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适真的怕老婆吗?

胡适的婚姻,曾被称为“民国七大怪事之一”。

他和“小脚千金”江冬秀之间的“土洋结合”,曾一时成为民国时期的天下笑谈。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胡适新文化运动的领袖人物,近代的文化大家。

他的学识,连蒋介石都要佩服几分。

他是唯一一个和蒋介石坐在一起,敢翘起二郎腿,意气自若,谈笑风生的人。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也是唯一一个敢在蒋介石发表致辞时,指出他的错误,气得蒋介石无法入睡,却拿他没辙的人。

学贯中西的胡适不仅一身傲骨,还是民国时期的一代名士。

自古“真名士,自风流”,一代名士胡适身边向来是美女才女环绕,从来不缺红颜知己。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可这个一身傲骨,学富五车的风雅男人,到了人生的后半场,却以怕老婆为荣。

不仅到处收集怕老婆的笑话,还将女子的“三从四德”改成了男人的“四得”。

从一个风流多情种,到最后以怕老婆出名,以怕老婆为荣,胡适的转变,全因为他娶了一个人称“小脚千金”的悍妻。

胡适的悍妻江冬秀,用她的泼辣强悍让一段不被看好的婚姻,成了新文化运动时期的“奇迹”。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一、母命难违的旧式包办婚姻

胡适的一生,最怕两个女人,一个是自己的悍妻江冬秀,一个是自己的母亲冯顺弟。

胡适幼年丧父,母亲怕他走歪道,所以对他的管束十分严厉。

从小被严格要求惯了的胡适,只要一看到母亲的严厉目光,就会对她服服帖帖,百依百顺,生怕惹她生气。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13岁那年,胡适随母亲去姑婆家看社戏时,遇到了江冬秀的母亲。

江家是旌德县江村的望族,江冬秀是江家的小脚千金。

江母一看胡适眉清目秀,十分惹人怜爱,便喜不自胜。她托人传话给胡适的母亲,想招胡适为婿。

胡母对江家的家境和他们的小脚千金非常满意,一口应下了这门亲事。

两家人找算命先生算了一卦,得知胡适和江冬秀的八字十分相合后,便给他俩定下了婚事。

一开始,年幼的胡适对母亲自作主张给自己定下的这门亲事,没表示反对,也没对自己的小脚未婚妻有什么看法。

可随着年龄见长和学识的增长,胡适对这门亲事开始感觉不满。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留学美国后,接触到新思想的胡适,受开放婚恋观念的影响,心中生出了想退婚的念头。

恰巧在这时,他结识了白人女画家威廉丝,和浪漫前卫的威廉斯一比,胡适觉得土里土气,大字不识几个的小脚千金江冬秀,简直就是一件过时的古董。

他心里要退婚的念头越来越强烈,所以便一直滞留美国不归。

儿子滞留美国不归,还恋上一个洋女人,冯顺弟得知消息后气不打一处来。

她给儿子寄去一封信,心中很坚决地表示:

“你的婚事必须由我做主,妻子非江冬秀莫属,绝不允许你再选择其他女人”

胡适接到信后,见母亲生气了,立刻大惊失色,他急忙给母亲回信,并发誓说:

“久已认江氏之婚约为不可毁,为不必毁,为不当毁”。

胡适的母亲不是一般女人,心思缜密的她,为了阻断儿子的情路,经过多方打听,找人写了一封英文信,寄给了威廉丝及她的父母,声称胡适已经是有妇之夫,希望他们尊重中国的婚姻习俗。

胡适见为了让自己回国,母亲都被逼到了这种份上,一生对母亲极尽孝顺的他,只好于1917年回国,成全母亲的心愿,和江冬秀成了亲。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留洋学生胡适和小脚千金江冬秀之间的“土洋结合”,曾一时成为民国时期的天下笑话。

他们的婚姻,被称为“民国七大怪事之一”。

很多人都翘首以盼,等着看这段母命难违的旧式包办婚姻,什么时候以离婚落下帷幕。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二、悍妻江冬秀

生于望族门下的小脚千金江冬秀,命中注定要成为胡适的妻子。

和胡适定亲时,她大字不识,胸无点墨,胡适去美国留学时,胸有城府的她,开始学起了文化。虽然识字不多,但好歹能给胡适写信。

她并不是胡适想象中的的老古董,为了让自己配得上胡适,她放下了小脚千金的骄傲,早早放了天足,从小脚变成了中脚。

结婚初期,她和胡适的婚姻“很能过得去”。她虽没什么文化,但通过努力,多少识得几个字,而且很会持家,烧得一手好菜。

胡适好交友,每当有朋友来家做客,她都能做一大桌子色香味俱佳的美味佳肴,这让胡适很有面子,也颇为得意。

那段时间,胡适曾给前女友威廉丝写信,说他的新婚生活非常快乐,还表示要带妻子去美国旅游。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可到了婚姻的七年之痒时,胡适成了新文化运动的核心人物,他的周围时常环绕着崇拜他的知识青年,而且其中不乏美女和才女。

