人员中因有一个人的名字格外引人关注,他就是清朝末代皇帝爱新觉罗·溥仪

要特赦末代皇帝,起初在中央内部还是出现了一些不同意见,毛泽东则一锤定音:“要放,就先放‘皇帝’,我们共产党有这个气魄。”对于破例释放溥仪,并不是一时心血来潮,而是毛泽东、党中央是从大局考虑。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末代皇叔载涛

1955年7月5日,末代皇叔载涛出席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载涛在新中国初期,被毛泽东提名任命为解放军炮兵司令部马政局顾问,他还历任总后勤部民政局顾问、国家民委委员、北京市民委副主任、民革中央委员等职务。

在这次会议休息期间,周恩来领着载涛去见了毛泽东。一见面,毛泽东就询问他:“现在你跟溥仪还有来往吗?”载涛一听,连忙回答:“他是战犯,我怎么会跟他来往呢?”毛泽东则哈哈大笑:

“我们消灭的是整个剥削阶级,而不是哪个人。你们的家族要关心他、帮助他,共同使他改造成新人。听说溥仪学习得不错,你可以去看看他。”

不久,北京市政府派人来到载涛住所,通知他:“毛主席给你安排了一个任务,你抚顺看看你的侄子吧。”那天,抚顺战犯管理所工作人员并没有告知溥仪谁来看望他,当他来到接见室,一下子愣住了。

溥仪喊了一声“七叔”,便泣不成声。见面中,载涛向溥仪详细介绍了皇室家族在人民政府关心下的生活情况,尤其提到了溥仪一些亲人在北京现状。分别时,载涛一再叮嘱溥仪:“侄儿,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好好接受改造,争取早日成为新人。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接受改造期间的溥仪

在溥仪看来,自己“罪孽深重”,至于何时成为新人,那可能将遥遥无期。时间回到1950年8月1日,溥仪被苏联政府送上回国的火车。溥仪内心根本不愿回国,他在苏联过着疗养院般生活,为此不惜用珍宝贿赂苏方人员,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溥仪一行共有11人,包括他的岳父荣源、弟弟溥杰、三妹夫润祺、医生黄子正、随从李国雄等人。8月5日,溥仪等人被送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初到战犯管理所,工作人员对溥仪印象深刻,“他头戴黑礼帽,身着黑西服,一手持文明杖,一手挎件风衣,随身携带一个黑皮箱,后面跟着一帮随从。”

管教黄国城先是向溥仪等人宣读改造条例规定,并将一套囚服递给他,上面编号是981。对于这套衣服,溥仪很抵触,不太愿意穿上。溥仪在自传《我的前半生》中这样描述:“那套衣服好像寿衣,穿上就完了。”

自从3岁开始当上皇帝,到后来成为伪满洲国皇帝,溥仪一直过着别人伺候的生活,没有生活自理能力。在苏联期间,因得到了优待,溥仪继续摆起皇帝的架子,要求身边人每天向他请安。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溥仪和婉容

溥仪有这样的举动并不奇怪,谁让他从小有人对他三跪九叩、百依百顺,这是一种畸形生活环境。溥仪自己也承认童年生活很不正常,他说:

“每当回想起自己的童年,我脑子里便浮起一层黄色,琉璃瓦顶是黄的,轿子是黄的,椅垫子是黄的,衣服帽子的里面、腰上系的带子、吃饭喝茶的瓷制碗碟、包盖稀饭锅子的棉套、裹书的包袱皮、窗帘、马缰……无一不是黄的。”

这些黄色物品只有溥仪独享,让他形成了“唯吾独尊”的性格,至于学习生活技能,那就是开国际玩笑。来到抚顺战犯管理所后,一起来的人继续照顾溥仪的日常生活,大家称呼溥仪为“皇上”。管理所的领导一看,这样下去根本起不到改造效果。大家商议后,决定对溥仪改造的第一个步骤就是将他跟身边人员分开。

这一决定让溥仪非常不满,他苦苦哀求道:“我从来就没有离开过他们,他们不在我身边,我等于就死了……”溥仪的哀求没有成功,他被安排跟伪满时期战犯们关在一起。没有随从在身边,溥仪一切要自己动手。

一开始,溥仪就暴露出生活自理能力极差,连洗衣服、穿袜子、系鞋带等都不太会。这些还都是小事,溥仪最不能忍受的就是跟大家一起洗澡。当时洗澡是一个大澡堂,每次洗澡时,溥仪都是第一个冲进去,快速洗完,等其他战犯来了,他则立即从水池里跳出来。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溥仪(右一)在洗衣服

除了洗澡外,值日倒马桶也是溥仪难以忍受的,他认为这是有损“皇帝的威严”。是不是不可思议?已经沦为战犯,可溥仪还是不服气,认为自己是“皇帝”,怎么能干这些“低下的事情”。后来溥仪才真正明白自己的错误,他回忆时说:

“因为我是高高在上地活了四十年,一下子掉在地平线上的,所以总是不服气、生气、委屈得慌;又因为许多事实告诉我,我确实不如人,所以又泄气、恼恨、自卑和悲哀。总之,架子被打掉了,标尺还留着。我所以能明白这个道理,是因为后来发现了不能用我的标尺去衡量的人。”

