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场对话

原标题:两场对话,这则短文想说的是二战时期的两场对话。前者是《绞刑架下的报告》的记述,发生于1942年;后者是《巴黎烧了吗》中的记载,发生在1944年。前者描写了捷克作家伏契克与逮捕他的盖世太保头子博姆的对话,地点在布拉格;后者叙述的是纳粹德国驻法兰西首都最高指挥官冯·肖尔铁茨将军与维希政权巴黎市长泰丁格和中立国瑞典驻法总领事诺德林的对话,地点在巴黎。,第一场对话的场景是布拉格风光似画的景区。博姆常带伏契克坐在一个小饭馆里,看着川流不息的人群。“我们逮捕了你。”博姆说,“你瞧,周围有什么东西改变了吗?人们走着,笑着,想着自己的心事,世界还像从前一样继续存在下去,就像不曾有过你这个人似的……我知道,你爱布拉格。好好瞧瞧它吧!你难道再也不想回到它的怀抱里吗?它是多么美啊!纵使你不在人间了,它也依旧这样美……”夏天的傍晚,布拉格被淡蓝色的轻烟笼罩着,犹如成熟了的葡萄。伏契克愿意看着它直到世界的末日……但他打断了博姆的话说:“……等你们不在这里了,它会变得更美呢。”,第二场对话在巴黎莫里斯饭店德国司令官冯·肖尔铁茨将军办公室的阳台。,肖尔铁茨奉希特勒密令要把巴黎炸为一片废墟。全城各个要害部门都已深埋了重磅炸药,只待他一声令下,全城顷刻化为平地。这可急坏了巴黎市长泰丁格。他在肖尔铁茨办公室的阳台上,对这位司令官苦口婆心地劝说:“不妨设想将来有一天,你有机会作为游客又站到这个阳台上来,欣赏这些使我们欢乐的建筑。你能够这么说:‘本来我可以把这一切都毁灭掉的,但是我把它们保存了下来,作为献给人们的礼物。’我亲爱的将军,难道这不值得一个征服者感到光荣吗?”肖尔铁茨沉默片刻,说:“你不愧是巴黎的杰出辩护者,你完成了你的任务。而我,作为德国将军,也同样要完成我的任务。”,后来,在同一阳台上,前来劝说的中立国瑞典总领事诺德林,听到俯望街景的肖尔铁茨对身边的人说:“我喜欢这些漂亮的巴黎女人,把她们杀掉,毁灭她们的城市,会是一场悲剧。”诺德林趁机警告肖尔铁茨,夷平巴黎,他就会犯下一桩历史永远不会宽恕的罪行。肖尔铁茨仍回答:“我是个军人。我奉命行事。”可内心已动摇了,他不想让自己成为历史的罪人……终于,肖尔铁茨俯下身来,非常严肃地一字一顿地告诉这位瑞典外交官:唯一可以阻止执行“扫平”命令的是:盟军迅速抵达巴黎!,最后,肖尔铁茨竟然冒着“叛国罪”的危险,帮助诺德林越过封锁线去向盟军报信。就这样,盟军及时进城保住了巴黎,肖尔铁茨则成了俘虏。,现在我们来看这两场对话,就推动历史进程的具体效果来衡量,第二场明显强于第一场:它有效地保护了巴黎免遭毁灭;恰似傅作义将军的和平起义保护了古老的北京城不受破坏一样。,而第一场则是伏契克运用智慧与盖世太保做“高妙的游戏”迷惑敌人,保护大批同志安全脱身斗争的同时,表露了一名抵抗战士强大不屈的精神力量,所呈现的革命意志和抗战英雄的人格魅力是无价的。就是此刻我在重述伏契克与博姆那时空久远的对话时仍会热血涌动。,这两场对话实质上都是人性的较量:人性中的真善美战胜了强权势力和罪恶阴谋。正如伏契克描摹的,博姆是个“诱惑者”,他懂得怎样去摧垮他“猎物”的意志,深知伏契克热爱布拉格热爱生命,他就于此下手诱惑。但伏契克宁可牺牲生命以维护自己的信念和祖国的利益。而肖尔铁茨则人性未泯,他爱美好事物、爱花都巴黎,加上纳粹大势已去,最后冒杀身之罪对抗希特勒协助盟军保住巴黎,功德无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