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索里尼与教皇的一段“孽缘”

法西斯是如何利用教皇将自己洗白的?

1929年2月11日,意大利政府与教皇庇护十一世签订了《拉特兰条约》。

这对于教皇和墨索里尼(此处可至1917年2月23日的戈里齐亚)来说是一个双赢的局面,教皇获得了意大利政府不菲的赔偿,建立了“梵蒂冈城国”;墨索里尼则结束了意大利和天主教会长达数十年的敌对关系,并借此进一步稳固了他对意大利的独裁统治。

历史上统治者利用宗教来立威的事件不在少数。

武则天宣称自己是弥勒佛降世,要取代大唐皇帝治理天下,利用佛教信仰完美解决了女人做皇帝的合理性;

君士坦丁是在士兵的拥护下成为皇帝的,得位并不合法,为了树立他统治的合法性,并凝聚基督徒的力量来统一罗马,他大力支持基督教的发展。

意大利王国和罗马教会之间成敌对局面已有59年之久,两者从敌对走向联合的历史趋势是怎么出现的呢?

其实两者敌对的原因很简单。普法战争时,新兴的意大利王国把依附于法国的教皇赶到了梵蒂冈城,把罗马城内历任教皇留下的庄园、宫殿和财产全部没收。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601cb66ddb38710001fd016a.jpg插图
拉特兰宫,教会最早的地产,由君士坦丁大帝赠送,在普法战争中被意大利王国占领。

“教皇国”名存实亡,教皇只能活动于梵蒂冈城内。但他们并没有屈服于意大利,两者由此开始成为两个对立的政权。

直到意大利普及了选举权,教会出资成立了人民党进入当地政坛活动,与另一大政党社会党成为政敌。

墨索里尼最初也是社会党的一员,为了宣扬社会主义,他对所有宗教的态度都是非常鄙夷而激进的。后来他退出社会党,创立了属于自己的法西斯政党,与社会党也成了水火不容的竞争对手。

至此,墨索里尼和教会首次出现了共同的敌人:意大利社会党和他们背后的民主思潮。

为了联合教会力量消灭国家中愈演愈烈的社会主义活动,墨索里尼就任意大利总理当天的讲话中,明确提出要“恳求天主的帮助”,向教会发出了联合的信号。

然而,当时教会内部对法西斯的态度并不统一。在墨索里尼上台前后,一部分教会人士认为法西斯黑衫军有许多暴力行动是与教会针锋相对的。

墨索里尼和教宗是如何达成一致,并成功签下《拉特兰条约》的呢?

墨索里尼使出了他惯用的胡萝卜与大棒政策。

一方面,墨索里尼讨好教会人士。他宣布自己和家人皈依天主教,但教会并没有轻易就相信这个曾经叫嚣宗教是精神疾病的人。

为了显示诚意,墨索里尼开始给教会划拨经费,并出资修复了因战争受损的天主教堂,在所有的小学开设神学课程。此外,为了直接讨好教皇本人,他还将教皇爱而不得的一座图书馆捐给了教会。

另一方面,墨索里尼依然纵容着法西斯黑衫军对神父和人民党的袭击,甚至厚颜地对教皇说他对此并不知情,如果能得到教会支持的话,只有他,现任意大利总理,才能够好好约束这些暴徒。

做法虽然俗套,教皇庇护十一世却通通买单了,这与他本人的保守倾向有很大关系。

庇护十一世在价值观方面和墨索里尼有着高度的统一。他们都不认同议会民主制,不相信言论自由和结社自由,都倾向于用一种强力权威来规范人们的行为。

教皇认为现代意大利妇女的“衣着和谈吐越来越不端庄”,这是礼仪的崩坏,需要人为干预。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庇护十一世的上位本就是教会分裂后的一种妥协。当时两派候选人的选票持平,新教皇迟迟难以选出。于是资历和地位都不足的庇护十一世被两派当作“傀儡”推举。为了避免被操纵,庇护十一世也想利用墨索里尼树威。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601cb66edb38710001fd016b.jpg插图(1)
拉特兰条约签订现场,左为庇护十一世,右为墨索里尼

《拉特兰条约》中的第一条,就实现了教皇个人与教会重回意大利社会主流的愿景,它规定天主教乃“意大利唯一的宗教”。另外,条约还规定教会在意大利拥有治外法权和豁免权。

但福兮祸所伏,用历史学家胡贝特·沃尔夫的一句话来评价《拉特兰条约》就是:教皇签下了与恶魔的契约。

最终被墨索里尼绑上法西斯快车的教会,又沦为了纳粹的工具。为什么这么说呢?

第一,教会作为反犹理论的起源被纳粹党利用。梵蒂冈教会刊物上有一种常见的言论,斥责犹太人是一股邪恶的力量,他们在全欧洲推动着一场反基督的阴谋。还宣扬俄国革命领导人基本上都是犹太人,而不是真正的“俄国人”。

可以看出,论调主要是为了反击社会主义思潮中对宗教的否定。但这种观点却被纳粹党加以修改和利用,为自己的反犹和屠杀行径提供了核心的理论支持。

第二,教皇被希特勒拉拢,被利用来打击德国天主教政党。

//www.laotangls.com/wp-content/uploads/2021/07/601cb66e8513910001eb474f.jpg插图(2)
德国中央党。由天主教会资助的政党,在希特勒执政后成员遭到政治迫害,并被关入集中营。

墨索里尼拉教皇入伙后,在意大利受到空前欢迎,因为他将“大多意大利人信仰天主教,但政府却与教皇对立”的问题,彻底解决了。

远在德国的希特勒也想模仿墨索里尼,利用教皇来瓦解此刻令他头疼的德国天主教政党,从而赢得总理大选。于是,希特勒故意向教皇最关心的布尔什维克问题发表了声明,说德国坚定地谴责所有布尔什维克。

教皇对此大加赞赏,率先签署了帮助德国管理宗教事务的协约。德国内部的主教们受到来自教皇的压力,在大选之前纷纷表示放弃对纳粹领导人的反对。不久,希特勒与纳粹党成功入主德国。

天主教会和墨索里尼代表的法西斯政敌本来是竞争关系,但两者都想要在意大利社会立足。墨索里尼利用这一点,为两者塑造了共同的利益目标:即合作能够赢得意大利人民的支持。两者最终得以转变为合作关系。这体现了目标一致可以使敌意消失的规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