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最强CP:柳宗元与刘禹锡

815年4月26日,“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柳宗元刚回京不到一个月,就遭到当权者打压,二度被贬至柳州,任刺史,最终病故于此。

同他一起被贬的还有好友刘禹锡。正是因为刘禹锡写了一首赞桃花的诗,讽刺当朝权贵。于是,二人一同被扫地出京。

刘柳之间的强CP友谊似乎是中唐时期文人惺惺相惜的写照。无论是元稹与白居易(此处可至846年9月8日的洛阳)组成的“元白”终生诗友,还是韩愈(此处可至 824年12月25日的西安)和孟郊开创的“韩孟诗派”,文人之间互为应答的唱和诗成为一时风尚。

不同之处在于元白、韩孟更多是文采上的交流与欣赏,而刘、柳二人却有着共患难的经历,组成了大唐最强CP。

当然,对于入仕为官者来说,能够获得君子之交的一个重要前提便是相同的政治阵营。像北宋大文豪苏轼虽然非常欣赏王安石的才情,奈何二人身处变法的新旧两党,在政见上水火不容,留下的只有朝堂上的争执。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604cc66e231c3900014c8782.jpeg插图
柳宗元刘禹锡

那么,柳宗元刘禹锡是如何组成大唐最强CP的呢?

第一,他们在永贞革新途中共进退。

二十岁进士及第的柳宗元刘禹锡初入职场,便被卷入了东宫旧人王叔文与宦官俱文珍的争斗之中。王叔文通过破格提拔刘、柳这些年轻士子,集结自己的政治势力。

而从小就经历动乱和战火的刘、柳二人一心想要革除宦官专权和藩镇割据的时弊。于是,借助王叔文的力量,柳宗元提出了废除宦官负责的宫市、收回藩镇兵权等一系列永贞革新的措施。

但革新就像范仲淹在庆历新政中面临的大宋冗官冗员的难题一样,积重难返。刘、柳采取的改革措施直接损害了俱文珍等宦官集团的利益。结果,革新派中的二王被赐死,柳宗元、刘禹锡等八位骨干被贬为地方司马,这就是“二王八司马”事件。

于是,同时入朝为官又并肩革除弊政的刘、柳二人共历“兼济天下”的磨难,各自在偏远之地“独善其身”。

第二,他们十年憔悴生活中互作唱和诗。

柳宗元与刘禹锡分别被贬永州和朗州,都在今天的湖南境内。但在唐朝还属于未开化之地,条件十分艰苦。柳宗元受到政乱与母丧的双重打击,逐渐变得郁郁寡欢。

刘禹锡得知柳宗元“百病所集,痞结伏积,不食自饱”后,及时飞信询问状况。翻开柳宗元在永州时期所作诗歌,最常见的字样便是“刘二十八”(刘排行二十八)。可见,诗词唱和便是他们身处异地仍保持沟通的方式。

除了书信来往之外,刘禹锡还会为好友在学术论辩上站台。一次,柳宗元与韩愈在古文用法上产生了歧义,就像后世朱熹(此处可至1130年10月18日的尤溪)与陆九渊的鹅湖之辩(此处可至1175年6月27日的信州)一样,两人你一篇我一篇,隔空论“剑”,不分高下。结果,刘禹锡主动站出来,支持柳宗元的观点,更是不吝赞美“其词甚约”。

第三,他们二度被贬时互怜互救。

经历十年蛮荒生活后,唐宪宗终于召二人回京。可结果因为刘禹锡的一首讽刺诗,遭到了宰职武元衡的仇恨。刘、柳二人再度被贬。

柳宗元非常清楚好友的讽刺诗只是当权者针对他们的一个借口。他怜惜好友被贬到了更加偏远的播州(在今贵州)当刺史,便请求与好友调换,未得允许。幸得御史中丞裴度的帮助,刘禹锡从播州改任了连州(在今广东)。

当然,知己的付出是相互的。在柳州染上疟疾的柳宗元最终病故于此。刘禹锡痛失挚友后,决心为他做最后两件事。一个是整理柳宗元的遗稿,也就是今天所见的《河东先生集》;另一个是替他抚养遗子,了其所愿。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604cc6d4231c3900014c8783.jpeg插图(1)
刘柳

那么,以刘柳为代表,中唐时期为何会出现元白、韩孟这样文人之间的抱团现象呢?

首先,科举制成型期,涌现出大批有共同教育背景的士子。

唐高祖时期规定,士子可以“投牒自应”,不用官员推荐,这让下层寒士有了可以自举、自进的机会。而注重诗词歌赋的进士科也正式开启了大批科考士子钻研一门、同答一题的教育背景。“同窗”一词便是他们共同经历的最好体现。

柳宗元与刘禹锡年龄相差一岁,同时科考登第,入朝为官,这便是他们能够理解彼此的基础。

同时,唐朝宦官专权与藩镇割据的时代特性,也促使文人士子政治上不占先机,容易抱团取暖。因为即便是政见不合而引起的政治党争如牛李党争,也只是宦官势力膨胀,侵害到官僚集团利益,而引发的一场争夺之战。

同样是党争,在以士大夫政治为特征的大宋朝,就不太容易出现文人抱团情况。“刑不上大夫”的文人官僚集团主导着政治走向,这时党争纯粹是士大夫间的政见不合,如在仁宗朝范仲淹与吕夷简的景祐党争。

其次,入仕为官后,唐朝特殊的政治环境营造出了文人士子的文化基地。

安史之乱后的唐朝,宦官专权,国力衰落。这个时代的读书人都很怀念盛唐时代,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读书人多数怀揣实现盛唐梦的志向。可现实的政治环境又立刻挫败了他们的这些宏图伟业。白居易从最开始的“兼济天下”到后来仕途受挫,选择“独善其身”,便是这群文人普遍的心理路程。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604cc70b0de2230001e7ca85.jpeg插图(2)
唐朝士子面临的宦官专权时代特征。

元白掀起的新乐府运动、柳宗元倡导的古文运动、韩孟诗派等,都是以文学流派为基地,集结志同道合者,抱团发声,作为他们参与政治斗争的一种手段。

就以柳宗元倡导的古文运动为例。柳宗元参与政治革新失败后,被贬远州。他在“复古”的口号下,大力宣传三代两汉的文学。名义上为文体革新,实则鼓动制度改革,形成了一股群众性的斗争浪潮。

相同的教育环境、政治背景以及文化聚集地让刘、柳等文人士子能够最快的找到同类,这符合了同类判定规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