被美女环绕的胡适,这时的心思早已不在妻子身上,他对江冬秀失去了原先的热情和耐心。

而从小被视为千金的江冬秀,原本就不是个逆来顺受的女人。

性格泼辣强悍的她,对胡适的忽视和冷漠绝不默默忍受。面对胡适的花边新闻和对她的轻视怠慢,她针锋相对,毫不退让,常常让胡适在朋友面前下不来台。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胡适越是忽视冷落她,她越是对胡适的事横加干涉,小到胡适出去读书喝酒,大到胡适外出讲学,都必须由她决定。

胡适只要一违背她的意愿,她就会变着法的大吵大闹,直到胡适偃旗息鼓。

最让胡适忍受不了的是,江冬秀还是个有名的醋坛子,只要发现胡适和其他女性交往,她就会大闹。

哪怕是胡适和女性学术上的正常交往,她都要横加指责。

一次,胡适和一女生探讨诗词,江冬秀见两人坐得有点近,立即火冒三丈,大声朝着那个女生叫骂,说那个女生不懂教养,没有规矩。

骂得那个女生掩面哭着走了,留下胡适一脸尴尬地坐在那里。

江冬秀的泼辣强悍,让胡适见识了什么是河东狮吼,也让他怨恨起这段婚姻带给自己的羁绊和羞辱。

温文尔雅的胡适,时常躲在书房暗自流泪,悲叹自己的不幸命运。

他想提出离婚,但下不了决心,他即惧怕江冬秀的强悍,又怕连累两个儿子。

在外一副傲骨的胡适,见了悍妻只能甘拜下风。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三、面对离婚,大吼一声,一招制敌

长期的精神抑郁和工作压力,让胡适的健康有所损伤,趁着北大教授五年一次的休假机会,胡适去了杭州。

在杭州,胡适遇到了他和江冬秀婚礼上的伴娘——曹诚英。

曹诚英是胡适三嫂的妹妹,后来中国的第一位作物遗传学女教授。不管从哪方面比,胡适都觉得她和江冬秀都有着天壤之别。

两人初见时,胡适就对曹诚英颇有好感。

杭州再见,虽然曹诚英已经使君有夫,但随着交往的加深,两人之间渐渐暗生情愫,婚外情的种子,在胡适心中破土而出。

为了不影响两人的交往,胡适以天津有更好的发展机会为由,支走了曹诚英的丈夫。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曹诚英的丈夫被支走后,胡适在杭州烟霞洞租了两间房子,和她一起过上了神仙眷侣般的浪漫生活。

在胡适心中,才华出众的曹诚英是他真正的灵魂伴侣。

那段时间,胡适和曹诚英读书、下棋、躺在一起讲故事,依偎在一起看月亮、观日出,像一对恩爱夫妻一样甜蜜、快乐。

对胡适来说,这才是真正的人间极乐,是他真正想要的夫妻生活。

他在日记中记述:“这是我一生最快活的日子”。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被蒙在鼓里的江冬秀,以为曹诚英只是顺便照顾一下胡适。

为了感谢曹诚英,江冬秀在写给胡适的心中嘱咐他:

“佩生(曹诚英)照料你,我很放心,不过,她的身体不很好,常到炉边做菜,天气太热,怕她身体受不了”。

就在江冬秀关心着曹诚英的身体时,曹诚英却怀上了胡适的孩子。有了孩子,两人开始憧憬起未来的美好生活。

这时,胡适心中有了重新组建家庭的想法,与曹诚英相伴3个月后,他决定和江冬秀摊牌。

当他壮着胆子对江冬秀提出离婚要求时,强悍的江冬秀犹如一座火山,顷刻间爆发了。

她先是狂怒地将一把裁纸刀扔向胡适,紧接着又奔进厨房,操起一把锋利的菜刀,指着胡适怒喊:

“两个儿子是我生的,等我杀了儿子,你再和我离婚”。

看着手持菜刀,两眼发红,像发疯的母老虎一样强悍的妻子,胡适瞬间怂了。他两腿哆嗦,心惊胆颤。

眼看围观的左邻右舍越来越多,斯文好面子的胡适面如土色,羞愧难当。

他点头弯腰,低三下四,一遍一遍对悍妻说着好话,求她不要再闹了,好说歹说才把她安抚住。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婚姻里,向来是谁狠心、谁能闹谁便厉害,见识了悍妻的决绝和狠辣后,胡适这次彻底服了,从此再也不敢提离婚二字。

