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加团一大的天津代表

原标题:参加团一大的天津代表,1921年,党的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召开,至今已经100周年。青年团的第一次代表大会是1922年在广州召开的,迄今也已有99周年。那么,天津团组织派代表参加团一大了吗?,一封来自天津的筹款信,1922年3月28日,团一大召开之前,重新成立的天津团组织写了一封请求解决赴广东参会路费等事致团中央的信。,在写这封信之前的3月16日,天津团组织已经向施存统汇报了团天津地委成立的消息和通讯地址。3月22日,团天津地委又形成了一份组织成员及活动情况的报告,表示已举定李峙山女士为赴会全权代表参加4月在上海召开的团的大会。同时,团天津地委在信中还提出,希望大会务必于“五一”之前闭会,以便全国团的组织有统一行动。,而3月28日这封给团中央的信,主要是想筹措资金。因为团天津地委收到团中央来信,得悉此次团的大会地点由上海改在广州,时间推迟至5月,由于会期及地点更改,故赴会路费自然增加,于是向团中央提出借钱的请求。信中称:“经费实在困难。预计需费在80元以上,而此间只筹得40元,所余之数实无着落,不知中央能不能代筹40余元?”信中又提议了备选方案,即如果经费不能筹措,则将以书信表示意见的方式或委托北京代表为代表的方式参加大会。,这封信提及一些人名,如“柯怪君”,指的是柯庆施,“柯怪”是他的绰号,1922年入党;信中提到何孟雄,他是1920年3月在李大钊的指导和帮助下加入北京社会主义青年团和北京共产党早期组织的,是全国最早的党员之一,曾任中共北京市委书记,1931年就义;还提到了李守常,即李大钊同志;还有于树德,他是李大钊的校友,天津法政专门学校的教员,也是在当年成立的团天津地委书记部主任;李峙山当时是书记部副主任,即举定的参加团的大会的人选,她当时是天津达仁女校的教员,也曾是觉悟社的女性成员之一,原名为李毅韬。,共青团的“一大”,天津团的组织在1920年10月初曾由张太雷建立,张太雷当时已经加入北京党组织,书记职务他只担任了一个月,之后由吴南如和郑德代理;再后,在张太雷于1921年1月赴苏俄工作之后的2月,由于方舟担任天津团的书记,但是在该年5月之后,天津团的组织逐渐停止活动并于1922年重建。,共青团最早的称呼是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于1922年5月5日至10日在广州召开。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纪念日。当天,团的一大在广州东园举行开幕式。中共领导人陈独秀等和青年共产国际代表出席了会议。陈独秀做了《马克思主义两大精神》的演讲,青年共产国际代表达林做了《国际帝国主义及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的演讲。,此次大会的主要任务是制定和通过团的纲领和章程,建立团的中央领导机构。大会讨论通过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纲领》《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章程》等决议案。团的纲领确定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是“中国无产阶级的组织”,它的最终奋斗目标是为在中国建立“一切生产工具收归公有和禁止不劳而食的初期共产主义社会”。大会接受了中国共产党的主张,第一次明确提出了“铲除武人政治和国际资本帝国主义的压迫”。大会选出团的第一届中央执行委员会,高君宇、施存统、张太雷、蔡和森、俞秀松当选为执行委员,施存统被推选为书记。这次大会使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实现了思想上、组织上的统一,成为纲领明确的、全国性的先进青年组织。,解密档案还原真相,根据当年《先驱》第八号及《新青年》九卷六号的报道:“出席大会的代表为二十五人,代表着十五个地方团。”这十五个地方是上海、北京、广州、长沙、武昌、南京、唐山、天津、保定等地。原来考证确定团一大21名代表的依据,主要是依据现存的大会开幕式上的代表、来宾签到名单及会议前后各地方团组织与团临时中央、团中央通讯的内容,见于记载的人名有21人:蔡和森、邓中夏、张椿年(张太雷)、许白昊、方国昌(施存统)、俞秀松、易礼容、王振翼、陈子博、谭平山、莫耀明、李树彝、吕一鸣、王仲强、谭植棠、金家凤、张仲毅、张继武、张绍康、梁复燃、陈公博。长期以来未见李峙山的名字。,后来在苏联的解密档案中发现了全部参会代表的25人名单,其余4人为叶纫芳、梁桂华、谢英伯和李峙山。表明李峙山当时参加了大会。那么,这4人的名字为何遗落呢?,当年,全国劳动大会于5月1日至6日也在广州召开,其中5月5日、6日两天和团一大是重叠的。谢英伯、叶纫芳、梁桂华同时参加了全国劳动大会,可能是他们的签到记录被遗漏的原因。,而李峙山到广州向团一大报到后,于5月3日生病住进了广州东山医院,直至会议结束后都未能参加团一大,因而现存会议期间的史料上没有关于她的记载。以前一直难以确定她是否为团一大代表,直到历史档案中团一大的报到名单公之于世后才得到确定。,那么,为何在之前披露的21人名单的十五个地方组织中显示有天津呢?这是因为团天津地委参会者另有其人,这就是吕一鸣,时任团天津地委出版部主任。李峙山和吕一鸣二人都成为团天津地委出席团一大的代表,说明当时经费得到解决,并且较为充裕,所以天津才派出两位代表参加会议。,还有两点需要说明,在全部代表的25人名单中,也未有高君宇的名字,他并未参加这次大会,但是他缺席当选了五人组成的执行委员会委员。张太雷毕业于天津北洋大学,并在天津建立了团的组织并担任书记,但是他加入了北京党的组织,故而他并不是天津团一大的代表。

相关文章