为了让溥仪能做一些简单的生活技能,管理所工作人员绞尽脑汁,他们手把手教溥仪系鞋带、叠被子、洗衣服等。经过一段时间,溥仪渐渐学会了一些简单的轻活,比如浇水、拔草、除四害等。在接受改造期间,溥仪的思想也发生了极大改变,逐渐意识到自己犯下的一些罪行。

管理所工作人为鼓励溥仪追求进步,让他参加歌咏队,他渐渐学会了《东方红》、《义勇军进行曲》等歌曲。考虑到溥仪当年学过中医,管理所领导就安排他到医务室里当助手,负责给病员抓药。

1955年3月,贺龙、聂荣臻等人来抚顺视察期间,专程来战犯管理所,当看到溥仪时鼓励他:“好好接受改造吧,你将来是能亲眼看到社会主义建设的实况的。”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溥仪控诉日本战犯罪行

溥仪激动万分,从此更加努力接受改造。1956年,溥仪接到通知让他去沈阳最高人民军事法庭,担任控诉日本战犯的证人。溥仪把自己所知的日本人在东北犯下的罪行都说了,在他看来这是自己第一次为祖国人民服务,是一件无比光荣的事情。

这次当证人,溥仪也吐露了自己心声:

“今天我站在祖国庄严的法庭上,对日本帝国主义分子战犯武部六藏(曾是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长官)、古海忠之,奉行侵略政策,操控伪满洲国政权,奴役东北人民的罪行作证。在伪满洲国各部的日本次长、各省的次省长、各县的副县长,都是掌握实权的日本人。由中央到地方形成操纵支配的网。”

溥仪的进步被大家看在眼中,但究竟能不能特赦,谁都不知道,溥仪自己心里也没有底。1959年9月18日,战犯们像往常一样听着广播播放。突然,广播员读了毛泽东关于中央将进行战犯特赦的论述:

在押各种罪犯中的多数已经得到不同程度的改造,有不少人确实已经改恶从善。根据这种情况,中国共产党 中央委员会认为,在庆祝伟大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十周年的时候,对于一批确实已经改恶从善的战争罪犯、反革命罪犯和普通刑事罪犯,宣布实行特赦是适宜的。采取这个措施,将更有利于化消极因素为积极因素,对于这些罪犯和其他在押罪犯的继续改造,都有重大的教育作用。这将使他们感到在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制度下,只要改恶从善,都有自己的前途。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接受改造期间的溥仪

从这一天开始,抚顺战犯管理所的战犯们如同过年一般兴奋,大家就特赦问题议论纷纷。“谁会是第一批呢?释放人员名单中会有我吗?”这两个问题憋在溥仪心中久久无法散去。溥仪开始反思自己10年的改造生涯,他自认为获得了比较大的成功。

翻阅《我的前半生》一书,溥仪也描述了自己的反思:

我在前半生走向毁灭是必然的,我从前恃靠的帝国主义和北洋反动势力的崩溃也是必然的。我明白了从前陈宝琛、郑孝胥、吉冈安直以及神仙菩萨所不能告诉我的所谓命运,究竟是什么,这就是老老实实做一个自食其力、有益于人类的人。和人民的命运联结在一起的命运,才是最好的命运。

1959年12月4日,对于抚顺战犯管理所里300多名战犯来说,这是难以忘怀的一天。这天上午,所有战犯被集中到管理所俱乐部大厅。一进入现场,战犯们就感到现场气氛不同以往。主席台最上方挂着醒目的横幅:抚顺战犯管理所特赦大会。

特赦大会开始后,在众多战犯期待的目光中,代所长金源大声宣布:“抚顺战犯管理所特赦大会开始。”随着简单的开场白结束后,辽宁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刘生春开始宣读特赦名单。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溥仪含泪接过特赦书

此刻,所有战犯都屏住呼吸,现场一片寂静,每个人都迫切希望听到自己的名字。溥仪来之前自认为自己这一次就是凑热闹,“所有人都可能,就我不可能!”有战犯就公开说:“除非剩下溥仪,要不剩他就不会剩我!”

“爱新觉罗·溥仪!”这是刘生春第一个读出的名字。溥仪根本不敢相信,直接楞在座位上。这时坐在背后的溥杰小声说:“大哥,你被特赦了。”溥仪这才缓过神,他缓缓走到主席台前,弯下腰接过特赦书。

特赦书内容很短,摘录如下:

遵照一九五九年九月十七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特赦令,本院对在押的伪满洲国战争罪犯爱新觉罗·溥仪进行了审查。罪犯爱新觉罗·溥仪,男性,五十四岁,满族,北京市人。该犯关押已经满十年,在关押期间,经过劳动改造和思想教育,已经有确实改恶从善的表现,符合特赦令第一条的规定,予以释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一九五九年十二月四日