离婚不成,胡适只好再赴杭州,跟曹诚英说明了不能离婚的原因,并劝说她堕胎。

听完胡适的诉说,曹诚英知道,家有如此悍妻,胡适这辈子是离婚无望了。她和胡适注定这辈子做不了夫妻。

于是曹诚英只好神情黯然地去医院堕了胎。

与胡适分手后,曹诚英和自己的丈夫也很快离了婚。见识了胡适的才情和优秀,她已经无法再和平庸的丈夫生活下去。

离开胡适后,曹诚英终生未嫁。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四、面对现实,以怕老婆为荣

经历了离婚事件,江冬秀越发的强悍。

后来凡是胡适的往来信件,她都要亲自拆看。和胡适吵完架,她能喝上20碗酒,以此震慑胡适,让他惊恐不已。

俗话说:“知夫莫若妻”。嫁给胡适这么多年,江冬秀早已看透胡适。

她知道,胡适虽然是个多情种,但他非常爱惜自己的羽毛。

所以,只要胡适一有移情别恋的念头,江冬秀就会对他大喊大叫,声称要拉着他去外面找人评理。

她的这一招非常管用,一听她大喊大叫,胡适就会乖乖投降。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她和胡适,就像佛祖和孙悟空,无论胡适怎么翻腾,也挣脱不出她的手掌心。

胡家有一张很有意思的全家福,照片中,江冬秀威严地端坐在太师椅上,本该和她坐在一起的胡适,却和两个儿子一起乖乖站在妻子的身后,让人看了十分不解。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其实,有些事仔细想来,也没什么不解,历尽沧桑后,想必胡适已经看清现实,活得非常通透了。

智慧如他,还有什么想不开的,人生苦短,既然选择了悍妻,那就抛却风流多情,处之安泰地做个贤夫,这样至少会保得住自己一代雅士的名号。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世上的事,并不都是一成不变的,有些事会变,有些人也会变,聪明人更知道变。

随着时间的流逝,胡适对妻子的惧怕和怨恨在渐渐烟消云散。

已经听惯妻子的喊叫和吵闹,吃惯妻子做的饭菜的胡适,越来越离不开妻子,和她营造出的温馨家庭氛围。

他早已学会怎样跟妻子相处,如何让妻子开心。

旅居纽约的时候,胡适在一边忙着工作,一边的江冬秀则在和朋友烟雾缭绕地搓着麻将。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如果换做胡适年轻的时候,面对这样的场面,他该是多么的厌恶和憎恨?

可阅尽千帆的胡适,对现在的一切早已见怪不怪,再多的喧闹和不适,他都能一笑置之。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年轻时听到麻将桌上传来妻子哗啦哗啦的麻将声,他常常晕头转向无比愤怒。

现如今看着打麻将的妻子,他经常风趣地说:

“我夫人每打必赢,不知何故。麻将桌的钱,已经成为我家经常收入之一了”。

经过岁月磨砺的胡适夫妇,已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自己。江冬秀不再是那个有事便操刀相向,大喊大叫的悍妻。

风趣幽默的胡适,不但不再忌讳自己怕老婆,而且还以怕老婆为荣。

胡适属兔,江冬秀属虎,所以他经常开玩笑说:“兔子怕老虎”。

那些年,胡适身上流传出很多怕老婆的笑话。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一次,巴黎的朋友送给胡适十几个法国的古铜币,因铜币上有“PTT”3个字母,读起来谐音正好是“怕太太”,胡适打趣的对朋友说:

“如果成立一个怕太太协会,这些铜币正好用来做会员的证章”。

后来,学富五车的胡适,不仅到处收集怕老婆的笑话,还将女子的“三从四德”,改成了当今男子要遵从的“四得”:

“太太化妆要等得,太太生日要记得;太太打骂要忍得,太太花钱要舍得”。

一句“太太打骂要忍得”,让人们即见识了江冬秀的强悍,也记住了胡适风流多情的外表下,那颗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之心。

胡适和江冬秀的婚姻,初看鸡飞狗跳,再看十分般配。

张爱玲曾这样评价他们的婚姻:“旧式婚姻里罕有的幸福样子”。

胡适要离婚,悍妻大吼一声用一招将他制住:胡适从此以怕老婆为荣

写在最后:

胡适的悍妻江冬秀,她在婚姻里的强悍和泼辣,初看起来是有些让人生厌。

但是仔细想想,在那个时代背景下,一个胸无点墨的乡下女子,要对付那些整天在丈夫身边虎视眈眈的美女才女,不使出一些大胆泼辣手段,怎能占得上风。

婚姻需要捍卫,幸福靠自己争取。

胡适和江冬秀的婚姻,如果江冬秀换做别的女人,女主人早就易主了。

以胡适的风流多情和女人缘,如果没有江冬秀的誓死捍卫,他们的婚姻不知死过多少回了。

细想起来,作为胡适的妻子,江冬秀的一生其实十分不易。

前半生她一直和环伺在丈夫身边的女人斗智斗勇,几乎没有消停过,还因此落下一个悍妻的名声。

下半生在捍卫住自己的婚姻后,她才慢慢改变了胡适,让他从一个风流多情种,变成了个以怕老婆为荣的温润男人。

她的幸福实在得之不易!

还好,她靠自己的强悍捍卫住了婚姻,也靠自己的强悍争取到了应有的幸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