所有人都注意到,当溥仪转过身后,他早已泪流满面。“祖国,我的祖国啊,你把我改造成了人!”这是溥仪最真实的心声。在没有任何人强迫情况下,溥仪写下一封感谢信:

一、我感谢共产党,感谢伟大领袖毛主席,我将永远跟着共产党走;二、我将利用后半生为社会主义建设贡献自己的力量,直至生命终止的那一刻;三、这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感谢祖国把我改造成了真正的人。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周总理接见溥仪和李淑贤

溥杰也没有想到哥哥能被特赦,他在回忆录中写道:“哥哥根本不相信自己会被特赦,当他听到名字后慢慢站起来,向前几步,深深地鞠躬,然后抬起双手,接了那份特赦通知书。当他转过身后,人们发现他早已泪流满面。”

当年12月9日,溥仪时隔30多年后终于回到北京。关于溥仪的工作安排,起初他希望能从事医生的工作,但被周恩来委婉拒绝。周恩来认为:“溥仪身份特殊,他读了不少医书,但是他不要给人家治病,治好了没事,治坏了就会有闲言闲语,这样不好。”

在周恩来的安排下,溥仪先是来到北京植物园担任卖门票和园丁的工作。一年后,溥仪被调到全国政协文史资料研究委员会,成为一名文史专员。对于溥仪来说,能够被释放已经是巨大的荣誉,他非常感恩。

溥仪根本没想到,很快毛泽东将亲自接见他。1962年春节前夕,毛泽东在中南海颐年堂设家宴,宴请溥仪。那天溥仪早早来到中南海,他穿着蓝卡其布中山服,戴着一副眼镜,身材比较消瘦,但腰板挺直,这次单独谈话持续了5个小时。

一见到毛泽东,溥仪眼含泪花地说:“主席,我是一个对国家、对人民犯过死罪的人。今天有幸能得到毛主席的接见,是我溥仪一生中最大的荣幸,我要……”话还没说完,溥仪就泣不成声。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毛主席接见溥仪

毛泽东则摆摆手说:“我们先不谈这个,我对你回到北京表示欢迎。听说你在植物园劳动,休息得还不错,这很好嘛。现在做清史资料研究工作还行吗?不要急,慢慢来。第一要保重身体,50多岁也算是上了年纪的人了。第二要继续学习,学什么?学工作,学生活。当然你也一直在努力学习,而且进步不小。”

毛泽东如此了解,方方面面都考虑到了,溥仪感动得无以复加,结果失声痛哭。此情此景,毛泽东让工作人员送来热毛巾,让溥仪擦擦,以缓和情绪。待溥仪情绪稳定后,毛泽东让他坐下,仔细听溥仪叙述自己曾经所经历的事情,期间溥仪又是几次失声痛哭。

毛泽东很少插话,唯独听到溥仪当皇帝的经历时发表了一些意见。毛泽东认为皇帝是封建社会的产物,他笑着对溥仪说:“从封建社会来看,你不但是清朝末代皇帝,而且还是中国两千多年来整个封建社会的末代皇帝。你的情况表明了一件大事,就是中国以后再也不会有封建制度了。

溥仪连连点头表示同意,毛泽东还询问了很多生活问题。谈到身体情况时,溥仪表示自己在接受改造期间,获得了宽大对待,身体上的很多的疾病都得以治愈了。溥仪感慨地说:“从过程来看,我选择接受改造这条路是对了,是改造让我临了一个全新的世界,见识了全新的人、全新的事。请主席放心,今后会靠自己的能力活着、做人,我也会变成新的溥仪,为国家做贡献。”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溥仪和李淑贤

离开之际,毛泽东考虑到溥仪现在还是单身,就嘱咐他再找一个合适的女子结婚,“听说你现在还是孤家寡人啊,皇上没有娘娘不行。”毛泽东如此关心自己的生活,溥仪怎么不受感动?1962年五一劳动节前夕,溥仪再次结婚了,妻子是北京关厢医院的护士李淑贤。

李淑贤之前有过两段婚姻,而溥仪曾经有4位妻子。这是两人最后一段婚姻,他们彼此都十分珍惜。无论是溥仪的同事,还是关厢医院的护士们,大家都知道溥仪对李淑贤特别好,几乎每天都会接送妻子上下班。

然而,这种幸福的婚姻生活并没能持续多久。1967年10月17日,溥仪在北京病逝,终年61岁。德国哲学家叔本华曾将悲剧分为三种:第一种、由异乎寻常的恶人所造就的悲剧;第二种、起于盲目的命运和偶然的机运造成的悲剧;第三种、剧中人不同的地位和相互关系造成的悲剧。

有人说,这三种悲剧在溥仪身上体现地淋漓尽致。从3岁被抱着坐上皇位,导致了他悲剧的开始。但是,溥仪的后半生并不完全是悲剧,他通过接受改造,迎接了新生活。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溥仪得到了毛泽东、周恩来等人的关心。

毛主席破例特赦末代皇帝,单独跟他谈了5小时,溥仪几次失声痛哭

溥仪和李淑贤结婚照

虽然溥仪61岁就病逝,可也算获得了一个善终的结局,这或许就是老天对他的同情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